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猫妖谈恋爱吧(近代现代)——云上之鬼

时间:2019-04-13 09:28:59  作者:云上之鬼
  “小石头?”男人看着少年的模样,竟连带着抱着他的手也抖了起来,“小石头?你怎么了?小石头!”
  男人一刻不停地唤着他,而少年也一直持续着这样的状态,过了大约十分钟后,整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接着,少年抬起头来,眼神里似乎恢复了清明,细长的手指还抚上男人的侧脸,轻轻地摩擦着。
  少年的眼神很深情,像是看着天地间最爱的人一般看着男人,嘴唇微启,轻轻唤了一声:“阿峰……”
  男人整个身体都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声线都微微发着抖,“小磊?”
  少年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男人不敢相信地抚摸着少年的侧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少年没再说话,双臂勾上男人的脖子,直直地就吻了过来。
  这个吻,对于相爱多年的情侣来说,实在是太过熟悉,男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便深深回吻住他,同时将他整个人都紧紧揽进怀里,彷佛害怕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阿峰……”少年在男人怀里几乎软成一滩水,细细地喘息着,“不要问……抱我去床上好不好……”
  男人点点头,立刻就打横将他抱了起来,几步走到卧室床前,将少年轻轻放了进去,接着,整个人也覆身压上。
  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管有多么荒诞,他最爱的那个人回来了,就在当下,就在眼前。
  他只想要抱着他,用全部的力气,全部的生命,紧紧地抱着他,不留一丝缝隙。
 
 
第11章 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修)
  夜幕褪去,清晨来临。
  第一缕阳光洒在床上的时候,男人还在沉沉睡着,而在他怀里的少年,不安地动了动耳朵,接着,睁开一双机灵好看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转,等他搞清楚自己是以什么状态在男人怀里后,忍不住嗷的一声坐了起来。
  马上,又嗷的一声,夹着尾巴又躺回了男人怀里。
  男人被这一系列响声惊醒,下意识地揽过少年的腰,“弄疼你了?”
  “主、主人……你你你……”少年僵硬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那里,顿时就被惊到般,“我我我!你你你!我和你……你和我……”
  男人这会也清醒过来,看到少年的神情恢复以往,不由面色复杂地试探道:“小石头?”
  少年点点头,又摇摇头,眸子里迅速渗出水汽来,“呜……主人答应了不和我交配的,怎么会……”
  “对、对不起,我……”男人连忙也坐起身来,看着少年身上的痕迹,赶紧下床捡起他的衣服来给他穿上,“昨晚我可能出现幻觉,把你给当成他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呜……哇……”少年委屈地咧咧嘴,顿时像个孩子般哭起来了。
  “对不起,别哭……”男人无措地用指腹给少年擦着泪,“我会对你负责的,不管什么后果,我都会负责的,对不起,小石头,别哭了。”
  “呜……”少年眼泪汪汪地看着男人,委屈地撅起嘴来,“主人,好疼……”
  “我去给你买药,等一下。”男人闻言,马上就开始穿衣服,慌忙间连袜子也没穿,拖鞋也没换,就这么一身家居服便出了门,临走还不忘嘱咐道:“别乱动小石头,乖乖躺好,我马上回来。”
  男人一路匆忙地买药回来,连售货员找给他的零钱都没要,而此时少年的情绪也平复了些,抽抽噎噎地看着男人着急的样子,不由又笑出了声。
  男人也颇为无奈地笑了笑,跨上床指引着少年翻过身去,开始小心温柔地帮他上药。
  片刻,男人帮少年清理干净,又洗了个澡,才给他涂上药膏穿上裤子,细致地帮他盖上毛毯,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的迹象,便去厨房给他热了碗牛奶端过来。
  没错,是碗,少年喝牛奶都是用舌头舔的,所以要用碗来装。
  少年一边用小舌头舔着牛奶,一边偷偷地打量男人,如果交配能换来如此细致照顾的话,那倒也不错……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少年,连忙红着脸摇了摇头,甩开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男人看着少年可爱的模样,伸出大手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接着在他面前坐下,目光深沉地看着他,“小石头。”
  “主人~”少年乖巧地应道,小舌头还在舔啊舔牛奶。
  男人轻轻叹了口气,才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
  “喵?”少年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
  “那你对于昨晚发生的事,还有印象吗?”
  “我只记得,主人帮我洗澡的时候,突然觉得头很晕,”少年仔细想了想,“后面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男人欲言又止地,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之前你所说的,家族的长老,可以让我和他联系一下吗?”
  少年摇了摇头,“只有长老和我们联系,我们是联系不到他的。”
  男人沉默下来,这件事,已经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了,但他有意无意中,已经伤害到了少年,这是事实。
  于是,男人直直地看着少年,很真诚地说了一句:“我很抱歉。”
  “喵~没关系啦~”少年连忙摇了摇头,“我说过,主人怎么对我都没关系的~”
  男人笑了笑,接过少年手中的奶碗来放到床头,又抓住他的手捏了捏,眼怀关切地看着他问道:“那里,还疼么?”
  “不、不是很疼了……”少年闻言羞红了脸,“我没事的,主人别担心~”
  男人伸手宠溺地摸了摸少年的头,“想吃什么?我去买。”
  “唔~”少年思索了下,便很确定地开口,“螃蟹~”
  “水果要不要吃?”
  “要~草莓~”
  “啧,贪吃鬼。”虽是嘴上这么说,但男人还是立马站起身来,“乖乖在家等我。”
  少年乖巧地应了一声,男人便换洗了下出门去了。
  …………
  而另一边,发现秦峰又没来上班的方淮,无奈地给他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电话的男人似乎身处菜市场,周围叫卖声噪音嘈杂,不由就说道:“秦峰,你这是打算变型家庭煮夫啊?班也不上啦?事业也不要啦?”
  “对了,你再帮我请几天假吧。”男人似乎刚意识到这点,“不好意思,给忘了,月底请你撸串去。”
  “撸串?好意思吗你?你知道咱老板脸色多难看吗?”
  “外加海底捞,麻辣烫,美食一条街。”
  “哼,这还差不多。”
  “你现在怎么样,那只猫……找你麻烦没?”
  “暂时没有,我在公司呢。”方淮一边坐着等造型师给他吹发型,一边翘着条长腿抖啊抖,“不过,现在这事,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找几个大师之类的?”
  “先别吧,我觉得没那么简单。”男人在那边叹了口气,“先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小心点。”
  挂了电话后,方淮拿着手机琢磨了会儿,从通讯录里翻了个号码出来,拨了过去。
  “喂,七叔,我是方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搞个东西,专门治猫的那种,嗯,随便什么,能镇住妖怪的也行,对,什么价位都行,尽快给我寄过来……”
 
