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骗人。”
  感到不安时,脑海里恍恍然想起出发前的某次对话。
  自己笑着问亮,异国他乡,要是你把我弄丢了怎么办?
  当时,亮认真异常地说——
  “光?怎么了啊?”
  一个声音打断光的思绪。
  光蓦地抬起头来,看清说话人正是让自己心绪不宁的“罪魁祸首”时,顿时觉得有些鼻酸。
  也顾不得面子了,待亮走近自己,声音里就扯出一丝委屈:“我刚才找不到你了!”
  瞬间知了光心中的恐惧,亮忙轻轻握住光垂在体侧的右手:“感觉到了吗?我在啊。就一直在你不远处。”
  ——不会弄丢的。我会一直看着你。要是弄丢了,我也就流离失所,回不了家了。
  今夕与往日的对话乍然隔空相遇,望定眼前人温润如水的眼,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重新归了位。
  但又像是想起什么,光张口欲言,亮却像完全明了光的想法,不等他开口,就又说:“不用担心,我的脚步不会因为你而刻意停留。我有我的节奏,你也有你的节奏,但是只要你需要,我一定就在你身边。”
  “……”
  亮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
  一时间,竟找不到其他说辞。
  光就定定地望着亮,碍于正身处天主教堂,无法做出更加亲密的动作,光只点了点头,用力回握亮的手。
  这天从西敏寺出来,黄昏已近。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传来轻微震动,光取出看了一眼,双眸微微睁大,但随即便神情如常地将手机放了回去,只在回程路上,指了指一家零售店,说进去买样东西。
  至于买了什么,亮没看清。
  伦敦店家素来关店及早,待在住处附近用餐完毕,光和亮就慢慢走回宾馆。
  回到房间,稍事休息后,就依次洗漱。
  仍旧是光先,亮后。
  但就在亮洗浴完,刚穿上睡衣时,浴室门忽地被打开了。
  对于光的“擅自闯入”,亮脸上未显露半分惊讶。
  倒是心中没有一丝图谋不轨的光,在氤氲雾气与光影交错中,先莫名红了耳廓。
  但……也顾不得了。
  “把手给我。”走到近前,光看着亮,略显生硬地说。
  亮虽不明白,还是依言递了过去。
  光就拉过亮的手,将他掌心摊开,在他掌心里挤了一大坨护手霜。
  伦敦虽然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但空气仍旧干燥异常。
  才呆了四天,光就明显感觉掌心有些干燥,嘴唇也总微微发干,但倘若不是小林幸子提醒,光大大咧咧惯了,也定不会怎么上心,况且他们的旅行物品里,原先也并未准备保湿用品,而现今知道了,也许是下午所见带给光太多感触,又或许是小林幸子那条讯息来得正巧,光只觉想要珍惜对方的心情更加深重,既然看过、知道便再无法不去在意。
  我粗糙惯了,没关系。
  但是你不行。
  挤上护手霜后,时间又过去几秒。
  见某亮只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毫无行动,光心中叹了口气,默念了声“笨蛋”,就干脆将手掌覆在亮的掌心上,用自己掌心的温度将护手霜推开,而后一手托着他的右手,一手将推开的护手霜在他的右手手背上、指缝里、指节处,里里外外细细涂抹了一遍,之后又如法炮制地给左手涂抹护手霜。
  整个过程里,光能明显感觉到某人钉在自己脸上的灼人视线。
  “这里不比东京,空气干燥,要多保湿。”光头也不抬地继续给亮抹护手霜,过了会儿,像是想起什么,仍旧低着头地,又补了一句,“护手霜最好在手刚沾过水,皮肤还微湿的时候涂,效果最好。”又顿了顿,“你别多想。”
  天知道,这磕磕巴巴的一番话,已经是光在他能力范围内,且头脑清醒的时候,用来表达关心的最最直白的话语了。
  随便某人听不听得懂。
  听不懂拉倒。
  但饶是这样,待两只手都涂好后,光的耳廓连同着白皙的面颊,也已经又红了一个色号。
  “我涂好了,你自便。”
  急于滑脚开溜,光刚把某人的双手一松,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某人从身后抱住。
  情不自禁地吻了吻光的脖颈:“从没觉得,有人关心的感觉,是那么好。”
  某光:“……”
  果然是笨蛋!
