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杨清扶了扶眼镜:“你就算让我说,我也没人可以说,这里我认识的就三个。”
  “三个?除了贺兰还有其他人?”景旭没怎么注意过交换生到底有哪些,连贺兰也是因为老听周围人提起才记住的。
  “就是一直追贺兰的法国人啊。”杨清往最前面努嘴示意。
  交换生的最前面,一片黑头发里,两个金灿灿的脑袋格外显眼。
  金发黑眸的高挑女生是贺家和景旭平辈的唯一一个女孩子,叫贺兰,和景旭是同年出生的,是个中英的混血儿,当初他们俩差点就指腹为婚了,景旭听说后来是他爷爷和贺家老爷子因为一个青花瓷鼻烟壶吵起来,两个老人冷战了三个月,这场婚事也就因为这个鼻烟壶没结成。
  而围在贺兰身边金发碧眸的外国人叫格吉,据说是个法国贵族的后裔,从小就跟着历史学家的父亲到了中国,他爸四处考古探险,他就被丢在京城房子里自力更生,不过景旭跟他不熟,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都说他一直追求贺兰。
  景旭看过去的时候,格吉正努力想帮贺兰拿她的行李箱,贺兰似乎是被他纠缠的烦了,一挥手把两人的行李箱都收进了终端里。这一下后,格吉是不缠着她要为女士分忧,但却盯上了贺兰的终端,然而贺兰虽然冷着脸,满脸的不耐烦,却并没有阻止捧着她的胳膊研究终端的格吉。
  景旭像是发现了大秘密一样,勾着杨清的胳膊无声大笑。
  杨清疑惑地看着他:“阿旭,你怎么了?”
  “你没有发现吗?”景旭瞪大眼睛,确认了自己好友竟然真的一脸迷茫的样子,才眨眨眼睛:“既然你没有发现,那我也不能告诉你,这是人家的秘密。”景旭意有所指地又看了一眼贺兰和格吉尔的方向。
  杨清顺着看过去,可格吉已经放下了贺兰的胳膊,杨清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分房间了。”景旭阻住杨清的话头,指了指前面,突然投出的光屏上,五百交换生的名字两两一组:“阿清,我看这边,你从那边找,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分到一个房间。”
  杨清眯着眼睛,他的名字普通,蓝星上杨也是大姓,看的眼睛都疼了也没找着自己的名字,反而是景旭先叫了一声,拉过杨清:“找着了,阿清,你和一个叫杨靖的住在一起,哈哈哈,杨清杨靖,这也太凑巧了吧,分房间的人是不是故意的啊。”
  “各位蓝星交换生,我叫安桦,是在这次接送你们的负责虫。”那两名粉色头发的雌虫不知道何时已经让到了一边,而现在站在最前面讲话的是一名紫发灰眸面无表情的高阶军雌。
  景旭垫脚看了一眼这名雌虫的着装,不由咂舌,皇家学院还真是大手笔,接送的负责虫竟然都是一名少将。
  安桦:“这次航行预计七个星日抵达码伊星,光屏上是你们的房间以及未来七个星日的室友,航行期间你们可以自由参观飞船上的公共场所,但是严禁出现口角斗殴的情况,有违纪者会记录在案,情节严重者会由军部呈报取消交换生资格送回蓝星。”
  方才还有嘻嘻索索的讨论声,这会子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刚刚脱离大人监管的孩子们并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被安桦少将的话吓得各个噤若寒蝉,只觉得没准现在声音稍微大一点就会被这个虽然长得好看但是看着就不好相处的雌虫从飞船上扔出去了。
  安桦冷冷地说完这些话,目光往下一垂:“谁是蓝星交换生的负责人?”
