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不合理啊(ありえない)……
  像是看出光的困惑,亮耐心分析道:“每个棋手,都有自己的棋风。这点你应该也能感觉到吧?”
  “所有棋手,大致都可以分为:均衡型、攻击型、防守型三类。这就使得每个棋手,或多或少都有其各自的弱点。比如:力量型棋手,擅长中盘厮杀,一旦对上布局厚实的棋手就容易陷入苦战;反之,棋风大气、善于稳扎稳打的棋手,在遇上喜欢中盘四处恶博或者满盘抱头鼠窜寻求生路的棋手时,也会非常头痛。”
  “你给的这几局棋谱,虽然看似棋风不一样,但在处理中盘的手法上,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正因为对弈的棋手不同,双方有棋风相克的可能,所以才会令盘面有输有赢……”
  亮的话,如一徐清风,令光的脑中顿时一片清明。想以前,与佐为或是森下研究会众人进行棋局检讨时,的确常听到“棋风”、“棋路”等字眼,他却全都未往心里去,与亮复盘时,也往往更侧重于每一手的应对上,从未想过去认真分析对手的棋风与行棋方式……
  不由自主地抬眸看向自己对坐的劲敌。
  眼前的这个人,他不仅会读棋,就连读人的本事也完全可以与顶尖棋手相提并论……
  “那我呢?你觉得我的棋风怎么样?”心中忽然萌生的想法,一不留神便说出了口。
  “要听真话?”
  光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郑重地点了点头。
  “以前和你对弈时,我有说过吧,你的围棋里可以看到Sai的影子……”话到一半,亮抬头看了一眼光的反应。
  ——那日在河边,说到Sai已经消失时,进藤肩膀微微颤抖的模样至今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见光的情绪并没有太大波动,才继续说:“Sai的布局是非常浑厚的,他所下的每一处地方,可能都需要几番应手,才能真正显现作用。但正是这些落子,对对手的打击往往是致命的。在你的棋中偶尔也会有类似的感觉,但多数情况下,仍旧是布局不够厚实,行棋比较莽撞,容易凭自己的直觉,所以你的棋局里才经常有险象环生的情况发生。好在,你的治孤力[1]较强,可以帮助你化险为夷……
  “抱歉,之前是我忽视了。以后我们复盘时,再增加一块对棋手风格、下棋习惯的讨论吧。”
  ……
  这日从围棋会所出来,光觉得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
  不是因为不解,而是因为兴奋。
  他第一次强烈地感到,塔矢是真的有把他进藤光,而不再是曾经Sai的影子,当作竞争对手。而对于他所认可的对手,他真的可以做到百分百毫无保留地交付自己的观点。能经常和这样一个对围棋的任何方面都认真得锱铢必较的人一起下棋、一起复盘,自己真是既幸运又幸福。
  是的,和塔矢相处时,自己居然会感到一丝幸福……
  回去的路上,光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以至到家时,母亲说了些什么,也只是随便应了几句就上楼回了房间。直到第二天清早,听母亲再度嘱咐,记得带家门钥匙,饭菜在冰箱里,才猛地想起,父母亲之后会去住在长崎的亲戚家几天。这几天里,所有的饮食起居都需要自己打理。
  起初,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相反,没有了母亲的唠叨,晚上自己反而可以更加专心地研究棋谱。
  事情发生在父母离家后的第三天。
  当光对局完回到家里,如往常一样准备拿钥匙开门时,掏遍整个书包却到处都找不到家门钥匙。
  光的背上立刻生出一丝凉意。任凭他如何回忆,都记不得今天自己出门时,是否有拿钥匙……
  晴、天、霹、雳!
  瞬间,无数的想法涌入光的脑海。
  去爷爷家?不不不。
  去住旅馆?钱不够。
  去和谷家?可以有!
  光随即拿出手机给亲友拨去电话,但现实的冷水又一次无情地浇灌下来。可恶的和谷,居然不接电话……
  犹豫再三,光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使出了最后的“招数”。
  十几分钟后,光走出地铁站,正在脑海里回忆刚才塔矢在电话里描述的路线,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塔矢!”光几步迎了上去。
  “你刚才……是在认路吗?”
  话中带着明显的笑意。被看到了?
