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行南往北(近代现代)——四又西

时间:2018-02-25 12:18:39  作者:四又西

   《行南往北》作者:四又西

  文案:
  生活向,有一见钟情病的应届生愣头青,和命苦的伪娘专业陪酒员
  人物:徐北  南星
  其他
  文案:
  一见钟情,再而懵,三而怂,后……成。
  生活向,青春成长,细水长流,又名《我神秘的男朋友》,balabala……He
 
 
 
  1
  夜色很深,但营地的气氛才刚被点燃。
  徐北不记得自己打了几关,他迷瞪着问旁边人几点的时候,那人也迷瞪着看他一眼,把一瓶酒塞他手里:“给。”
  他接过来又放回桌上,想拿手机看看时间。
  “见我手机了吗?”他对着旁边人喊。
  那人又看他一眼,刚放回去的酒瓶又塞回他手里。
  徐北沉默了两秒,拨开东倒西歪的人找过去,音乐震耳欲聋,变换着色彩的灯光晃得人眩晕,又不断刺激着肾上腺素。
  在一堆同款机里按到个屏保是小鸡啄米的,他刚拿起来,就见一直站在卡座边上的服务员提着一打酒走上来,还对他笑了一下。
  徐北立马起身,四肢虽然钝了但脑子还清醒着,再折腾下去明儿班就别上了。
  屁股刚离开沙发,一个肥厚的手掌在他肩上按了一下,又把他按回去:“小徐啊。”
  李总红光满面,搭着他的肩把一瓶酒递到眼前:“这次多亏了你,年少有为啊,来,跟哥走一个!”
  徐北一脑门的汗,这话他一晚上听了七八次。
  李总的案子他也不过是跑腿取了些不轻不重的证,剩下都是他家赵老的手笔。赵老不爱应酬,一听这边请吃饭,立马让他顶上。
  李总兴致很高,吃完饭又给他们拖来了夜场。
  徐北接过酒瓶一口气咕嘟下去半瓶,往桌上一放,笑着说:“李总,我这不太行了,先去个洗手间啊。”
  李总捏了捏他肩膀:“去,回来继续。”
  徐北往外挤过去,挤到大厅中间时迎面一堆美妞也挤过来。领头的平刘海、齐耳黑短直,白T恤在腰间打个结,露出一小段细白的腰线,牛仔短裤下是两条笔直修长的腿。
  徐北瞄了两眼,在心里赞了一声。
  这妞是真漂亮,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尤其嘴唇,上唇微微嘟起,看着想让人咬一口。
  两人迎面擦过,视线相撞时,徐北脚步缓了半拍。
  这眼神可一点都不桃花。
  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差十分十二点,又回头望了一眼,美妞队伍在他们旁边的卡座落座,李总一堆人正伸了脖子往那边看。
  他感觉脑袋发胀,看东西也有点晃,犹豫了两秒,按了按莫名悸动的心口,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兜里,转身直接出了大门。
  第二天李总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徐北正往嘴里塞午饭,懒洋洋地接起来,张口先道了句对不住。
  “小徐你不地道啊。”李总那边漫不经心地说。
  “怪我,怎么就给晕厕所了,都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徐北语气诚惶诚恐,“您说这事干的,真对不住啊。”
  那边默了好几秒:“现在的年轻人,身体还是不行。”
  挂了电话徐北对着屏幕嘿笑两声,挑出一片回锅肉丢进嘴里。
  这一招是大学里学来的,有点不要脸,但关键时候能救场。
  他师傅赵老常说他,看着就是个愣头青,有时候又鬼精得不行。
  徐北呆的这家事务所够不上顶尖,但氛围好,老人不坑师傅肯带,他觉得呆着挺舒服,跑腿取证探访的活也被当作了有氧运动。
  下午赵老召集人开会,讲才接的一案子,当事人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状告了儿子和儿媳,要求偿还小夫妻结婚买房时她给垫的房款。
  徐北看了眼正喝着茶的赵老,这案子看着简单,不至于一下喊这么多人来,给他一个也搞定了。
  “你们拿到的是一审资料,”赵老跟他对了一眼,“被告上诉了。”
  徐北愣了愣,低头又看了下。
  一审老太太胜诉,儿媳上诉拿出新证据,控诉老太太趁着他俩口子闹离婚,跟自家儿子串通要把房子拿回去。
