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春元秘史(古代架空)——甘草papa

时间:2018-01-25 11:09:35  作者:甘草papa

 

 
《春元秘史(古风,双性,NP)》作者:甘草papa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青梅竹马
相传明代状元又谓春元,然此名由来却十分隐晦。明宣帝时曾出过一位状元,名为白凝兰,史书记载此人高风亮节,克己奉公,朝中上下无不颂声载道。然因那白凝兰七窍玲珑,色如春花,深受圣上喜爱器重,坊间又传闻此人身怀异禀,以男子之身侍奉皇帝,结为龙阳之好……
算了,放弃了,就是一片古风双性文,受受是我最爱的学霸人设,升官路上被酱酱酿酿的故事。架空!
 
第1章 
  “凝兰,这篮子肉和鸡蛋给李大哥送去。”白宁鹤看了眼坐在窗边看书的么弟,叹了口气。凝兰不过十四,却成日躲在家里看书写字,一点儿都没有这年纪男孩的活泼,虽说他身子……却也未免太闷了些。家里父母早逝,就他和凝兰相依为命,感情极好,他这个做哥哥难免替这个弟弟多操点儿心。
  凝兰抬起头,小小的瓜子脸上一双杏眼,鼻尖挺翘小巧,菱唇红润,又兼肤色雪白,活生生一女孩儿样。见哥哥看着他,凝兰乖乖点了点头道:“好。”便放下书去提那篮子。
  就要出门,白宁鹤凝眉一想,赶紧叫住凝兰:“路上小心些,躲着点儿薛家那混小子。”
  凝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皱了皱眉,然后点点头细声道:“我知道了,哥哥放心罢。”白宁鹤“嗯”了一声,目送凝兰沿着门前的小路而去。
  这位李大哥名叫李魏,是半年前才到他们这个村儿的,平时以打猎为生,原先他们两家并无什么交集,只是远远见过罢了。前两天凝兰跟着白宁鹤上山采药,遇到了猛兽,若不是李魏恰好在山上寻找猎物,将那猛兽一箭射死,两兄弟恐怕就要丧身虎口。那日李魏只稍稍安抚了两人后便走了,白宁鹤一直找不到机会感谢,今日家里的几只母鸡纷纷下蛋,凑了半篮子,又宰了只鸡,在村里也还算体面,便让凝兰送去,也让凝兰与人打打交道。
  走了半里路,李魏的屋子就在眼前,只是大门紧闭着,不知里头有没有人。
  凝兰上前扣了扣木门,然后便静立在门口等待。屋里隐约传来脚步声,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儿便开了。
  李魏赤着上半身站在门口,身材魁梧,面容十分英俊,外貌气度都与常恒村这种小地方格格不入。
  凝兰第一次见除了哥哥以外的男人的裸身,一时有些措手不及,低头细声道:“李大哥,上回多谢你出手相救,哥哥与我都不知如何报答,这些东西不成敬意,还请李大哥收下。”
  李魏认出眼前人是上回在山上遇见的两人的其中一个,朗笑道:“举手之劳,不劳你和你哥哥挂齿。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可别再拿来了。”
  凝兰见李魏神色光明磊落,便知他说的是真心话,只是若是把东西拿回去了,哥哥怕是会不高兴。于是轻声道:“我知道李大哥为人正直,那日所为不过是行侠仗义,只是对我与哥哥而言事关性命,是天大的恩情。虽说这些东西不值多少银子,却是我与哥哥的心意,李大哥若是不收,我与哥哥实在心中难安。因此……”说完恳切看着李魏,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李魏愣了一愣,突然大笑:“你倒是会说。罢了,那我就收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凝兰见他答应了,心中亦有些欢喜,脸上便露出一丝笑意,很是清纯动人,答道:“我叫凝兰,我哥哥叫宁鹤,是常恒河边上那户白姓人家。”
  李魏点头笑道:“原来是常恒村里的神童,我听说你明年便去科举,如今准备得如何?”
