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

《虫族之终生逃亡》作者:公子燕来
 
文案:
 景旭作为蓝星和虫族的交换生,不仅进入了虫族主星码伊星皇家学院,还成为了皇家学院这一届机甲作战系唯二的两个雄性。
是的,雄性,因为他是男人,而他的室友是雄虫。
颜控景旭表示雄虫男人都一样,只要好看都能上,然而在虫族哪怕前几年雄虫出生率已经变负为正,但雄虫依旧是虫族稀缺资源。
想谈外星恋?还是不可能有崽子的那种?
荒谬!抓住那对私奔的雄虫和男人!
 
作者的已完结文:《当我带着外星媳妇回婆家》、《住在对门的老板想倒贴》
内容标签: 甜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旭,安茨 ┃ 配角:景宸,景熠,安桦,…… ┃ 其它:
 
==================
 
  ☆、第一章
 
  苍茫宇宙当中,有一个恶名昭著的种族,虫族。
  虫族十分好战,作为虫族战斗力的雌虫在外族的传说里,通常都是背生双翅尖爪利齿的模样,他们以掠夺为乐趣,虽然现在因为宇宙几大种族互成结盟,立下合约,已经不会再掀起大的战争,但虫族的恶名恐怕还要个几百上千星年才能消除了。
  当然,这只是对于“外族”,作为宇宙中唯一一个与虫族亲近友善的友族—人类而言,除了分不清雌雄,虫族没什么缺点。
  甚至,他们在这二十多年科技水平飞速发展,但仍然保留了与虫族交换学生的友好行为。
  遥想当年,第一批前往虫族的交换生,不仅是个人素质高,家世背景也同样远超普通人,而这样本该是天之骄子的人,在虫族辛苦学习了数年的时间,返回蓝星后也一直顶着“叛徒”、“奸细”、“走狗”各种各样恶意的谩骂奋斗在人类社会各个行业。
  直到人类以远超历史任何阶段的速度发展起来,那些还用着落后的实体电脑在互联网上执着固守着“非我族类其心必诛”的人们,在某一天突然惊觉,这个世界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人类踏上了大宇宙时代,眼界已经从一城一国投向了更为广阔的、从先祖起被无数人幻想了几千年的美丽宇宙之中。
  而现在蓝星前往虫族的交换生不再像最初几年,没有人敢来,凑数都是从领导人家里硬拉上去的,现在的交换生代表了只要能坚持下来就会是人类之中最顶尖的层次,这是一个大多数人类削尖了脑袋都进不去的队伍。
  不过,哪怕将来会是最顶尖的成功人士,然而现在即将出发去虫族主星的交换生们,还都是自己家人眼中刚刚成年的孩子。
  蓝星去往虫族的交换生一向是在虫族主星的皇家学院学习,所以每年也都是皇家学院专门派飞船接学生,所有的交换生和来送行的家长都要在出发这一天,聚集在京城郊外专门建立的机场。
  而每年接学生的时间都蓝星夏末的时候,阳光虽然不是那么强烈,但是温度依旧居高不下,在厅内等候的时候有着空调都算舒适,然而虫族的检阅和登船都是在室外,不那么烈的太阳和颇高的温度一起,还是能把所有人都晒的仿佛从水里捞出来。
  虽然交换生只有五百人,但加上大的小的行李箱和送行的家长,飞船前排着不可小觑的长队,都想赶紧把孩子送上飞船离开这蒸笼一样的环境,这种时候缀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一家就显得格外显眼。
  那一家来的是两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少年,两个男人一个穿着正统的中山装一个穿着军装,而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色运动衫,奇怪的是他们家竟然一个行李箱也没有。
  “你爸翅膀硬,不听老子的话,连生下来的臭小子也不听老子的话了!”头发不见一丝白色的老年中气十足地训着面前垂着脑袋的少年,跟在他后面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看着正在走近的一对亲密无间的老人,赶紧拉了拉他家不服老的将军。
  景上将头都不回甩开现在已经独当一面的蔡少将:“老子年轻的时候训儿子你要拉,现在老了训孙子你还要拉!”
  “好啊,老东西,你敢训我的孙子!”说话的老太太银丝挽起,虽然脸上已显老态但依旧能看出年轻时的妩媚艳丽,她身边的老人也和她一样顶着一头白发,但却梳理的十分整齐,哪怕是见到妻子的前夫,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方才还在听话挨训的少年,一见这对老夫妻的到来,立刻狡黠一笑,擦着景上将的背窜了过去,抱着老太太的胳膊:“奶奶,汉斯爷爷。”
  少年找着了靠山,弯着腰将脑袋从老太太肩膀上露出来一半,又是得意又是侥幸地朝看着秒怂的爷爷,吐了吐舌头,朝老太太撒着娇:“奶奶,爷爷老凶我,我不就是没和雄父雌父一起去码伊星。”
  景上将作势要打,结果被老太太一瞪,胳膊又别别扭扭地收回来。
