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泡汤池里,仿佛有种别样的气氛。所有人一旦进入,便都会把声音刻意压低。
  之后的两人没再说话。
  光再抬头时,发现塔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认真的人,都会比较辛苦吧……
  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又光明正大地观察这位“棋坛贵公子”。精致的五官,墨绿色的头发,优雅的气质,感觉更像明子夫人多一些。可是下棋时给人的压迫感,又像极了塔矢老师。不知道这家伙的小时候是怎么过的?一直在下棋吗?有其他的玩伴吗?
  静静地望着塔矢,光忽然想起两人险些走散的那日,曾被塔矢紧紧握住的右手。此刻仿佛心理作用般,手腕处正有些隐隐发烫。
  多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耳边不断传来流水声,絮语声。并非累到无法睁开双眼的地步,却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一些人,一些事,缓缓地在亮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被他妥帖地放入记忆之盒里。
  例如,那晚无意中看见的,在棋室正坐的父亲的身影。
  人为什么会感到寂寞?自己似乎也是在认识进藤后,才意识到『寂寞』的存在。那么父亲呢?那晚,他将棋笥置于棋墩对面,又是在等谁下出下一手?是Sai吗?不知父亲知道Sai已经消失后,脸上会浮现怎样的表情……
  许久,亮才睁开眼睛:“现在几点了?”
  “不知道。不过其他人都走了,风吕池里只剩我们俩了。”这句话说出后,光莫名有些脸红。好在塔矢没有看出端倪。
  回到各自房间里,想到重要的事情还没问塔矢,光只好不情愿地敲响塔矢的房门。
  进到房间里,发现床上正倒扣着一本棋谱,光忍不住吐槽道:“你不用这么用功吧?”
  “随便看看。习惯了。”塔矢关上房门,坐回床边。
  原本只是想问问塔矢明后两天的工作内容,聊到后面,却俨然成了两人间的卧谈会。
  “呐,塔矢,你还记得自己是几岁学围棋的吗?”
  “听母亲说,大概2岁的时候吧。”亮淡淡地回着,耳边仿佛又传来父亲曾经说的话语。
  ——你已经有两种非常可贵的才能。一是比任何人更努力不懈。二是比任何人更热爱围棋。
  “2岁就接触围棋了啊……”光盯着天花板,发出一声感慨,“不会觉得无聊吗?”
  “那时还太小,记不太清了……”
  “那别的活动呢?有去过游乐园、庙会之类的吗?”
  “去过。不过人太多了,后来就没怎么再去……”
  反观自己小时候,分数吊车尾、夜不归家、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的情况。
  “好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啊。”
  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相遇了。如果按照东京1200万人口来算的话,他们的邂逅简直就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光笑笑,侧过身面向塔矢。
  “不过,还是做学生比较幸福。毕业之后,才发现成为社会人真不容易。不像以前,上课偶尔开个小差,翘个课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
  “你后悔选择了职业棋士这条道路吗?”
  “也不是,只是偶尔感叹一下罢了。对了,我之前有算过,按照我今年在大手合赛上取得的点数,明年升段应该不成问题,嘿嘿。”光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看着进藤满心期待的样子,亮决定暂时不告诉他『那个消息』。还是等确定之后,再说吧……
  虽然是作为“替补选手”上场,之后两天的推广活动总算有惊无险地圆满结束。
  尽管如此,一同返回东京的新干线上,光仍旧对前晚的小插曲耿耿于怀:“塔矢,那天晚上不管我睡得再熟,你都该把我叫起来啊!”“我没有说什么胡话吧?!”
  想到昨天早上自己是在塔矢房间里醒来的,还是被他叫醒的,心里就觉得一阵别扭。倒不是排斥和塔矢睡同一间屋子,而是、而是……
  那种感觉,光一时无法说清,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一旁的亮看了光一眼,没说话,只淡淡勾了勾唇角,便转而向窗外望去。
  塔矢最让光不爽的地方就在于此。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可以不为所动,淡然处之。
  车厢里,有些安静过了头。
  消停一会儿,见塔矢耳朵里正塞着耳机,光不免有些好奇:“你在听什么?”
  “德沃夏克,《自新大陆》。”亮说着,将其中一个耳机递给光。
  光将耳机塞进耳朵里,随即齐齐的小提琴合奏便如潮水般涌入耳廓,给人以仿佛置身山川平原的壮阔之感,但随着提琴声的逐渐淡出,长笛中途加入,整个乐章又逐渐趋向轻快、活泼……
  “欸~你还喜欢古典乐啊?”