  凝兰颇有些不好意思:“李大哥莫笑话我,不过念得还行罢了,远称不上神童。至于科举,人外有人,凝兰只能尽全力一试,不敢说准备得如何。”
  李魏见他如此谦虚,心中也很是喜欢这个乖巧文静的少年,笑道:“我看你说话举动都不同凡响,将来定能一举中第。不过京城路途遥远,途中亦有许多危险。你若是一个人,就来找我,我可以陪你去。”见凝兰就要开口推辞的神情,知道这少年又客气了,又开口道:“我在京城有熟人,本就是要去的,不必担心给我添麻烦。还有,平时我都在这屋子里,你和你哥哥有事无事多来转转。”
  凝兰听李魏这么说,知道自己若再推辞便生分了,况且他与哥哥确实担忧这个问题,家中还需要哥哥照顾,自己又体弱,不能应付这长途跋涉,既然李大哥与他顺路,那再好不过,于是连忙“嗯嗯”应了,又寒暄了几句后便告辞往家里去。
  走到半路,远远就听到几个少年的说话声。
  凝兰整个人一僵,一时竟不知该退回去,还是继续往前走。只这么一犹豫,那几个人就出现在眼前。凝兰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神色警惕地看着他们。
  那几人见到凝兰也停止了说话,坏笑着朝凝兰一步步靠近,其中领头的就是白宁鹤口中的薛庭。
  凝兰转身就想跑,却被薛庭拽住手臂,一把拖了过去。
  “跑什么?就这么怕我?看来是吃够教训了。”薛庭是村里出了名的混混,与他一样,从小就没了爹妈。不过凝兰至少还有个好哥哥,他却是靠邻里热心婶婶的施舍才活了下来。原先他和凝兰一个学堂,不知怎么就是看不惯凝兰,处处找他麻烦。后来那婶婶去世,薛庭就退了学,和村里不肯好好念书的男孩儿拉帮结派干坏事,村里的孩子们都怕他。
  凝兰低下头不说话,只能心里祈求薛庭放过他。
  薛庭却不是这么想的。他知道凝兰的秘密,这个秘密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却足以让凝兰不敢反抗。他也不会告诉第四个人,但前提是凝兰听他的话。其实,从学堂第一次见到凝兰起,他就讨厌他。一个男孩长得跟女娃似得,害不害臊。不对,女娃儿都没他好看。不仅如此,还呆得很,成天就知道念书,一句话都不和他说,装清高。所以他总是带着一群男孩欺负凝兰,回家时堵他,逼他给自己写先生布置的作业,抢他喜欢的东西……但是当他发现那个秘密时,他就不允许别人欺负凝兰了,这个人只有他能欺负,他把凝兰当做自己的所有物,谁都碰不得。只是后来凝兰不再去学堂,天天在家看书,他只好暂时不去管他。
  数数也好几月没见了,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竟自己送上门来。薛庭看着那张小白花一样的脸,心里痒得很。
  凑到凝兰耳边轻声道:“去我家还是在这儿,你自己选。”
  凝兰浑身一颤,抬起头时眼中已经含了泪,满是哀求地看着薛庭,却看得薛庭更加激动。凝兰见他不为所动地看着自己,心知没什么转圜的余地,咬咬下唇挤出几个字:“我跟你去……”
  薛庭一脸满意的神情,一把揽住凝兰,然后对身后的男孩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跟着我。”那几个人“诶诶”应着,很快便消失在这条小路上。
  凝兰被薛庭带回了家。那屋子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家里只有他一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木门在身后“碰”地一声关上,凝兰闭紧眼睛,身体开始发颤。