  没挨着打,少年从老太太身后又探出个头顶,继续小声告状:“奶奶,人家那么多孩子,连贺兰那个娇滴滴的丫头都是跟着虫族的飞船去的,我才不要搞特殊化。”
  老太太一听,话语的矛头立刻直指景上将,殊不知在她身后,少年和她老公相视偷笑。
  其实五十年前,尚且青春年少的景上将和老太太私奔结婚,但在年纪渐长景家动荡的时候,景上将又舍下了这个家庭回到景家,和一个小十岁的门当户对大家小姐再婚。
  老太太对景家和景上将不说恨之入骨,但离婚后的确也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二十多年前他们两个失踪的小儿子从外星球回来,一手促成了蓝星和虫族的结盟。
  儿子回来,接下来又添了三个孙子,老太太再是膈应景上将,见儿子孙子的时候难免也就得和景上将相处,人越老越看得开,加上这些年的不得不相处,早些年在心里郁结的疙瘩也就慢慢消了。
  偶尔逢年过节的时候,两家人还会互相走动一下,汉斯和现在的景夫人都是看得开的,包括孩子们都相处融洽,就是老太太和景上将凑到一起,忍不住就要开腔互怼上几句。
  老太太护崽一样把少年挡在了身后,和少年一个模子里刻出的眼睛瞪着景上将:“以前你自己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让的,成天的把不搞特殊化挂在嘴边上。”
  “他。”
  老太太往前逼近一步,景上将吐出一个字就又被怼了回去:“他什么他!现在旭儿懂事了,你又变卦,感情现在管事的是我儿子了,就不管不顾了?你无权一身轻,见天的头发染的倒是勤快,人越来越糊涂了。”
  “我、我。”景上将嗫喏了两句,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想起来这本来不是搞不搞特殊的事情,指着那个幸灾乐祸的小子说道:“他家就在码伊星,跟他爹回家等开学算什么搞特殊化!”
  少年一看老太太闻言面露犹豫,立刻秒变可怜。
  景旭,也就是这个少年,他的父亲景宸,是当年促成蓝星虫族建交的人,也是蓝星第一个与虫族结婚的人类,现在更是虫族皇家科研院的院长。而景旭兄弟三个都是由他们的父亲在实验室里虫工受精再植入雌父生殖腔生出来的,景旭的两个哥哥虽然仍然保留一部分人类基因,但大部分属于虫族,生长周期习性等等几乎就是完完全全的雄虫。
  而在培育第三个孩子时,由于基因研究领域的突破和成熟,所以景旭是三个孩子之中唯一的人类,唯一残留的虫族特性也就是能感知分辨虫族信息素,景旭的基因也更多的是从他父亲那里继承的。
  在三个孩子里,景旭是长相上最像父亲的一个,而他的父亲景宸的长相随妈妈,所以景旭和他奶奶长得也有七八分相似。
  景上将和老太太一直因为当年小儿子景宸的失踪内心愧疚想弥补,但景宸和两个大孙子长居虫族,只有这个最像小儿子的小孙子因为是人类,所以是在蓝星长大的。
  一方面是因为疼爱孙子的天性,一方面也因为对儿子的愧疚,所以面对这个与儿子十分相像的孙子时,景上将和老太太都是疼到了骨子里。哪怕是景上将,每天吼的嗓门倒是不小,也从来都是雷声大没雨滴的。
  不夸张的说,景旭从小到大连个委屈都没人敢给他受,不过好在景家是根正苗红的家庭,景旭本人也很争气,虽然被娇宠着长大,但也没有长歪,德智体美样样拔尖。
  疼孙子成习惯的老太太,一看这张洋溢着胶原蛋白和青春气息又酷似小儿子的脸蛋委屈巴巴的模样,立刻没了犹豫,拍开景上将的胳膊:“你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飞船都要开了,你再挡着揪着不放,旭儿耽误了上飞船,你到现在连飞船驾驶证明都没考到,你能送他去虫族吗?”
  景上将还想再辩,蔡少将见状也赶紧提醒:“将军,都上去了,就差旭儿了。”
  景上将看过去,果然刚刚还等着体检的长队已经没了,那边负责检阅的虫族也正盯着这边,哼哼两声顺着杆子爬下去:“那还等什么,臭小子还不快去!”
  “好!”景旭立刻从老太太身后窜出来,往不远处的飞船跑,边跑还边回头跟三位老人挥手:“爷爷,奶奶,汉斯爷爷,再见,记得去码伊星看我!”
  少年声音清亮,而且因为家庭原因,哪怕交换生一年只能回蓝星一次,他脸上也不见那些其他交换生的不舍难过,反而是高高兴兴的,经过守在飞船门边一本正经的军雌时也甜甜一笑用着流利的虫族语跟人家打了个招呼。
  少年窜进飞船,比军雌还要熟悉似的,拒绝了军雌的引导,一溜烟就混进了飞船休息的房间,其他499个交换生都已经坐在了这里,带着好奇和不安在低声地交谈。
  而在飞船口,两名军雌面面相觑,脸上有些难以置信:“居然真的让我们碰到了。”
  军雌险些维持不住冷静,那可是景宸大人的亲儿子啊!还是从虫族有史以来第一个雌虫肚子里爬出来的胎生生物!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庄花就是为了我才终生不娶的(ˉ﹃ˉ)。
来自沉迷云裳的咸鱼。
 
