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一觉醒来怀了宿敌的孩子(近代现代)——一叶菩提

时间:2018-08-27 14:05:09  作者:一叶菩提
  总之夏慕就觉得,姚舜有些太宠着姚睿了。姚舜宠人的方式很含蓄内敛,不会表现在语言上,但被宠着的人是能清楚感受到的。夏慕想,这应该也是姚睿更黏姚舜的原因,这么晚了,姚睿都没吵着闹着说要回家找爸妈。
  夏慕琢磨,还是该跟姚舜提提这事,像姚睿这次在班里闯了祸,总该说两句教育教育的。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夏慕只能按捺住想法,给姚舜多夹一些吃的,起码让他能够吃饱。夏慕送到碗里的,姚舜都一一吃了,夏慕这些动作做得极其自然,本人丝毫没察觉哪有问题。
  直到他又一次给姚舜夹菜的时候,听到隔壁桌传来激动亢奋的声音。
  夏慕动作顿了下,更巧的是,他还恰好看到前面那桌,女孩给男孩夹菜的动作,跟他做的这些如出一辙。夏慕侧头看隔壁桌的女孩,女孩察觉被发现,已经默默地收敛了激动,但从她们的表情跟动作来看,还是能感觉到明显的直射他跟姚舜很暧昧的意思。
  夏慕没收敛动作,只觉得很有趣好玩,继续明目张胆地给姚舜夹菜,已经透着些刻意为之的成分了。
  隔壁桌的女孩见此情形更是激动。姚舜将这些尽收眼底,对夏慕没一点不好意思还更放肆的举动倍感无奈,却没拒绝夏慕送过来的食物,理直气壮装成一无所知的模样。
  吃完烧烤,夏慕一左一右地被小孩缠着,准备去买单时,姚舜都提前付完账了。
  这顿饭夏慕原本想请姚舜的,让姚舜给钱很不好意思,然而想把钱转给姚舜,又觉着这样很见外,便想着不如改天再请姚舜吃顿饭,这样就算完美解决了。
  走出烧烤店,下楼到停车场还有段距离。
  姚睿摸着肚皮说撑,唉哟唉哟地叫唤一阵,很快又精神抖擞起来,跑到另一边找昊昊玩。
  俩小孩低声说着话,夏慕牵着昊昊的手,与姚舜并肩朝停车场走去。
  这时候的街道很明亮热闹,有许多吃完饭到外面玩耍的行人,亦或一些聚餐吃饭的朋友亲戚。
  沿街的火锅烧烤店人声鼎沸,是跟白天有别的繁华喧嚣。
  姚睿手舞足蹈地说着话,突然就去牵昊昊的手。
  昊昊看着跟姚睿牵着的手,又扭头看爸爸牵着他的手,很有趣地笑道:“我们都牵着手了。”
  “伯伯还没牵。”姚睿探长脑袋望着姚舜,激动道:“伯伯,你快牵着,这样我们就都牵着手了。”
  姚舜侧头看身边牵成一排的三人,扛不住姚睿执着的劝说,想换位置到姚睿那边去,然后牵姚睿的手。
  结果姚舜脚还没迈出去,就被一直笑着看戏的夏慕抓住了手。
  “牵了,牵了。”夏慕看着姚睿:“你别吼了,我耳朵疼。”
  姚睿这孩子还真是非一般的执着,做事风风火火,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夏慕牵着姚舜的手,除很暖和之外,没别的感觉。姚舜则不同,他没想到夏慕会主动牵他的手,重逢之后,夏慕已经做过太多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事。
  姚舜满脑袋乱七八糟地,像烟花般炸了开来,连着走路动作都僵硬了些。
  姚舜感觉这段时间很漫长,但实际就十几秒钟,四人便到了车停放的地方。
  夏慕松开牵着姚舜的手,姚舜手指维持着原姿势,过会才屈起手指活动了下,感觉手指都有些僵硬发麻。
  “姚睿真能折腾。”夏慕望着姚舜,低声笑道:“刚刚那些人一直很奇怪地看着我们,肯定是误会了。”
  “……误会什么?”姚舜手揣着兜,问道。
  夏慕道:“当然是误会我们有那种关系。现在同性恋是敏感话题,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据说今年很有可能会通过同性婚姻法的立案,所以人人激动又恐慌。”
  姚舜注视着夏慕:“那你支持还是反对?”
  “我啊?”这问题大概让夏慕很头疼,犹豫了好一阵,迟疑着道:“这事跟我都没什么关系。还是支持吧,我有朋友是gay,要是婚姻合法化了,能领证结婚还是挺好的。”
  “嗯。”
  “对了,你还记得烧烤店里那三个女孩吗?”
  “记得。”
  “我注意到,她们早就吃完了,一直不走在那看我们。”
  “……”
  夏慕唇边含着笑意,语调更低了几度,饶有兴趣地开着玩笑道:“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很像一对,不然怎么总被人拿那种眼神看着?”
