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像是要平复自己的心情般,光再度坐到了房间中央的棋盘前。现在不是可以松懈的时候,塔矢距离王座头衔已经只有一步之遥,自己下周也还有棋圣赛的手合淘汰赛。如果不出意外,赢得下一轮的淘汰赛后,他将再次在正式比赛上与塔矢相遇!
  终于,到了王座战第五局终回战。
  光到达检讨室时,房间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绪方先生、桑原本因坊之外,和谷、伊角、芦原、冴木也在。
  看到光,和谷赶紧招呼他坐下。
  而此时的对局室里,空气仿佛凝固般,早已充斥紧张的压迫感。
  十点整。第五局正式开始。
  “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这一局,王座执黑,第一手“星”。
  对局开始后,王座与塔矢都下得非常稳,先后分别大致划定了各自的领地范围。
  局面是在第47手时,急转直下。
  塔矢在长考之后,竟放弃巩固白棋左下角的实地,而选择单枪匹马闯入黑子右上方的阵地,企图在缩减黑子实有领地的同时,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塔矢居然下了这一手!
  检讨室里顿时一片哗然。塔矢的这一手,需要拥有怎样的自信与勇气!
  和谷望着棋面,低低地咕哝:“估计也只有塔矢敢这么下吧。要是换做别人,肯定觉得那人脑子有问题!”
  就在这时,检讨室里忽然有人低呼:“啊,出现了!”
  频幕上偶尔一闪而过的座间紧咬折扇的画面,无疑宣告着,塔矢正对现任王座头衔持有者的步步紧逼!
  然而,无暇顾及他人的动作,进藤双眼紧盯屏幕。即使隔着屏幕,他也仿佛可以就感觉到自隔壁对局室传来的凝重气氛。
  塔矢,你究竟打算怎样利用这一手?光放在膝上的双手,不由紧握起来。
  ——安全之策,绝非万全之策[2]。
  那日,进藤在围棋会所说的这句话,给塔矢带来的,说是很大的震动也不为过。
  说起来,之前一起检讨时,进藤就说过类似的话。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而下棋。即使不是自己喜欢的棋形,需要时也必须果断出手。
  进藤,此刻的你一定就在隔壁的检讨室里,看着这场对局吧。
  这……就是我,塔矢亮现在的围棋!
  作者有话要说:
  [1]:这是NHK采访井山裕太时,他说的一段话。当时听后印象非常深刻,就写进了文里。
  [2]:这句话也是NHK采访井山裕太时,屏幕上出现过的一句话。
 
 
第3章 chapter 2(1)
  ——到此为止了吗?
  检讨室里,当屏幕上闪过一抹墨绿,光的心微微一沉,仿佛今天与王座对弈之人是自己般,竟觉得一阵失落,也直到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已布满汗珠。
  尽管比赛已经终局,塔矢与座间王座所下的每一步棋却都如走马灯般在光的脑海里不断浮现。
  亲眼看着原本空荡的棋盘上渐渐落满黑白交错的棋子,看着诡谲的局势在自己面前展开,本该司空见惯的场景,今天的自己却为什么会感到血脉偾张?塔矢认输时,自己又为什么会觉得一阵失落?
  那令塔矢最终错失王座头衔的两目半,到底差在哪里?序盘?中盘?抑或是收官?可任凭他绞尽脑汁,都无法厘清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耳边,陆续传来座椅挪动声,脚步声,说话声,光却怔怔地坐在座椅上,直如深陷其中般,无法挪动一步。谁能告诉他,赛后这种强烈的不甘是为什么?自己心中暗暗滋生的庆幸又是什么?
  “小子,看来你对他的影响不小啊。”一抬头,就对上桑原本因坊狡黠而锐利的双眼,“不过,你可要赶紧追上来啊。毕竟,围棋是需要两个实力相当的人才能下的……”随着桑原本因坊的离开,他那独有的笑声也跟着渐行渐远。
  光只觉脑中忽然“嗡——”的一声。
  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想说什么?
