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与影帝同居后(近代现代)——糖太咸

时间:2019-03-15 12:47:06  作者:糖太咸

   《与影帝同居后》作者:糖太咸

 
  文案:傲娇影帝攻X贤惠网红受 甜到齁
  本文又名《那个乡下种田的博主家有亿万古董》《田园生活发糖日常》
  沈栗是个名声不起的小网红,住在乡下的老房子里。
  日常钻研美食或去山林寻些野味、闲时养花种地、发发养宠心得,过着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他的老同学兼前暗恋对象,沈栗一时心软收留了他。
  只是老同学总在他直播时偷吃,各种操作骚断腿,两人斗智斗勇CP粉大呼过瘾。
  后来有一天,有人扒出了偷吃那只手的主人竟然是近来人间蒸发的顶级流量新晋影帝顾易!!!
  恭喜小网红C位出道。
  网络炸了,微博系统瘫痪了。
  黑粉怒斥沈栗,乡下小网红一身土味儿还没洗掉就想玩儿潜、规\则?为了出名不择手段,被X养就想上位,想钱想疯了吧!
  历史博主却默默拘了一把汗:家里随意一幅画都是清大家,插花的花瓶是明官窑的,这乡下小网红到底什么来头...
  双向暗恋向
  这是一个治愈而甜腻的故事、不虐。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栗、顾易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沈栗拎着买好的酱油,费力地推开超市厚重的门帘,冷风夹着雪花扑面而来,冻的他一个哆嗦,缩了缩脖子,只露一双明亮好看的眼睛在围巾外,他紧了紧衣服,双手揣兜,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年冬天是五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这是市里最大的一个大型超市,东西很齐全,但因为离着沈栗住的地方远他鲜少来这。今天他受好友所托帮他看一批货,回家时恰好路过这里,他想着自己有多日没逛过超市了,索性就来逛逛。
  这家超市东西确实齐全,琳琅满目,但或许是诗里说的‘乱花渐欲迷人眼’他反倒买不上什么东西,最后不好意思空手出来就买了瓶酱油,还是随处可见的那种牌子。
  风吹的脸生疼,沈栗跺了跺几乎要冻僵的脚,加快了脚步,他有些后悔没有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了,那里必然是没有这般冷冽的风的。
  一阵风雪迷了眼,冷不丁突然撞到一个醉汉,他走得急,那醉汉被他撞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
  沈栗一惊忙上前扶人,声音如玉落珠盘:“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这人身上酒味很重,隔着凛冽的风雪与厚厚的围巾,沈栗依旧能闻到那股浓烈的酒味,还和着一丝低调的木调香水味。沈栗想到冬雪里的木屋,推开门,里面应该是朗姆酒与火炉烧灼的热浪。
  沈栗搀扶着他,被冻的僵红的手中传来温热的触感,他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下,这人穿的过于单薄了。他加大声音问道:“先生!您还好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那人一听医院却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力道之大,险些挣脱沈栗的手,那样子就好像医院里有什么洪水猛兽。
  奇怪的人。
  外面的温度很低,即使是穿着厚厚的外套也难以久留的低温。沈栗不愿在耽误下去,他的脚已经失去了知觉。
  沈栗妥协道:“先生我们不去医院,我先带你离开这里好吗?您继续待在这里会出事的。”
  前几天电视上刚报道过一个喝醉的女子冻死在一个雪夜,他不能放任自己坐视不管。
  沈栗见他没有反抗,便当作默认,驾着他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蹒跚着向停车处走去。
  夜色昏暗,风雪谢绝了客源,超市便也偷懒的忘记了停车场的路灯。
  沈栗身上架着一个人,逆着风踏着雪,他走的艰难,为了转移注意力便打量着这人。
  他以为一个人喝的烂醉到处乱跑的,多半是没有朋友关心、家人安慰生活艰难不如意的落魄者。
  但这人,似乎并不是。
  他长得很高,沈栗自己180的个子比他矮上大半个头,这人至少有一米八五。
  他看着瘦削身上却结实,说明勤于锻炼,这样的人要不是臭美要不就是热爱生活的人。
  他脖子上戴着项链,应该不止一条,手腕上有手表手链在沈栗耳边叮叮当当的响着,说明这是个臭美又在乎形象的人。
  他身上的香水味低调又昂贵,这是一个物质丰足又有品位的人。
  沈栗想能让这样的人喝得这般狼狈得,大概是感情上的不如意吧。
  沈栗把他往身上拽了拽,继续前进。
  他走的艰难,鼻息间是这醉汉身上的酒味与木调香水味,沈栗隐约间似乎看到风雪的前方不是停车场,而是一座温暖的小木屋,待他打开便是温暖的火炉与上好的酒。
  沈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加快了脚步。
  走到车前时,他已出了一身的汗。
  他拉开车门,将人扶进后排。沈栗犹豫了一下伸手在那人的衣袖、口袋、腰侧、裤筒等几个部位摸索了一遍。
  没有刀。应该不会半路打劫他。
  他一个人居住,总是难免带着一丝戒备之心。
  沈栗坐上车,关上车门,隔绝了逼人的寒风。他坐在驾驶座上犯了难,这人是交给警察叔叔好呢,还是送到宾馆好呢?
