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近代现代)——首初

时间:2018-09-03 07:43:13  作者:首初
  唐簇又想起了那封母亲寄来的,以绝症威胁他回国的信,这件事一直堵在他的胸口,在房客们眼中他看上去还是一样的安静,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两天,他的整个精神和心理状态都在崩溃边缘。
  这个时候,片羽,他最忠诚的读者,他唯一的朋友,忽然出现在他阴霾一片的世界里,就像……就像光一样。
  唐簇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不太正常,但他控制不住,他迫切地希望自己能满足一些片羽的愿望,不论自己有多么勉强。因为片羽的热烈回应,才能让他能清楚地感知到:他也被人需要的。
  我也是被人需要的。一片漆黑的房间里,电脑屏幕的惨白荧光照在唐簇脸上,飞速滚动的聊天框里,片羽因为他在照片里露了一节手腕而惊喜不已,唐簇缓缓用右手抚上了胸口,听着自己还活着的证明,勉力一笑。
  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是被人需要的,我不是怪物。
  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母亲。
 
 
第四章 有朋友来接我
  夜深人静,路敛光一个人躺在宿舍里。
  霍淼不在,这两天夜里他要和公会一起开着语音通宵打活动副本,为了不打扰室友路敛光休息,他外出去网吧过夜了。
  然而今晚的路敛光注定是要辜负他这一片好心了。已经到了凌晨,路敛光辗转反侧地无法入睡,终于忍不住又把手机拿出来,不知道第多少次地打开相册看最新保存的那张照片。
  这是竹丛生发给他的机票信息,方便他接机。姓和名那两栏被简单地用马赛克遮住了,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手松松拿着机票,照片的角落里,还拍到了一小截清瘦的手腕。
  很奇怪,路敛光从来没有暗自脑补过竹丛生的真人形象,在他的世界里,竹丛生从来没有具象化过,可能竹丛生庞大的粉丝群体中,也没有人能够描述出哪怕一点他的外貌特征。
  这个人每一天都向外输出几千字,年复一年,从不间断,他讲述过那么多精彩的世界,刻画过那么多生动的人物,他向全世界公开过几百万字,却从来没有一个字是关于他自己的。
  有好事者统计了笔尖论坛神贴《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里面收集的竹丛生与粉丝互动记录,加上他的个人简介“看文就好”,出道八年,除更文外,竹丛生一共在公共平台上说过一百八十七个字,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谢谢”,去掉重复字的话,只剩下了二十七个。
  这二十七个字被粉丝做成“竹丛生语录”,还印了手机壳,路敛光就买过一个。
  神秘又寡言的至高神,他的文字变现成资本数据,高高地悬挂在各类榜单的巅峰,路敛光自问是这千万芸芸众生之中,离竹丛生最近的人,但依旧看不清楚他。
  不过今天至少,他看见了至高神的左手。
  照片里的这只手如此的年轻,看上去几乎像是……
  像是一个年轻人的手。
  也许只是竹丛生比较瘦的缘故?再说了,年龄这种事,看手也不准的,四十岁和二十多岁没什么分别……路敛光胡乱地想着,不由自主地盯着照片上这只好看的手出神。
  这么多年来,路敛光完整见证了这个笔名叫竹丛生的作者的晋升之路,用网文作者圈内的“行话”来说,就是飞升史。从新人签约出道,《宇宙之茧》一书封神,《兰帝斯》系列奠基“大神”神格,后来版权黄金时代到来,笔尖急速扩张,竹丛生与另外三个作者一起,四个人被并称为“笔尖三主神”——是的,三主神有四个人,这是业界常识。再到如今,昔日的三主神中另外的三位退圈的退圈,陨落的陨落,只剩下了竹丛生屹立在这个圈子的顶峰,用无可匹敌的数据成绩,成就了他的“至高神”之名。
  竹丛生也陪伴着路敛光,从一个中二兮兮的初中男生,走过奋斗的高中岁月,考入最高学府,到如今已经临近大学毕业。路敛光性格开朗又仗义,朋友一向很多,竹丛生虽然只是个“网友”,对他来说却是朋友中最特别的存在。他出身腐书网,父母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医生,都是受人尊崇的职业,而自己从小到大,无论是外形还是能力也都足够优秀,他习惯了在现实中当一个佼佼者,习惯了被当成模范仰望。
  他从不在乎自己身边的朋友们是因为什么才和他做朋友,是想要图他父母职业的便利,是被他的外形吸引,或者是真的欣赏他这个人本身,他都不在乎,一视同仁,用半颗真心和大家笑着打成一片。
  路敛光天性骄傲,能够让他心甘情愿付出全部真心的人,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父母过于担心他会孤独终老,以至于对他的性取向都格外宽容。
  只有竹丛生是不一样的。他们认识的时候,竹丛生是小有拥趸的作者,而他不过是粉丝中的一员而已,竹丛生不知道他家境如何,长什么样,可依然对他真诚耐心,不管时光变迁,七年如一日。最初,路敛光只是痴迷于他的文字,后来,变成了折服于这个ID背后的人。
