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旬旬不忆往昔——寻欢作乐能成事

时间:2020-03-25 08:19:28  作者:寻欢作乐能成事

   文案:

  “我喜欢你。以前我只是觉得对你有愧,后来我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我喜欢你。我不敢见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见你身处险境,我不管不顾去救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不管你能否原谅我,我都喜欢你。”
  可是她始终不能忘掉,他曾经是要娶别人的人,她也不能忘掉,他的到来结束了她的一切欢乐。
  一瞬间的不可置信或者说是欣喜,被接下来的回忆完全淹没。她还没来得及展开的笑容僵在了嘴边,成了苦笑......
 
 
第1章 壹  闲敲棋子落灯花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所有角色的名字都是在零几年的某个夏天想到的,于是乎带着年少无知的老气。也因为见证着开始时的初心,坚持用了这几个名字。望大家忽略名字,忽略代号。多多包涵。
  七月,孟秋。
  本不是深秋的季节,院子里的落叶却积起了厚厚的一层。刚刚翻修完成的院落竟有了颓败之感。院内冷清,院外的街上却热闹非凡,年年的花灯节都是如此。
  “小姐,花灯准备好了。”采儿从门外进来,胥钦诺正坐在房顶望着院中的一池荷花发呆。
  虽是叫小姐,却一身男儿装扮,长发高高束成一个圆髻,余下的垂在脑后,只戴一支银钗,不施脂粉,不带配饰,着素色衣衫。
  远看,还真像是一男儿。
  胥钦诺起身,预备从屋顶下去。人还未站稳,上官海彦倒是稳稳落在了她的身边。
  “你从哪儿冒出来了的?”看到他,胥钦诺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从来不爱走正门,整天飞来飞去,爬窗翻墙显摆自己的轻功了得。身为一个堂堂世家公子,偏要天天来找她这未出阁的闺房姑娘。虽然,她也不像这城里的其他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当然是从我娘亲的肚子里冒出来的。”上官海彦摇着折扇,不紧不慢地说。一边还不忘看着丫头打趣她:“采儿,你家小姐今天在这房顶上忧思重重,连我来了都没发现,我看多半是在想心上人呢。”
  采儿不答话,一见着这上官公子,就像是见到了这世上最不正经的人,总爱拿她打趣说笑。且每次来,都能和他撞上。
  “那你为何不在你娘亲身边好好呆着,跑到这儿来吓人。”和他呆得时间久了,嘴巴自然也不会落下风。
  上官海彦也习惯了她不客气的言辞,笑道:“娘亲身边虽好,美人儿也不可辜负啊。”
  “美人儿?可是凤仙居里的那位?”
  “冤枉冤枉,我可是一出门就直奔这儿来了,是来见这里的美人儿的。”说完,他便从房顶飞下,来到采儿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花灯,顺便不忘去捏一下她的脸。
  不等采儿发火,又飞速回到房顶上来,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放花灯吗,比比如何?”说完他收起了折扇,像是时刻准备好要飞出这院落。
  果然在胥钦诺一句“好啊”还未说完之前,他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转眼又没了踪影。胥钦诺心中感叹,几日不见,他的轻功越发好了。
  胥钦诺一步步走梯子下来,没有管他说的比试。
  “小姐今日怎么这么麻烦,上房连梯子都搬出来了。”
  “花灯节,还是小心点儿的好,飞来飞去,也许容易碰到鬼。”主要还是上次受的伤还没好全呢。
  从采儿的手里接过剑,出了府门,她也向灯桥走去。
  沿河的街道上挤满了人,年轻的姑娘少年居多。道旁摆满了小摊,各色的吃食数不胜数,每个摊子边儿上都围着好些小孩子。猜灯谜的,看杂耍的,卖花灯的,凑成了热闹的花灯节。各式的花灯漂在河里,随着风慢慢向河中间移动。
  上官海彦站在桥上,眼里眉梢全是笑意。手里拿着一盏花灯,灯壁上印着一个“胥”字。见她来,便不断地摇着手里的花灯,那表情像是在逗小狗。她不禁又要皱眉了。
  之前的每年,放灯的事情都不是胥钦诺来做。一是她并不喜欢,二来她爹要亲自放上祈福的花灯。今年也不知是为何,非要她来做这无聊至极的事情。
  胥钦诺走到上官海彦的旁边,说:“你今日这么得空?还能来这花灯桥上陪我放花灯?”
  上官海彦笑道:“是啊,你可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自然是很乐意效劳的。那本公子帮你放下去如何。”说罢,他指了指手里的花灯。
  胥钦诺听得他的话,总觉得怪怪的。他的嘴里,真是说不出什么正经言语。
  上官海彦从桥上飘下去,脚尖在水面一点,旁边的花灯随着水波慢慢荡漾开。待手里的花灯落在水面,他便也飞升而起。
  可这次他却并没有回到桥上,而是混进了拥挤的人群中,不见了身影。再看河里,所有的花灯都已经熄灭。下一秒,人群里已经发出打斗声。
  两个穿着夜行衣的男人,在人群里交了两招之后快速地上到了房顶。人群里并没有人受伤,反而都开始看起热闹,整个街道都安静了下来。
  两人的功力都是极高的,哪怕胥钦诺习武这么多年,功力也不低,可往来之间也看不出谁占上风,是何门派。
  两人之中并没有上官海彦。胥钦诺自灯灭时起走到桥头,这须臾的功夫,河里的灯又一瞬间亮了起来。当即,其中的一个人便挨了一掌,两三步后退到较低的一间花灯铺子的房顶上,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捂着胸口逃跑了。
  没人去深究这突如其来的打斗,才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河边又开始变得人声鼎沸。
  胥钦诺正疑惑这上官海彦跑到哪里去了,又被混迹在人群中,刚刚打斗的另一人吸引住。虽不是很起眼,但他手里那柄长剑,却并不普通。
  胥钦诺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快步追上前去。
 
