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妖书奇诡(玄幻灵异)——通隐

时间:2019-04-13 09:27:32  作者:通隐
  尤问约笑着说:“到时候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今天的这份报纸,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看到的是不同信息。有的人,看到了一个新的势力崛起。有的人,看到了财富。也有的人,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公共租界怡和洋行,看到这则消息的男人,是惊讶的,又是钦佩的。陈进生说:“问声,这个世界,没人能把你关进笼子。”哪怕是身为好友的他,也无法把人捆在身边。
  又过两天,新世界游乐场发布了请帖,邀请各界名流,于三日后前往新世界参加宴会。这是作为尤问声以新世界新的主人身份发出的邀约。
  又过两天,有人开车拿着礼服来到尤府,让尤问约、尤问珠还有东方猫试衣服。这些礼服,是西洋礼服。尤问约长得高瘦,那身子骨撑不起洋西服。他干脆不穿,而是穿上长袍布衣,腰间还扎了个布腰带。
  这显得他的身姿,更加修长了。
  尤问珠穿的洋装裙子刚适合,她有些爱不释手。
  东方猫身穿洋西服,他和尤问珠站在一起,看起来倒是青梅竹马,天生缔造的一对儿——只要他不露出那张猫脸儿。
  前来送礼服的人说:“明天下午我来接三位前往新世界游乐场。”
  尤问约笑嘻嘻地说:“有劳了。”
  于是,那人鞠了一躬离开了尤府。尤问珠有些兴奋,嘴巴碎碎念。还亲自下厨,煮了一大锅混杂菜。三人吃得肚皮圆滚滚。
  次日,三人请了假。尤问珠换上洋装后,便坐在树下等着二哥给自己梳好看的头发。尤问约换上长袍布衣,在腰间系上腰带。随手把略长的灰白色头发用手指往后一梳,随意扎了个小马尾后,便走到院子给妹妹梳头发。
  换好衣服东方猫从隔壁一跳,跳进了院子:“小猪小猪,我来给你梳啊。”
  尤问珠别开脸:“你想把我的脑袋变成鸡窝子吗?”
  东方猫保证:“我绝对不会。”
  尤问约直接把人推开。
  给妹妹梳齐了头发,然后给她戴上别有珍珠的白色头饰。简简单单,就此完成。尤问珠拿起镜子照照,心生喜欢,不自觉露出有酒窝的笑容来。
  前来接送他们的车子在约定时间到来。
  尤问约左右手各牵着一个上车去了。上车后,车子开动,朝着公共租界的方向去。
  公共租界南京路商厦鳞次栉比,这条路,自上海开埠后,这条路成为了最早的商业大道。这附近,又有跑马场,因此吸引了众多洋人客商。
  当车子开进公共租界,尤问珠趴在车窗看着外面的世界。
  事实上,比起法租界,公共租界对华人比法租界严苛多了。这里面,甚至是不许华人乞丐进入乞讨。一经发现,便遣返回华界,但乞丐们与租界巡捕打游击战,经常流窜进入里面。因此,公共租界,给人以一种干净富饶的感觉。而接壤着公共租界的闸北华界,则是贫民窟。在那边,除了靠近公共租界的楼宇外,便是一大片连片的棚户房。一旦起火,那边将会变成废墟。
  车上的三人很少来公共租界。尤问约会来,大多是换上便装,与阎数进入查案。因此,他呆的地方,大多是法租界。及与法租界交界的华界南市。
  尤问珠偏头对尤问声说:“二哥,公共租界可真好看。”
  尤问约笑着说:“你想过来玩,以后我带你。”
  东方猫抢着道:“还有我!还有我!”
  尤问约故作沉思,然后手一拍:“好,以后你来保护小猪。”
  东方猫一脸兴奋。尤问珠一脸嫌弃地推搡:“我才不要咧。”
  三人,就这么“吵吵闹闹”地来到了新世界游乐场大门,亲自来给他们是经润。尤问珠一个紧张,不由握紧了拳头。似感受到身边的人情绪,东方猫主动握住她的手。尤问珠内心的紧张感,一下散去不少。
  尤问约下车后朝经润扬手:“谢谢经润老板。”
  经润含笑说:“二公子可以叫我管家。”
  尤问约抓抓脑袋一笑,然后带着弟妹进门。
  新世界游乐场,里面吃喝玩乐集成一体。赌场、茶室、剧台、商城等。几乎一应俱全。要进入里面,只要花上门票钱便可进入。至于里面的消费,又是另外一回事。
  今天是新世界新主人宴请各方大佬的日子,因此买票进入玩乐的人更多了。当然,混在里面的探子也多。好在,宴会厅安排在五楼,并安排了人把手,因此,普通人无法进入。
  经润带着三人上五楼主人休息室。
  经过布好的宴会大厅时,他们看到宴会厅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而提早前来的上九流贵客们,聚在一起喝茶小玩赌博。
  尤问约三人经过时,那些高贵的客人们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那是尤大公子的弟妹吧?”
