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生枷锁(玄幻灵异)——软枝黄莺儿

时间:2019-03-15 12:54:09  作者:软枝黄莺儿
 
 
第六章 讲道(下)
  杜司年心有余悸,陡然转头,正对上闻清徵淡淡瞥来的目光,又是低下头去。
  闻清徵见他神色古怪,颇有局促不自然之意,启唇问道,“司年,你怎么了?”
  “不、不怎么。”杜司年虽然看不到沈昭的样子,却感觉身后如芒在背,仓促回道。
  闻清徵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片刻,没有再问,在弟子们都到齐之后开始今天的讲道。
  端坐在正首的青年微阖双眸,神色冷寂,如万年不化的冰雕,唯独那双形状优美的唇微动吐出词句,声音如泉水悦耳,“太上老君曰:众生所以不能得真道者,为有妄心。“
  沈昭坐在下首,认真地看着青年,把他每一个词语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来回咀嚼数次。
  闻清徵惯常接受旁人尊崇敬慕的目光,不觉得什么,只是继续慢慢道,“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着万物。既着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
  “烦恼妄想,忧若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净矣。”
  断情宗弟子皆修行太上忘情道,修道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抛却七情六欲,故而每月都会有几次像这样的讲经。
  沈昭很喜欢师尊在为他们讲经的时候,因为每当这时候,其他师兄弟们都昏昏欲睡。
  就像,师尊是在为他一个人讲经一样。
  斜日渐渐升起,明亮的日色透过忘情殿前的树影投下来,细细碎碎的光柱给地下铺上纹路。
  闻清徵正讲完一经,看到底下的弟子们茫然的表情,见怪不怪,站起身,道今日的讲道结束。
  弟子们都舒了一口气,每月例行的讲道是他们最为难熬的时候,在他们看来讲道与修为增进毫无关联,不知道为什么宗内每月强制他们必须参加。
  而沈昭却是自一入宗便泡在清净峰的藏书阁里的,把断情宗宗训背得滴水不流,知道千百年留下来的祖训是有道理的。断情宗弟子所习太上忘情道,只有抛却情欲五感,达到讲道中的境界时才能使灵力发挥到最极致。
  故而,师尊这样专心修道,不理世事的人才能成为断情宗最为强大,护佑一方宗派的修士。
  沈昭是被闻清徵带回来的,所以管理藏书阁的周师叔待他很好,每次见到他都会由着他在藏书阁第一层看书。
  沈昭自从被检测出没有灵根存在之后,每日不能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修炼,但他当时小小年纪,却不甘心就这样长大后在宗内当个没有灵力的杂役,便泡在藏书阁,几年的时间内翻遍了一层所有的藏书。
  清净峰的弟子们常常羡慕沈昭进阶快,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
  他们总是常见闻清徵前一天教了什么法诀,沈昭过几天总是可以学会,而且那手法如出一辙,没有丝毫错漏。
  他们以为沈昭是生来天赋使然,就算灵根不及人也能够进阶很快,却不知那些进步背后是多少不眠的夜晚。
  沈昭在藏书阁阅遍藏书,自己按着一本破破旧旧的低阶灵书,有实在不会的就问周师叔,竟真地慢慢走上了修仙之路。
  以前和沈昭同住的师兄是不以为然,说他不必修炼如此认真,毕竟进入内门的只是少数,他们只需要在外门混一辈子也可衣食无忧。
  但沈昭却从未停止修炼的脚步,他只有变得足够耀眼明亮,才能换得那人一个不经意的赞许。
  若是默默无闻,恐怕师尊永远不会看他一眼吧,沈昭想。
 
