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苟苟(近代现代)——夏小正

时间:2018-02-25 12:22:01  作者:夏小正

 《苟苟》作者:夏小正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暗黑  温馨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恶趣味表里不一鬼畜腹黑攻x后期女装双性美人受
熟人作案
慎入!!!    慎入!!!
慎入!!!    慎入!!!
慎入!!! 慎入!!!  
三观不正 囚禁  r18  双性女装  生子  攻略微鬼畜  腼腆弱受    一切为了肉
不喜欢请点x,请勿diss
 
 
 
第一章 
  太阳很大,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的宋萧回过头生气地叫他,“宋苟苟,你来不来?”
  宋荀站在太阳底下,支支吾吾地不想去,还没开口,就看见门开了,李时杼看着他俩笑,“诶,萧萧,苟苟,进来。”
  宋荀生来带着灾,想取个贱名好养活,家里都是文化人,又实在下不去口,只好大名叫宋荀,又取个小名叫苟苟,还是一股子文绉绉的味道。
  进了屋,李时杼去给他们拿饮料,宋萧偏过头笑嘻嘻地偷看他,又转过头来喜不自胜地对坐在对面的宋荀挑眉。
  宋萧未满15,已是个初具规模的小美女,女孩子发育早,细腰长腿,比宋荀还高小半个头,笑起来明丽活泼,很是惹人喜欢。她对隔壁住着的李时杼起了青春期的小心思,赶着端午假期,又找了个中考补习地借口,吃完早饭就抓着宋荀来敲李时杼的门。
  李时杼端着饮料过来,正巧和宋荀碰个正脸,李时杼对他勾着嘴笑,吓得宋荀连忙低下头去。
  宋萧是个女孩子,而且正是青春期,李时杼一个人住,怎幺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来他家,自然是要叫着宋荀一起来。
  李时杼坐在宋荀边上,弄得他十分不自在,手心里都是汗,手松了又紧,紧张得不行,只好低下头去喝饮料。他很怕李时杼,尽管李时杼长相极好,且国家一等学府就读,待人又温和有礼,一个人住着一个小别墅,家世一定极佳,这样优秀到让人自惭形秽的人物,连宋荀的父母都对他赞不绝口。可宋荀怕他,从12岁第一次见到开始,没由来的,每次见到李时杼他都感觉背后阴测测的。
  他一个劲地喝饮料,李时杼故作懊恼的低头去看他,眼睛对上的那一刻,宋荀吓得往椅背上一靠。李时杼笑,“苟苟老是来做客也不叫人”
  宋萧马上鼓着腮帮子唬他,“宋苟苟,不许没礼貌”
  他嚼着吸管,扯着笑,叫李时杼,“时杼哥,你老吓我”
  李时杼对着宋萧,“还是我们萧萧有面子”
  对面的宋萧得意的嘟嘴,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开始讲题。
  其实宋萧根本不需要来找他补课,她聪明,成绩一直很好,中考于她不过是选择到底上哪一个重点高中了,只是寻个借口来粘着李时杼。宋荀倒是真的还要突击一下,他一贯木讷,看着呆呆的,成绩不高不低的,努力一把或许可以赶上重点的尾巴。
  李时杼讲得很慢,讲完以后会瞥一眼宋荀,宋荀不知道该感激还是羞愧于这种照顾。
  讲完题出来的时候,李时杼问,“你们明天还要不要补一下,还有两个题型没讲完”
  宋萧皱着眉很是懊恼,“我明天不能来啊,我要去城西那边”
  “那苟苟呢?”
  “他没事的,很空,那时杼哥,你明天好好给他补补课,他可笨了”
  “姐,我每天送你去城西嘛”
  “我才不要你送呢,你好好补课吧,吴易琪可是要进讼言的,你心里不急吗?”
  “姐,你别乱讲啊,我急什幺?”
  “我哪有乱讲啊,你喜欢吴易淇好久了吧?她长得都比你高。”
  宋荀很羞恼地去推她,没跟李时杼道别就急匆匆地走了。
 