  “听说只是法租界的三等巡捕。”
  “不仅是个三等巡捕,他一个人,五年时间,败光了所有家财。”
  “要不是尤大公子回国,恐怕他们吃了这顿没下顿。”
  “有这样无能的弟妹,还真是拖累呢。”
  “谁说不是呢……”
  这种话传入耳朵,尤问珠握紧拳头,不自觉低下头。尤问约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小猪,不必听那些人的胡言乱语。”
  尤问珠表情复杂:“可这些,根本就不是二哥的错。”
  尤问约笑着说:“我并不在意这些,我有你们在身边就足够了。”
  尤问珠抬头仰望高瘦的二哥,她发誓道:“二哥,小猪会努力的!以后,绝不让别人看不起咱们!”
  尤问约“是是”两声。
  三人被经润带到一道华丽的大门前,“咿呀”一声,他推开大门。里面的景象映入眼里——尤问声坐在中间,身边或坐或站着四个人。这四个人,便是“小贝勒”爱新觉罗·奕侗;英国人威廉;穿着黑袍,不知男女的门图及拿着拐杖,一脸慈祥的老者。
  经润说:“老板,二公子、小姐、东方少爷到。”
  东方猫一跳,便要扑到尤问声身上:“大哥——”
  在他一脑袋扎进尤问声的怀里时,竟被小贝勒给抓住了。东方猫手一袭,小贝勒放手避开,东方猫利落跳开落在桌子上。接着,东方猫如流星一般袭向小贝勒,小贝勒伸手一档,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
  桌子旁的陈进生一脸不悦地说道:“真是没规矩。”
  东方猫从天花板上跳落回桌子,尤问声抬手,他蹭到尤问声的手掌上。尤问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东方猫乖得像只猫儿一眼蹭着他的手掌心。
  尤问约笑意盈盈地扬手招呼:“大哥。”
  躲在二哥身后的妹妹探出脑袋朝着他甜甜一笑,尤问声含笑而道:“来了,坐这里来。”
  尤问约和尤问珠坐到他的身边,尤问声对经润说:“经润,送些吃的上来。”
  三人不禁咽了咽口水,要知道这里是新世界游乐场,那肯定有好吃的,因此从早上开始,三人腹中空空,为的就是等待下午和晚上的餐点。
  经润恭恭敬敬微微一鞠礼:“是。”于是,下去安排。然后,先让人送茶水上来。
  尤问珠有些紧张地抓住尤问声的手臂质问:“大哥,你怎么成了新世界的老板?我以为,我以为大哥去做先生了。”
  尤问声说:“或许,我天生是个做生意的商人。小猪
  尤问珠摇摇头,她甜甜一笑:“不会,只要大哥喜欢,我和二哥也会喜欢。”
  陈进生说:“既然如此,你们两个把巡捕房的差事辞了,来新世界帮问声。”
  尤问约笑意不明:“这可不成。”
  陈进生再次“骂”道:“有这么个不成器的弟弟,只会拖后腿。你应该庆幸,问声是你哥哥。若不然,你这辈子也只是个三等巡捕。”
  尤问约咧出一口白牙,他伸手揽住大哥,极其挑衅地说:“是啊,有这样的哥哥,真是我这弟弟的福分。可惜,也只有和小猪、小猫儿有这等福分。”
  陈进生脸更臭了。
  这时,小贝勒笑了起来:“二公子还真是有趣。”
 
 
第9章 第九章:假药
  尤问约偏头看向这位晚清贵族,小贝勒拿起落在胸前的长辫子甩到背后,人坐下:“二公子和老板一点都不像。”
  尤问约摸摸那张消瘦的脸颊,笑道:“那小贝勒觉得我像谁?”
  小贝勒说:“像个善人。”
  尤问珠不明所以,她左看看大哥,右看看二哥。比起二哥,大哥更像善人吧。并且,虽然大哥二哥是同父异母,但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亲兄弟。那双眼睛,就特别像。
  比起尤问珠的不解,东方猫露出一张猫脸儿,人眯了眯眼睛,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尤问约一愣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凑到大哥脸边,说:“陈进生,和大哥比起来。你觉得,谁更像善人?”尤问声眉头一皱,把弟弟的脑袋推开。
  陈进生冷哼一声:“你就像寄生在问声身上的虫子。”
  东方猫朝着他张牙舞爪。他一下听出陈进生骂的是他们三人。
  那个优雅的,在喝着茶的英国人,悠然说道:“即使虫子,那也是无害之虫。”
  老者解元一脸老脸和蔼可亲,他含笑说道:“几位的感情,还真是好。”
  身穿黑袍的门图,一动不动,仿佛不存在似的。
  东方猫傲然说道:“那当然,谁都不能打破咱们的羁绊。”
  小贝勒勾唇一笑——真的,打不破吗?
