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作者有话要说:
  重温《棋魂》的时候,就觉得光和亮的身边全是神助攻。从Sai,桑原本因坊到绪方,从塔矢行洋、仓田到越智、和谷。特别是桑原老爷子,我真是炒鸡稀饭啊,特别是他HO HO HO的魔音笑声~~~所以,在亮光小天使明白各自心情前,还需劳驾桑原老爷子助攻一把啊!!
  P.S.明天还有更~这篇文肯定不会坑,但因为平时某熊写文的时间实在有限,所以更新间隔会长一些,还请见谅~
 
 
第4章 chapter 2(2)
  不知是不是临近盂兰盆节的关系。
  偶尔看见哪家门口挂上了『迎火』的纯白灯笼,光总会不自觉地想起Sai,想起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去塔矢家的围棋会所时,会想起Sai与塔矢的两次对局。
  看电视时,会想起Sai当初看到电视机时,如孩童般惊讶又兴奋的表情。
  而回到房间里,更满是Sai的影子。强大的Sai,撒娇的Sai,沉默的Sai,生气的Sai……
  Sai,你现在在哪里?身边有人陪你下围棋吗?你所在的地方,会不会很冷?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寂寞?
  家里自然是不能挂白灯笼的。
  光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开启一盏长明灯,默默等候Sai的归来。
  正因为是这样的时候,光才更迫切地想要和谁说说关于Sai的一切。可长久以来,Sai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存在,此刻,他又能与谁说?
  不,有一人的。而且,只能是他。
  “爷爷,我来了!”
  托盂兰盆节长假的福,光久违地去了趟爷爷家。
  自从Sai离开后,光去爷爷家的频率就少了起来。可能是类似近乡情怯的心理在作祟。越是奢望Sai回来,就越是害怕希望落空。
  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光一到,就直接往仓库阁楼跑。
  那张虎次郎曾经用过的棋盘,至今仍旧静静地安放在那里。只是盘面上的血迹,如今已黯淡得几乎无法看见。
  就仿佛一场庄重的仪式般,光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手帕将棋盘擦拭一新。用手缓缓拂过棋盘光滑的表面,光在心里默默地说着:“Sai,我来了。”
  他和Sai的回忆那样多,可真正可以用来纪念的实物却那么少。除去棋谱,就只剩下这张棋盘了。
  对于光之所以那么在意这张棋盘的缘由,进藤平八不是没有好奇过。可发现每每问起这个问题,孙子的脸色总会不那么愉快时,也就不再深究。只在每次光来访时,固执地要求光在互先,最多让三子的情况下,与自己下一盘。
  所以这日,当他听光主动提起那张棋盘时,不免有些吃惊。
  “你说的是放在仓库里的那张棋盘?”
  “对。爷爷您之前有提到过的戴高帽的鬼魂,您……”像是在努力组织语言般,光迟疑后道,“您后来……有见过吗?”
  听出孙子紧张而小心翼翼的口吻,平八不答反问:“那个戴高帽的鬼魂,对你很重要吗?”
  ——是,非常非常重要。可是我却,再也见不到他了……
  光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在棋盘上落下白子。
  看到自己的孙子似乎被什么困扰的样子,平八沉默片刻,缓缓道:“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丢失什么。重要的人,重要的物。可是见不到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存在了。只要还有人记得他们,他们就还是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在我们的心里。至少爷爷是那么认为的……”
  ——消失,并不代表不存在吗?
  也对,就好比,Sai正活在我的围棋里,我的记忆里。
  这样想着,光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凝神扫视盘面,果断地在右下角落下关键一子。
  平八眼见局势不妙,顿时脸色大变。
  光趁胜追击,不一会儿,就将平八的黑子杀得四分五裂:“爷爷,您输了啊!”
  离开爷爷家,光便往约定的堤岸走去。
  临近六点,随着夜幕的降临,聚集到堤岸旁的人群也渐渐多起来。
  光站在一处较高的位置,视线得以更宽阔些。
  “好慢啊,那家伙……”
  六点十五分,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塔矢却还没有出现。
  “和谷还总说我是迟到大王,这里明明就有个比我还夸张的= =”
  六点三十分,堤岸上已陆续有人将祭祀用的河灯放入水里。周围的人群也逐渐拥挤起来。
  “早知道就不叫他了……”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当然只是气话。
  又过了几分钟,光终于在人群里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快速迎上前去,看见塔矢的着装时,却微微一愣。
  西服?!
