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生枷锁(玄幻灵异)——软枝黄莺儿

时间:2019-03-15 12:54:09  作者:软枝黄莺儿
  但是这种搜魂术深入被搜检者的灵识,会让被搜检者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就算是熬下来了剧痛,可有很大的可能留下后遗症——轻者痴痴傻傻,混沌数年,重则伤及性命。
  闻清徵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弟子去冒这种险。
  世间修行者分道、佛、魔、妖、鬼五修,其中妖修乃是受天地灵气孕育的各方草木或者通了灵智的兽类修炼而成,和人不同,妖修生来就没有灵根,只是根据资质分为低阶、中阶、高阶。
  而佛修则是僧侣修行之道,心无旁骛,专心向佛,以此淬炼身心,增进修为。
  道修和魔修的修行方式同气连枝,两方都是凡人身具灵根进行修炼,都已单灵根为贵,只不过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道修吸收天地灵气,讲究清净自然,所修炼的法术也是至为纯粹,让人看着也是赏心悦目。
  而魔修却是吸收天地间至阴至邪的魔气,但凡浩渺天地中存在生灵,有善,便会有恶,自混沌初开之时魔气始生,历经万千年吸收世间万物生灵的怨毒之气,已逐渐强大。
  沈昭对魔修没什么了解,只是不知为何,天生便对魔修这两个字眼有着亲近的感觉。但是当他看到师尊每逢提到魔修时便深恶痛绝的样子时,便从不提起。
 
 
第五章 暧昧(中)
  至于鬼修,更没什么好说的,其余四修都对鬼修的修行方式忌讳莫深,从不谈起,所以也很少有人知道鬼修是如何修行的。他们只知道鬼修是修士们死后,依靠某种邪法起死回生才慢慢衍生出的一种修炼方式。
  虽然据说鬼修们无一步不实力强大,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一阵血雨腥风,但也没人愿意把自己弄死然后再尝试如何修炼。
  毕竟,‘起死回生’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机缘。
  闻清徵提出要把他收为门下的意见时,看到他的惊讶表情也不奇怪。
  沈昭虽然进阶很快,但在断情宗内却不属于最突出的,直接被他收为亲传弟子的话,不仅是直接晋升内门,而且地位要比寻常内门弟子高出一截。
  因为,每个首座的亲传弟子如果不犯太大的错,是肯定会成为未来的首座的。
  闻清徵对沈昭寄予厚望,他已立下重誓,这一世重来必不能再让沈昭误入歧途。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随时带在身边,悉心教导,让他没有接触魔修的机会。
  闻清徵以为这样的提议,沈昭会很开心,没想到沈昭却是一脸凝重神色,沉默了一会儿,却是站起来跟他说,“请师尊恕罪,我……并不想靠着师尊直接进入内门。”
  “……”
  闻清徵抬眸,秋水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凛冽淡漠,“为何?”
  沈昭苦笑一声,道,“宗内历来的规矩,首座师叔们都是在内门中挑选亲传弟子,可我现在还是身处外门,无德无能。”
  “规矩是人定的。”
  闻清徵瞥他一眼,“你现在不过修行三年,以达筑基初期,内门许多弟子修炼速度都不如你。”
  “请师尊恕罪,弟子还是不能从命。”沈昭却依旧坚持。
  闻清徵站起来,走到他身前,他们之间离得很近,沈昭都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每一根都数得清清楚楚。
  青年薄唇轻启,朱砂般的颜色似乎浸满水意,紧紧地抿成一线,越是禁忌,却是让人想要一口咬上去。
  “你很好。”闻清徵慢慢道。
  沈昭回之一笑,纯澈干净。
  闻清徵转身,披在肩头的长长银发依旧湿漉漉地,在月光的映照下像是波光粼粼的镜湖。
  “拿帕子来。”闻清徵重坐回榻上,淡淡地吩咐他,“给我擦头发。”
 
