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妖书奇诡(玄幻灵异)——通隐

时间:2019-04-13 09:27:32  作者:通隐
  尤问声说:“我刚回上海,对这里的事情尚一无所知,因此暂无打算。”
  杜庸摩挲着手中的扳指,笑着说:“也是。明天我派人来接送大公子,大公子想去什么,尽管去。这上海滩啊,不同以往,可比以前有趣得多呢。”
  “谢谢杜先生,不过我与怡和洋行老板有约在先,恐怕佛了您的好意了。”
  “怡和洋行……哦,我想起来了。是年轻有为的陈先生吧。”
  “是的……”
  听着两人的谈话,尤问约站起身去后院换衣出门调查。后院树枝上的那只乌鸦“嘎嘎”怪叫着,在房里换好衣服,把警帽往脑袋一戴,招呼了一声便出门去了。
  他并不担心尤问声被套住,这个男人,虽然无法容忍脏污,却比他狡猾得多。因此,别说杜庸,就算是军阀都督前来,也未必能撼动他。
  下午,在霞飞路与新的搭档巡逻,五点后,他到捕房枪支室,要求换一支手木仓。前来排队交还枪支结束工作的巡捕,把弄着枪支,一不小心走火,“砰砰砰”子弹擦过枪支室室长的脑袋上。吓出一身冷汗的室长,大骂道:“找死啊!赶紧登记滚蛋!”
  日夜巡捕交班结束,室长问:“你要手木仓做什么?”
  尤问约说:“调查。”
  “除了巡长和队长可把枪支带出捕房外,普通巡捕除了当班领取枪支外,一律不许私自携带离开。身为前任巡长的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我只借一晚,明早还你。”
  “出了事,我承担不起唔……你……你要干什么?把枪放下,把枪给我放下。”
  “那现在,可以换枪了么?”拿着巡逻用的□□顶着枪支室室长的脑袋,尤问约问。
  “可、可以了。”室长吓得腿软。
  尤问约咧牙,露出魔鬼一般的表情:“那便多谢了。”然后,顺利换了一把手木仓。把手木仓别在腰间,他走出枪支室,身后传来咆哮声,“我要揭发你,我一定要揭发你!”
  尤问约哼笑了一声,离开了霞飞路捕房。
  回家路上遇见东方猫,这少年四肢缠上到他身上,任由着人把他带回家。进了家门,看到挂在二哥身上的小猫儿,尤问珠伸手又是一个响头:“下来。”
  小猫儿委屈巴巴的下来,然后直奔桌边,在看到那一大盆菜,露出兴奋的表情:“开饭啦——”
  四碗白米饭,除了尤问声之外,其他三人吃没吃相,狼吞虎咽,仿佛饿死鬼投胎一般。尤问声说:“明天我找个人打理家中杂务,问珠你去学校。”
  尤问珠停下筷子,有些怯生生地说:“可不去吗?”
  尤问声说:“不可。”
  尤问珠低头,二哥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去吧,别做个大字不识的人。”
  尤问珠抬脸辩解:“我识字,可多着呢。”最终,她还是听从了进学的安排。尤问声继续提起进怡和洋行的事情,尤问约直接站起,“我和小猫儿还有事,这件事以后再说。”说完,把东方猫拎出了家门。
 
 
第4章 第四章:鬼变
  上海黄包车车夫不得越界拉客,有大胆的,会穿越界线进入租界——前提是不被巡逻的巡捕逮住。
  同样的,三界巡捕不得跨越办案,如被发现,将引起纷争,甚至是枪战。因此,像身为法租界警察厅在职人员的尤问约和东方猫,是不可穿着法租界巡捕制服踏入公共租界或华界,不然动刀动枪那还是小的。
  法租界卢家湾靠近华界南市,与公共租界接壤的闸北华界一样,这里聚集着鱼龙混杂之人。尤问约与东方猫在夜晚混乱的闹市里和阎数碰头。
  阎数嘴巴叼着一根烟,等到来人,他拿掉仍在地上踩灭,说:“走吧。”于是,三人穿过闹市街,来到余名士家门口前。
  余名士乃前清官员,清亡后,定居上海成为众多遗老遗少中的一员。尤问约他爹是最后一位上海道道台,因此与这位余名士认识,但却没什么往来。
  连续近一个月的调查,这两天,最终查到余名士身上,尤问约由惊讶过后,便推算出了他为何这么做。
  抬手敲开了余府大门,前来开门是着着一身前清束装的余夫人。尤问约说:“余夫人,我们找余老爷。”
  余夫人问:“可有拜帖?”