  半天没有人应声,景旭都要举手了,站在最前面的贺兰突然动了。
  贺兰径直走到安桦面前,昂首挺胸:“安桦先生,我叫贺兰,有什么事情您可以告诉我,我会通知其他人的。”贺兰看上去镇定自若,然而眼神极好的景旭纵然隔着一些距离,依旧发现她背在身后的右手用力握紧,贺兰只是在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的姿态。
  安桦看向贺兰的目光透出些许欣赏,手中投射出大光屏的设备交给贺兰:“您可以叫我安桦少将,贺女士。这是分组的表格,需要你先安排各自分好组,之后会由兰伽中校和兰撒中校送你们过去居住的区域。”
  贺兰深吸一口气,伸手接过设备:“好的,安桦少将。”
  安桦向贺兰点了下头,又交代了那两名粉头发中校几句话后就离开了,他一离开,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呼气声。
  景旭这时候也在大光屏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我竟然和格吉一个房间。”
  景旭忍不住看了一眼现在站在最前面,和两名雌虫中校一起叫人分组的贺兰,嘴角勾着又看向一直痴汉般盯着贺兰的格吉,咂舌小声吐槽:“我差点和贺兰订婚,格吉又是贺兰现在的……,那我们四舍五入也算是个修罗场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中午吃饭忘记发了,还是八点好,这个点肯定吃完了不会忘记orz
 
  ☆、第三章
 
  景旭把自己甩在床上,反正这临时房间的第二个主人追着女神一时半会估计是回不来,景旭也毫无顾忌地先占了更好的床位,床头就是一个一臂宽的圆窗,从这里可以看见外面美丽的宇宙和星星。
  装在终端里的零食和衣服一股脑都倾倒在身边,景旭撑了个懒腰又打上半个滚,抱着一袋零食坐起来。
  “我还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宇宙。”景旭胳膊架在曲起的腿上,坐在圆窗旁边往外面瞧。
  他虽然每年都要在虫族和蓝星之间来回几趟,可一直是坐着家里的小飞船,他们家的飞船上装有虫族最先进的空间跳跃技术,每次来回跳跃一趟也就一两个星日就到了,而现在这个大型飞船只是用于接送学生,没有应用此类技术,行进的速度属于比较慢的。
  “不过慢悠悠的才好。”景旭眼珠子仿佛看不过来地从这个星星看到那个星云,眼里全是惊奇和向往。
  盯着好一会,景旭突然站起,半个身子都趴在了圆窗上,指着远处最绚丽的一片星云笃定地说道:“总有一天,我要驾着我自己的飞船,带着最漂亮的虫,来一趟环宇宙的旅行!”
  然而雄心壮志没有撑多久,整个人又直挺挺倒在床上:“可是雄父肯定不让。”悲愤地把剩下的两口薯片倒在嘴里,结果又撒了一脸碎渣子。
  “呸呸呸。”景旭坐起来拍脸。
  “旭,可以进来吗?”
  房门那里传来声音,景旭一愣,直接在蹦了两下甩掉身上脸上的渣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来不及收拾床上的吃的喝的穿的,干脆被子一拉把东西都遮起来,才跑过去开门:“兰伽哥。”
  景旭的身高在人类里算是高个,但是放在一个成年健壮的雌虫面前完全不够看,兰伽越过他的头顶就看见床上鼓鼓囊囊的一团以及地上的碎渣,兰伽伸手拍掉顽强挂在景旭发梢的一点残渣:“难怪雌父和雄主特意交代让我们在飞船上多照顾你。”
  景旭垂着脑袋,脚底下蹭了蹭,但身体却很诚实地让开。
  掀开鼓起的被子,底下躺着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兰伽倒也没有意外,虫族很多雄虫也是从不会收揽东西,更何况是从小被娇惯长大的景旭。
  然而景旭还是不大好意思,跟在兰伽身后东西抢到手就塞进终端里。
  “其实我平时不这样的”景旭被兰伽按着坐到干净的床上,还想试图为自己挽回一些颜面:“兰伽哥,我就是还没来得及收拾。”
  兰伽零食刚放好,准备给景旭收拾衣服,闻言抬眼看向他笑道:“这些本来就不是雄性做的事。”
  “啊啊!”景旭瞪大眼赶紧跳起来,从兰伽手里把那条红色的内裤抢过来。
  兰伽忍不住笑出声,景旭满脸通红,内裤收进终端里拉着兰伽往房间外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会收拾的。”
  “好好好,我不碰你的衣服还不行吗?”兰伽举手投降,果然是不碰景旭的衣服,只把景旭的床铺和地上的垃圾整理干净。
  景旭把衣服随意地团成一团就当做是叠好了装起来,看着兰伽熟练地清理卫生。
  景旭其实和兰伽、兰撒并不是很熟,真正熟起来也不过就是去年他们嫁给他大哥当雌侍开始,在这之前也只是偶尔在去虫皇伯伯那里时见过几次。
  虽然他们是虫皇伯伯的雌侍生的雌虫,但毕竟是虫皇的孩子,其实是可以找个世家贵虫嫁过去做雌君,可偏偏他们就铁了心看上他家大哥。而且他大哥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改了主意同意他们嫁过来。
  “兰伽哥。”景旭叫了一声,可兰伽回头看他时又不知道怎么问出口,眼神飘向一边犹犹豫豫地脑子里快速找了个借口:“那个,我、你不用听雌父和大哥的,我不想要你们特殊照顾我。”
  兰伽:“为什么?”
  景旭糊弄过去,松了一口气:“其他人也都跟我一样大,没有谁家里人跟着来收拾床收拾衣服的,我不想太特殊。”
  兰伽的表情显然地表示出他并不理解一个十八岁少年渴望融入同龄人团体的心情,也表达出他对于是否坚持雄主交代的为难,景旭扑过去勾着兰伽的胳膊:“兰伽哥,我保证不告诉大哥,大哥不会知道的。”
  景旭还特别正色,举着三根手指头竖在脑袋边发誓:“我保证!”