  “嗯,偶尔会听听。”亮的目光落在白色的耳机线上,“其实细想的话,围棋和音乐也有许多共通之处。音乐,是表达人思想情感的一种方式。听众可以从旋律的起伏中,听到作曲者想要表达的内容。而我们在下棋时,也同样可以通过对手的棋来了解对方下棋时的心境和所要表达的讯息。”
  光隐约有些明白塔矢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此时,可能是乐章转换的关系,整首曲子给人豁然开朗之感后,再度趋于舒缓、柔和。眼前仿佛出现一整片森林,一派祥和的景象。
  安静的氛围,时高时低的乐音,令光不禁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睡意好像也跟着钻了空子……
  感觉肩膀忽然一沉,亮微微侧头,就看到进藤已然靠在自己肩上睡去。金黄色的刘海软软地落在他的额前,毫不设防的模样。整个人的重量仿佛都依附在了自己身上。
  不知不觉间,已经比光高出一个头。平时看向对方时,总要带着点俯视的角度,此刻,却刚刚好。
  亮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体,好让光枕得更加舒服些。忽然有种想要抽出左手,将光圈在怀里的冲动,却到底还是控制住了。
  自肩膀传递而来的重量的确令自己有些行动不便,但亮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相反,渐渐习惯了光的气息,有光的生活后,忽然只身一人所带来的不适感,令亮自己都微微吃了一惊。
  已经触碰到那层薄纱的手,却不打算再往前哪怕一寸。
  有那么某个时刻,亮竟觉得这样就很好。保持这样的状态,于他,已经足够。
  光的手机,是在快要到达东京站时响起来的。
  亮迟疑片刻,还是推醒了光。
  迷糊中接起电话,光的声音明显带着些起床气。在听清对方声音后,才立刻坐直身体,声音稍稍恭敬起来。
  光在电话里说了几句,随即捂住手机低声问塔矢:“我老妈听说你上次好心收留我,非要请你今天晚上去我们家吃饭,你来吗?”
  亮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是继上次名叫伊角的少年来访后,美津子第二次见到光的同道中人。
  门开后,美津子不禁有些吃惊。是年龄与光相仿的少年。言行举止间却多了分稳重与优雅。
  “伯母,您好!我叫塔矢亮,今天多有打扰了。”亮微微欠身,随即将事先准备好的伴手礼递给美津子。
  “人来了就好,还这么客气做什么。”接过亮递来的礼盒,美津子赶忙让出通道,让两人进来。
  进屋时,光不忘打趣塔矢:“早和你说了,不用买什么东西。”想到下车后,塔矢执意要买伴手礼的模样,光就忍不住想笑。
  一直以来,对于光所处的世界,美津子并不怎么了解。只隐约感到有些残酷。这也就是为什么北斗杯那日,她早早地便中途离席。的确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无法忍受旁人对自己儿子的非议,但另一部分原因是不忍看到光输棋。
  不过,看到光的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倒是让美津子放心不少。印象里,似乎还在《围棋周刊》上见过他的照片,大约是……三段棋手?
  晚餐因为塔矢的到来而意料之中的丰盛。
  饭席间,美津子不时问起亮关于围棋的种种。少年彬彬有礼的回答,亲疏相宜的举止,可以说给美津子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以至在听说对方居然比光还晚出生近三个月时,毫不掩饰地表露出自己的惊讶之情,甚至脑海中还一度浮现过“要是塔矢君是自己的儿子就好了”的想法。
  听着父母与塔矢的对话,光这才想起,十二月的话,这家伙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
  东京的街头就像是不安于现状的少年。万圣节刚过,街道两旁和各大百货公司的橱窗里就相继装点上圣诞饰品。
  这日,亮到达围棋会所的时候,微微有些奇怪。
  分明是正常的营业时间,围棋会所里却一片漆黑。是停电了吗?可是通向会所的电梯并没有因此停运……
  亮走近几步,拉开大门的瞬间,会所灯光亮起的同时,“生日快乐”的祝贺声立刻此起彼伏地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自己家里庆祝生日的方式并不怎么隆重。
  往年轮到自己生日,通常也只是和父母一起切了蛋糕,说过祝福的话语后,就算过过了。况且今年生日前还有好几场棋赛要准备,所以并没有特别考虑过要如何庆祝。
  而此时,看到众人为庆祝自己生日而精心准备的一切,亮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快来看看我们准备的蛋糕!”