  他沉思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叫醒醉汉,还是给人送家里去吧。
  沈栗从醉汉身上翻出手机,指纹解锁,通讯录空空如也,打开微信,打,打不开,没账号。
  这是个新手机,沈栗得出结论。
  沈栗决定将人叫醒试试:“先生,先生醒醒,先生?”见他没反应又退了他记下。
  那人被他推的难受,伸手拽了拽领子,难受的出声道:“...水..”
  他的嗓音沙哑干涩,像是声带因缺水而干裂。
  沈栗闻言打开车厢内的灯,低头在车里找了一圈,他车里只有酱油没有水...
  “先生我这里只有酱油,没有水,要不你忍忍,要不你那酱油对付对...”沈栗的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他双眼睁大,两颗
  葡萄似的眼珠微微颤动,似乎见到了什么令人极为震惊的事情。他眨了眨眼,试探着喊到:“顾易?”
  被喊到的人似乎听见自己的名字他难受的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应道:“恩。”
  沈栗轻呼了口气,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醉倒的男人,昏暗的灯光与阴影细致的描画了他面部轮廓像是刀削斧凿,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完美,眉斜飞入鬓,眼线长而华丽,睫毛直而长直而挺翘的鼻,薄而完美的唇。
  顾易的颜,是造物主赐予的奇迹,是凡人的手难以模仿的高峰。这是国际知名摄影师张骞一的原话。
  沈栗想起,自少年时期,顾易就是一副走动的风景,所有视线的交点处一定是顾易存在的地方。
  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日渐成熟的模样依然耀眼的让人想要退避。
  沈栗收回视线,镜子反射着车内唯一的光源,长时间的直视让他眼睛酸涩。
  沈栗搓了搓冻僵的双手,发动了车子,嘴里轻声呢喃:“看在你是我老同学的份上收留你一晚。”
  车子慢慢行驶子在路上,渐渐驶离市里,道路愈来愈偏僻窄小,又过了一段渐渐出现了盈盈灯火,车子依旧没停,在村落的角落里,一栋二层小处停了下来。
  别墅带着一个很大的院落,门是自动门,沈栗将车开进院落的的车库里,将醉得昏沉的顾易架出车库,从正门开门进去。
  屋内二十四五度,温暖如春,刚进门热浪扑面而来,沈栗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随后立刻将身上巨大的人性挂件放到玄关换鞋的软凳上。
  沈栗除掉身上厚重的外套围巾、挂好,脱鞋换鞋,转身处理顾易。他身上总共两件衣服,一件风衣一件毛衣,寒风一吹就想没穿一样,但他的脸他的手却暖呼呼的,并不像沈栗一般冻得僵直。
  自带光芒的人是不是都这般会发光发热。
  沈栗架着顾易放到沙发上,顾易难受的翻了个身。
  沈栗转个身就听见“汪!”的一声,一道金黄色的身影扑倒了他怀里,沈栗一个踉跄,差点儿坐到顾易身上。沈栗有些后怕的抱着蛋挞挪开两步,他可不希望自己费劲‘救’会来的人被自己一屁股坐死。想想一下子坐死顶级流量的屁股,该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他是一个美食博主,不能凭屁股出名。
  沈栗抱着怀里的蛋挞□□揉弄了一会儿,直将那身顺滑光泽的媲美丝绸的金色毛发揉的凌乱不堪才罢手。
  蛋挞是一只纯种血统的赛级金毛,祖传三代的冠军犬,如今也是一只小有名气的网红犬。
  蛋挞从沈栗怀里跳下去,没有像从前一样围绕着沈栗兴奋的摇尾巴打转,它鼻尖嗅了嗅,竖起了脖子,警惕的盯着沙发上的顾易。
  沈栗安抚的挠了挠它的脖子,坐到顾易身边,超蛋挞招招手。
  蛋挞凑上前来,湿热的鼻子在沈栗手心轻嗅,沈栗拉过顾易的一只手,放到蛋挞鼻下,蛋挞嗅了嗅,身子紧绷了两分,它不安的抬起头看看沈栗,沈栗笑着挠了挠它的脖子,又将顾易的手拉进些。
  蛋挞低头嗅了嗅,身子慢慢放松下来,沈栗笑了笑拿起顾易的手挠了挠蛋挞的脖子,蛋挞温顺的低下了头,接受了这个气息。
  沈栗确定他的伙伴接受了这个醉鬼才拍拍金毛的脖子自己去了厨房。
  蛋挞没有跟上去,它留在原地,又嗅了嗅沙发上那奇怪的味道,嘴里呜呜了两声不知在表达什么,然后乖顺的趴在地毯上,替主人守着昏睡的的客人。
  沈栗进了厨房,戴上围裙,洗净手,准备准备熬一锅姜汤,既醒酒又暖身。
  生姜、桂圆、红枣、枸杞、红糖准备好了放在小托盘里,正要开火时想起自许久没发视频,索性架上手机开始录制。