  证据里有一份录音。
  “重点在录音,”赵老说,“但录音的证明力虽然高,却也不好判定。”
  赵老在上面说着,徐北在下面眼皮子开始打架,昨晚酒喝得太杂,一早上脑袋都跟木渣子一样。
  散会后赵老喊他留下:“怎么,昨晚上彻夜狂欢,虚了?”
  徐北给自己口水呛了一下,他一直对赵老大把年纪还换着花样埋汰人的劲儿习惯不了:“您别幸灾乐祸,不想想我是为了谁。”
  “得,知道你孝顺,”赵老笑了笑,拿过他的大茶杯子喝了一口,“这案子卷宗你好好看看,今天没事儿下班就走吧。”
  徐北听着有几分不对:“怎么,棘手?”
  “棘手不至于,就是有点麻烦,”赵老手指点着资料封皮,“你先上网看看去。”
  回到工位上他点开网页搜了几个关键词,立刻弹出来一堆新闻,让他吃了一惊。
  这案子一审前就闹得沸沸扬扬,现在一上诉,就跟靶子似的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目光,媒体网民吃瓜群众一窝蜂围上来。
  史上最温暖判决书?
  最暖判决书背后的惊天危机?
  法理和情理的天秤?
  徐北挑了几个看了看,各大网站和社区基本都有围观,微博上网友也阵地分明打着嘴仗。
  他有些无语。
  舆论度高,案情透明,再扯上什么法和情,还真是挺烦的。
  敲了敲还木着的后脑勺,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十几条未读微信,都是刘斌的。
  徐北挑了几个关键词,概括一下就是:哥放假了。
  他对放假这词有点不能接受,刘斌毕业就被家里送出国读研,他在职场混了几个月,差点忘了这货还是个学生。
  在桌上趴着闭目养神了半小时,又花了一下午时间把卷宗看了一遍,心里多少有了数。
  这位老太太姓李,丧偶独居,儿子的房在星湖公园边上,小别墅一套全款两百万,老太太垫了首付和装修九十万,一审判小夫妻俩归还的数目也就一半多一点。
  星湖公园那片儿,依山算不上傍水起码是有的。
  他要想在那买个房,估计再努力五六年也就够个首付。
  他觉得这两小夫妻挺不是东西,有了媳妇忘了娘的不少见,但能让自己亲妈给告上法庭,这儿子当得也够扯。
  徐北年轻,碰上案子少有能心平气和的,也没少意气用事,都是赵老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赵老丢给他的话就一句:“办事儿别偏颇,垃圾情绪完了自己边儿消化去。”
  总就是年轻,不怕没时间磨。
  周五的下午人心惶惶,临下班一片儿窸窸窣窣收拾东西的,徐北把桌上一堆资料整了整,挑了几张带上,出溜到赵老办公室门口,赵老从老花镜下抬眼瞄他,徐北呲牙一笑:“师傅,我申请探访当事人,批准否?”
  “去可以,”赵老瞄他一眼,慢腾腾说,“脑子放清醒,别给我挖坑。”
  “好嘞!”徐北嘿嘿一笑。
  “挖了坑就自己填,”赵老又补了句,“我不给你收拾。”
  “您这话说的,”徐北胳肢窝夹着资料,翘个兰花指冲他一点,“人家也不总让您填坑嘛。”
  赵老瞪了他半天,指着门口:“赶紧滚。”
  徐北租的房子在大学城那边,离公司远了点,但房租便宜吃饭方便地铁一条线就能到,关键是压力小。
  他大学宿舍两哥们找的工作在科技园,一到晚上只有高楼没有人,两人合租一个月还两千。
  从进地铁站手机就叮叮响个没停,徐北把包收进怀里,打开来看,刘斌的微信又刷了屏。
  准备好迎接哥了吗?
  哥要一条龙接风洗尘!
  死了吗死了吗?
  我操,鄙视你。
  小北北,哥好无聊的,你赶紧说说话。
  小北北乖乖。
  我操操操,翅膀硬了啊这是,敢不回我!
  徐北有点头疼,直接语音问他:“什么时候到?”
  刘斌很快回过来:“十几个小时到了都明天了,不急,张晓辉要去酒吧玩,您先养精蓄锐。”
  徐北没再回,关了手机盯着对面发呆,盯了一会儿发现视线在一个姑娘腿上,忙挪开了,盯着旁边大叔的鞋。
  姑娘腿挺好看,让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
  从震耳欲聋的记忆里跳出来一个身影,平刘海,黑短直,桃花眼,以及……宽松的T恤也遮不住的胸前可观的两团。
  即便当时有些醉了,他也清楚地记得那姑娘从身边经过时自己一刹那的心动。
  一见钟情?
  大概吧。