 
 
第9章 
  没手术安排,没值班的时候,姚舜中午有两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
  他基本都待在医院,吃完饭就去办公室休息会,毕竟下午跟晚上肯定会有更紧密的工作安排。
  夏慕那晚开玩笑般说的话让姚舜心乱了两天,很快又恢复平静,他清楚夏慕没那意思,何况这几天工作的确很忙,压根没空思考这些事。
  姚舜就读的是医学院,本硕博连读八年,毕业后就进了一院。
  他热爱医生这份职业,更听说过会很累很忙,然而经历过,他才发现竟然有这么忙。熬夜加班是常态,连着做手术更是常态,能正常休息反而变成了奢侈。
  这天中午姚舜好不容易没事,就想点快餐随便应付下。他在吃方面向来不挑剔,能够下咽就行。结果还没点餐,便被李吉盛跟程烨喊着出去吃烤鱼。
  往烤鱼店去的途中,姚舜才听程烨说,这家烤鱼店是他亲戚开的,今天新店开张,他特地带人过去捧场,原本还想多叫些人的,但医院各科室需要医生值班,还有些人他不熟,因此只叫了姚舜跟李吉盛。
  烤鱼店离医院不远,来回两趟还能顺便到处逛逛。
  姚舜三人到的时候,开业典礼等诸多仪式都结束了,程烨过去跟他亲戚打了声招呼,然后三人便直接去用餐。
  新店开张全场八折,程烨说这次他请客,姚舜跟李吉盛当然不能答应,最终还是李吉盛给的钱,说上次姚舜请过他了,哪还能够再请一次。
  吃完饭,跟着就开车回医院。李吉盛有些疲惫地靠着副驾驶,揉着脑袋道:“程烨,看到便利店靠边停会,我得买点咖啡,今晚没准要熬通宵。”
  “行啊。”程烨道:“不过速溶咖啡真是难喝,一点咖啡香味都没有。”
  李吉盛不懂咖啡,道:“管它呢,我就没觉得咖啡好喝过,要不是怕撑不住,我肯定碰都不碰咖啡。”
  “那是你没喝到真正的好咖啡。”程烨热爱咖啡,当然不愿听李吉盛诋毁咖啡:“我那还有袋蓝山咖啡,让人特地从国外带回来的,你拿去尝尝?”
  李吉盛连摇头:“别了,我真不会喝,你自己留着,别糟蹋了好东西。”
  姚舜坐在后排拿着手机刷朋友圈,听李吉盛跟程烨提到咖啡,就突然想起夏慕之前说的话。
  他还答应夏慕会去咖啡馆的,只是最近很忙,一直没抽出空过去。姚舜想着便迅速翻出夏慕上次发给他的地址,一看真是巧了,那咖啡馆就在这附近,过去只需要两三分钟的车程。
  “想不想喝咖啡?”姚舜朝还在争执的李吉盛跟程烨道:“我请客。”
  -
  夏慕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吧台的时候见彭亮站那跟潘立文说着话。
  彭亮手里拿着张单子,见到夏慕便着急道:“夏哥,等你好久了。”他说着把单子递给夏慕:“客人说要让你煮,一杯拿铁,一杯意式浓缩,还有一杯,客人说想让你推荐。”
  夏慕有些惊讶,拿过单子认真看着,便发现勾选项目的下面,清楚写着“夏推荐”三个字。字迹有些潦草,但抑扬顿挫,显得极其漂亮有气势。夏慕一看就认出了姚舜的笔迹,不禁有些诧异惊喜。
  他还以为姚舜上次是骗他的,压根就不会过来了。
  “师父,是谁啊?你认识?”潘立文当即凑过来问道。
  咖啡馆原本有两名咖啡师,但夏慕调过来前,离职了一位,另一位也说有事要离职的,但好歹撑到夏慕过来接班。因此夏慕开始上班,咖啡馆就重新又招了一名新的咖啡师。
  潘立文之前也是做这行的,但进遇见咖啡馆后,才发现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便自告奋勇说要拜夏慕为师。夏慕没收他这徒弟,但平时能教的能指点的都不会藏着掖着,因此潘立文真心把夏慕当师父,平时更是一直师父师父地叫。
  “认不认识都没你事。”夏慕把单子给潘立文:“这两杯你来煮。”
  潘立文不解:“客人不是说要你煮吗?”