 
第五章 暧昧(下)
  沈昭一怔,转而低头在怀中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帕子,闻清徵却睨一眼,道,“不用你的。”
  他指了指北边,立着的银架上搭着雪白的绢帕。
  沈昭听话地过去拿帕子,再背对他时哑然失笑,转头后又一脸正正经经,走在他身后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撩起青年一缕湿发,用雪帕轻轻包裹、擦净。
  闻清徵的头发与他的人截然不同,那一头如瀑的雪发难收难管,像是烂漫的春事。
  自从沈昭见他第一面,就只见到青年淡漠挺拔的背。,青年着一身玄色绣金道袍,禁欲肃穆,只一头散落肩头的雪发如山间凛冽冰凉的月色,流光溢彩,直直地抓住人眼。
  沈昭屏住呼吸,细致地把青年那一头雪发分成几缕,他手下的触感如上好的缎子,冰凉舒适地缠着他的手。沈昭目光晦暗,看到雪白的发丝从自己指尖慢慢溜走。
  世事偏如东流水,总是留不住。
  “师尊…”沈昭看着他的背影,蓦然停住手,“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青年阖着眸,“嗯”了一声,由着他为自己擦拭发丝,竟有些乖顺的感觉。
  沈昭的喉结动了动,眼底柔和,轻声道,“师尊,您的头发…是生来就是这个颜色的吗?”
  “……”
  闻清徵的眼睫微微动了动,沉默片刻,慢慢道,“不是。”
  “那是?”
  “我以往动用灵力太过,伤了元气,损了根基,后来救回来了便成了这个样子。”
  闻清徵只是淡淡说着,像是说别人的事情。
  “噢…”沈昭低眸,心里莫然升起愧疚,内疚自己提起了这件事情。
  闻清徵不再说话,沈昭慢慢拿着雪帕为他拭干头发,他手中触感滑腻如脂,想要时间慢慢流,最好永远凝滞才好。
  闻清徵闭眸,似在静思,又似假寐,沈昭擦得差不多了,想问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想了想没有开口,撩起他一缕发丝有意无意地慢慢拭着。
  闻清徵慢慢睁开眼,忽然开口问他,“很难看吗?”
  “……”沈昭一愣,“什么?”
  “我的头发。”闻清徵的眸子如冰河澄澈,却带了些迷惘,“很难看吗?”
  “不。怎么会。”沈昭下意识说,“师尊哪里都是好看的。”
  “……”
  沈昭话一出口,心中随即后悔,忐忑地打着鼓,怕自己这样直白会让闻清徵误会,但闻清徵却没说什么。
  青年站起身,一头雪发披在背后,已是半干。
  “好了,你回去吧。”闻清徵淡淡道。
  “是。”
  沈昭抿抿唇,有些不舍,慢慢地把帕子折好,搭在刚才的银架上。
  沈昭放好帕子,低头恭谨地向闻清徵行礼告了别,便回到偏殿。
  便殿虽不及他闻清徵的住处,但比他原来的住处要好多了,桌上是一叠青蓝绸布包起来的东西,沈昭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平常要穿的衣物和鞋子、还有一些巩固修为用的丹药。
  沈昭不急去看那些东西,他伸出手,月光下少年的手指修长如玉,骨节分明,他把指尖附在鼻尖,指尖上似乎还残留着师尊发上的竹叶清香。
  沈昭慢慢阖眸,自心底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隐秘的喜悦如细细涓流流淌遍全身,他耳畔又响起那声淡漠的“昭儿”,嘴角不自觉泛起微笑。
  他的师尊,终于不再只是叫他的名字了。
  以后,也只是他一个人的师尊。
 
 
第六章 讲道(上)
  次日,阳光正好,初秋的日光透过殿顶的大块琉璃瓦透下来,让人心情都好了不少。
  闻清徵穿着里衣,赤足走在殿内,去拿自己搭在银架上的玄色道袍。
  一身天蓝道袍,眉目俊逸青涩的少年腰间佩着长剑,风姿飒爽,正快步走入殿内,“师……”
  闻清徵侧眸看到他,微微颔首,道,“起得这般早?”他看到少年额前有汗渍,脸颊有些红,像是刚刚练剑回来。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每日五更起,不敢懈怠。”沈昭展颜一笑,笑容纯净,恭谨回道。
  闻清徵点了点头。
  他一直知道沈昭勤学认真,不知他每日都起得这样早。看来清净峰的弟子,没有几个比沈昭更认真的。
  闻清徵在心中叹息,又觉得沈昭有些惋惜,虽说他天资不及单灵根,但依靠这般的苦学修炼已经能和双灵根修士的修炼速度相当了。
  沈昭的灵根他看不出,掌教真人也看不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的。闻清徵只知道他比旁人下的功夫都要多,修炼得要苦。
  闻清徵正想着,沈昭蓦然上前,拿起他的道袍很自然地帮他披上。
  闻清徵一怔,身体僵硬了一下,拉过道袍,“不用。”
  “……是。”沈昭乖巧地退后,看着青年把道袍穿上,系好,又把他身上悬的素色玉佩递过去。
  闻清徵一直都是一人独住,还没这么亲密地和人接触过,有些不习惯。
  沈昭看着他,眼神清澈虔诚,安安静静地在一边等着
  闻清徵有点恍然,好像,以前的那个人也是这样看他。
  这样的眼神,可真像啊……
  闻清徵心尖一悸,他猛地转过头,语气有点生硬,“你先出去。”
  “……师尊。”沈昭看他蓦然变了语气,有些诧异。
  “出去!”
  闻清徵闭上眼睛,眼前血色一片,前世那人的音容相貌依稀还在眼前,转而又成了沈昭成年之后的样子,墨发血眸,眼中似乎冰冷地不剩任何内容。
  冰凉锋利的刀刃,正插在他胸前,湿腻的血慢慢流下来。
  ……
  沈昭在外面等了约莫一刻钟,心中疑窦渐生,不知道闻清徵是想到了什么。
  闻清徵出来的时候,他忙去迎,“师尊……您怎么了?”
  他看到闻清徵的面色不太好,有些发白。
  闻清徵摆摆手,那双手白皙如玉,白得甚至可以看得到隐隐的青筋,沈昭有些心动,低下头避过闻清徵看过来的眼神。
  “我没事,去忘情殿吧。今日的早修要开始了。”
  “是。”
  忘情殿乃是清净峰的主殿,凡是清净峰的弟子每日都要在清净峰早修,听闻清徵授课。
  今日,闻清徵为他们讲道。
  弟子们都和沈昭穿的一样,清一色的湛蓝道袍,袍角用银线绣着云团暗纹,如渺远天际的颜色,望之清新夺目。
  湛蓝绣银云,这是断情宗外门弟子的装束。
  断情宗内门弟子的道袍是天青白绣金线暗纹仙鹤,看着就比外门要精致许多,易于区分。而首座,则清一色是玄墨色绣金纹道袍,执玉拂尘。
 