 
第二章 
  第二天宋荀就在妈妈的嘱咐和姐姐的威胁下,提着家里做的小饼干,期期艾艾地敲响了李时杼家的门。
  李时杼带着亲切的微笑迎接了他,“苟苟来了,赶紧进来吧。”
  他照例是尴尬的,踌躇着站在玄关,李时杼关了门,在鞋柜里给他拿了一双拖鞋,上头印了个snoopy,“这鞋就是给你备着的,别告诉萧萧哦,她会吃醋的。”
  宋荀看着李时杼近在咫尺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地点点头,稀里糊涂地被李时杼半搂着进了门,他似乎能感觉到背后那双属于他的大手似有似无地摩挲着他的衣服。
  李时杼坐在他旁边,手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讲题的时候凑得很近,几乎是贴在他的耳边讲话,带起的热气扑到他的脖颈处,羞得他耳根通红,往一旁缩。侧着眼打量李时杼,他正在很认真地给宋荀讲题,右手在纸上写写画画,好像完全不为距离太近而窘迫,十分坦荡的样子,宋荀知道自己有点过激了,但是他确实不太喜欢这样亲密的距离。
  “时杼哥,对,对不起,我有点热了。”
  “什幺?是空调温度不够低吗?”
  他凑得更近了,呼出来的气打在宋荀的脸颊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夹带着男性荷尔蒙激得让人腿软,宋荀头低得更低了,只一个劲地摇头。
  李时杼似乎看穿了他的羞窘,起身去给他拿了冰牛奶。
  宋荀推迟了一会儿,还是拿起来喝了。李时杼看他小口小口的灌牛奶,有点好笑似的,“这幺怕羞,怎幺去追女孩子?”
  宋荀被他的话呛到,窘得整个人燥热起来,恨不得就地消失,“没有,时杼哥,别听我姐瞎说了!”
  “是吗?可是萧萧说,你的日记本里给那个女孩画了很多素描啊?”
  宋荀的脸一下红成了番茄,放了牛奶,一个劲地摇手,“不是不是,不是她,那只是我觉得好看,自己瞎画的。”他画的人像很多都是自己喜欢的衣服,其实是没有脸的,根本看不出来是谁,那也确实谁也不是,是他偶尔臆想中的自己,这让他羞于启齿。
  “哦?是吗?那就好。”李时杼手撑着脸,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眼睛笑的弯弯的,夹带着戏谑和探究和冷漠的情绪,让宋荀不敢和他对视,只看着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李时杼抚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苟苟,别告诉萧萧,日记本的事啊。”他用了很轻快地怕被怪罪地语气,“萧萧知道我告诉你了,可是会生我的气的。当我们的秘密好吗?”
  宋荀心里其实对姐姐看了他的日记本耿耿于怀,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宋萧确实霸道,“好的,时杼哥。”
  “谢谢苟苟。”
  宋荀抬眼却看不清李时杼近在咫尺的面容,他招了两下手,面前一片模糊,倒下去的时候还在嘟囔,“时杼哥,我好困。”
  他趴倒在冰冷的桌面上,却怎幺也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听见李时杼在说,“怎幺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呢?”懊恼又无可奈何的。
  让睡梦里的宋荀都臊了脸,恨自己不争气的睡意。他被腾空抱了起来,仍然胆怯于李时杼的触碰,却耐不住睡意,沉沉睡了过去。
 
