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无心之失(近代现代)——为杯中水

时间:2018-02-25 12:24:45  作者:为杯中水

 《无心之失》作者:为杯中水

文案:
前期直男疯狗后期怨妇傻狗攻x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特别好的受
 
#狗血# #双性# #生子# #带球跑#
(章节提要不要信,都是狗仔瞎写来黑顾岳的)
 
内容标签: 生子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岳,谢嘉 ┃ 配角:谢致 ┃ 其它:
 
 
 
第1章 重逢
  谢嘉穿着一身黑色侍应制服,拿着菜单站在二楼包间门口,准备推门而入,快触到时又收回了手。
  谢嘉在一个高档西餐厅打工,本来他是进不了前厅的,他只是个打杂的,只能在后厨择菜洗碗,没有资格接触客人,更遑论二楼包间里的尊贵的客人。
  实际上,谢嘉被餐厅录用也只是个意外。
  谢嘉没读过什么书,看起来满身书卷气,其实只有高中文凭,尽管那是个非常不错的中学。
  而且他性格温吞,不善言辞,实在不像是能够与客人自然交谈的样子。
  何况他还带着个两三岁的孩子……
  怎么看怎么奇怪,店长看到谢嘉时,心里只有这个想法。
  当时谢嘉来求职——说是求职,其实也就是求个活儿干,那时店里实在是忙,来不及精挑细选,加之谢嘉虽然奇怪又性格温吞,但好在看起来老实本分,店里缺的又只是个后厨打杂的,因此破例将他录取。
  谢嘉也的确老实本分,从不躲懒,干活也细致,因此五年过去,谢嘉非但没有被辞退,还和店里的人相处得都不错。
  这也是为什么班主临时请假会找他顶班了,谢嘉太好说话,别人拜托的事,再让他为难,他也只会着急慌忙红了脸,“我…我不行的吧……”
  只要别人再求一求,撒个娇,谢嘉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更何况是自己的儿子,谁能抗拒自己儿子的撒娇呢,孩子多可怜,从小就没了爸爸,想吃冰淇淋,窝在角落里看了多久,馋得不行,才抱着他的腿小小声地喊“爸爸”,又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寻求他的意见,“我想吃那个冰淇淋爸爸,今天打五折,我就尝一口,爸爸……”
  尝一口当然不可能只买一口,至少买一例,而高档西餐厅的一例冰淇淋是很贵的,在使用员工折扣的情况下都要花去他大半月的工资,谢嘉在脑子里飞快地算了下,很是肉疼,又回想起儿子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谢嘉垂下脑袋,打五折只针对VIP客人,但请客人代为购买是很失礼的行为,而且还违反店规,再说VIP客人都在二楼,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
  等等,刚才班主交班给他的时候,好像说二楼最里间的包厢里只有一位客人,让他两分钟后拿菜单过去点单的。
  谢嘉深吸口气,推开了包厢大门,他径直走到餐桌旁,将菜单打开放在那位客人面前,“您好,请点单。”然后并拿出平板,准备记录菜名。
  做这些事的时候,谢嘉一直低着头,一想到等下要麻烦这位客人的事,他就觉得非常难堪。
  客人很快点好了单,谢嘉收好平板,难为情地开口,“客人,我有个私人问题想要请求您,如果您觉得被冒犯,请直接拒绝我;另外这是我的个人行为,与餐厅没有任何关系……”
  “我…我想点一例冰淇淋,但它太贵了,我想您能帮我点吗,因为…因为您是VIP顾客,可以打五折……”谢嘉越说声音越小,羞得脸都红了,但最后还要补一句,“我会给您钱的,现金……”
  大概是觉得好玩,那位一直盯着手机看的眉头紧锁的客人关了聊天界面,失笑道:“这是你们的广告吗,倒是很有创意……你很喜欢你们店的冰淇淋?”
  “不…不是”谢嘉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回,下意识脱口而出,“不是我要吃的。”随后视线就对上放下手机抬手望他的客人。
  然后看见客人的眼神从玩味到惊愕再到狂喜,客人喊他:“谢嘉?”
  谢嘉才认出这人,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发起抖来,他强装镇定,谎言拙劣,“我不叫这个名字,您认错人了。”说完他落荒而逃,只是刚拧开门把,就撞见跑过来找他的儿子谢致,“爸爸,我的冰淇淋呢爸爸?”
  儿子堵在门口,谢嘉一时没法出去,他余光看到顾岳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了,害怕这人撞破了自己的秘密便要质问,谢嘉额头发出虚汗,谁知下一秒顾岳却说,“爸爸?你哪来的儿子?你结婚了?!”
  他的语气很重,夹杂着谢嘉听不懂的情绪,但谢嘉知道这不是在跟自己老同学叙旧闲聊,依旧是在质问。
  这个认知,让谢嘉一瞬间有些恍惚,之后满腔委屈溢上来,让他红了眼眶,谢嘉攥紧拳头,转身昂着脑袋冲顾岳吼道:“是,我结婚了,这是我的儿子,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凭什么这么质问我?”
  说是吼,其实只是声音稍微大了点,但对于谢嘉来说,已经是情绪非常失控了。
  顾岳一下子没了火气,他手足无措,想给人擦眼泪又不敢,只好收回手,道:“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关心你罢了…”
  这人伸出手又收回的动作刺痛谢嘉的眼,本来只是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瞬时掉了出来,还越掉越多,啪嗒啪嗒……
  谢嘉情绪彻底失控,抬手推搡顾岳,“不要你的关心,哪里来的你回哪里去,不要再来缠着我了!”
  不是来用餐碰巧遇上吗……
  顾岳不敢跟他正面冲突,怕伤着他,只好一个劲地后退,又怕失控了走路不看地下的谢嘉被桌椅绊倒,还费力地把可能的障碍物都踢开,结果自己没防备摔坐在座椅上,愣住了……
  再回神时,谢嘉已经带着儿子离开了。
  顾岳挫败地锤了下桌子,这时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是远在国外的老爷子打来的,“荣家的千金已经在去餐厅的路上了,你们见个面好好聊聊,商量一下结婚的事……”
  结婚……顾岳想到谢嘉已经结婚了还有个儿子,暴躁不已,“老子不结,谁爱结谁他妈结去!”
  吼完他挂了电话,饭也不吃了,下楼开了车回家,一路上都想不通谢嘉怎么会结婚了,而且还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他只是看了一眼,感觉应该有七八岁的样子。
  七八岁……谢嘉今年也才24岁,就算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儿子也不可能这么大……
  说到毕业,当年同学聚会上,顾岳辗转打听到了谢嘉填报的大学,本以为可以假装偶遇,后来去过那个学校好多次,都没遇到过谢嘉,直到他动用关系在学籍处查询后才知道谢嘉根本就没有去报道,那他去了哪个大学?
  关于谢嘉,顾岳有太多事情想不通了,桩桩件件,但里面不包括他对谢嘉感情。
  这些年来,在每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里,他心里想的都是谢嘉。
  想自己当初犯错的那个美味的夜晚,想谢嘉不告而别的那个失落的早晨……
 