  说是七日之行,其实除去工作,真正可容两人游览的时间仅有四天。
  尽管安排略有些紧凑,去过了西敏寺,翌日早上,两人简单逛过贝克街后,还是搭乘地铁直奔大英博物馆。
  进入馆内,租借了讲解器,循着展馆一层层观览。
  先在一楼埃及厅看过了罗塞塔石碑、拉美西斯雕像,在亚琛厅看过了巨幅壁画,再往上走,看木乃伊、看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进入罗马展厅,行到一处展品前,光忽然就不动了。
  他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玻璃罩里的展品,不多久,脸颊便泛起一层红晕。
  亮看得更细一些,也就稍稍落在光身后。
  当他发现光的异样,凑近了看去,倏地,嘴角便微微一扬。
  是沃伦杯[2]。
  只见银质水杯正面,一名年轻男子正背对着坐于一名须发男子身上,手中用力拉扯着身前垂坠而下的一圈拉环。
  借着镜面反射,可以看到背面是一位男童俯卧着,一名成年男性正抱着他,侧身将右腿卡在男童腿间。
  两组场景描绘的是什么画面,自是不言而喻。
  光看得面红耳赤,亮却气定神闲。
  他甚至一边抚上光后背,一边俯身在光耳边低语:“所以你看,在罗马时期,同性之爱就早已有之。”
  光被亮的触碰惊了一下,待看清来人,才定了定神。
  亮轻笑一声,又贴着光的耳畔呢喃:“这两种姿势,我们晚上要不要都试一下?”
  光:“……”
  当晚,亮到底没能“如愿以偿”。
  因为他的光已经睡熟了,在自己洗漱的时候。
  书桌旁,转身看了看正好眠的小迷糊,亮的眼里好似星河漫天,耀眼而柔软。
  他借着台灯的暖光痴痴看了片刻,复又转身,伏案书写。
  一页写满,又另起一页。
  想说的话那么多,又好像哪一句都不足以准确表达。
  不知不觉,表盘上的时针已近“1”的位置。
  又是新一天的开始。
  直到将信纸折好,装入牛皮纸信封妥帖放好,亮才关了灯,小心翼翼地躺回床上,待温暖了双手、双脚,才轻轻把光搂进怀里。
  “早安,光。”
  你一定不知道。
  为了『今天』,我已经准备了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
  Alex(委屈巴巴地):我是无辜的!
  Alice(期待地):进藤君太可爱了!
  某熊(心里没底地):今天(2019年2月14日)写到凌晨快2点睡觉,然后早上7点多起床上班,下班回来再继续写。虽然不知道今天会有多少小天使看到这则更新,还是祝所有小天使情人节快乐!天下有情人和和美美,甜甜蜜蜜!比心!
  >>>
  注[1]:此处特别标注了英语,因为一般说起“西敏寺”时,常说“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但其正确说法应该是“威斯敏斯特修道院”,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确有该教堂,也在伦敦,英文名则为Westminster Cathedral。另外,之所以写“三千英灵”是因为在介绍时,主任牧师说目前西敏寺里有三千三百座陵寝。关于西敏寺,大家有兴趣,可以在app store里搜索一款由西敏寺官方认证的名为“Westminster Abbey Tour”的app,内有详细介绍。
  注[2]:沃伦杯,确有其杯,目前也的确正收藏于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罗马馆内。大家有兴趣可以度娘查看相关介绍,沃伦杯词条里就有这个杯子正反面的图案,大家有机会也可以直接去大英博物馆一睹其真容,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