  刚想发作,就听他道:“抱歉,临时有事,来晚了。”
  话语间,还带着些喘息,是跑过来的吗?会穿得那么正式,又是和工作有关的事情吧?
  忽然就有些过意不去:“既然临时有事,和我说一下,不来也没关系嘛。”
  “本来时间是足够的,没想到对方晚到了半个小时,时间就仓促了……”亮认真地解释着,却始终没有把心里的那句话说出口。
  ——可即使这样,我也不想取消和你的约定。
  取而代之地,只是在最后加了句:“我有给你发简讯。”
  简讯?!光完全忘了自己还带了手机这回事。赶忙掏出查看,果然显示有一通未接来电以及两条未读消息。
  自知理亏,光讪讪地朝塔矢笑笑:“我们去河边吧。”边走边默默感叹,这家伙的家教果真不是一般的好= =……
  当他们到达河边时,已经人山人海。
  光穿梭在人群中,又往前走了一段,终于在上游找到一处人流较少的地方。
  “塔矢,我们就在这……”转过头去,身后却空荡荡的。
  放眼望去,尽是陌生的面庞,陌生的身影。
  “塔……矢?”光顿时觉得脊背一凉。
  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Sai。
  他已经弄丢了Sai,他不能再弄丢塔矢。
  绝对不能。
  可是塔矢在哪里?自己又是在哪一段路上,与他走失的?
  “塔矢!塔矢!”光边走边喊。随着恐惧的加深,他只觉得自己的所有思绪都在一点点抽离。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塔矢,塔矢……”茫然地行走在人群中。周围分明有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人是他要找的塔矢。
  那一刻,无助感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遍袭全身。走不了。动不了。
  人群中,忽然被一只手强有力地抓住。
  光全身一僵,猛地回过头去。那一瞬间,原本悬空的心,忽然就有了落点。
  “塔矢!”
  近乎失而复得的喜悦,竟让光觉得鼻子一酸。
  “我打你电话,为什么又不接?”冷冷地。
  “我……”
  “每次都这样。那手机对你来说还有什么用?!”
  可以感觉到塔矢的手在微微颤抖。光从没见过塔矢这般气恼的模样。不,他应该是见过的。就在三将战那次。可又总觉得,和上次相比,好像不太一样……
  他可以在塔矢墨绿色的瞳眸中,读到焦急,读到愤怒。
  他是在……担心我吗?为什么?
  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焦躁。
  “你还说我!之前我电话给你,你不是一样也没听到吗?”
  亮微微一怔,随即反驳:“能一样吗?我那时在检讨中,怎么看手机!你就不能发简讯吗?!”
  “就算发了,你不是一样没法看吗?!”
  “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你会在棋院等我!”
  “既然留了电话号码,当然就有可能联系啊!”
  针锋相对地,全然不顾旁人的目光。
  但就在争吵的某个瞬间,望着对面正与自己据理力争的塔矢,看到他此刻就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光忽然就吵不下去了:“之前市河小姐就一直说我们是小学生吵架,现在想想,还真的挺像……”
  亮愣了愣,目光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
  好像的确是这样。并非什么严重的问题。可每次只要遇到和进藤有关的事情,自己就会失去原本的冷静。
  “我看那边人少,我们去那边吧。”
  一起来到河滩边,注意到进藤手上类似白色的信纸:“这是?”
  “秘密!”朝塔矢笑笑,光先将事先准备好的河灯点燃蜡烛,把写有棋谱的信纸放进河灯,然后将河灯轻轻送入河里。
  河灯顺着水流往前飘去,很快便与河上的其他水灯一起,化作点点灯河。
  “呐,塔矢,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
  “你说,我们在中元节这天点亮水灯的话,千年以前的亡灵看到,真的能寻着灯河找到来时的路吗?”