 
第七章 佑心(上)
  辰时,深秋的清净峰日头刚露,枫叶染红了满山,一层层地叠着云雾,似给整座山峰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纱。
  在紫华殿外练剑的少年脑后束着长发,眼睛明亮坚定,手中长剑随心所至,带着凛冽剑气卷起地上红叶。红叶骤然聚在一起,被剑风卷得在空中成了绸带,须臾又缩成一团尽落到一旁的石池中。
  沈昭额上带着汗,微微喘息着,将最后一式收停,舒了口气。
  他伸手拭汗,又净了手,才提着剑走进殿内。
  刚进紫华殿,沈昭就见闻清徵恰好掀开帷幕出来,身上穿着里衣。
  沈昭轻车熟路地行了礼,恭谨道一声“师尊”,便走过去一旁的铜雕暖炉上拨了拨炭火,添上冷香。
  闻清徵生来水灵根,怕冷,所以沈昭每夜睡前都在殿内烧上暖暖的炉火,第二天再添上。
  沈昭和他相处久了才知道,师尊虽实力强横,看起来凛然不可侵犯,可私下却是不怎么会处理自己事情的人。
  沈昭常见了他在冬日还穿着初秋的薄衣,偶尔碰到他双手都是冰凉的,后来只好把他的道袍和御寒衣物都在前一夜临走时准备好,放在他榻前,又添好炉火才能放心离开。
  闻清徵接受着他事无巨细的照顾,慢慢地,已经很习惯了。
  他以前得过且过,现在多了一个人,紫华殿里都有了人气,他自己也过得比以前舒坦多了,却不觉。
  沈昭添好炭火,习惯地走到一边,为闻清徵递上净面的帕子。
  闻清徵坐在紫檀椅子上,椅子上是少年铺好的柔软的绒垫。沈昭拿起桌上的玉梳,很自然地捋起青年如雪的长发,为他梳发带冠。
  闻清徵刚睡醒,微微阖着眸,看起来有些疲倦的样子,问他,“昭儿,你今日何时起来修炼的?”
  “回师尊,依旧是卯时。”沈昭回着,替他把道冠上的一根银簪簪上,柔声道,“可是吵到您了吗?”
  闻清徵摇摇头,他抬了下手,沈昭便把他的发放下,在一边低头等着他的吩咐。
  “今日就是内门试炼了,难为你今日还修炼得如此辛苦。”
  断情宗的内门试炼三年一度,凡是有心想要进入内门的弟子无不养精蓄锐,等待着这难得的一天。而沈昭却依旧如往常一般,天未亮就已经起来修炼。
  闻清徵心中蓦然有些感慨,他以前是多么不在意身边的事情,连这样勤勉认真的弟子都不曾放在心上。
  沈昭听到师尊的夸奖,眼眸微弯,“应该的,弟子还要为师尊替我们清净峰争个名额呢。”
  “嗯。”闻清徵看着他,微微颔首,“不过一年时间,你已经从筑基一阶修炼到了四阶,进益很快。”
  他转眸,余光瞥到沈昭,轻声唤他,“过来。”
  沈昭听话地走过去,在他身前屈膝蹲下身,眼神好像不含任何杂质,清澈的倒影中唯有青年淡漠的面容。
 
 
第七章 佑心(中)
  闻清徵低眸,长长的眼睫逆着光,像是蝶翼在稀疏阳光下的剪影。
  他摊开手心,白皙手掌上蓦然现出一个小巧护甲,那护甲看起来极为精致,闪着金光,里面的灵气浓郁如有实质,沈昭只是在那金甲身前就觉到神清气爽。
  “师尊,这是中阶法器?”
  沈昭看着那护甲,有些不确信地问,任是他心性坚忍,也有些心潮起伏。
  若是问修士们什么东西最重要的话,估计只会有两个答案——修为和法器。
  修士们十年如一日地苦修灵力,就是为了能拥有异于常人的强大修为,从而在和别人的决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而法器,便是强大修为的最好辅助。拥有了合适法器的修士如虎添翼,能更好地发挥出自身的灵力,就算是修为低于对方,只要不是差距太大,凭借更好的法器都是完全有可能反败为胜的。
  在玄清大陆,法器分低阶、中阶、高阶,高阶已是这片大陆上难以见到的珍宝,千百年来无一出世,而中阶法器便是修士们普遍认同的珍贵法宝,是金丹期修士才配有的武器。
  而闻清徵却在这时候把一个中阶法器拿出来,其意已很是明了。
  闻清徵看到他神色微动的样子,眉眼舒展几分,却依旧冷淡道,“这护甲唤作佑心,你今日便穿着这件法器。”
  “这是,防御性法器……”沈昭看着他手心的护甲,那璀璨的光芒夺目,他喃喃说着,指尖抚过护甲坚硬的鳞片,看到手下的护甲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在飞快地变大着。
  中阶法器已属难得,而中阶法器中的防御性法器更是稀少,有价无市,无不是连金丹期修士都要争抢的存在。
  那件护甲最后变化成他的身形,便不再变化,闻清徵递给他,“穿上。”
  “不…不用。”沈昭看着那法器,“这太贵重了,师尊,我受不起。”
  “我给你的,你收着就是。”
  闻清徵淡淡瞥他一眼,“把外裳脱了。”
  “……”
  沈昭抬头,又看到他冷凝的神色,抿唇脱下外裳,挂在银架上。
  佑心作为护甲,是由两片金光闪闪的天山玄晶制成,两片玄晶由雪蚕丝相连,坚不可摧。
  闻清徵拿着佑心,一低头,却是为少年穿上护甲。
  “师尊……”沈昭下意识退避,肩头却被一只手按住。
  “别动。”
  闻清徵皱着眉,在认真地系着护甲腰畔的绸带,但他平日没怎么弄过这些,总是不得其法。
  怕是没人知道,堂堂清静峰的首座、断情宗第一强者竟然连带子都系不好。
  沈昭很少离师尊那么近,心跳得很快,鼻尖就是闻清徵的气息,恍若雪水融过,满是清冷意味。
  “师尊,我来吧。”沈昭心中软得一塌糊涂,小声道。
  “莫动。”
  闻清徵却和带子较上劲了,微微蹙着长眉,伸手笼过少年腰侧,把那带子系上。
  他一抬头,恰巧碰上少年鼻尖。
  闻清徵一愣,有些恍惚,“怎么长得那么高了?”
 