 
第六章 讲道(中)
  修仙大陆分无数大世界,中世界,小世界,玄清小世界作为一个低级位面之一的一个小世界,道门独尊,道宗林立,却只有居于燕国中心的南华宗地位最为尊崇,是当之无愧的道修第一大宗。
  而断情宗和其余八个名声相当的道宗并称一宗之下的九派,断情宗以剑修闻名,弟子因修行太上忘情宗,皆清心寡欲,冷面待人。断情宗作为整个玄清小世界的新晋门派,虽家底不如南华宗这样千年积蓄的大宗丰裕,但也不会寒碜。
  闻清徵带着沈昭一到忘情殿前,弟子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渐起,很快又碍于闻清徵在身前而安静下来。
  沈昭昨日被首座召过去住在偏殿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清净峰,各个弟子都在暗地里羡慕着他,以为他是一步登天,直接当了首座亲传,进入了内门呢。
  但当他们看到沈昭身上穿的依旧是外门弟子所着的湛蓝道袍时,不由疑惑纷起。
  闻清徵没有向他们解释沈昭的事情,他走到正首,在中央的蒲团上端坐,等着诸弟子坐定。
  沈昭沐着众人或惊讶或诧异的目光,照例回自己平时的位置,并没有坐在最前面。
  “……”和沈昭相熟的好几个弟子见他过来,忙围住他,小声问,“沈昭,听说你住到紫华殿偏殿去了,师尊是不是收你做入室弟子了啊?”
  入室弟子便是亲传弟子,登堂入室,若是进了紫华殿就相当于是被师尊收了亲传。
  沈昭想了想,道,“还没有。”
  “啊?为什么啊?”
  “内门试炼还有一年,我现在还不是内门弟子。”沈昭只是这样回。
  和他跟闻清徵说的一样,他想通过内门试炼,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再理所应当地成为闻清徵的亲传弟子。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闻清徵有可能被泼上不守宗规提拔外门弟子的脏水。
  还有一年,沈昭呼了一口气,他想自己有实力在一年后达到筑基中期,届时通过内门试炼。
  其他人有些惋惜,几个人松了口气,低声道,“别灰心啊,沈昭,师尊一直对你都青眼有加,你平日最用功,师尊肯定都看在眼里的。”
  沈昭温和一笑,谢了他们的安慰。
  他难道不知这些人心里都庆幸自己没真的成为师尊的亲传么,比他有资历身份更高的弟子多得是,不知道看到他住到了紫华殿偏殿都要多眼急呢。
  看来,他没成为师尊亲传弟子的消息下了早修就会传遍清净峰,这些人也会放下心来了。
  沈昭也不知为何师尊忽然传他去紫华殿,但他不探究,也不去问,既来之则安之。师尊最近变了不少,却是,更关心他了。至少,现在师尊眼里看得见他了。
  沈昭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淡如烟云,抬眸却看到了杜司年正偷偷摸摸朝这边瞧。
  他嘴角的笑意没变,但眼底却一片冰冷,只是淡淡地瞥过去一眼,杜司年便觉脑中如有针扎,直刺人骨。
  杜司年诧然转过视线,没想到沈昭那么敏感,那么快就能察觉得到。
  再抬眼看时,看到少年脸上笑容没变,但看在他眼里却犹如修罗。少年朝着他这边,薄唇微动,眉梢凛冽。
  杜司年辨出来了,他是在威胁自己,不要说出去那天的事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