  回答光的,是亮的沉默。
  他隐约觉得,光问这个问题,并不是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今天的进藤与平时不太一样。眼里没了往日的笑容与活力,反而蒙上一层阴翳。自己所能做的,或许只是陪在他身边而已。
  即使背对着自己,亮还是清楚地看见光正用手臂在脸上胡乱地蹭着。
  是哭了吗?
  亮很少看见光哭。在他的印象里,光一直是乐观的,开朗的,充满元气的。尽管他的言行有时会把人气得不行,可多数时候,就像他的名字那样,是太阳般无法取代的存在。
  正是这样的光,看到他一个人默默流泪,亮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揪起来般,生疼生疼的。他忽然很想伸手去抱抱他。但抬至半空的手,却陡然停了下来。
  “塔矢,Sai他已经不在了,永远从世界上消失了。我弄丢他了……”
  “!”Sai?
  “对不起,塔矢。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等我变得更强,足够与你比肩而站,成为你名副其实的劲敌的时候。
  光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对着地面说的一般。
  然而,令亮意外的,不是光的话语,而是自己的反应。
  他不安地发现,曾经让自己执着了那么久的答案,此刻即将呼之欲出时,自己竟觉得那样无足轻重。现在的自己,只在乎光好不好,他还在哭吗?他恨不得将眼前正蹲在地上,把自己缩得小小的人搂进怀里,告诉他,已经没关系了,告诉他,自己可以等。
  垂在体侧的双手,被亮无意识地握紧。像是在竭力克制什么。
  许久。
  握紧的双拳终于随着光的转身,一点点松开。
  视线再次交汇时,光的眼中已恢复了往日的明亮与澄澈,再无之前的迷茫与阴霾。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我保证!”
  塔矢看向进藤,缓缓点头。
  忽然觉得,只要进藤还记得他曾经说过的话,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亮已渐渐触碰到那层尚未捅破的薄纱,只是wuli光宝宝还是懵懵懂懂的。虽然某熊也非常着急,但之后的路,还是要光宝宝自己去走。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清楚地意识到,亮在他的生命里,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P.S.今天小更一回~下次更新有糖吃~~尽请期待~
  另,希望喜欢本文以及看过此文的大大可以留下你的足迹~冒泡有更新~~
 
 
第5章 chapter 3(1)
  盂兰盆节后,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快节奏。
  紧凑的棋赛。不断的检讨。往复的争吵。
  唯一改变的是——
  “啊?!话费又不够了?”
  自从“走失事件”以后,被迫习惯使用手机的某光,最近因为频繁与某人短信以及电话,导致手机经常欠费停机。于是,被亮发现后又免不了一通数落。
  虽然,只是手机短信中的。
  ——你的手机又欠费了?
  ——呃……不过现在能用了。
  ——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手机话费不足,还能正常使用?
  ——!!!谢谢!!
  几乎不用想都能知道,此刻信号那头,塔矢一定又是一脸鄙夷而无奈的表情。他就是有本事用再平常不过的话语,把你噎得说不出话来。什么“棋坛贵公子”,那根本就是拟态,拟态!
  郁闷归郁闷,光去围棋会所的频率依旧不减。
  这日坐定后,光便将一套棋谱递给塔矢:“你先看看这个。”
  亮快速地扫视棋谱,很快就翻阅完毕,还给光。
  “怎么样?你觉得这套棋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光收好棋谱,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对手。
  “非要说特别之处的话,可能就是,这一套棋谱其实是同一名选手与不同选手的对局吧?而且,看棋风不像是日本棋手。”
  亮说完自己的观点后,对坐的少年一度安静得离谱。
  过了许久,光才仿佛回过神般,喃喃自语:“不可能啊……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套棋谱,是周末从和谷那儿拿回来的。正如塔矢所言,是一套由中国九段棋手对阵不同棋手的棋谱。而之所以促使光把这套棋谱带给塔矢看的,是研讨会上,和谷讲述中国之行时的一番话:围棋不仅仅是对个人棋艺的修炼,更是对一个人内心的修行。一场持久战到最后,真正帮助你赢得胜利的,往往不是你棋力的高低,而是你渴求胜利的欲望下,是否依旧可以保持内心的足够平静。
  可反复翻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套棋谱,光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塔矢只凭几眼就能道出其中玄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