  隐约可以明白他话中所指,却又不愿去细想。待光回过神来,原本满座的检讨室里,只余下寥寥数人。
  和谷和其他人呢?刚才好像有听他和自己说了什么……
  后知后觉地走出检讨室。仅在对局室门口,便可看到房间里已黑压压围满了人。透过众人,勉强可以看到正坐在棋盘前的塔矢。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光还是能看出他心中的不甘与落寞。塔矢情绪低落的时候,身上会散发出一种更加强烈的疏离感,仿佛要将自己与他人屏蔽一般。他会习惯性地把头埋得低低的,让对方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会习惯性地将手微微蜷起,似要抓住些什么。
  就像现在这样。
  因为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光知道。
  那么,接下来呢?该是对这一局的检讨,以及无聊的采访了吧?
  不知道他今天还会去围棋会所吗?检讨完,应该已经很晚了……那明天呢?明天他会去吗?
  距离塔矢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光却仿佛被今天这一局所震慑般,竟无法往前一步。不知为什么,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今天的输棋非但不会影响塔矢前进的步伐,反而会促使他在前进的道路上越走越快……
  自己,还跟得上他的步伐吗?
  光莫名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进藤!”
  听身后和谷在叫自己,光这才想起赛前和伊角他们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又朝对局室望了一眼,光便答应着转身向和谷跑去。
  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半,近六个小时的鏖战,与和谷、伊角一起走出棋院时,已是傍晚时分。
  如换做往常,光与和谷两人一定又会为了吃拉面还是寿司这一问题争论不休。今次,却不知是光无心争辩,还是因为和谷马上就要和伊角一起去中国,三人难得意见统一地选择了寿司。
  饭席间,和谷和伊角似乎说了许多关于中国围棋棋手的事情,不过光几乎都没怎么听进去,只是一边敷衍地应着,一边不断从转轴上取下餐盘,埋头吃寿司。
  “喂,我说进藤、进藤!!!”
  “啊?什么?”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刚才我们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不好意思,肚子有点饿就……”
  扫了眼光面前已颇具规模的餐盘数量,和谷姑且信了这个理由,转而继续问伊角:“你说,我去中国的话,需要买台手机吗?”
  手机?
  光立刻抬起头来:“我也要!”
  “欸?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手机当然用来联系啊!”
  “联系谁?”和谷忽然凑近光,一脸坏笑,“难道是……女朋友?”
  “哪、哪有……”
  就在光语无伦次之际,原本放在面前的金枪鱼寿司忽然就没了踪影。寿司盘再出现在光面前时,只剩下两团光秃秃的白米饭。
  “和——谷!!”
  “哎哎,在这儿呢,没走,”和谷单手捂了捂耳朵,看向光时,一脸委屈,“不就是两片刺身么。我去中国之后,你可要两个星期见不到我啊!”
  “……”
  “况且,一会儿还不知道要带谁去买手机呢= = ”
  “借口!”
  尽管嘴上抗议着,光还是默许了和谷这一“罪行”。
  结果,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就把买手机的事儿给定了下来。
  令光没想到的是,和谷之前就对手机型号和功能有所研究。之后两人买手机的过程,竟出奇地顺利。完成所有的配置,分别时,时间才刚过七点。
  光想了想,先用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站在地铁口时,却有些迟疑。
  不知道塔矢那边检讨有没有结束。回家了吗?有没有吃饭?回去后,不会又是一个人吧?
  光仰头脑补了一下月黑风高夜,塔矢夜归图,怎么都觉得有点太凄惨。干脆慈悲心大发,又到寿司店买了一盒外带寿司,返回棋院。边走,边掏藏在书包夹层里的纸条,给塔矢拨去电话。
  可光快走到棋院时,塔矢的电话仍旧无人应答。
  还在检讨中?还是……在地铁里,不方便接电话?
  嘛~算了,反正来都来了。
  光走进棋院,问过工作人员,说检讨还没结束,就到一楼的对局室里找了座位坐下。
  大约过了十分钟,见一拨人从电梯里出来,光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像做贼似的赶紧躲到阴影里。见人群中没有塔矢,才又走了出来。
  “进藤?”
  “?!”
  光惊讶地转过身去,就见塔矢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自己身后。眼里的意外不亚于自己。
  “你别老是吓唬我行不行?”
  “你怎么……”说到一半的话语,在看到光手里的寿司盒时,顿时明白了几分,“这个是……买给我的?”