 
第2章 旧事
  谢嘉和他是高中同学,在那个将成人又未成人的年纪,尚不知善与恶的少年们,已经学会了施予伤害。
  那时候他还没有被认回顾家,不知怎么的就被人知道了他没有爸爸,母亲貌美,传来传去就变成了他是豪门私生子,不过大家猜得也没错,顾家的确是豪门。
  在平淡无趣的生活里,私生子大概是最劲爆的话题了,班里同学对他指指点点,阴阳怪气,学校里的混混放学后把他堵在角落围殴,拳脚相向……
  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伤害了他们一般。
  负伤的顾岳怕母亲担心,不敢回家,于是回了教室,碰上当时坐他前桌的谢嘉。
  谢嘉自觉留校自习一小时,结束后收拾好书包,正准备离开,在教室门口遇上了满脸是伤的顾岳,把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后背贴上了墙。
  顾岳当他是厌恶自己所以避开,讥笑一声,也不打招呼,侧身进了教室。
  谢嘉则抓紧了书包带,一溜烟跑了。
  好像生怕被我打似的,就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受得住什么揍,指不定一掰就折了,顾岳是这么想的。
  哪知道没过两分钟,谢嘉蹬蹬蹬跑回教室,闷头冲到他面前,皱着眉说,“你…你以后不要打架了,打架不好……”
  顾岳愣了,然后笑了,看他越说声越小,心说明明怕得要死,还要逞强,正要开口调戏,谢嘉突然从兜里摸出一个创可贴递到他面前,“我只带了一个,你…你省着点用啊!”
  那时候的少年谢嘉也学会了施予,施予善意,那时候他也不像现在这样温吞怕生,加之顾岳笑了,他看得忘了害怕,这人负伤的脸挂着笑,不影响他的英俊帅气,却平添一分痞气,像个帅气的流氓。
  谢嘉这么想着,然后就感觉到自己递创可贴的手上有温热的液体,啪嗒啪嗒……
  谢嘉一愣,这是……哭了?他慌了神,“你别哭啊,你怎么哭了呢,我…我又没揍你……”
  顾岳被他逗笑,抬手胡乱抹了眼泪,粗鲁地接过创可贴,明明感动得要死,嘴上却不饶人,还要威胁人家,“不许说出去啊,让我知道了,会挨揍的!”
  谢嘉咯咯笑,指着他脸上的伤,“你都被人揍成这样了,还想着揍我呢!”
  “他们七个人,我一个人,他们比我伤得重多了!”顾岳让他笑得恼羞成怒,吼叫时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一对多懂不懂!这是光荣的勋章!”
  谢嘉看他暴躁创可贴都撕不开,忙抢过来替他贴好,“就这一个,你别乱撕,一会儿浪费了!”
  顾岳没脾气了,无奈抬眼,谢嘉就是这个时候撞进他眼里的,少年眼神里满盛着笑,纤细修长的手指捏着创可贴凑近他,白净清秀的脸也跟着凑近了,一双眼盯着他,眼里只有他,小心翼翼地为他贴创可贴。
  就是这一眼,让谢嘉也撞进了顾岳心里。
  后来,这个场景是顾岳除犯错的夜晚之外,回想起来次数最多的一个。
  高中时候的谢嘉实在善良,又实在可爱,无心撩得情窦未开的少男弯得彻底,又不自知。
  他听顾岳说受伤不敢回家,跟家里打电话说自己去同学家了,就问,“那你要不要去我家?刚好我就是你同学。”
  顾岳,一个从不和同学来往的孤僻少男,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去到谢嘉家里才知道,这人竟一人独居的,高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没有人照顾,不免有些心疼谢嘉。