  ☆、第二章
 
  景旭进入房间时,满房间的少年人叽叽喳喳地在低声说话,目光不停地投向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两名军虫。
  虫族内部是通过信息素来判断同族的性别,但对于人类而言,在雌虫没有展翅的情况下,人类无法从外表来判断一个虫族是雄虫还是雌虫,不过只是无法判断性别,不影响他们惊艳这两名军虫的英俊帅气和奇怪的发色。
  两名军虫长得有九成相似,连身形都相仿,只不过一个头发是浅粉色,一个头发是更深一点的粉色,但无论是哪种粉色,顶在这样两个阳刚挺拔的成年虫身上却有一种莫名的怪异的奇妙和谐感。
  “不知道他们是雌虫还是雄虫啊。”
  “肯定是雌虫,虫族的雄虫才不会来做这种护送学生的工作吧。”
  “说的也是,我听说虫族的雄虫都是弱鸡,有这么棒的身材肯定是雌虫了。”
  “我也听说了,雌虫才有八块腹肌。”
  “我听说雌虫能一个打十个。”
  “还有雌虫的骨翅,教科书上的照片你们看了吗,超帅!”
  “腹肌啊……骨翅啊……想摸。”
  比起第一批交换生只有一个女孩子,这一批交换生女生足足占了三分之一。
  钻进人群里的景旭听见身边的低低的女孩子间的探讨,看着那三个视线紧盯雌虫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女孩子,又看了一眼前面那两名一无所觉的粉头发军雌,凑到三个女孩子面前:“可是你们是同性。”
  三个女孩子被他吓了一跳,聚集在这里的山南海北的人类都有,互相都可能是第一次见面,这三个女孩子也是因为这几天住在附近同一个宾馆而且还有相同的爱好才更加熟悉,现在也才凑成一团聊着私房话,然而私房话被人听见了,这个偷听的人还突然冒出来打断他们的谈话,谁都要生气的。
  三个女孩子一扭头,却出于意料地撞上一张漂亮好看的脸,愣了一下,嘴巴空张了张。
  景旭笑了笑,小声说道:“他们手上的终端是已婚雌虫专用的款式,雌虫都是很忠贞的,而且耳力很好,你们刚刚说的话要是让他们听见的话……”
  景旭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别有深意地目光投向那两名突然抬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人的雌虫,又看向三个似乎被他的话吓到了的女孩子,她们互相看了看,还是觉得她们的细胳膊扭不过雌虫的骨翅,停止了对雌虫身材的讨论,互相拉着还走远了一些。
  景旭咧开嘴偷笑,可是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雌虫,又有些不大高兴地低头嘀咕了一句:“明明都说好了不要家里人过来,大哥怎么还是让两个嫂子来了。”
  “阿旭!”
  踮脚四处张望的人看上去有些老气,一只手紧抓着一个崭新干净的行李箱,戴着黑框的眼镜,留着半长的头发,看上去瘦弱干瘪,看到了景旭喊了一声引来周围人的目光,少年连忙把胳膊放下来,低头缩了缩身子,握在行李箱把手上的手掌却更加用力。
  景旭听见少年的呼唤,立刻从无头苍蝇的状态找到了目标,仗着没有沉重的行李箱拖后腿,景旭轻巧地跨过数人隐藏在人群中,来到那名少年身边。
  “阿清。”景旭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杨清抬头,看见景旭两手空空的轻便模样:“你的行李呢?”
  景旭扬起胳膊,敲了敲手腕上的终端:“在这呢。”
  杨清不由自主地看向景旭的手腕,人类现在使用终端的也有很多,但是带有空间的终端一直都很贵,而且越大的空间也就越贵,哪怕是在虫族也不是所有虫族都用得起带空间的终端。
  更何况现在在场的基本都还是未成年,家里即便有钱,也很少会现在就给孩子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而杨清,别说是带空间的,就连那种最普通的终端,他家也买不起。
  杨清看清景旭手腕上终端的样子,瞳孔猛地一缩。
  杨清和景旭做了好几年的同学,而且还是好友,他一直知道景旭有一个性能不错的普通终端,而且用了好几年,所以杨清一直以为景旭的家境也只是稍微有钱一点,但这次景旭换上的终端却是他只在网上看到过的虫族最新款的终端机,甚至这种终端机在蓝星还没有开始出售。
  “嘘。”景旭就露了一下就放下胳膊,拉着杨清笑得神秘兮兮:“千万不要说出去,这是我、我母亲偷偷给我买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