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缘启鸢开之龙渊(修真)——简一诺

时间:2017-11-06 13:18:17  作者:简一诺

 《缘启鸢开之龙渊》简一诺

文案:
一朵花与一个少年,数万年前未经世事花海初逢,他神识初启,睁开眼遇到了神灵。
自此,受雷罚,战恶蛟,闯神山,寻仙剑……百转千回,万劫不复,一切,只缘于一场花开。
 
作者要说:
其实,这就是一朵披着斯文外皮的花,一见钟情后,将一座傲娇小冰山慢慢捂热,到最后拆吃入腹的过程(大概这是朵食人花吧(^0^)/)。
 
下附撩人小片段:
片段一:
你觉得我这唇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蓝渊手指轻点红唇。
红润?青律喉头有些发干。
不是。
看不出来。
确实没什么特别的,毕竟没被你亲过。
片段二:
蓝渊前往无迹海战三头蛟,后玄与蓝渊在无迹海旁的安县闲逛,在集市上买到一只小兔子,结果,兔子后来居然来了个大变活人。
后玄:当真是长势喜人啊……
片段三:
后玄与无言吵架(节选):
男人要面子可以理解,可是能屈能伸的男人更有英雄气概 
面子是什么,能吃吗?还是哄人要紧。
后玄看了看身后这满满一袋萝卜,咳了咳嗓子,开口唱到:“小兔儿乖乖,把门开开……QAQ”
 
注:本文慢热,虽然过程可能有点小虐,但都是为了剧情需要,作者神逻辑,不喜勿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律,蓝渊 ┃ 配角:后玄,无言 ┃ 其它:龙吟,龙渊
 
 
 