  尤问约说:“无拜帖。”
  余夫人道:“那便请改日再来。”说完,打算把门关上。尤问约伸出脚插入门内,说,“余夫人,打搅了。”说完,推开了门。余夫人眼睛深处,闪烁着暗光。最后,只得把人带进宅子里。让人在前厅等待,她进入后院叫余名士。
  余名士古板着一张脸,似不太欢迎来客。他坐下,余夫人便给他倒了一杯茶,而后候在他身后,可见,这家里一切由他这个主人做主。
  “三位深夜造访我余府,不知有何贵干?”
  “调查一件事。”帽子下,阎数目光犀利地盯着眼前前清朝臣。
  “你是什么人?”
  “阎数。法租界中央巡捕房总探长。”阎数说。
  “东方猫,法租界中央巡捕房总巡长。”东方猫笑意盈盈地扬手自我介绍。
  “尤问约,法租界霞飞路捕房巡捕。”尤问约道。
  余名士目光扫过三人,说:“你们既然是法租界警察厅的人,却胆敢跨界查案,就不怕我告发,让你们在上海混不下去?”
  尤问约说:“余老爷,咱们要查办的案子,比咱们的前途重要得多了。”
  “那我倒要问问,你们要查什么案子?又为何查到我家里。”
  “咱们要查的案子,是这一个月来自杀的女人。”
  “那五具艳尸?”
  “看来,余老爷有所耳闻。”
  “周树人把这事情写上了报纸,还有谁不知道的。你们找我,是想说,这个案子和我有关?”
  “不仅有关,这案子的凶手,可不就是余老爷么?”
  “谁都知道那几个人是自杀而亡,你凭什么说是我杀的人?”
  “就凭你脚上鞋子的证据。”
  “鞋子?你什么意思?”
  “每有人血尸花,都会有一老太太前往摘取煮了吃。从她口中,我们得知,女子自杀而亡时,围观人群里,有一人刻意装扮成不同身份之人混在其中看艳尸。可这老者,连续四次,忘记换了自己的布鞋。而那双鞋子的主人,便是余老爷你。”
  听完尤问约的话,余名士嘲笑般地说:“就凭一双鞋定我罪?”
  东方猫扑到余老爷的脚上取下鞋子,余名士大吃一惊,却没来得及阻止。东方猫指着鞋子后缝线说:“这个缝线便是证据,且,老太太描摹的身形,与余老爷一模一样。如此,余老爷还想继续狡辩吗?”
  阎数说:“余老爷,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余名士冷笑:“你们还没有资格查办我。”说完,候在身边的余夫人抽出一把刀,然后扎进肚子狠狠一划,被割开的口子,有人血尸花生根发芽窜了出来。余夫人嚎叫一声,人跪倒在地,身子往后弓起,从肚子里生长而出的人血尸花,带着尸体扎根于地,然后刺向尤问约三人。
  “砰砰砰”迅速抽出抢朝野蛮生长的人血尸花打出,尤问约避开攻击,说:“果不其然,余名士你早已堕成鬼。”
  正常自杀而亡的女子,身上岂会生出人血尸花?
  被人血尸花保护着,余名士露出了扭曲的表情:“那些女人,死不足惜。不仅抛头露面,还大声说着什么女人应当和男人同等之地位。咱们这国家的女人,岂能让这些人带歪了。女人,便应当遵从妇道,相夫教子不要出门卖头卖脚。”
  不断被攻击的东方猫抽出警棍打断人血尸花,炸开的触手溅了他一身血,他身影轻巧地快速逼近余名士:“余老爷,大清都亡了九年了,你还想把女人当成男人的私有物,任由打杀不成?”被打断的人血尸花又重新生长,真是没完没了。
  余名士双手十指交织一起,张嘴便是怪笑:“女人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她们一旦碰到了知识和权利,天下就会大乱,便会灭国。你们好好看看,是谁害得大清帝国灭亡。若不是慈禧太后,我中国定统治整个中亚。是她,是这个女人害了这个国家。除了她之外,现在的女人们,却想从男人手中夺取更多。我决不允许,我要杀尽天下背弃三从四德的女人!”
  阎数喝道:“余名士,你以为今晚能逃得过这里么?”
  余名士张开双手仰天癫狂大笑,随后十指长指甲划过脸颊,十道指甲痕渗出血迹。这个疯癫的男人,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他不断地说着:“我要杀尽违背妇德的女人!”
  尤问约手中子弹打尽,他从腰间抽出警棍抽打刺来的人血尸花,说:“沉溺过去王朝不愿醒来的人,最终扭曲而丧失人格。”
  已认不清自己是谁的余名士,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指甲刺进了眼睛挖掉自己的眼珠。被挖掉的眼睛,鲜血喷出,而后窜出了新的人血尸花。
  “尔等,为我王朝而死吧——啊——”
  尤问约大喝一声:“小猫,掩护我!”
  灵活跳跃袭击的东方猫回道:“好勒!”