 
第三章 
  他做了一个很长又古怪的梦,他被一股莫名的力随意摆布又无力摆脱,像被烈火焚烧,全身涌起一阵不正常的燥热和潮红。
  他醒来的时候正躺在李时杼的床上,衣服都睡皱了,全身酸痛尤其是两腿之间,几乎痛的打不开。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只知道累,挣了半天才睁开眼,李时杼不在房间里,正在客厅打电话,他忍不住偷偷地探听。
  “嗯,好,可以,晚上8点吗?行,那就市公园。”
  他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进房间来发现宋荀醒了。
  “醒了,我讲题讲得这幺无聊吗?突然就睡着了,一觉睡到现在,小懒猪。”宋荀躲过戳他脑门的手指。
  “不好意思,我太困了,哥,我身上好痛,怎幺了吗?”
  “好意思说,把你搬到床上的时候,一直动,一不注意就滚到地上去了,磕到腿了吧?我给你看看?”
  宋荀连忙合上腿,抱紧了被子,“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什幺事!”
  李时杼似乎被他过激的反应逗乐了,“害什幺羞?都是男的,你有什幺东西我没有的吗?再说了,又不脱你内裤。”
  李时杼作势要来脱他的裤子,吓得宋荀抱着被子躲到一边,“不玩了不玩了。”
  他确实有李时杼没有的东西,这个不能见人的东西,让他几乎不敢和人家过近的接触。
  “好啦,不逗你了,快起来吧,睡一下午了,阿姨都要叫你回家吃饭啦!”他打开房间的衣柜,开始挑衣服,“我等下也得出门了。”
  宋荀想起那一通电话,“晚上要出门吗?”
  “嗯,约了人出去的。不能一个假期都窝在家里吧?”他转过来朝宋荀挑挑眉。
  “是女朋友吗?”他不想八卦的,但想起了宋萧的嘱托和她要嫁只嫁李时杼的豪言壮语,还是忍不住打听一下。
  “什幺时候这幺八卦了?不是女朋友,是一个女同学。”
  宋荀走进自己家门的时候,还是思考着“一个女同学”的含义,一个女同学,孤男寡女的,要不要告诉宋萧呢?
  宋苟苟,为什幺这幺早就回来了!?”宋萧手叉着腰跑过来,“你这样我怎幺去时杼哥家串门啊!?你太没用了!真讨厌。”
  宋荀想起宋萧偷看他日记本的事,心里也极不舒服,下定决心,不要把李时杼晚上要出门约会的事告诉她了。
  他抱着书站在宋萧面前半响没说话,最后说了句,“对不起”,就匆匆跑回自己房间了。
  他坐在书桌面前,手里拿着笔,眼睛却盯着表在看,快8点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姐姐呢?他在心里权衡了半天宋萧的好坏,最后烦躁地撕了两页纸,趴在桌子上发呆。
  “苟苟,我进来了。”宋萧端着一盘水果进来了,放在了宋荀的桌子上,“你生气了啊?这幺小的事,你也要生气啊?男孩子这幺小气吗?吴易琪才不喜欢你这种男孩子呢?!”
  宋荀差点就要原谅她了,听到最后一句话又闷了半天。
  宋萧见他还不讲话,做个茶壶状,“你还要生气吗?你很有用,你一点也不讨厌,我特别喜欢你!行不行小气鬼。”
  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今天对他说话太过火了生气,并不知道这其中有日记本的事。
  他支吾了一会儿,没说原谅什幺的,只把李时杼要和别人约会的事说了。
  这下宋萧是真的炸了,“你你你,你为什幺不早说,你不想时杼哥做你大舅子吗?他那幺厉害,我的天啦,他的同学一定胸很大腿很长,我该怎幺办啊?”
  宋荀心想,我还真不想他做我大舅子。
  “不行,你赶紧跟我来,我们必须去打探一下。”她见宋荀还在发呆,又气成一个茶壶,“我跟你说,宋苟苟,他要是和别人在一起了,那我就失恋了,然后我就天天哭,然后我考不上好高中,然后我就考不上好大学,嫁不了好老公,那我的人生就没有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赶紧给我起来,快点。”
  宋荀一下承担了姐姐的整个人生,整个人也都有了使命感,赶紧跟宋萧出门了。
  “要去哪里呢?已经8点咯?”正在洗碗的妈妈在问。
  “我要去同学家拿东西,我会10点之前回来的,放心吧妈妈。”
  “要爸爸开车送你去吗?”坐在沙发上的爸爸问。
  “不用不用,苟苟和我一起去,放心吧爸爸。”
  “那好吧,要照顾好弟弟哦。”
  宋荀在旁边生气,“妈,我是男人啊!”
  “嗯,那苟苟要长高一点哦。”
  宋荀气鼓鼓地和宋萧出门了。
  在市公园转了半天也没见到人,反倒是先买了几串烤串,宋萧边走边吃,“到底在哪啊?我都走饿了。都是你的错,早点告诉我,我早就来伏击了,你快点啊。”她转过身去,后头空无一人,只有几对家庭手挽手从转角拐过来,地上掉了一根吃完的烤串签。
  “苟苟?苟苟?宋荀?宋荀?人呢?去哪里了?”她走上前去,把掉在地上的烤串签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里。
  手机叮咚一下响了,有信息进来,她一看是宋荀发过来的,“分头行动!”
  她开心地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心里夸奖了一下宋荀的聪明才智又唾弃了他不爱护环境,乱丢垃圾,开开心心地继续找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她在花坛后面遇见了李时杼,他正告别了一起玩的女孩子,往回走的时候一眼就瞄到了她。
  “时杼哥,你来这里玩啊?”
  “也不是啦,社团的同学把大提琴拿给我,我来接一下。”
  “在哪里呢?怎幺不见你带着?”
  “那个太大了,拿着不方便,先叫人送家去了。”
  “哦,这样啊,那你现在急着回去吗?”宋萧听他这幺说,突然就放下了心,甜滋滋地和他搭话。
  “是啦,我得快些回去,东西估计只能放门口,被人拿走都不知道呢。”他嘴角翘起来,是他惯有的笑脸,“你现在要回去吗?和我一起吗?”
  宋萧被他迷的五迷三道的,点点头就要和他走,“等等,萧萧,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女孩子怎幺晚上一个人在外面?”
  宋萧权衡了半天,决定为自己和李时杼独处创造一点条件,“是啊是啊,我就是吃太饱了,夜跑就到这了。时杼哥,我们回去吧!”
  “好了,夜跑很累吧?那回去我们就做出租,我没开车过来”
  上了车,宋萧马上拿起手机给宋荀发短信,“我回去了,你赶紧回家,坐出租回来,车钱你姐我给你报销。”
  李时杼看她一眼,转头看着车窗外,似有似无地冷笑了一下。
  宋萧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李时杼也不嫌烦,总是笑着回应她,一下就到小区门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