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妖书奇诡(玄幻灵异)——通隐

时间:2019-04-13 09:27:32  作者:通隐
  回到家时,失踪了三天的尤问声依旧没有回家。乌婆婆做好饭菜,坐在桌子上吃饭时,尤问珠好奇问道:“二哥,大哥哪去了?”
  尤问约答:“为工作的事情忙去了。”
  尤问珠美滋滋地想:“大哥这么厉害,人人争着抢。即使不做外交官,也会被学校聘请成为先生。”
  嘴巴塞满饭菜的东方猫含糊地说:“要是他去帮那什么陈进生呢?”
  尤问约兄妹两一致露出厌恶的表情:“绝对不会!”
  一旁吃着白米饭的乌婆婆“呵呵”笑。
  饱腹之后,三人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尤问珠说:“不管大哥做什么,我将全力支持到底。”
  尤问约微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傻丫头。”
  东方猫家中没人,在尤家里留到深夜和尤问珠一起看书论辩后,才翻墙回隔壁。让妹妹早点睡,尤问约回房后,点起大烟抽了起来。
  算算时间,快到了。
  好睡一晚,翌日一早,尤问声依旧没有回来。尤问约和东方猫前往中央捕房,在审讯室里,他们再次看到了昨天前来报案的男人。
  阎数把调查结果告诉他,听了结果后,男人颤抖地说道:“你是说,我是假的?”
  尤问约说:“意念过于强大,就会演变成真是。你只是真正孙兴贤鬼化出来的产物。”
  男人崩溃大哭,他激动地锤桌,眼睛里的泪水控制不住地落下:“他们是骗子,他们都是骗子。我才是孙兴贤,我才是真正的孙兴贤。”
  阎数说:“你不是。”
  男人“啊”地一声掀翻了桌子,跑出巡捕房。尤问约似叹息了一声。
  等在门外的东方猫,在他们出来时,问:“放任鬼化出来的人不管,会怎么样?”
  阎数回答:“会崩溃而亡。”有的,会自杀;有的,会极端到杀了原主。总之,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他们本就是不存在的人。
  “我才是孙兴贤,我才是孙兴贤!”从巡捕房逃出来来的男人,朝小东门跑去。路上,口中疯疯癫癫地说这话。在经过一个买卖猪肉的摊时,抢了一把杀猪刀。杀猪佬叫骂了一声,可又不能把摊子的生意扔下。
  拿着杀猪刀一路闯入孙家。正在小院里晾晒衣服的婉娘看到一身杀气的男人时,惊恐大叫:“啊——兴贤——”然后抱起身边的女儿退后。
  屋子里,孙兴贤走出来:“婉娘,怎么了?”
  婉娘抱着女儿躲到了丈夫的身后,孙兴贤看到拿着杀猪刀的男人,便知来者不善。他拿起木棒:“你想干什么?”
  看着妻女躲在他身后,男人红了眼睛,他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杀了你!”
  崩溃后,绝望感袭来。如果他无法夺回自己的妻女,那就亲手手刃夺取了他一切的敌人!手中杀猪刀,在太阳底下反射出寒光,男人一步一步地朝着一家三口去。
 
 
第7章 第七章:亦假亦真
  “救命啊——”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周边邻居的寂静。在男人砍过来第一刀,孙兴贤用木棍挡下时,婉娘抱着女儿吓得跌坐在地,口中发出求救声。而女儿,也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男人红着眼,整个人露出疯狂的表情:“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手中的杀猪刀继续朝着孙兴贤砍去。
  孙兴贤继续挡住男人:“疯子!疯子!”
  听到求救声和孩子哭声的左邻右舍涌进了孙家。他们看到男人拿着杀猪刀朝着孙兴贤砍时,吓了一跳,之后纷纷拿起身边可拿的东西。一个月前,和孙兴贤喝酒的酒友指着男人说:“不能让他杀人!不能让他杀人!”
  说完,便拿着锄头朝着男人敲去。
  这一锄头,真要敲到脑袋上,非得当场死亡不可。
  但是,男人避开了。他继续朝着孙兴贤去,身后的邻居和酒友纷纷上前。酒友发了狠,将锄头倒过来,以锄头铲面朝男人杀去。
  这一次,男人必死无疑。
  孙兴贤看到即将被打死的男人,撑大眼睛,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来。
  但是,有两把警棍破空而来。第一把警棍,打掉了酒友的锄头,第二把,打飞了男人手中的杀猪刀。
  杀猪刀擦过孙兴贤的脸,刺入了墙里。孙兴贤脸上笑容凝固,人吓得冷汗直流。
  东方猫才能够上空飞跃而下,落到了以男人为中心的圈点,然后用脚撩起警棍,警棍落回了手中。看到是他,男人大吼:“我要杀了他!”