  薛庭一把将凝兰推到在榻上,然后伸手去脱他的裤子。三下两下,凝兰那双又白又细的腿就暴露在空气中。薛庭一双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粗糙的手在上面用力揉捏抚弄,很快上面便有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凝兰咬牙强忍,痛得厉害了才低呼一声,很快又闭紧嘴巴,不再发出声音。
  薛庭却等不及了,两手握住凝兰的腿往两边一分,顿时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纤毫毕现。之间凝兰下身那处就跟他本人一样秀气一根,跟白玉柱似得,十分干净可爱,周围皮肤细腻,一根毛都没有,到哪儿也找不出这样的极品。只是薛庭的目光并未在上面多做停留,而是伸出手指去摸那玉茎的下方。似乎找到了什么,在那里不停摩挲。
  凝兰带着哭腔喘息了一声,眼睛里满是痛苦。
  薛庭摸了半晌,有些不过瘾,干脆把玉茎往上一拨,凑近细细打量那巧夺天工的一处。原来凝兰玉茎下方竟还有一个女性小穴!由于发育得不是很完全,那里十分小巧,看上去有些可怜,却愈发让人想狠狠蹂躏。粉红的两片肉瓣被手指拨开,露出中间一颗小巧的肉珠,已经微微挺立,穴肉下方流了些淫水,亮晶晶的,露出一针尖大小的小洞,平常却是连入口在哪儿都寻不着。
  薛庭看得眼睛发红,指腹按住那颗小珍珠揉搓,将它逗弄得完全硬挺,肿成原来的两倍大小。凝兰尖叫着抽泣出声,用力扭动了一下腰肢,感觉一股热流控制不住地从下身难以启齿的地方涌出来,沿着股缝淌下。
  薛庭玩了一会儿,拿食指试探了一下洞口,只伸进去指尖,凝兰便痛叫一声:“不要,好痛……”薛庭皱了皱眉,低下了头。
  凝兰感到那处被一股湿热包住,顿时惊得睁大了双眼,低头看见薛庭的头埋在自己双腿间,发出啧啧的声响,顿时羞得整个人往上缩,嘴里惊叫道:“薛庭!不要这样!好脏!”
  薛庭皱了皱眉,抓住凝兰双腿不让他乱动,舌尖仍在蜜穴肆虐。一会儿用舌尖抵住小珍珠舔舐,一会儿又重重地吮吸,把那肉珠放在齿间磨合。强烈的刺激从下身传来,凝兰忍不住用力扭动臀部,想要躲避薛庭的侵犯:“啊……不要弄了,好难受……”泪眼朦胧地看着上方,喉咙深处发出难耐的呻吟与尖叫。
  薛庭满意地感觉到小穴水越流越多,开始用舌尖戳刺下方狭小的洞口。很快那里就开始收缩,一下一下像要把薛庭的舌头吸进去。薛庭暗骂了声“骚货”,用力嘬了几口,弄得凝兰“嗯嗯”哭叫出声。
  抬起身,薛庭去扯凝兰的上衣,动作粗暴,吓得凝兰赶紧抓住他的手:“别,别扯坏了。”薛庭缓了缓,手指微微用力,布扣子一颗颗散开,露出凝兰雪白的上身,上头两座小丘微微隆起,虽不明显,但与寻常男子还是略有不同,穿了衣裳便什么也看不出。
  薛庭一口咬在那点嫩红上,又咬又舔,另一只手也覆在另一边抚摸揉搓,用粗糙的指腹摩挲乳尖。凝兰捧着薛庭的脑袋,心中一片茫然,好像身体都已经不属于自己。
 
 
第2章 
  薛庭越咬越用力,凝兰觉得乳尖又麻又痒,心里渐渐燃起一丝渴望,不知羞地祈求他再用力一些。细嫩的双腿情不自禁地将薛庭夹得紧紧地,下体那个小口也开始蠕动,吐出一股清亮的水儿出来。
  薛庭察觉到凝兰的异样,邪笑着抬起头:“爽了?你可真他妈骚,喜欢我吸你这儿,你还是个男人么?”