  将姜洗净切片,红枣对半切开,桂圆剥壳待用。
  将锅中倒入适量的水,生姜、桂圆、红枣、红糖下锅,大火煮沸后加入枸杞小火慢炖。
  用磨砂玻璃的被子盛了两杯,放在木质小托盘中,角落放点装饰,摆拍一张,算是结束。
  收了手机自己咬牙闭眼咕咚喝了一杯,辛辣又带着甜味,一路喝下去,额头上除了曾薄薄的汗,身上暖呼呼的。
  沈栗把顾易从沙发上扶着坐起身,拍拍脸颊叫醒他。
  顾易醉得厉害,双眼微张间尽是迷蒙的醉意,喝得这样烂醉,偏偏不经意的抬眸间,仍旧性感的人面红耳赤。
  沈栗端着姜汤喂给顾易喝。
  顾易先前在车上就喊渴,这会儿以为是水,喝了一大口,或许是觉得味道不对,好看的眉头皱起,偏过头不肯再喝第二口。
  沈栗叹口气,看在老同学的份上。
  沈栗在姜汤的杯子中放了根吸管,拿过一只装着水的杯子,凑到顾易鼻子下端道:“喝水。”
  顾易没有闻到姜味这才张开嘴。
  沈栗将吸管凑到顾易嘴边,顾易吸了一口,又察觉不对,“辣...”
  沈栗笑了笑,道:“白开水怎么会辣呢?你是不是还以为你在喝酒?不信你再尝尝。”说完又把吸管凑到顾易嘴边。
  顾易又吸了一口,皱着眉头:“还是辣。”
  沈栗肩膀抖动,又一本正经道:“不对,你好好尝尝。”
  就这般一回回哄骗着让顾易喝了整整一杯姜汤。顾易这人挑剔,上学那会儿葱姜蒜香菜一样不沾,要不是这会儿醉了,怕是打死他都不会喝这么一杯的。
  沈栗喂完姜汤,就给顾易为了口水。顾易喝了水迷迷瞪瞪道:“...这回对了...”
  沈栗闻言抱着蛋挞笑成一团,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喝醉的顾易还挺好玩。
  喝了姜汤,沈栗给顾易找了条毯子盖在身上,把蛋挞留在顾易身边守着,他则拿着手机去书房处理视频。
  他是个美食博主,有着不到二十万的粉丝,他没有什么野心,只每周发一次视频,从不参加任何活动,时间完全由自己支配,日子过得随心所欲。
  沈栗剪好视频发到微博上,看了看粉丝的留言:
  豆子豆沙:我能说身为一个手控我的关注重点从来都在那双手上吗?
  大爱香菜:栗子你好久没直播了,没有你的声音滋润我的耳朵要哭了...
  臭臭不臭臭:直播直播直播!露脸露脸露脸!
  花菜不是菜花:等了一个周等来这样一个水视频我是拒绝的...
  沈栗往下翻了翻,大概就是对这条视频的含金量不满,其实他本也没打算那这条视频顶事,原本已经订好周六直播。于是在视频下评论道:周六老时间直播。
  地下是一片欢呼声,沈栗没再翻看。
  他关了电脑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已经晚上10点了。外面蛋挞一直没出声,想来顾易还没醒,若是再不醒,今晚上只能委屈他睡沙发了。
  客厅里静悄悄的,刚出书房门就能听到蛋挞的小呼噜声,看来已经是睡着了,沈栗笑了笑。
  再往前走两步,却见沙发上坐了一个人,沈栗凝神回想,他记得去书房之前顾易是躺在沙发上的。
  所以,他醒了?
  沈栗脚步顿了顿,毕竟好些年不联系,如今见了面还不知...
  他心念转动一翻,还是走到顾易身边的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到顾易手撑着额头,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沈栗看不真切他是睁着眼还是睡了,他顿了顿,轻声道:“顾易。”
  见眼前的人没有反应,沈栗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清醒的顾易,身为老同学,寒暄是免不了的,但是他讨厌这些。
  沈栗站起身想将顾易放倒睡,谁知他的手刚碰到顾易的衣袖就被反手握住向里一拽。那力道很大,沈栗没站稳,一个踉跄摔在沙发上,双手被人反扣在头顶,喉咙被人掐住。
  脖子上的手没用力,只是自己被完全压制住的姿势让沈栗皱了皱眉。他抬眼看着自己上方的那人,他的眼中分明还带着三分醉意,但是目光却清明。
  从下方看,他华丽的眼线与长直的睫毛像是妖娆的黑凤羽,美的勾魂夺魄。
  他闭了闭眼睛,酒精的后遗症让他的脑袋略显迟钝,他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身下人的模样,随后他偏了偏头,似乎是有了眉目,慢吞吞道:“栗子?”
  沈栗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动了动手,示意他放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