第1章 姻缘树上姻缘签
  姻缘殿,月老居处,此刻正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小声嘀咕着。
  “后玄,你说,咱们这办法能行吗?”青律有些忐忑,灵动的眸子里浮现出怀疑。
  “放心好了,依月老那嗜酒如命的性子,他肯定会上钩的,你就等着看好了。”
  后玄一脸认真,拍着胸脯保证,一边说,一边将手中拎着的酒壶的盖子微微敞开了个缝,瞬间,一股醇厚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后玄拉着青律,躲闪到一旁的大树旁,屏住呼吸,小心的等待着。
  “嗝……好香的酒味……”不一会儿,月老果然踉踉跄跄的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他手里拿着个酒壶,一路眼睛都未曾睁开,循着酒香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看样子,刚刚才酣畅淋漓的喝了一场,在此之前,还进行了一场惬意的小憩。
  月老一路摇摇晃晃,却准确无误的来到了摆在地上的酒壶旁边,他微微弯着腰,鼻子轻轻的嗅着。
  “香……真香……”他又沉醉的闻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中砸了下嘴,小声嘟囔着:“只是不知道……哪来的这么香的酒味。”
  突然,他似回过神来,猛地低下了头,睁开眼看见了地上的酒壶。
  一旁树后的青律和后玄死死发盯着月老,看见他愣了愣,一脸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老了,老了,才喝了一点儿酒,就醉了。”月老满脸的感慨,说着,他转身向后走去。
  这时,躲在树后的青律不禁有些暗自失望。
  然而,就在月老转身走了几步后,却猛地飞奔了回来,一把抱住了地上精致的银色酒壶,深吸了几口酒香。
  “好酒,好酒。”月老小心的环顾了下四周,看见四下无人,才心满意足的抱着酒壶来到了院中,坐在石桌旁畅饮起来。
  看到这一突变,青律和后玄不由吓得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几杯过后,原本就有些醉意的月老更是醉醺醺的。
  “嗝,好……好酒……”月老说着,打了个酒嗝。只见他端起一旁的酒杯,放在鼻尖下仔细的品闻着隽永的酒香,脸上还带着醉酒的酡红。
  月老抬首将酒一饮而尽,还回味的砸了几下嘴,一脸意犹未尽。
  不一会儿,酒便见了底。
  “怎么……没……没了……”
  说着,月老不死心的使劲晃了晃,失望的眯起眼睛看着那酒壶银色的身影越变越多,也越来越模糊。
  “倒,倒,快倒……”这时,在树后藏了许久的后玄忍不住探出头来。
  月老那满头白发的头颅在空中一点一点的,挣扎了几下后终于倒在了石桌上,嘴中也发出阵阵轻呼。
  树后另一道身影也跟着一下子跳了出来,激动的与后玄击了下掌。
  “终于倒了,也不枉我从父君那里偷来一瓶佳酿。”青律得意的说。
  后玄走到月老身边,揪了一把他的胡子,只见月老呲了一下牙,却依旧倒在那里。
  “好了,走吧,我们快进去。”后玄拍了拍手,大摇大摆的向里面走去,青律也连忙跟在后头。
  穿过层层假山,沿着碎石小径一路向里走着,青律和后玄轻车熟路的躲闪着院子中来往的小仙童,逐渐来到一处空旷的地方。
  最显眼的是庭院中那颗巨大的古树,几人环抱才勉强够到的树身,遒劲的树干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叶,每一片叶子都晶莹剔透,微微闪烁着晶莹的绿光,那光亮一闪一闪的,如同这棵树在呼吸一般,充满灵性。
  树的前方摆着一张木桌,案上只有一摞红绳,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
  整棵树上挂满了红线,红线下坠着的是一个个单独的,或成双成对的木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木牌上镌刻着不同的名字,在微风中轻轻的荡漾着细微的弧度。
  而在这课树不远处,有一方水池。流动的泉眼里不停的有清澈的水向外流出,落在池中喷溅着水花。
  青律走到池旁,向池中望去,看到清澈的池水下零星的分散着几枚铜钱。
  “这就是姻缘池,听闻将铜钱投入池中,只要内心足够虔诚,就能寻到属于自己的姻缘。还有一旁的姻缘树,传言只要将自己的名字挂上,当你命定之人来此时,自会与你的木牌成双成对。”后玄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说到。
  青律看了看右手旁的高台上摆着几枚铜钱,想必是供来人许愿用的。他随即不感兴趣的向旁边走去。后玄倒是饶有兴致的从上面拿出了一枚铜钱,跃跃欲试。
  青律慢慢踱步来到了姻缘树下,抬头看了看树上摇曳的木牌。他嘴角勾起一个莫名的弧度,青律伸手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一阵荧光闪烁,翠绿的叶子刚离开树枝,便化为了一块木牌。
  青律在指尖凝聚出微微的仙力,在木牌上龙飞凤舞的刻画起来,转眼,他的名字便刻画在了木牌上。
  青律手轻轻一挥,一根红绳从案上飘起,将木牌一同缠绕在高处的一根树枝上。一阵微风吹来,刻着他名字的木牌便隐藏在其余的木牌后,随微风一同摇曳。
  青律转身,却发现后玄依旧站在姻缘池旁,正闭着眼睛小声嘀咕着什么,一脸的纠结。
  “苍天在上,保佑小仙以后能遇到个漂亮的神仙,嗯,这个,还要温柔,最好还要大方,善解人意……”
  “走了。”青律拍了拍后玄的肩膀,吓得后玄猛地睁开眼,向旁边一跳,险些栽倒了后面的池子里。青律连忙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拽了回来。
  “呼,呼,吓死我了。”后玄站稳身子,大喘气的拍了拍胸口,便转身怒视着一脸无辜的青律。
  “我刚刚喊了你几遍,你都没听见……”青律摊了摊手,解释着。
  “算了,算了,原谅你了。”后玄耳尖一红,故作镇静的说道。
  “不过……你刚刚说什么呢,这么专心……”青律捅了捅后玄,挑了挑眉。
  “哎呀,啰啰嗦嗦,问那么多干嘛,走了,走了。”后玄推着青律向外走去。
  青律任由后玄推着,顺从的向外走去。只是走到一半,后玄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
  “怎么了?”
  青律一脸疑惑的看见后玄又折了回去,若无其事的将手中攥着的铜钱拋进了水中,才扭头接着向外走去。
  青律了然的笑了笑,与后玄打闹着。
  只是逐渐走远的两人并没有发现,身后的姻缘池中,刚刚被抛进去的那枚铜钱无声无息的从池底消失,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高台上。
  青律和后玄逐渐走远,这里又恢复了平静,几枚铜钱依旧原封不动的摆着,徒留姻缘池中的池水微微反射出片片白光,和姻缘树上的木牌兀自荡漾。
  青律和后玄顺着原来的路,一路走走看看的返回了姻缘殿的入口处。只见月老依旧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时,青律手一抬,手中出现了细细的一捆红绳。
  “这是……”看到红绳,后玄随即领悟到了什么,一脸的坏笑。
  “我刚刚顺手拿的。”青律拿着红绳,一脸正直的说到。
  二人对视了一眼,向月老走去。
  良久,醉酒的月老终于醒了过来,睡眼惺忪,习惯性的站起来伸个懒腰,刚想活动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腿脚。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哎呦……”
  月老醉意全消,惊恐的睁开眼睛,蓦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双脚被胡乱缠绕的红线牢牢的绑在了凳子上。
  当真是气的他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气愤中,月老不禁感觉视线哪里有些不对,眼睛使劲的向下挪了挪,猛然发现,他的胡子现在可不是真的在翘着,不仅翘着,还被人顽劣的用红线绑在一起,甚至颇有闲情逸致的将绳子打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臭小子,敢这样戏耍老人家……哎呦喂……快摔死我了……”
  这时,院子里的小仙童终于察觉到一些动静,连忙七手八脚的将月老扶了起来。
  看着远处手忙脚乱,一片热闹,青律与后玄心照不宣,相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 呢,是青律小时候……
  有没有亲感觉画风有点不正,和简介说的傲娇小冰山不符,不过别急,作者才没有骗你们= ̄ω ̄=接着往下看画风就对了
  总之呢,新文开坑,希望大家支持~( ̄▽ ̄~)~
 
