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行至中盘,局面愈加混乱。左侧的领地,厮杀尚未停歇,和谷的黑子忽然突入中央,企图抢先一步占领中腹地区……
  可恶,还是差了3目半吗?
  和谷无意识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终于低下头来:“我输了。”
  “多谢指教。”嘴上这么说着,光却不由松了一口气,“今天这场赢得好险!如果这边,你不用‘断’,而是用‘粘’,可能我这边的黑子就没办法了!”
  “还有这边。我觉得,这里我还是下得有点操之过急了,”和谷说着,抬起头来看向光,“对了,最近你和塔矢走得挺近的吧?”
  “欸?”光整理棋子的手停了下来。
  “有人说,看到你最近经常进出塔矢家的围棋沙龙……”
  “啊,有时候偶尔会去一会儿啦。哈哈,哈哈。”光掩饰般地挠着后脑勺。最近去的频率果然有点多吗?
  “我是无所谓啦,不过最好别让森下老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森下老师一直视塔矢门下为劲敌。”
  提到森下九段,和谷和光的脑海里都不约而同地脑补出森下老师咬牙切齿地说要打败塔矢门下的景象,不由都乐了。
  加上之前几次,来和谷的出租屋也已经至少七八次了。
  虽然有点家徒四壁了点,但没有父母的烦扰,的确感觉轻松自在很多。
  “和谷,你搬出来住,父母没有说什么吗?”
  “他们啊,能说什么。刚开始的确也反对,但毕竟我是用自己赚的钱租的公寓,到最后他们也没了反驳的理由。只是母亲偶尔会过来,帮忙收拾一下衣服带回家洗。”
  “什么嘛,你这根本就是住在酒店式公寓嘛!”
  “这不是重点好吗?怎么,你也想搬出来?”
  “也没有啦。随口问问而已。”光说着,心虚地低下头来。
  不知怎么回事,从来对围棋不感兴趣的老妈,北斗杯后好像忽然就关心起围棋来,甚至还会主动来问输赢。好几次回家,隐约听到老妈和老爸在客厅里讨论围棋的事情,看到自己回来,却立刻噤了声。
  这种感觉……怪难受的。
  果然还是应该搬出来住吗?
  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塔矢的身影。
  虽然是住在自己的家里,与自己同岁的他却已经有能力独立生活起居。可是每天独自回去,面对空荡荡的家,那家伙不会觉得寂寞吗?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估计此刻他不是在围棋会所,就是一个人在家里打谱吧……
  要不是考虑和谷好像一直对塔矢有成见,他早就把那家伙带来了……
  不行……要是再发生像昨天在围棋会所时那样的骚乱怎么办……
  啊啊啊,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光摇了摇头,逼迫自己专心与和谷检讨棋局。
  等到所有人的棋局全部结束,正闲聊时,和谷忽然说起:“再过几个星期,就是中元节了。放假的那一周,我可能会再和棋院请几天假,和伊角一起去中国学习。”
  有些突然的消息,光有些意外:“中国?”
  “嗯。相比现在的日本,中国的年轻棋手更是人才辈出,我想去看看国外的棋手都是怎么下围棋的。之前在网上与几位中国棋手下过,都相当厉害。而且,”说到这,和谷忽然“嘿嘿”笑了起来,“我也想去见见伊角一直说的小乐平。”
  “小乐平?”
  “就是我在中国棋院学习期间,认识的一个孩子。”伊角解释道,“和和谷长得特别像,简直就是和谷的缩小版。”
  此话一出,大家都不由好奇起来。
  本田和冴木也提出想一同前往的想法。
  “你呢,进藤?如果一起去,说不定还可以组织一场小型中日团体赛。”
  “我吗?”光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来,“我再想想吧……”
  去中国吗?
  光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非要去中国的理由。话说回来,塔矢那家伙好像一直都在学中文吧?不知道难不难学……不对,我怎么又想起那家伙了?!退散!赶紧退散!
  而此时,正被光念叨的他的劲敌,正如他所料般,在自己的房间里独自打谱。听到玄关传来异响,赶忙出屋察看。
  走到玄关,见是近2周没见的父母回来了,亮不由吃了一惊。
  “父亲,母亲,你们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看到父亲身后正在帮忙搬行李的绪方精次,亮出于礼貌地微微颔首,“绪方先生。”
  绪方将行李搬进屋里,目光与亮在空中交会时,仅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向塔矢一家欠了欠身,便告辞了。
  想必是为下周再次与桑原本因坊争夺头衔战而做准备罢。
  原本还十分冷清的家,充满父母的脚步声、说话声、行李滑轮声后,一下子便仿佛有了生气。
  亮犹豫片刻,还是进到父母房里,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正在收拾行李的明子见状,笑着招手让亮到自己身边来,随即从行李箱里递来一只盒子。
  “母亲,这是?”