 
第2章 贰  月上枝头心上愁
  那人似有察觉,脚步逐渐加快,她步步紧跟。一前一后地穿过了人群,到了僻静些的街道,转眼又到了不知是谁的院子,最后忽的一拐弯,到了一处像似树林子的地方。
  大街上的喧闹已然听不见,树林茂密,四周安静得可怕。这人的机关术重重叠叠,带着她几个转弯就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胥钦诺跟得太紧,这时候才感到不对劲,心里暗暗叫苦。
  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胥钦诺已经不敢再往前走。她在跟踪别人,自己也在被人跟踪着。这前狼后虎的危机,她一点不敢掉以轻心。
  脚步一停,那黑衣人便不见了踪影。好不容易跟到这儿,只得放弃了。
  不敢再往前,也没有其他路可走。索性回过头来,直面对上那跟踪她的人。拔剑出鞘,剑锋直指,直冲而去。
  他蒙着面,无法知晓是谁,武功上显然不赖。稍一侧身,错开了她的剑锋,后退两步站定,气息一点不乱。
  胥钦诺的剑讲究的就是个快字,这人很不错。
  他并没有出手,胥钦诺便也收了剑站在离他大概三米处。
  “你是谁?”她问。
  蒙面人并未答话,慢慢将蒙面用的布条揭下。
  “独孤誓?怎么会是你?”
  胥钦诺只觉得无比诧异,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人竟然是独孤誓。这种热闹日子,他不是最讨厌的嘛,怎会出来了。
  且许久不见,他俩竟然在这儿见面了。
  独孤誓看了一眼那人消失的方向,答道:“跟你一样。”
  “跟我一样?”胥钦诺满头雾水。
  独孤誓不答,复又将面蒙上,抬眼看了看她。“这里不安全,你也快点离开吧。”然后拱了拱手算是告辞。
  “欸,等等...”
  “可还有事?”
  “刚刚那个人,能看出来吗?”胥钦诺指了指那人消失的方向。
  “看不出。”
  “哦。”
  “还有,别总是趟这些浑水。”走了两步的独孤誓又回过头来对她说到。临走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看他不紧不慢地远去,胥钦诺很疑惑,他最后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担心她?可眼神不像。责怪她让他跟丢了人?可明明她在前。最后为何欲言又止?她看不懂。
  越不懂,越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越深究,心里便越难受。
  她从来没有看懂过他,可是她也从来没有勇气去问他。这许多年来,她也曾提出过很多问题,所有的问题他也都只有一个答案。
  真是难受!胥钦诺只得默默地往回走,来时容易,回去却是困难,只得误打误撞。大概用了半个时辰才到桥边,一现身,上官海彦便凑了上来。
  “你去哪儿了,怎么我去买个糖葫芦你就不见了?找你半天了。”上官海彦将手里的糖葫芦在她眼前晃了晃,递给她。
  河里的花灯安然无恙,灯芯在河风吹拂下忽明忽暗,就像极了胥钦诺这些年来的心情。她摇头不回答,将糖葫芦接下,只是往家的方向走。
  上官海彦发现她不对劲,跟在她身边,也往前走。
  “你怎么了?”
  “......”
  “你是不是追刚刚那人去了。”
  “......”
  “是涂钦宇飞那小子的手下对吧。”
  “......”
  “最近同舞城里很不太平啊,过个节都能打起来。不知这生意以后该怎么做啊。”
  听到他那语重心长的语气,胥钦诺拿眼斜他,这才开口道:“有什么不太平的,什么大事也没发生。一场打斗而已你就大惊小怪,也许只是比试一下也说不定啊。再说了,你要是真关心你的生意,就别每天出没风月场所了,多干点正事不就行了。”
  “没办法,又没有个漂亮妻子在家等着,只有出去吃喝玩乐了啊。难不成我还天天在家读圣贤书?或是像你一样,一天到晚看账本,练剑?我可不适合。”
  “你怕是有没有妻子也一样吧。”
  “那也得有了之后才知道了。不过你刚刚碰到谁了,回来不太对劲。”感觉到她的心情似有好转,上官海彦干脆快她一步,站在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话锋一转,开始逼问她。
  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他的一贯作风。胥钦诺看他一眼,往右一步继续往前走。过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他:“独孤誓。”
  “咦,你的梦中情人!”听到这个名字他似乎要跳起来,声音也突然拔高,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胥钦诺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小声些,还有他的话听来实在别扭。
  上官海彦看了看两旁的人,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继续说道:“夜黑风高夜,谈情说爱时。想来很是让人激动呢。不过你们这见面的时间也太短了点儿吧,这么快。”
  “你就不能用个正常的词语吗?”她就知道,不应该告诉他。
  “你说哪个,梦中情人?还是夜黑风高?两个都很正常啊,而且很准确。”
  “准确什么,你是不是也想找打。还是,你要我将这些话说给我们家采儿听到啊。”
  “哎,别别别。你说不过我就拿釆儿来威胁我,能不能换个方式,老套!”
  “好用就行。”
  “哼,小爷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们明天再见。”没有像以前一样继续和她争执,反而气势汹汹地大步离去。胥钦诺正觉得奇怪,一抬头发现采儿正站在大门外等她,不知不觉已经到家了,怪不得他跑得那样快。
 