  谢嘉见他表情沉重,以为他同情自己,于是顺势开解道:“看吧,我和你一样,也没有爸爸,而且我连妈妈都没有,是不是比你惨多了?”
  顾岳抬手摸谢嘉的头发,安抚道:“没关系,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谢嘉打掉他的手,自顾进厨房做饭去了,顾岳跟过去说要打下手,被谢嘉推推开,“别添乱。”
  顾岳软着骨头,顺着谢嘉被推到门口,然后侧身靠着墙,抱臂盯着谢嘉忙活。
  谢嘉以为他着急吃饭,于是一边炒菜一边道:“一会儿就好了,你去餐桌等。”
  谢嘉带着围裙,顾岳望着他,闻言一愣,这场景,这对话,好像…过日子的小俩口,顾岳不好意思,以拳抵唇,轻咳一声,“好。”
  答应完却不走,谢嘉感觉到,偏头看他一眼,抬手摸额角的汗,“好还不走?饿成这样?”
  顾岳迫不及待想尝小媳妇儿做的饭了,便道:“恩,特别想吃了。”
  谢嘉笑,回他:“那也得等,走吧,别在这儿看着,我好不习惯。”
  顾岳抱怨着“老是赶我走”,转身去了客厅,然后谢嘉听到水龙头的水声,几秒后,顾岳又回来了。
  拿着毛巾动作轻柔地给他擦脸,却要调侃他:“这小脸脏的……”
  谢嘉用手肘推他,被顾岳捉了摁在自己怀里,挣不脱,仔仔细细擦干净脸才放过。
  又继续去炒他的菜,顾岳站旁边在水池里接水洗毛巾,两人挨得很紧,胳膊贴胳膊。无言几秒后,顾岳状似无意地开口:“你是怎么没有父母的?”
  话音才落,顾岳明显感觉到谢嘉身子颤了一下,谢嘉不语,顾岳发觉自己说错话,后悔不已,连忙补救:“我就随便问问,那个…菜好了吗?”
  谢嘉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地:“就那么没的呗,他们不要我的……快好了。”
  顾岳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谢嘉说的是菜快好了,哭笑不得又心疼不已,心头酸胀,忍不住摸谢嘉的脑袋,“他们不要你,我要你……”
  “走开你,又想当我爸爸!”
  “……”
  这天之后,顾岳隔三差五就会去谢嘉家里过夜,俩人一块做饭,顾岳已经能给谢嘉打下手而不是添乱了;饭后刷碗顾岳包了,谢嘉便去写作业,他成绩好,写作业快,写完之后就监督顾岳,可怜顾岳一个从没听过讲的差生硬是让他补得追上了班级平均分——谢嘉很会讲课,顾岳又聪明,叫苦不迭都是装的;睡觉是分开睡的,谢嘉对肢体接触很抗拒,遑论同床,顾岳心里有鬼,但又很绅士,主动打地铺,倒也和谐。
  顾母见儿子终于交到朋友,又得知儿子成绩突飞猛进是因为朋友给开小灶,更是对这个朋友满意地不得了,每天做好吃的让顾岳带去给朋友吃,还让顾岳带朋友来家里玩儿。
  顾岳心说这朋友有点害羞,等我把他变成男朋友再带回来见您!
  谢嘉吃了顾母做的饭菜小食,更是热情地邀请顾岳上自己家里玩。
  婆媳关系非常和谐,顾岳很满意。
 
 
第3章 隐患
  差生顾岳突然转性,不打架,也不逃课了,听讲写作业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科任老师表示欣慰,对于顾岳课上动不动捏前桌后颈的行为,也睁只眼闭只眼,不予追究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