 
第2章 花谷初见
  清晨,旭日的一缕阳光划破天际,微凉的晨风轻轻吹拂过大地,昏暗的世界仍处于一片静寂,天边偶尔还有几颗星闪烁着寒芒。
  两道华光在黎明中闪现,两个突兀的人影便出现在原本空荡的地面上。
  一个是半大少年,一袭青色锦绣长衫,面容虽犹有些青涩,但长的却是唇红齿白,尤其他那充满灵性的一双眼睛,尤为引人注目。
  他身旁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戴着高高的玉冠,一根银簪从发冠中横贯而过。一袭缕有银丝的白袍,散发出玉一样的光泽。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此刻正轻摇着扇子,更衬得他温润如玉。
  青律眼珠子不安分的转了转,扫视了下四周,发现四周除了山就是光秃秃的山壁,不禁有些失望。
  他随意的踢了下脚边的石子,小脸气鼓鼓的:“大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还想让我接着面壁思过不成。”
  闻言,青襄将手中扇子一收,对着青律的脑袋狠狠的敲了一下:“你还说,竟敢这样戏耍月老,让他在大庭广众下出糗,也难怪父君罚你,你的礼仪规矩都学到哪儿去了。”
  “哎呦。”青律捂着脑袋,小声呼痛,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甚至眼泪巴巴的盯着青襄。
  青襄不为所动,刚刚敲的那一下看起来重,他却是有分寸的,这小子每次惹祸了就会用装可怜这一招蒙混过关。
  看着青襄不仅无动于衷,眼中还带着戏谑,青律瘪了瘪嘴,迅速收了眼中的泪水,不再装委屈,那变脸速度,当真是收放自如。
  青律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边小声辩解:“我不是只捆了月老的脚,又没有捆住他的手,他可以自己解开嘛,这样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看见了……”
  听见青律的嘟囔,青襄忍不住又在他头上来了一下,合着青律还感觉自己这是手下留情了。
  “你可别忘了,这月老的红线一旦捆上极难解开,何况之前你还偷拿了父君的佳酿——梦回。这酒虽于人修为有益,可却会在醉酒后,暂时的抑制人的修为,经过一天一夜后方可恢复。月老毕竟年事已高,醉酒后,一时乏力,仙力不济,解不开你胡乱缠的死结也是有的。”
  想起月老院子里那些仙童因为年幼,修为不足以解开红线,还在一堆人的经手下,把线解得越弄越乱,最后不得已将月老连着桌子一起抬上了大殿……
  他想到这些就哭笑不得。他就不信青律会不知道这酒的功效。
  青律苦着脸揉着头,不再反驳。
  其实……他也没干什么不是,只是想进月老的院子逛一圈……谁让月老平日里老是防着自己,好像自己要进去把他房子拆了是的,虽然……他真的能把房子给拆了。青律不禁有点心虚。
  看着青律低着头不说话,青襄不禁有些心软。可毕竟青律不止是他眼中半大的孩子,更是父君嫡子,仙界的二殿下,一言一行都需谨慎才是。
  可他却整日里同后玄一道玩耍,委实让人头疼。
  说起来,后玄乃上古神兽朱雀之后,自上古神魔之战后,上古神兽也受到巨创,纷纷隐世不出。
  后玄是家中三子,外出历练时却意外的与青律脾性十分相投,也许是因为自小青律的性子就略有些跳脱(好吧,大概……他应该把略字去掉。-_-#),所以后玄就留在了仙界,经常与青律一道兴风作浪。
  本以为两人会逐渐长大,才会对他们以往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事实证明,果然熊孩子就是不能太惯着。所以这次,在父君罚青律面壁时,他才狠了狠心,没有替他求情。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他总归还是疼惜的,这才在青律面壁结束后带他出来散心。想着,他叹了口气,伸手在面前一挥,面前的山壁逐渐变得透明,最终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入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