  经润把午饭送进来,摆到另外一张桌子上,尤问声没好气地说:“行了,你们先去吃饭。”接着,对二弟说,“问约,下午带小猪和小猫儿在游乐场玩。晚上八点到宴会厅。”
  尤问约扬手:“交给我。”
  然后,三人扑到隔壁桌子,化身饿狼,朝着桌子上的美味大快朵颐,尤问珠口中不停地说着“好吃!好吃!”。经润看得一愣一愣的,就是隔壁的小贝勒也被他们难看的吃相惊住了。
  他们这是三年没吃过东西了吗?
  陈进生只觉得丢脸至极,他说:“问声,你不要过于宠溺他们了。”
  尤问声看着狼吞虎咽的三人,淡淡一笑:“没关系。”然后,让经润多备上一份菜。经润含笑接着送菜去了。
  吃完饭,喝完茶,三人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小猫儿止不住地兴奋:“二哥,一楼有表演幻术的,咱们下去看看。”
  尤问珠抢着道:“还有唱戏的。”
  尤问约说:“走,有什么咱们玩什么。”
  尤问珠与东方猫附和:“好咧。”
  就像每年过年,一起去城隍庙逛,吃遍所有的小摊小食一样。三人和尤问声招呼了一声,便要下楼去,却不想,小贝勒跟了上来。
  “二公子,这新世界没什么我不知道的,我来陪陪三位。”
  “好咧,有劳小贝勒。”
  四人下楼后,休息室的访客,开始变多了起来。
  也由于新世界易主,再加上,新主人邀请各界上九流的人物前来参加宴会,因此,今天的客人,比往日更多。
  小贝勒尽职尽责地带引他们到达各个不同的剧场看表演玩儿。尤问珠和东方猫瞪大眼睛,兴奋地看着,尤问约也兴致盎然。小贝勒一一讲述着杂技、戏曲、幻术等,接着还看了无声电影。
  小贝勒是上海滩的名流,他走到哪都引人注目。不过,让人们更加吃惊的是,他陪着的三位“客人”。有混在里面的探子,早就把尤家三代扒个底朝天,因此知道是新世界游乐场主人的亲弟亲妹,还有隔壁邻居弟弟。
  至于其他人,则不清楚。
  不怪他们不知道。在上海滩这个混乱的地方里,尤问约只是法租界一个小小巡捕,根本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力。再有,尤家早已没落,唯一能让人记得住的人,除了尤家去世的老爷之外,便是英国留学归来的大公子了。
  因此,无人看得到,被大公子锋芒盖住的弟妹们。
  但这些,尤问约他们并不在意。因此,成名与否,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在游乐场游玩之时,尤问约突然停下脚步,目光扫了一眼人群——尤问声刚回国那天,那道目光,他再次感受到。到底是谁,盯上了他?
  “怎么了?二公子?”小贝勒问。
  “没事。”尤问约回。然后继续陪着小猪与小猫儿游玩。
  直到,有人拍住了他的肩膀。尤问约反手便要抓住对方的手折住,对方急忙避开:“问约,是我。”
  是阎数。
  尤问约收手:“是你啊。”
  东方猫招呼:“阎罗王。”
  尤问珠也道:“阎叔叔。”
  小贝勒一听,便知道是熟人。
  阎数取下帽子:“我找问约有点事。”
  尤问约点头:“你们先去玩,我待会找你们。”
  东方猫挥挥手:“好。”于是,牵住尤问珠继续玩耍。
  而这一次,小贝勒把他们带进了赌场。
  尤问约和阎数坐进了二楼靠窗的茶室里,待侍者把茶水送上,尤问约问:“发生了什么事?”
  阎数喝了一口茶,说:“造假药。”
  尤问约手指不由放到唇下轻轻蹭着:“假药?”
  阎数点头,继续说:“有人制造了一种假药,卖给穷人。吃了假药之人,撑不住的,会鬼化。”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
  尤问约接过,他倒出一粒,扔进嘴巴里。阎数额角不禁流一滴汗水,他眼睛浮起担心:“你不要再折腾自己的身子了。”
  尤问约双拳握紧,眼睛爬满血丝,瞬间变得通红:“这一点,我还撑得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