  近乎机械地被市河小姐推到蛋糕桌前,只见整只蛋糕被特别做成棋盘的模样。表面分别用奶油和可可粉区分出棋盘的横路与纵路。表示“星”位的地方,还特别缀上了数个象征黑白棋子的小型马卡龙。
  蛋糕左上角立着的,用巧克力制成的生日牌上,清楚地写着:
  アキラへ: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祝亮生日快乐!)
  正出神时,一张阳光的笑容忽然闯入视线。
  “塔矢,生日快乐!”
  本能地回答:“谢谢。”
  立刻引来一贯的抱怨声:“啊?!就这反应?不觉得有些太阴沉了点吗?”
  还是第一次被这么评价,亮反而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
  “是啊,难得这次还是进藤提议的呢!”市河小姐适时地补了一句。
  是……这样吗?心,好像被什么快速填满。
  “既然是过生日,就应该开心点嘛!少年就要有少年的朝气啊!像这样!”无视亮有些复杂的神情,光不由分说地就伸手往他的脸上捏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咸猪手”,亮一时有些懵。光就趁着机会,直接把一坨奶油抹在了他的鼻尖上。
  就在这时,只听市河小姐喊了一声:“看这里!”
  两人齐齐回过头来,画面就此定格在了拍立得相片上。
  众人围着塔矢唱生日歌的时候,光的脑海里满是相片上塔矢微笑的样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他笑得那样尽兴,就好像芙蓉花开般,绚烂了整个会所。
  只要一想到塔矢的笑容,自己的心脏就好像失去控制般跳得飞快。
  扑通——扑通——
  就像今天第一眼看见写在蛋糕上的名字那样。
  アキラ,アキラ……
  因为一直以来自己都叫那个人“塔矢”,竟差点忘了“亮”是他的名。
  仔细想来,有那么多的人都唤他“亮”。绪方先生、芦原先生、市河小姐。或许,塔矢夫妇也是如此。
  那么自己呢?
  如果自己改口叫他“亮”的话,那个人……会是什么反应呢?
  忽然不敢继续往下想……
  像是急于平复自己的心情,光转头看向窗外,却猝不及防地被飘落在窗户上的白色精灵攫去注意力。
  此刻的室外,纷纷扬扬的大雪,正铺天盖地落向地面,仿佛要将天地都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
  而彼时的光尚不知晓,一场改革之风也正如窗外的飞雪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日本围棋界席卷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平成14年(2002年)的内容写到这里就即将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时间轴就将进入兵荒马乱的平成15年(2003年)。这一年,无论是对日本围棋界也好,还是对亮光本人来说,都是非常辛苦(たいへん)的一年啊~
  另,说句题外话,更完这章后,最早要这周六再更了,所以大家暂时不用等更。虽然俺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会有等待更新的看官大人……
 
 
第7章 chapter 4(1)
  新年即将到来之际,一则来自韩国棋院的重磅消息最先引起日本围棋界多方关注。
  ——2002年12月26日的韩国棋院棋手大会上,一项提议废除原有升段制度及取消段位津贴的提案被与会棋手中的75%以上通过[1]。
  这就意味着,韩国原有的升段制度将彻底被废除,曾经以段位论高下的时代即将成为过去!
  光也第一时间,从秀英那里证实了这一消息。但相较韩国棋院改革,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围棋会所里。
  光一落座,就迫不及待道:“昨天59期本因坊1次预选3回赛,我赢了!说不定很快我们就又有机会对决了!”
  光说完,就一直望着塔矢,似在等他的反应。
  亮抬起头来,仿佛在思考光这句话背后的用意。许久,才斟字酌句地回:“历届本因坊循环赛都是由当年通过预选决赛的4名棋手、上年度本因坊战落败者、上年度循环赛第2、3、4名棋手,共8人组成的。我在上一期本因坊循环圈前4战里暂时1败,位列第2,所以……”
  “这样啊……原来如此。哈哈。”
  光笑着笑着,就没了声音。
  尽管昨天棋赛结束后,就听和谷提起过。但今天再听塔矢亲口说出,果然还是有点郁闷。郁闷之余,还带了点微微的愤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