  “嗯。”右手将装有寿司盒的袋子交给塔矢,光机械地点了点头。
  其实,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印象里,塔矢总是一个人。即使他身边总有棋士围绕,也很少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心底。少数人中,绪方先生,芦原先生算吗?他不知道。那自己呢?他也不知道……
  只是没来由地觉得,那个人,好像没办法不管他。特别是,这家伙还有不下完棋,就不吃饭的坏毛病= = ……
  光也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理。姑且算是……对劲敌的特别关照?
  “毕竟……还有三天,我们就会在棋圣赛上相遇了!”原本以为要等很久的排期,没想到,昨天棋院的工作人员便电话通知了对弈时间。
  此话一出,塔矢有些疲惫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而明亮。光不禁暗暗叫苦,这家伙为什么每次说起围棋的事情,总是和平时判若两人啊……
  话说回来……
  “你今天不会又是一个人住吧?”
  “不是。父亲、母亲上周已经回来了。”
  “这样啊……”光低头用脚蹭着瓷砖。
  “对了,刚才两个未接电话……”仔细想来,自己的电话号码,除了父亲、母亲,似乎就只给了……
  “哦,你说这个啊。”
  如炫耀般,从书包里掏出崭新的银色手机递到塔矢面前,下一秒,一个问题忽然在光的脑海里冒尖。
  ——既然塔矢老师都回来了,塔矢的晚饭问题肯定不用愁,那自己还在这瞎操什么心?
  问题二。
  ——自己为什么刚买来手机,就迫不及待地给塔矢打电话?等等,迫不及待?有吗?
  问题三。
  ——为什么塔矢刚用手机,自己就跟风似地也买了一台?
  光顿时有些凌乱。
  “既然东西都送到了,”光先是往后退了一步,“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就转身跑了出去。
  目送光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塔矢看了看袋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外卖寿司,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笑意。
  “谢谢。”虽然对着空气说的,却是异常温柔的声音。
  有时,光会想,要是他和塔矢不是竞争关系就好了,那样就不需要在棋盘上相互厮杀,非要分出个胜负高下。可每每想到,不知塔矢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应付自己的每一手,就又忍不住浑身都兴奋起来。
  与塔矢的对决,如期举行。
  棋局结束后,光没有去围棋会所,而是一个人回到家里。
  关上房门,光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本子,在上面默默记了一笔。
  这本本子上,记录了自己与塔矢在正式比赛中所有的对战记录。第一场,就是在中学围棋赛中与他进行的三将战。
  纸张在光的手中快速地翻动着。
  全灭啊……
  仰面躺倒在床上,翻看着本子上的一条条记录,光不由微微皱眉。
  如果说,平时在会所下棋时的胜负自己可以忽略不计,那么在正式比赛中的每一次对弈,自己就没法不去介意。
  今天的对局,光不认为自己的处理有问题。就连一直苦手的收官阶段也不存在任何失误。
  所以,还是实力问题吗?
  ——围棋,是需要两个实力相当的人才能下的。
  ——两个实力相当的人……
  桑原本因坊那天说的话语犹如魔音般在光的脑海里不断环绕。
  不想输。即使明知塔矢的棋力在自己之上,但正因为是他,所以更不想输!可现在的自己在做什么?因为输棋,所以逃避吗?
  窗外,夏日的蝉鸣叫得人直发慌。仍对今天的棋局耿耿于怀。心里空荡荡的,仿佛缺少些什么。
  “啊啊啊!!!”光烦躁地坐了起来,让自己冷静片刻后,便抓起地上的书包出门了。
  围棋会所里。
  看到进藤进来,市河小姐眼里闪过的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惊讶更为恰当。
  “啊啦,果然被小亮猜中了呢。”
  “猜中什么?”
  市河小姐摇了摇头,接过光的书包后指了指里面:“找小亮的话,他一直在呢。”
  一直在?所以,塔矢是猜到我一定会来吗?为什么他总是可以那么笃定?凭什么自己总是轻易就被看穿?
  真是让人火大……
  莫名抬头的小情绪,在视线对上墨绿色瞳眸的那一刻,忽然就消散了。
  “哟,塔矢,让你久等了。”熟稔地在塔矢对面坐下。
  看到光坚定的眼神,亮便知道,他已经没问题了。
  “我们来复盘吧!”光说着,将一盒白子拿到了自己面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