  “携带电话。我和你父亲商量了一下,我们以后也可能经常不在家,给你留个电话,有什么事,联系起来也方便些。”明子说着,从盒子里取出手机递给亮,“看,我和你父亲的号码已经存在里面了。你以后外出时,就随身带着吧。”
  “嗯,好。”接过手机,亮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虽然自己终究不太习惯用这些电子设备,不过……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见面,这里是某熊一只。
  爱棋魂,爱亮光~
  还请多多指教^_^
 
 
第2章 chapter 1(2)
  王座预选挑战赛终日。
  “恭喜啊,塔矢君!成为日本围棋史上最年轻的王座挑战者!”
  “谢谢,天野先生。”亮习惯性地答着,一抬头便看见正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光。
  “不知可否占用几分钟时间,接受围棋周刊简短的采访?”
  “嗯,好的。”
  嘴上虽然接受了采访,亮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余光瞥见光指了指棋院外,做出“先走一步”的口型,心下会意,便微微点了点头。
  可当他走出棋院时,却到处不见光的踪影。是自己理解错了吗?还是……一瞬间,原本赢棋的喜悦竟莫名消减几分。
  无意间摸到口袋里的手机,拨通电话后,那头传来了市河小姐熟悉的声音……
  “啊呀,小亮,你总算来了。进藤都来了好一会儿了。”亮刚到会所,就听市河小姐说道。
  习惯性地往固定座位看去,只见进藤正埋头自己打着谱。
  在生气?
  将外套和包递给市河小姐,亮朝光走去。果然,还未坐定,就听光抱怨道:“你怎么那么慢,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所以……明明是自己没把话说清楚,现在却反而怪我吗?”听光这么一说,亮的火气也有些冒了上来。
  “刚才那种情况,我怎么和你说清楚!”
  “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吗?”
  “直接现场找你不是一样嘛!谁想到,你这么抢手= =”
  本以为下棋时才会吵架的两人,今天居然一见面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吵起来,会所的众人都不免在心里暗呼大事不妙。
  正当众人准备撤离时,光忽然话锋一转:“话说回来,还没恭喜你啊!获得了王座头衔的挑战权!真期待再看到座间王座咬折扇的样子!”
  “进藤,恐怕就是因为你脑子里尽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棋力才一直不及小老师吧!”一旁的北岛到底没忍住,呛声道。
  “棋力怎么样,只有下了才知道。无论哪位棋手,棋力多强,都是从初段一步步爬上来的!只要我一直下着围棋,棋力就会不断变强!!”
  “!”当初小老师曾反驳广濑的话语,今天居然又被进藤道出,北岛先生额上不由淌下一滴冷汗。这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好呢,还是不好呢……还真是不好说啊……
  不知是否被进藤言语里的气势所震慑,之后的会所里,一度静得可怕。
  一直下围棋吗?意外地,亮心中仅存的些许情绪也在听光说完这番话后烟消云散。
  正当亮想说什么,却听光先道:“先复盘你今天的棋赛吧!”
  不远处,正在准备两人茶水的市河,望着角落位置激烈讨论的两人,不由会心一笑。
  坐在一起认真检讨棋局的两人,好像全身都发着光呢。
  尽管初次相逢时,进藤给小亮留下的可以说是痛苦的回忆,但能够遇见进藤光,小亮该是幸运的罢。
  在认识进藤光之前的小亮,如果要比喻的话,就像是一只尚未觉醒的狮子。沉静、孤寂。拥有强大的棋力,却对职业围棋的世界并无太迫切的追求。
  然而,进藤光的出现,就像是一针催化剂,使得蛰伏许久的小亮终于彻底觉醒。过去的两年里,她从未见过这样多面的小亮。不甘的,沉默的,迷茫的,愤怒的,执着的。在此之前,她还从没见小亮为一个人如此激动过。
  围棋的事情,她不太明白,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小亮身上的细微变化。他对人仍旧礼貌中带着疏远,却不再似过去那样令人觉得那么遥不可及。每每与进藤在一起的那个会笑会闹会生气甚至会拍桌子的小亮,才仿佛有了与同龄人一般的孩子气。
  或许是每日争吵的额度已在刚才用完,之后两人的讨论竟异常平静。
  检讨终了,亮拿出一张纸,递给光。
  光虽然接了过来,还是一脸莫名:“这是?”