  东方猫掏掏耳朵:“好好好。不过在杀之前,咱们先把真假孙兴贤给理明白了。”
  左邻右舍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也愣住了:“你们不是说,我是假的孙兴贤吗?”
  人群外,传来尤问约的声音:“这只不过是我们作的一场把戏,目的是为了试探在场所有人。”
  人群分开一条路,尤问约和阎数走进来。
  尤问约弯腰捡起自己的警棍。男人疑惑不解:“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阎数压了压脑袋上的帽子,帽子阴影下的眼神,显得有些冰冷:“我们刻意欺骗你,是为了让鬼化出来的孙兴贤露出马脚。”
  男人愣住,更加不接了。
  尤问约说:“我们说,你是孙兴贤鬼化出来的人,属于孙兴贤不愿承认的懦弱无能的人格。其实,事实恰恰相反。他,才是你鬼化出来的人。”尤问约警棍指向高壮威猛的“孙兴贤”。
  男人有些颤抖:“这么说来,我才是真正的孙兴贤。”
  阎数说:“是的。你因为自己的懦弱无能,希望自己变成高大能干,能够让妻女偎依的男人。因此,才会鬼化出另外一个完美的自己。这个男人,代替了你,温柔对待妻子,还找到了好工作。总之,在左邻右舍里,是个改过自新,完美无瑕的男人。”
  尤问约说:“这就是你,想成为的人。”
  阎数说:“但是,这个高大的男人,在这个破落的家里,却变成了极其违和的人。我们调查过,你们家日子不好,在过去,吃了上一顿没下一顿。因此,这个高壮魁梧的男人,用什么把自己养得这么高大?”
  男人,也就是真正的孙兴贤颤抖不止:“可是……他们,那他们为什么都把我忘了?”
  尤问约说:“因为,你自己把自己给抹杀了。”
  孙兴贤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我把自己给抹杀了……”
  阎数说:“好好想想,一个月前,喝酒时你说过什么?”
  孙兴贤陷入了一个月前的回忆里:“我……厌恶这样的自己,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可靠,为家人考虑的人……我这样的男人,要是不存在就好了……”
  尤问约指向孙兴贤的酒友:“所以,你为什么要隐瞒他所说的话?”
  酒友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
  阎数抬头看向魁梧高壮的“孙兴贤”:“因为,是他让你隐瞒,还贿赂了你,对吗?包括今天,拿着锄头想趁着混乱杀掉真正的孙兴贤。这样,罪不责众。他要真死了,你们这十几号人,全部有罪。以此混肴视听,还真是好计谋呢。”
  尤问约手中警棍拍打着手掌:“开心么?他可是变成了你所期待的模样呢。温柔,护家,可靠,为妻女忙碌,还拥有比你更高的智慧。”
  东方猫指着“孙兴贤”说:“我说你,刚刚孙兴贤差点被杀的时,你笑了吧。”
  “孙兴贤”急忙辩解:“我没有!你们在胡说八道。”
  左邻右舍也纷纷附和:“你胡说八道,我们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酒友也大声说:“对啊,是他一直缠着孙家。咱们大家可都亲眼看到了。”
  孙兴贤激动大声反驳:“我才是真正的孙兴贤,我才是!”说完,朝着妻女去,却不想,婉娘抱着女儿退到了“孙兴贤”身后。孙兴贤哀求道,“婉娘,求求你回到我身边吧。我再也不伤你的心了,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婉娘激动道:“我不认识你,求求你别再来纠缠我了!”
  孙兴贤哭着跪下:“婉娘,我求求你相信我。”
  婉娘别开脸,不在看。
  “孙兴贤”开始赶人:“今天我就放过你了,还有你们巡捕房的人。请滚出去,别再来打搅我们家了。”
  东方猫看向阎数:“阎罗王,就这么算了么?”