  “想要我煮的就这一杯,你别问了,先去煮吧。我这里比较耗时,做好三杯时间应该差不多。”
  潘立文还想问,但见夏慕已经认真投入准备程序了,便先按捺住好奇心,去准备另外的两杯咖啡。
  夏慕煮过很多咖啡,简单的,复杂的,但还是第一次在煮咖啡过程中,感觉到很紧张的情绪。
  他像回到了刚学咖啡那会,每道工序都会忐忑犹豫,唯恐稍微弄错一点导致咖啡口感不佳,更很紧张之后的咖啡成品,不知道姚舜会不会喜欢他煮的咖啡。
  潘立文煮好另外两杯咖啡,招手让彭亮过来取。
  彭亮将咖啡放上托盘,见夏慕快完成了,便想等他这杯一起送过去。
  夏慕端着打好的奶泡杯准备做拉花,见彭亮站着没动,便道:“你先去吧,这杯我自己送。”
  彭亮想看夏慕做拉花,犹豫了会,还是先端着去送咖啡了。
  潘立文则定定地望着夏慕,他早就发现夏慕调的奶泡里加了食用色素,这让奶泡看起来很绚丽夺目,但显而易见,做拉花的难度也因此提高了很多。
  夏慕平常基本不做这么麻烦的事,这让潘立文愈发笃定师父不但认识这位客人,更很看重对方。
  夏慕做拉花时手很稳,没有一丝的颤抖,细腻犹如天鹅绒的彩色奶泡在咖啡表面逐渐形成清晰精美的图案。夏慕每一次倾倒奶泡目标都很明确,直到最后收尾,半边栩栩如生的混杂着彩色的翅膀便呈现得淋漓尽致。
  做完这些,夏慕放下奶泡杯,这才发觉手有些酸软。
  “真好看。”潘立文惊叹道:“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这招啊?简直是泡妞绝技。”
  “你先学好其他的,别想一步登天。”夏慕说着解下围裙放一旁,端起咖啡朝潘立文道:“这边你先看着,我过去一下。”
  “有我看着,师父,你就放心去吧。”潘立文笃定道。
  夏慕端着咖啡走远了些,潘立文才备受打击地哀叹道:“我怎么感觉越学越不会了……”
  师父那里总是有很多猝不及防的技能啊。
  夏慕端着咖啡朝姚舜坐的桌旁走去,见姚舜两位朋友边喝咖啡边说着话,姚舜则是一贯的沉默。
  “还以为你放我鸽子了。”夏慕端起咖啡放姚舜面前,道。
  然后很自然地在姚舜对面坐下,并朝姚舜那两位朋友笑着各打了声招呼。
  姚舜抬起头,先看到夏慕,接着注意力才转到咖啡上面。
  “前段时间太忙,没能抽出时间。”姚舜平静解释着,转移话题问道:“这是什么咖啡?”
  夏慕清清嗓子,郑重且认真地介绍道:“我自创的,还没人喝过。用的是产自土耳其的精选咖啡,浅度烘焙,味道比较浓烈,我看你上次喝的不是单品咖啡,所以还加了牛奶,缓解了咖啡的苦涩。还有这拉花……”
  夏慕眨眨眼,不无期待地道:“这是我新创的一种,还是第一次试验成功,好看吗?”
  “……好看。”姚舜望着咖啡杯里漂亮精美的翅膀图案,甚至能清楚看到每根羽毛的棱角。
  夏慕感觉姚舜语气透着几分无奈,不禁忐忑问道:“你不喜欢?”
  “喜欢。但是……”姚舜有些无从下手:“这么好看,我怎么忍心破坏?”
  夏慕顿时笑起来:“没事,你随便破坏。以后再想喝了,直接过来找我。”
  姚舜是要品尝咖啡味道的,总不能就这么观赏着咖啡,迟疑许久,还是狠心破坏了完整的翅膀。
  夏慕耐心又充满期待地看着姚舜,等他反馈这款咖啡的口感。
  李吉盛看看他的咖啡,再看看姚舜的咖啡,没忍住开玩笑般地笑道:“这就有些过了啊,我怎么感觉待遇差了一大截。”
  “是差得挺远的。”李吉盛看表面,程烨看的则是咖啡实质。
  这两种咖啡,也必须像他这么精通咖啡的,才能感觉出细微差别。
  夏慕视线转向旁边,笑容爽朗道:“等下次我再亲自给你们煮。”说着主动介绍道:“你们好,我是姚舜的同学,夏慕。”
  “程烨,男科医生。”程烨笑着意有所指地道:“要有这方面需要,可以到医院找我。”
  夏慕不着痕迹地朝外面挪了挪:“……应该不用了。”
  “李吉盛,耳鼻喉科。”李吉盛盯着夏慕好奇道:“我跟姚舜是同事,以前还是同学。我之前就觉得你有些眼熟,是姚舜高中同学吗?”
  夏慕道:“我们初中读过一个班,高中又在一个学校,有可能之前见过面吧。”
  李吉盛点点头,看表情明显还在思考着。
  夏慕并没觉得李吉盛眼熟,更没感觉之前有见过,便将注意力转回到姚舜身上。
  姚舜这时候已经品完咖啡了。夏慕便忐忑地认真望着他,见姚舜一直沉默着,忍不住问道:“感觉怎么样?”
  姚舜斟酌着,简明扼要道:“很好喝。”
  说完大概感觉这样不够表达好喝程度,又多加了句:“是我喝过味道最好的咖啡。”
  夏慕勾起唇角,心里喜悦不已,刚想谦虚表达表达感谢,结果话就被李吉盛猛地打断了。
  “我想起来了。”李吉盛倏然茅塞顿开地激动扬声道:“夏慕,你不就是高中那会,姚舜嘴里常提的那只没长牙的虚张声势的小老虎吗!”
 
 
第10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