  “我的手机号码。以后如果联系不到我,可以拨这个电话。”
  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下意识地想把纸条放进上衣口袋。塞了半天,发现今天穿的上衣没有口袋,放在裤子口袋又不□□全,干脆跑到门口,请市河小姐把自己的书包拿出来,将纸条小心翼翼地放在书包夹层里,才回到座位上坐下。
  “搞定!我们来下一盘吧!”
  看到光如此妥帖地收藏那张纸条,不知为什么,亮的心情就像是扶摇直上的风筝,忽然变得很好很好。
  王座,作为七大头衔之一,是仅次于本因坊战的传统棋战,为五番棋赛制。挑战者与头衔持有者,谁先取得三个白星,即为获胜。
  亮虽然取得了王座挑战权,但对方毕竟是王座,之后的棋赛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亮与座间王座分别以2胜,2负打成平手。
  第四局对弈结束的次日,光与亮照例约在围棋会所复盘昨日的棋局。
  “座间王座就是在这一步认输的……”清脆的落子声后,亮沉声道。
  “唔……”望着眼前的盘面,光并没有及时做出回复。
  眼前的局势乍看之下,王座的白子的确已经没有退路,但是……
  “如果座间王座,在这里的位置不用‘断’,而是在右下角的位置用‘扑’,虽然会损失一颗白子,但是黑子就必须挡,这样的话,局面是不是就会截然不同了?”起先有些迟疑的话语,后来语速却越说越快。
  光说完后,仿佛征询意见般看向亮。
  乍听光的话语,亮微微一怔,但细看眼前的棋局,的确,如果按照进藤说的那样下,王座的白子就还有一线生机,那么终局时,谁输谁赢就很难说了……
  抬眸望向对坐的进藤,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不期然地交汇。
  光瞳眸中散发出的熠熠神采,脸上因发现这处破绽而兴奋的表情,竟让亮有一瞬的失神。只是定定地望着对坐的少年,周遭的一切都仿佛被消音般听不见,也感觉不到,只余下心底一个声音在扣问自己,如果说最初是被他身上若隐若现的棋神的幻影所吸引的话,那么现在呢?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棋士并不只有进藤一人,为什么却独独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真的只因为他的围棋吗?那又为什么,此刻他只是坐在自己的对面,便会觉得安心,只要想到往后的道路上会一直有他的身影,就觉得自己可以变得非常坚强?
  进藤……或许对自己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人吧……
  换做以往,如果看见与自己说话时,塔矢忽然走神,光绝对会不留情面地抱怨一通。
  可今次,想到塔矢的沉默很可能是由于被自己敏锐的洞察力所震惊,不由更加得意几分,说出的话语也更加坚定起来:“所以,我看啊,座间王座这局棋就是输在太保守了!大多数棋手,可能都觉得只要稳固地占有实地,就一定有办法取胜。保守的下法固然是获胜的必要条件,但并不能保证最后就一定能获胜。满分是100分的话,保守的下法最多只能打90分[1]。虽然你一直说我下棋总是喜欢冒险,但我并不觉得大胆实践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好的。与其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后悔,不如在自己做过之后再后悔。即使输棋,也至少尝试过了……”
  回到家,光把书包一扔就往床上躺了个四仰八叉。
  不得不说,他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印象里,还是第一次说得塔矢哑口无言,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口才。
  对了,塔矢的电话号码……
  光起身从书包里把塔矢写的纸条拿出来,坐在书桌前端详了好一阵。以自己丢三落四的习惯,估计没几天都找不到了吧?嗯,估计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几分钟后,看着桌上6张写有一模一样号码的纸条,光把笔往桌上一扔,分别将其中的5张纸条放在书包夹层里、秀策棋谱里、书桌台灯座上、贴身衬衣口袋里、电话座机玻璃下,另一张塔矢原版的纸条则被收进了抽屉里。
  做完这些事后,光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想要找塔矢的话,即使手机号码弄丢了,还是可以直接打电话到他家里,或者去围棋会所找他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