 
第七章 佑心(下)
  他对沈昭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山雪连绵处瑟瑟蜷缩着的小孩,沈昭那时面黄肌瘦,肩背单薄,似乎下一刻就能被风吹走。
  闻清徵把他带回了断情宗,清静峰的女弟子为他换上干净暖和的衣裳,闻清徵把自己捂手的小暖炉塞到他怀里,沈昭不畏生地接过,小声地说了谢谢。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小孩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学着别的弟子一样喊他师尊。
  那时候,沈昭不过刚刚到他腰畔,闻清徵没有测出他的灵根,他不能跟着修炼。每次闻清徵在忘情殿教习弟子的时候,常常见到小孩躲在忘情殿的石柱后面,偷偷看他们练习。
  闻清徵装作没看到,好像,沈昭还真的以为他不知道了。
  闻清徵还知道他常常去藏书阁看书,所以告诉了藏书阁管理书籍的周管事放他进去,一层的普通弟子可看的书都可以让他看。
  偶尔,沈昭想要去二层的话,他也让周师叔装着看不到了。
  他知道沈昭认真,骨子里就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头,想他以后就算不能修炼,也能成为博览群书的大家,却不想他自己钻研竟真的踏上了修行之路。
  昔日那个只到他腰畔的小孩已经长成了挺拔俊秀的少年,快要高他半头了。
  沈昭听到青年的疑问,抿着唇笑了笑,眼神有些狡黠,“师尊,弟子可以弯腰的。”
  “……”
  闻清徵手下一紧,把沈昭下面的话勒下去。
  “师尊,太、太紧了……”沈昭忙求饶。
  闻清徵蓦然松开手,冷哼一声,“自己系。”转身走出殿外。
  沈昭无奈苦笑一声,看着青年拂袖而去的背影,心里却不禁有些甜意。
  闻清徵这一会子和带子较劲,却还是没系好,沈昭低头一看,系了个死结,歪歪扭扭地,不太雅观,却很结实。
  沈昭平时洁癖最重,见不得这样歪斜的系法,却没忍心把带子解了重系。
  当他穿上外裳,整衣敛容再出去的时候,闻清徵已不知去了哪里。
  沈昭也不慌,不去找,口中占出一诀,腰间长剑便从剑鞘中抽出,悬在他脚下。
  “起——”
  少年神色自若,熟练地御起御剑诀。
  长剑腾空而起,载他升入云霄,剑气长虹,如素练般在云间划过一带长痕。
  断情宗,水云间。
  置于断情宗主峰之上的水云间处于峰顶,因常年云雾缭绕,犹如身处九霄之上故而得了“水云间”的美名。
  水云间之上,除却无处不在的游云之外,还有着十步可见的松柏苍翠、细水长流,清脆嘹亮的仙鹤声和潺潺流水的声音交错杂绕,恍若人间仙宫。
  沈昭御剑处于高空之上,自云端俯瞰广场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八卦阵,那八卦阵又是由无数的八卦图汇聚而成,其中灵力充沛。
  到了水云间上空,沈昭便不再御剑,而是踏上实地,一步步地从石阶走上去。
  断情宗宗法,凡是断情宗弟子,不论身份高低,入水云间都不可御剑在其上空飞行。
  水云间身处峰顶,要一步步走上去很是不易,尤其是对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修士。修士们依赖法术,大多都习惯了用灵力去做各种事情,体力甚至比寻常凡人还要弱,要他们一步步地爬上去,实在是难为人。
  沈昭一路上听到不少人怨声载道,却也没人敢说祖宗宗法的不是。
  他在清静峰洒扫惯了,所以不觉累,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峰顶。
  水云间的广场上已经有了不少弟子,大多都和沈昭一样身着湛蓝云纹的道袍,都是来参加试炼的外门弟子。
  沈昭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被拥着的冷淡青年。闻清徵一身玄黑道袍,气质清冷,发束高冠,发带长长地垂下,在底端垂下太极图案,给肃穆中添了一份灵动。
 
 
第八章 挑衅(上)
  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诗句恰好可以用来描绘水云间。
  而这样的景色却不是断情宗人人都可以欣赏得到的。水云间身处主峰,也便是属于内峰界限,平时只有内门弟子出入,外门弟子只有在三年一度的内门试炼里才会有机会看到这样的美景。
  闻清徵被拥在人群中,许多内门弟子其实都对这位名副其实的断情宗第一强者心存敬畏与仰慕,想要看看他是什么样子,看到后又惊叹闻清徵看起来竟然那么年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