  路敛光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私下的竹丛生克制内敛,低调谦逊,不管他自己的地位如何层层拔高,对待“片羽”这个他的粉丝,都一如既往地真诚,有问必答。而路敛光向来是个聪明识时务的人,竹丛生不主动说,他也就从不试图推进关系,问不该问的话。七年了,别说视频和通话,他们连互相姓甚名谁,年龄几何都不知道,真正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而现在,他就要和竹丛生见面了。
  路敛光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盯着手机里那张照片,只有这样才有一点真实感。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是追随着竹丛生的脚步而一直走到今天的,这么多年来一直仰望憧憬着的,高高在上的神,现在,要和他见面了。
  霍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一进门,他吓了一跳——本来就不大的双人寝室里,两张床中间那点空地全被打开的箱子占满了,路敛光,一个时刻注意着自己形象的基佬,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一看就没梳的头发,埋头翻找衣服。
  “你回来了?”听见开门的动静,路敛光随口打招呼道,“睡了吗?”
  “上午在网吧睡了一会儿,准备回来补觉的。”霍淼跨过一地的衣服,诧异地问道,“兄弟,不是,你先停一会儿,你这找什么呢,一地的衣服?”
  路敛光努力在自己箱子里扒拉,拎出一件薄外套往自己身上比划,“明天有大事,我在挑衣服——你睡吧,我挑好了,地上等你起来我再收拾。”
  “行,谢了。”霍淼道,躺到自己床上,又好奇地问,“对了,你头发怎么了?写文逆人家CP被打了?”
  “我校三水大神懂的还挺多的嘛。”路敛光笑道,“很遗憾并没有。我也刚起床,还没顾得上梳——昨晚失眠了。”
  霍淼浮夸地说:“哇,什么大事,搞得我校路大才子都失眠了,你终于要开签售会了?”
  “开什么签售会。”路敛光往头发上喷了点水,努力把自己到处乱翘的一头乱发梳下去,嘴上也不歇着,“我怕大家见过我会爱上我的脸,毕竟我想靠才华吃饭。虽然我的才华已经非常出众了,但与我的容貌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喂?110吗?”霍淼拿起手机靠在耳朵旁,大喊道,“快来!这里有个人在装逼,场面控制不住了!”
  路敛光隔空对霍淼比了个开枪的手势,霍淼应“声”捂着胸口倒在床上。
  “我明天的大事可比签售会重要多了。”路敛光神采奕奕地宣布,“我要去见我偶像了!”
  霍淼坐起来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追星。谁啊,林珑吗?”
  路敛光说:“怎么可能?我对小姑娘没兴趣。”
  “也是,你是弯的来着。最近有什么比较火的男明星吗?”
  路敛光摇头道:“你真宅得没救了,居然一个男明星的名字都报不出来。我偶像是作家,不是明星——算了,反正你也不看小说,不说这个了,明天下午一起去市中心吗?我要去给偶像买礼物,缺个参谋。”
  “不去。”霍淼道,“明天是耀灵新副本活动的最后一天。”
  《耀灵》是当今最火的一款端游,霍淼这两天放着舒适的宿舍不睡,夜里跑去网吧通宵,就是在玩这个。
  路敛光质问道:“游戏重要还是兄弟重要?”
  霍淼一秒都没有犹豫,冷酷无情地说:“游戏。再说了,你明天不是有约会吗。”
  “什么约会,我约了人那也是晚上。”
  “嗯,晚上约的确实不是会。”霍淼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躺进被子了还不忘提醒,“记得带套,兄弟。”
  路敛光扶额道:“算了,我突然不想找你做参谋了,睡你的觉吧。”
  聊了一会儿天,霍淼终于撑不住通宵的困意,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路敛光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原本准备改毕业论文,却有些心神不宁,总想着把竹丛生发来的照片再拿出来看看。
  作为一个自制力超强、心理素质优秀的人,这对路敛光来说是相当罕见的情况,他觉得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紧张过了,也好多年没有这么兴奋过了。当年高考前夜都比现在淡定,接到东泠大学藏修楼的录取通知书时,也没这么沉不住气。
  七年了,他已经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初中生成长为了一个成熟独立的男人,不管在现实还是网络里,他都是一呼百应的风云人物,可是在竹丛生,这个少言的大神面前,他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粉丝。
  “至高神啊……”路敛光看着那张照片,低声自语,“会是什么样的呢?”