  兰伽也没有坚持就离开了,景旭看着房门关上,烦躁地扯开刚刚才叠好的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让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只冒出一头柔软发黑的短发在外面。
  而兰伽刚离开景旭的房间,就给某个远在虫族主星的雄虫拨过去通讯,身边汇聚出雄虫的模样,雄虫似乎正在看什么东西,接通通讯时顺手在额头上揉了几下,才撩起脸前的金色头发,露出湛蓝色的眸子:“兰伽?”
  兰伽垂首:“雄主,打扰您了吗?”
  “没有。”雄虫、也就是景旭的大哥微笑问道:“看时间你们已经接上蓝星的交换生了?是旭的事情吗?”
  兰伽:“是的,雄主,如您所说,旭不想太特殊。”
  景熠一点也不意外,轻轻笑了一声:“我早就和雌父说过,旭差不多也到叛逆期了,而且他也的确没有什么能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朋友。没关系,既然旭想融入集体就随他去,你们就当他是普通的交换生吧。”
  “是,雄主,可是雌父那边?”
  “没事。”景熠突然顿了一下,神色更加柔和,伸手接了一个杯子,仰头把杯子里的东西喝干净,对着那个没有出现在通讯里的虫苦着脸说道:“亚亚,我喝完了。”
  一只手伸出来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糖,景熠顿时笑起来。
  兰伽一直沉默地看着,景熠那边说完了才惊觉还没有挂断通讯,转向兰伽时虽然脸上也带着笑意,却并没有方才面对终端那边的虫时的轻松和愉悦。
  景熠:“雌父那边还有我和雄父,你不用担心。”
  “是,雄主。”兰伽开口才发觉喉咙有些发干,咽了一口口水才说道:“我看您的脸色不大好,请您多注意休息。”
  景熠轻笑,眼神已经飘出了屏幕外:“放心吧,有亚亚盯着我呢。”
  兰伽几乎是用尽力气关掉了通讯,呆呆地站在走廊里,神色黯淡。
  直到由远及近地传来笑声和脚步声,兰伽才迅速收拾好一身的失落,看向走来的弟弟和一个金发的蓝星交换生,那名交换生笑声爽朗:“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然我一个人肯定找不回来。”
  兰撒看上去想要拍交换生的肩膀,胳膊抬到一半抬眼看见兰伽盯着他,硬生生拐弯手掌落在自己的脑袋上,一脸正色地说道:“这是我们的职责。”
  交换生正茫然为什么这名雌虫突然变脸,兰撒咳了两声,把人往房间那一推:“到了到了,那就是你的房间了。”
  把交换生推进房间,兰撒还仗着身高在交换生背后冲屋里的景旭挤了挤眼睛。
  景旭抱紧小被子,死死盯着兰撒随时打算在他开口叫他的时候一被子蒙上去,兰撒嘴巴张开,景旭立刻站起来蓄势待发,然而下一秒兰撒惊叫一声整只虫消失在门口,景旭长呼一口气,被子落在地上之前又赶紧捞起来。
  景旭看向愈发茫然的交换生室友,脸上挤出笑容:“你好,我叫景旭。”
  “啊?”交换生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扬起占了半张脸的笑容:“你好,我叫格吉,我是法国人,不过我华国话说的贼溜。”
  “是挺溜的。”景旭把被子放回床上。
  景旭有些纠结,他从小就频繁来往于虫族和蓝星,但也因此,不管是虫族还是蓝星的人类中,他都没有特别要好能有共同话题的同龄人,如果只是和陌生人说两句话还没有关系,可是格吉是要和他一个屋子睡七天的啊。
  景旭希望可以融入同龄人的圈子,然而即便心里再明白,面对格吉时景旭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他交流最合适,面对越是希望的目标越是容易胆怯。
  景旭犹豫着,这第一步不知道该怎么迈出去,先抬左脚还是右脚?
  然而这并不需要他费心思在上面,格吉直接坐在了他身边,眼里也全是好奇:“我听兰姐说过你。”
  景旭顿了一下,看向格吉。
  格吉没有察觉到景旭的紧张,眼睛仿佛冒着光:“我特别崇拜你爸爸,如果不是景首座,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宇宙大环境,恐怕到我死的时候都没机会见一见这样的景象。”格吉指着窗户外缓缓流动的星云。
  景旭放松了绷紧身体的力量,脸上露出笑容:“有机会你可以去我家做客。”
  “真的吗?!”格吉差点蹦起来,兴奋地拉住景旭的手:“那我能见到景熠院士吗?我听说他是空间跳跃技术的专家,我对飞船上的空间跳跃技术应用非常感兴趣!”
  景旭彻底松下这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也雀跃起来,拍着胸脯打包票:“当然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有没有跟你们说过这个笑话,我之前洗澡的时候在跟着手机唱歌,然后我麻麻冲进来问我为什么哭得撕心裂肺,在她冲进来之前我心情愉悦,在她冲进来之后我的确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冲击和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