  话毕又恍然大悟似得:“也对,你看你下面那小嘴儿,可不是女人才会有的玩意儿,天生就是来勾引男人的。还好我发现得早,今天我就把你办了,也省得你再对着别的男人发骚。”
  凝兰听着他这样侮辱人的话语,气得发颤。只是身体还被薛庭玩弄着,只能弱弱地哭叫着反驳:“我不是女人,我不骚……”
  薛庭重重弹了一下耸立的乳尖,满意地听到凝兰的尖叫:“你自己听听,女人都没你这么敏感,还敢说自己不骚,让我看看你下面这张小嘴儿开了没,我等得鸡巴都疼了。”
  薛庭握住凝兰的小手,把他放到自己已经硬得跟铁棒似得肉刃上:“来,你摸摸我这里,它每天都想着操进你那张小嘴,看见别人的都硬不起来。”
  凝兰摸到那一只手都环不住的硬烫,吓得想要甩开手,却被薛庭牢牢按住,动弹不得。凝兰只好闭着眼忍受薛庭的污言秽语和下流的举动,待他觉得无趣就不会纠缠了。
  薛庭见凝兰没有反应,嘿嘿笑了一声,果然放开了凝兰的手。
  薛庭久久没有动作,凝兰察觉到不对劲,睁开眼一看,就见薛庭站在炕前,已经除去衣物,露出一身打架、做农活练出来的健壮肌肉。他粗壮的腿间黑黝黝的一片,浓密的毛发间一根驴样物事冲他直直挺着,还微微晃动,十分吓人。
  凝兰不是第一次见到薛庭那物,却每次都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他把那东西捅进自己身体里。幸好薛庭还残留一丝人性,觉得他年纪还太小,并未强迫他破了他的身子。
  薛庭覆了上来,挤进凝兰的双腿间,严严实实压在凝兰身上,沉重的身躯让凝兰有些喘不过气。他伸手抵在薛庭毛茸茸的胸膛上,侧过头小口调整着呼吸。
  薛庭见此微微抬起些上身,然后右臂一用力,从凝兰右腿腿弯处穿过,将那条大腿勾在手臂上,这样凝兰的下身就完全为薛庭敞开了,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
  薛庭扶着自己那非人的孽根,鹅蛋大小的覃头抵在湿润的穴缝上,臀部开始向前挺。凝兰顿时觉得下体一阵裂痛,惊慌地睁开眼,无措地看着薛庭:“你,你说好不进去的。”
  薛庭“嘶”了一声,脸上也有些痛苦之色,看着凝兰道:“我等不了了,等你去了京城,不知道这身子要给哪个野男人。还不如早把你破了,让你一辈子都记着我。”
  凝兰见他神色不像说笑,顿时慌了神,手扶着薛庭的肩头道:“我不会的,我……我只给你一人……”说完微微红了脸,眼睛都有些湿润。
  薛庭听了心里自然乐得很,只是面上并未显露出来:“我可不敢信你这小骚货说的话,当时对我百般不乐意,现在不也乖乖张开腿随我玩。”
  凝兰心里有些受伤,看着薛庭那张又坏又英俊的脸道:“你不要这样说我,我……我不喜欢……”
  薛庭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异样,突然笑了:“好好好,不这么说你了。不过你可给我记住了,不能让别的男人看到你的身体,这里的小嘴只能给我碰。你是我一个人的,明白吗?”
  凝兰听到薛庭的话,不知怎的心里一颤,有一种陌生而奇妙的滋味从心底升起来,让他浑身都开始发烫。
  “嗯……”凝兰咬住下唇,纤长的手指微微陷入薛庭厚实的肩膀,轻轻叹息了一声。
  薛庭的声音突然温柔了许多:“我今天不破你身子,但是你放我进去待一会儿。”
  “你,你都进去了,怎么可能不弄破……”凝兰强忍着羞意才说出这句话,脸上烫得厉害。
  薛庭憋着笑,不合这个年纪的低沉嗓音在凝兰耳边振动:“我就进去个头,不会很深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