  阎数抽出自己的手木仓:“不会。”然后走到跪在地上的孙兴贤面前,他把枪递给他,“想要让所有人想起你,你就杀了他。当然,你也会死。但你还有第二个选择,离开。自己成为那个不存在的人。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消失。而他,会代替着你继续活下去。”
  孙兴贤颤抖着手接过枪。
  左邻右舍大惊失色,而婉娘更是抱着孩子挡在了“孙兴贤”面前。
  孙兴贤看着妻子护着另外一个,自己所期望变成的样子的男人,内心如刀割一般。他颤抖地说:“婉娘,对不起。自你嫁给我,我便没有让你过上一天好日子……”枪对准了高出婉娘一个头的“孙兴贤。”
  婉娘泪流不止:“不要……不要……我根本就不认识啊!”说完,闭上了眼睛。淑儿也“哇哇”大哭,“不要杀我爹爹,不要杀我爹爹。”
  久久,不见枪声。婉娘缓缓睁开眼。她看到,孙兴贤放下了手木仓,然后站起,颤抖着背影,落寞地离开了孙家。
  阎数把枪收好,他对“孙兴贤”说:“以后,你便是孙兴贤。只要你犯罪,我便不杀你。”说完,他与尤问约和东方猫离开了孙家。
  逃过一劫的孙兴贤激动地抱着妻女:“没事了,没事了。婉娘,淑儿,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婉娘激动回抱。
  穿过城门,朝中央捕房去。东方猫问:“孙兴贤真的会消失吗?”
  尤问约说:“会。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属于不存在的人了。那些他认识的人,没有关于他的记忆。因此,不过一个月,他会慢慢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人间。”
  听完,东方猫瞪大眼睛看着一个蹲在街头角落,慢慢变得透明的人。然后,这人慢慢地,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阎数吐出一口烟:“上海滩里,这种诡事,真是越来越多了。”天空,明明万里晴空,湛蓝干净。却不知为何,让他感到极其的压抑。也不知道,明天又会遇见何事。
  当日,尤问约回家时,依旧没有大哥的消息。直到两天后,他休假时,东方猫拿着一份报纸冲进来。然后指着报纸上的人结结巴巴地说:“二、二哥!这、这是大哥吧?”
  今天一同有假期的尤问珠好奇探过脑袋,在看到报纸上的人和报道时,瞪大了眼睛!
  尤问约把报纸抢过手里,然后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报纸上大篇幅报道的人,确实是尤问声。上面说,前清最后一位上海道道台大公子以赌博赢下了公共租界最大,也是上海滩目前最大的游乐场新世界。与此同时,他连同新世界的主人经润一并赢过来。目前,原新世界游乐场主人经润连同自己也输掉后,已成为了尤问声的门下走狗。不仅如此,尤问声还赢下了其他四个人。这四个人,分别是——
  前清八旗子弟,十八岁的小贝勒,爱新觉罗·奕侗。报纸上的照片,他穿着锦绣长袍,脑后留着一条长辫子,但额前,并没有剃发。而是,把所有的头发留了下来。
  前清覆亡后,晚清王朝的贵族们,不是躲进了天津,就是来到了上海。爱新觉罗·奕侗便是其中一位。只是,到了这个时代,也只能维持着所谓的“贝勒爷”这个毫无意义的称号。不过,可不能小看了这位小贝勒,他的赌术,在上海滩可是闻名天下的。曾经,所有小看了他的人,都落得了极其凄惨的下场。
  第二位,是金发碧眼的英国人,叫威廉。在上海公共租界,英国人享有着最高的地位。工部局也是由英国人实际掌权。因此,很多欧洲商人来到东方大都做生意。而威廉,便是其中一位,有传闻,他与英国大贵族德文郡家族有关。而尤问声留学英国五年,说不定听说过这位先生的传说。
 
 
第8章 第八章:赴宴
  第三位,身穿黑袍,看不见脸。也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知道叫门图。
  第四位,是个拿着拐杖的老头,叫解元。这个老头表情和蔼。但尤问声把他赌下来,绝对有他的不平凡之处。
  在尤问约看完报纸时,东方猫问:“大哥这是干什么?”
  尤问珠说:“我还以为大哥去学校当教书先生。”
  不仅是他这么想,其他都这么想。哪怕不进入政坛,也进入教育这行路。可所有人都想错了,他踏足了别的领域,而这个领域却涉足了黑白两道。这无疑把自己蹚进上海滩混乱的局势中。
  尤问声虽然是落魄名门,但他突然在上海滩占据了一席之地,这无疑成为一些武装犯罪的目标。现在的他,还很弱,根本没有稳稳扎根于此地,因此,随时会有倒塌的危险。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呢?
  东方猫和尤问珠不知道,尤问约当然也不知道。
  尤问约把报纸放下:“既然是他所选择的,就随他去吧。大哥这么做,总该有他的理由,和意义。”
  东方猫挠着脑袋:“那要不要咱们去保护他?”大哥就是个斯文人,在那群野狼里,就是任由宰割的小白羊。
  尤问约说:“不必,他身边有人会保护他。”报纸上的那五人,可不是普通人。特别是原新世界的主人经润。他既然愿赌服输,把自己连同新世界游乐场输掉,那应该有了追随尤问声的觉悟。
  尤问珠一脸担心:“我还是不放心,大哥要是被骗了怎么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