  “难道……你是特意来接我的?”
  亮没有回答,只在转身时淡淡道:“走吧。”
  塔矢的家,光曾在备战北斗杯时和社去过一次。那次经历给光留下的印象,只有“非常难找”四个字可以形容。
  但这回跟着塔矢再走一遍,才发现真如他所说那般,距离车站很近,是属于闹中取静的黄金地带。
  到达塔矢宅。
  光在和式拉门前说了声“打扰了”,就随亮进到屋里。
  亮将光安顿在客房里,两人洗漱完毕,就各回各的房间休息。
  半夜。
  亮从梦中惊醒,察觉心绪不宁,便披了外套,往外廊走去。
  是因为进藤在家里,所以心情无法平静吗?
  坐在外廊上,听着庭院处传来竹笕扣石声,亮的脑中悄然浮现许多进藤的模样。欢笑的,惊讶的,心满意足的,与自己据理力争的。若非今次父母恰好不在,恐怕他也不会过来吧……
  这样想着,亮的口中不自觉地唤出对方的名字:“进藤……”
  “嗯?什么事?”听到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亮的背影微微一怔。
  其实起初,光并不打算起来。
  只是实在饿得不行,才只好起身,想摸索到厨房倒点水喝。
  路过客厅的时候,不知是被落在外廊上的月光吸引,还是被月影下的某人吸引,光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听到塔矢叫自己的名字,就是在那时。
  月色下,塔矢墨绿色的头发上落着不可思议的光泽。光怔忪许久,才在亮的身边坐下。
  “是睡不着吗?”
  亮侧过脸,便见进藤正揉着眼睛望着自己:“嗯,或许吧。”
  “什么叫‘或许’啊,睡不着的话,我们来下盲棋吧!我执黑先行!16之四,星!”
  “欸?那我就……4之四,星。”
  没有犹豫地:“16之十七,小目。”
  “15之三。”
  “3之十六。”
  ……
  可能是夜的关系,没了往日下棋时的那种凌厉,光竟觉得塔矢的声音意外地柔和。
  整个盘面正要展开,肚子的叫声却非常适时地出卖了光。
  “所以,你是饿了吗?”亮听后,温柔地微笑起来。
  “也……还好吧……”光支支吾吾地应着。
  “吃拉面可以吗?虽然只是速食的。”
  “好!”
  再次的,光如此坦率的回答让亮不由地弯起眼角。
  煮好拉面,正狼吞虎咽时,发现塔矢只是坐在对面看着自己,光瞬间觉得别扭起来。
  “没事,我不饿。”
  “哦。”闷闷地应了声,感觉到塔矢注视自己的目光,光之后一直低头吃着,似要把头埋进碗里。
  等光吃完,收拾好厨房,两人各自回到房间里,已是零点之后。
  正当光准备睡下时,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打开门,见是塔矢,光不禁微微睁大眼睛:“塔矢?”
  “没什么。”亮轻轻笑了笑,光隐约觉得他有些气息不匀,“只是想说,进藤,生日快乐。”
  ——进藤,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所以,塔矢是特地跑来对自己说这句话的吗?
  耳边,仿佛传来烟火在半空绚烂绽放的声响。
  望着眼前这个表情认真到极点的少年,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足足反应了数秒,才终于绽开笑容:“Thank you!”
  ——就连自己都差点忘了的生日,没想到塔矢居然记得……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治孤力:是指巧妙利用对方的棋型缺陷和薄弱环节,妥善、高效地处理自己的孤棋,使其转危为安的能力(注释化用百度词条)。
  熊言熊语:
  写到光生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原来wuli光宝宝是个处女座啊。听到亮那么认真地祝贺自己生日快乐,不知光宝宝是不是有点心跳加速呢?笑~
  因为考虑到上下文内容的连贯性,今天先更到这里,明天会多更一点。
  我发现相比正文,我更喜欢写熊言熊语啊~毕竟,写文最大的乐趣,其实就是看到有看官大人们和自己一起互动,讨论剧情罢。所以大家看完文后,都请不要吝啬地留言吧~~大家的留言、评语都是支持某熊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啊!