  这事儿徐北不是第一次了,大学就有先例,他在场上打球,一眼瞥过观众群里一姑娘,胸口就跟被球砸了一下似的。刘斌积极地表示帮他要号码,但他睡一觉起来就不记得人长什么样了。
  之后这种事又来了两三回,最长一个记了两天,他就觉得大概跟看到好看的姑娘忍不住多看两眼是一个概念。
  但这种在不甚清醒的状态下只瞄了一眼,睡一觉还能记得的,似乎是第一次。
  回到家的时候七点,他在床上趴了会儿,快要眯睡着了才起来套了身运动装出门跑步,跑回去天刚擦黑,他脱了衣服,打开笔记本随便放了点音乐,钻进卫生间冲澡。
  在喷头下站了一会儿,热水把全身毛孔都冲开了,他抬头眯缝着眼睛抹了把脸,再低头的时候热水顺着后颈一路流过前胸,小腹和大腿。
  一手撑着墙,另一手沿着腰侧摸下去,闭着眼睛刚开始酝酿,眼前忽地跳出一张脸,微微嘟着的唇,往下是白T下两座隐隐峰峦……
  徐北一个激灵,手上一用力,几秒钟后发出一声又郁闷又舒爽的叹息。
  关了水愣了好一会儿,他感觉这事儿有点邪乎,但完事儿后的神经一松,便是汹涌的困意袭来,也没多琢磨,直接趴床上睡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被铃声吵醒,徐北脸埋在枕头里摸手机。
  “哥到了,”刘斌的声音从话筒里冲出来,“晚上滚出来嗨!”
  “哦,”徐北翻了个身,拿下手机看了看,十二点十分,“去哪儿?”
  “还没定,”刘斌说,“张晓辉要去Gay吧。”
  “Gay吧?”徐北愣了愣,“他一大直男,想干嘛?”
  “没事儿,钙吧去得也不全是钙,玩儿嘛,”刘斌说,“你知道营地吗?那家晚上有表演,挺有意思。”
  “营地?”徐北又愣了,“是不是在南正街?”
  “哎你知道啊,”刘斌笑了,“就那家,你去过?”
  “前晚儿上刚跟一客户去的……”徐北有点郁闷,营地竟然是gay吧。
  那天晚上净被李总拉着灌酒,都没怎么注意四周。
  这么说他喝得正欢的时候旁边就可能有两男的在打啵儿?
  徐北大学里有一对儿男的,当时备受全校关注,什么说法都有,但人俩照样手拉手吃饭上课该干嘛干嘛。
  他没参与过讨论,就觉得有点怪,有点腻歪,但人家端得坦荡荡任我行,这份精神值得学习。
  牵手也算是他见过同性情人间最亲密的举动了。
  但酒吧是个什么地方,直接厕所打本垒的都有。
  他猛搓了两下手臂,把鸡皮疙瘩搓下去。
  “那就这么定了,”刘斌说,“十二点表演开始,九点到,怎么样?”
  “非得去那儿么,”他打了个哈欠,眼前却出现一双冷冷上挑的桃花眼,让他一下子清醒不少,语气顿时无力,“一群大男人的……”
  “我看出来了,你丫还是那根青白葱。”刘斌鄙视地说,直接挂了电话。
  徐北没动,盯着天花板发呆,桃花眼下面又多了一张嘴唇,再下面是白T恤,再下面牛仔短裤,大长腿……那一眼的影像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他掀开被子看了看正昂首挺胸的徐小北,有点无语。
  睡了两觉都没忘,还他妈这幅德行,简直前所未有。
  但营地是个gay吧性质就变了,桃花眼是跟人去玩儿还是……
  也许今晚能碰上,碰上了问问得了。
  但碰上的几率也不大吧……
  几分钟的功夫心情玩了个过山车,他把脸埋在枕头里,嗷地叫了一声。
  下午出门前徐北去卫生间冲澡,冲一半手机铃声在外面响起来,犹豫了两秒,他光着出去接了,是老妈每周的固定来电。
  他先叹了口气,才慢腾腾喂了一声。
  “叹什么气?”老妈说,“不想接你妈电话?”
  “先说好,别聊女朋友的事。”徐北握着手机走回洗手间,还没到夏天,光着还是有点儿凉。
  “瞧把你吓得,”老妈笑着说,“也没说现在就找,就是给你提个醒儿,别像你张姨家的,不早点打算越往后越难。”
  “有这么隔三差五提醒的吗,我才刚毕业,”徐北跨进卫生间关上门,“再说,别拿你儿子跟人家比,不怕把人比得无地自容吗。”
  “哎你这小子,”老妈笑了好一会儿,大概是听到水声,“又是才起的吧?”
  “嗯,洗澡洗一半,”徐北说,“刘斌回来了,晚上出去聚一聚。”
  “刘斌回来了啊?”老妈说,“那你也代我问个好,你们少喝酒,早点回。”
  2
  徐北八点出门,晚上气温偏低,他临走拿了件黑色外套穿上,溜达到路口伸手打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