 
第3章 叁   两厢情愿不由身
  回到屋内,胥钦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身到桌边坐下,从怀中掏出今日捡的那枚配饰瞧起来。
  在那间花灯铺子的墙角,她看着这配饰从受伤的黑衣人身上掉落下来的。
  像是玉佩的雕琢法,线条精细,花纹精美,却是个木质配饰。因玉是极为难得的东西,所以雕刻的手法便很细致,工法繁复,雕得好看的更是不多。这一般的木头雕起来简单得多,若说是练习,也做不到这么精致。
  况且这配饰一看就是携带多年的,主人甚至还涂了上好的漆料来保护。木纹饰的佩戴者多是各府中的下人,花色也各不相同。今天那黑衣人武功如此高强,能是哪家的下人呢?上官家的纹饰她偶也瞧见过一眼,并不相同。
  那就只剩下其他两家了。
  胥钦诺瞧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线索来,却忽然被上面的花纹吸引住了。是一朵非常熟悉的花的样子,却叫不出名字,不知道在哪儿见过。
  这枚配饰的主人是谁?今日那人究竟是不是涂钦宇飞或是他府中的人?独孤誓到底想知道什么?一大堆的疑惑困扰着她,一个也解不开。
  采儿在床边替她收拾衣物,见她愁眉不展,催着她先去休息。没有睡意,胥钦诺便将今日遇见独孤誓的事情说与采儿听。
  “今日花灯桥边有人打起来了,我跟着其中一人想去探个究竟,路上你猜我碰到见谁?”
  “独孤家公子?”
  “嗯?你怎么会知道的?”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采儿。
  “小姐每次去独孤家回来都会是一个表情,不难猜啊。”
  “表情?什么表情?我很奇怪吗?”她指着自己的脸问。
  “不是奇怪,是小姐每次回来都无精打采。”
  胥钦诺想,独孤誓那人如此无趣,又对她爱答不理,她不无精打采才怪呢。
  “哎,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她现下更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
  “小姐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啊,何须有什么什么顾虑。”采儿一面回答,一面再将床铺好。
  “还说我,那你对上官海彦有什么顾虑的,他那么喜欢你。”
  胥钦诺转头问她,采儿倒没什么所谓,像是早就想明白了一般,只是摇头说自己是个下人,他是个少爷,不相配。
  “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就在一起啊,哪管什么配不配的。再说了,我家采儿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该担心的,是别人配不上你才对。”
  说到这儿,胥钦诺也像上官海彦一样,走到身边去捏她的脸逗她。
  采儿的脸忽地染上了一团红云,似有些急忙又假装淡定地说:“我哪里喜欢他了,小姐只管胡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