 
 
第6章 chapter 3(2)
  虽然临近年末,各类赛事、工作却依旧接踵而至。
  亮与光各自顺利地通过新一轮的名人战1次预选1回战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站工作地点。
  亮这次的工作是受邀参加当地赞助方举办的为期三天的围棋推广活动,主要负责向业余围棋爱好者解说表演赛棋局,并在活动之余与围棋爱好者进行指导棋的切磋交流。
  第一日指导工作结束后,《围棋周刊》记者古濑川见缝插针地找到亮,对他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说起来,今天进藤君应该也在神户吧?”
  “嗯,我知道。”
  对于亮的回答,古濑川颇有些意外。但素来听闻塔矢将进藤视为对手,知道对方的动向倒也在情理之中。
  临到末了,古濑川的声音忽然放低了些:“对了,还有二则消息,不知塔矢君有听说吗?”
  另一边。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光正盘算着明天放松一下,顺便在关西观个光什么的,棋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让光明后天临时接替一位棋士在神户的工作。具体工作内容之后会派专员与他交代。
  说心里没有不满,是不可能的。
  由于工作人员事先并没有说明将与他搭档的是哪位棋士,当光连夜到达下榻的温泉旅馆,看见正站在门口的身影时,不由一惊。
  “塔矢?!”
  “晚上好。”
  碍于塔矢身边还有另一位工作人员在场,两人并没有太多交流。办理完入住手续,听工作人员简单地介绍过工作内容后,光便被带至茶话室里,参与到众棋手的闲聊中。
  光默默地观察一圈,所有棋手里,除了塔矢以外,其他的棋士都穿得很随意。可能因为住在温泉旅馆的关系,好几位都已经换上了旅馆专供的浴衣。
  光进屋后,很自然地在塔矢身边坐下。
  听了几分钟的闲聊,光就暗自估摸着得赶紧找个机会开溜。
  “后生可畏啊,塔矢君你今年才15岁吧?”
  “对。过了十二月,就16岁了。”
  (欸?过了十二月才16岁?这家伙居然比我小?!)
  “才15岁就已经获得现在的成就,实在是了不起啊!”
  “您过奖了。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已经这么厉害了吗?那更加了不得啊,简直就是天才啊……”
  (喂,欧吉桑你说够了没有啊,真的好烦啊!)
  光有些坐不住了。余光不停地往邻座的塔矢身上瞟。这家伙应该非常不喜欢这种应酬才对……
  注意到塔矢说完话就一直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饮料杯,光在心里默默说了句,果然……
  之后,又和其他棋士聊了几句,光借口要向塔矢了解明天的日程安排,就把塔矢早早带离了现场。
  终于离开了无聊的地方,光不由长长舒了口气,转而问塔矢:“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欸?”
  光无语地瞪了塔矢一眼:“真是服了你了!没记错的话,你应该不习惯也不喜欢应付刚才那种场合吧?”
  对上光信心满满的笑脸,亮默默点了点头:“嗯……”
  往房间走去的路上,光盘算着:“难得住温泉旅馆,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泡汤吧!我来的路上有特地查过,这家旅馆的风吕可是非常有名的!”
  这不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吗?
  亮不免有些心累。可看见一旁的进藤兴致这么高涨,便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下来。但一进到男汤更衣室里,亮又不禁有些后悔起来。
  “塔矢,一会儿我来帮你搓背吧!”
  “不、不用了。”塔矢将脱下的浴衣放进箱子里,用钥匙锁好。
  眼看自己的好意被拒绝,光也不能再提什么要求,只好低头往淋浴区走。
  洗浴完毕,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含有硫磺成分的风吕池中。
  泡在温泉水里,光的心情大好,口中还不断哼着小曲。
  发现塔矢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着,进藤往他身边靠了靠:“你在想什么?”
  亮看了光一眼,稍稍往边上挪了挪:“听说明年的团体赛不再只针对18岁以下的棋手,而是面向中日韩三国全年龄段的全部棋手,业余棋手也可以参加。具体赛事细则还没公布,不过应该快了……”
  “……拜托,你不会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围棋吧?”
  “倒也不是。”亮侧脸看向身旁的进藤,只见他也同样望着自己。注视自己的瞳眸里仿佛落满了点点星辰……
  亮不自然地转开视线,掬起一捧水,淋在自己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