  于是,替尤问约辟出一道口子,尤问约喝了一声,手中的警棍破入余名士的身体,然后捣碎了他的内脏。
  同一时,阎数打中了余夫人的心脏。
  舞动的人血尸花瞬间落花,而后垂地,不再动弹。
  这场血战,结束。整个大厅,仿佛刚被血池里捞出来一般。东方猫看着两具尸体,说:“真丑。”也不知,他意指何事。
  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才把此事摆平,阎数内心松了一口气。他说:“总算,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尤问约说:“可是,我们依旧不知道他们为何异变。”
  人,为何异变。这种诡事,因无从解释,又称为鬼变。
  他们三人,在查。
  可查了近三年,却一无所知。只知道,鬼变之人,形态各异。
  如今,整个上海滩,渐渐地被黑暗所笼罩。“鬼变”的人,还有潜伏暗处,生根发芽的诡事,变得越来越频繁。整座大都,似成为了狩猎围城。你不知道,下一刻自己会不会堕成鬼。
  而上海滩,又是否会堕落成“鬼城”。
  阎数抽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走吧。”
  东方猫露出猫儿一样的表情:“好咧。”
  尤问约站起,三人转身离开余家宅子时,尤问约“唔”地一口□□,他缓缓低头,看到了刺穿自己胸膛的人血尸花。然后,心脏仿佛被人捏住一般,
  耳边,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始从于终。此刻起,游戏正式开始。
  黑夜的上海滩天空,铺了一层红色。
  看到被刺穿身体缓缓倒地的人,东方猫瞳孔一缩大吼道:“二哥!”
  尤问约,缓缓陷入了黑暗中。
  东方猫如同异兽一般露出锋利的爪牙朝宅子后面去——他们怎么就忘了,余家还有个女儿。
  在后院厢房里,缠着小脚,穿着锦绣袄服的女子静静闭着眼睛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她的胸口,破了一处,便是这处,窜出了人血尸花刺穿了尤问约的胸口。
  到来的东方猫,怒吼着扬起警棍砸碎了她的脑袋。
  前院,看着倒地的人,阎数退后三步。接着,红色的灯笼光照耀下,他看到尤问约身体里的黑色虫子迅速蚕食刺穿身体的人血尸花,胸口上的血洞,开始被“修补”愈合。直到东方猫从后院奔来,尤问约身体仿佛没有受过伤似的,完好如初。
  如果,不是他衣服前后破了洞口,怕是没人知道他的胸口,被刺穿过。
  东方猫抓住尤问约拼命摇晃:“二哥醒醒!”
  尤问约□□一声:“别摇了,疼死我了。”
  知道他这次又没死成,他露出又哭又笑的表情:“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阎数从怀里拿出一点鸦片涂抹在烟上,然后把烟递上。尤问约颤抖着手接过,深吸了一口。
  东方猫担忧地问道:“二哥,怎么样?”
  尤问约面色苍白如纸:“好多了。”
  鸦片,可是他的止疼的好东西。
 
 
第5章 第五章:夺辔代之
  被捏住心脏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普通人,一定无法回答你。若问尤问约,他会告诉你两个字——恐惧。
  被捏住心脏的感觉,远比被抽掉灵魂还要让他感到恐惧。因为,这两样他都曾遇见过。余名士那一家被处理后,被穿透胸膛的尤问约请了好几天假。他留在家里,白天除了晒太阳就是等吃的,晚上则闭门抽鸦片。
  鸦片,能够缓解他体内的疼痛感,如今的他已离不开这个毒品。当然,这事情是万万不能被大哥发现的。
  大哥把小妹撵去上学,还找了一个打理家中事务的婆婆。婆婆姓乌,他们称她为乌婆婆。乌婆婆一身黑衣,一双黑鞋,脑后发包还是用乌木别起来的。在尤问约看来,这位婆婆浑身上下冒着一股黑气,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也不知道大哥哪找来的人,好在她慈眉善目,不会使不入流的手段害人。
  只是,停在院子里的乌鸦开始变多了起来。
  看着躺在躺椅上,显得骨瘦如柴的弟弟正在晒太阳,尤问声微微皱眉。阳光下的尤问约,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露出半截消瘦白皙的腰身,他说:“大哥,可有应承之职?”
  尤问声坐到他身边的矮凳上:“你想让我做什么?”
  尤问约说:“大哥想做什么,尽管去做罢。”
  尤问声勾唇一笑:“哪怕我堕入黑道?”
  尤问约说:“在上海滩这个地方,所谓黑与白,还不都是一样的。”公共租界有巡长侦探为双重身份,他们以自身之职掩饰了第二道身份尽心犯罪。还有巡捕为了多一份收入,暗中给鸦片馆把风等,这些事情比比皆是。真要比个黑白,能有几个是干净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