  几个小时之后,东方大陆的凌晨,路敛光终于辗转睡着,而大洋另一边仍是白昼,人海如潮的国际机场里,唐簇正在排在长长的队伍里,准备办理登机手续。
  “谢谢,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找地方住就行。”他对着手机客客气气地说。
  机场里的亚洲面孔一向很多,唐簇的前后站的都是中国人,但听他的语气用词,绝对不会有人猜到电话对面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那好吧。”唐杞深知自己大哥的性子,半点也没有勉强他,“那个,其实妈妈是比较想让你住家里,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帮你推了。”
  唐簇真心感谢道:“谢谢,麻烦你了。”
  “哥,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对了,是下午七点落地东泠机场吧?到时候我在接机大厅等你?我去年刚拿了驾照,可以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我……”唐簇顿了顿,没想到自己也有能说出这句话的一天,“有朋友来接我。”
  “你有朋友?!”唐杞一时诧异,很快他就自知失言,连忙补充道,“我是说,呃我是说,那就太好了。什么朋友啊哥,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唐簇抑制不住地嘴角微微上扬,道,“是个……”
  一时间,很多美好的形容词涌现在他脑海里,他想说活泼开朗的,永远带着饱满热情的,特别懂事贴心的,许多年来对他一直不离不弃的,给予了他最多支持和鼓励的。
  但最后他只是微笑着说:“是个认识了很久的姑娘。”
 
 
第五章 是送女朋友吗
  一架从美东飞往东泠国际机场的飞机正在太平洋上空平稳飞行。
  唐簇第二次拒绝了空姐的用餐询问,取而代之的,他向空姐要了一支笔,打开座位头顶的灯,开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流程。
  第一步,打招呼,等待对方回应。
  第二步,自我介绍,“我是竹丛生,很高兴见到你。”
  唐簇想了想,又把后半句“很高兴见到你”划掉了。太生硬了,他和片羽都认识七年了。
  可是不这么说,还能说什么呢?飞机上没有网络,没办法搜索,唐簇焦虑地凭空想了一会儿,可惜他太久没有结识过新的人了,在美国,都是一句“对不起,我不会说英语”蒙混过去,这会儿他实在想不出第一次见面的自我介绍后面接着该说什么。
  算了,反正片羽应该不会让他冷场的。唐簇这样安慰自己,在第二步的后面也添上了一句“等待对方回应”。
  第三步,随机应变阶段,可能出现的情景有:一、对方询问归国目的。二、对方询问小说相关。三……
  就在唐簇在万里高空上埋头写着这份见面流程的时候,东泠市中心,轻奢品牌云集的卖场里,路敛光走进一家手镯店。
  霍淼果然说到做到,在宿舍打游戏了,路敛光自己来了市中心,准备给竹丛生挑一个见面礼。
  他身材挺拔,原本就长着一张干净帅气的脸,今天出门前特意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更是显得英俊不凡,光彩夺目。奢侈品店里的导购小姐都是人精,看人眼光毒辣,一见到这个年轻男人的衣品和神态,就知道他虽然看着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但绝对负担得起这家轻奢手镯品牌的消费水平。
  导购小姐于是热情地迎上去问道:“先生想看点什么?是自己带还是送人呀?”
  路敛光道:“送朋友的。”
  “是送女朋友吗?”
  “不是,送男朋友的。”路敛光顺口道,然后轻轻笑起来,“男性朋友。说快了。”
  男人长得好看分很多种,路敛光的帅气是带着侵略性的,不管你想不想主动看他,他出现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发光体,由不得别人不看不注意,同时,也会衬得别人黯然失色。
  他的室友霍淼长了一张天生的娃娃脸,大学快毕业了,看着还像个高中生似的。霍淼的眼睛大,人又白净,颜值绝对在平均值之上了,但他经常开玩笑要拒绝和路敛光同行,用他的话说,他们俩走在一起,学妹们永远只看得见路敛光。
  这会儿他一笑,年轻的导购小姐顿时有点招架不住,她不由庆幸脸上的妆够厚,应该看不出红晕,从橱窗中拿出了几款手镯介绍道:“我们家的男士手镯口碑一向很好的,您看这款,还有这一款都是最新的款式的男士手镯。您是送给同龄朋友还是?”
  “不是,长辈。”路敛光笃定地说,他回忆着那张反复看过很多遍的照片,“手腕很瘦,肤色也挺白的。不,这款不行,太鲜艳了,他是沉稳的气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