 
第12章 昨晚发生了什么
  而少年此时正自己在家,百无聊赖地逗弄了会玻璃缸里的热带鱼,又绕着屋里来回转了三圈,刚打算扑到床上去躺着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少年一愣,心想男人拿着钥匙啊,应该不会敲门的,那应该就是拜访者吧,他这么一副猫耳猫尾巴的模样又不能见生人,于是便没去理会。
  谁知敲门声一直很有耐心地,隔几秒就敲两下,过了会还隐隐听到外面有人喊了个名字,喊了一会后又直接说道:“猫,我知道你在,开门。”
  少年眨巴眨巴眼,看样子来人还认识自己,思索片刻后,还是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位穿着花色西装的年轻男子,肩宽腰细,身形修长,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薄唇轻轻勾起道:“真的是你。”
  “长老?”少年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当然知道。”长老徐徐走进来,上下打量了少年一遍,表情微妙,“你和人类交配过了?”
  “噗……”少年脸一红,“你怎么知道?”
  “你这一身的骚味,如果不是这样,我都找不到你。”男子勾勾唇,又道:“这样一来,你的发情期就到了。呵,别怪我没提醒你,做的时候最好注意点,否则……”
  少年红着脸点头,“我知道的。”
  “呵。”男子又轻笑了一声,“不过,刚才我叫你名字那么久,为什么不开门?”
  “名字?”少年的表情迷惑起来,“对了,长老,为什么我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闻言,男子轻松的表情严肃起来,缓缓抬起双手放到少年脑袋上,闭上眼睛感应了片刻,才睁开眼来,道:“你这具身体里,还住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亡魂。”
  “亡魂?”少年倒吸了口凉气,又突然想起什么般,“哦,难怪昨晚会那样。”
  “怎么?昨晚发生了什么?”
  少年脸又是一红,支支吾吾的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粗略说了一遍,因为详细的过程他也完全不知情。
  “看样子,你体内的亡魂,跟你现在的这个主人,生前是有渊源的。”男子顿了顿,正色道:“除了我,你还记得什么?”
  少年仔细想了想,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便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记得了。”
  “亡魂对你的影响很大啊。”男子的眉目微微皱起,“记住,你的名字,叫叶谨,叶子的叶,谨慎的谨,取夜景的谐音,因为你是在子夜出生的。”
  “咦?哦……长老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男子笑了笑,“因为你出生的时候我也在,你这名字就是我给取的。”
  “啊?哦……”少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过,你体内的亡魂,必须要先除掉,否则他会吞噬你更多的记忆,直到最后他完全取代你为止。”
  “除掉?”门口,不知何时回来的秦峰站在那里,“请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第13章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主人~”少年连忙上前,接过了男人手上提的东西。
  长老打量了秦峰几眼,“你就是小谨的男人?”
  秦峰点点头,“抱歉,他本无意做那种事,是我一时疏忽了。”
  “既然这样,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长老微微叹了口气,“小谨和他体内的亡魂,是很难共生的,强的一方,终究要吞噬弱的一方。而现在看来,小谨是弱的那方,如果我不把亡魂除掉,小谨就会有消失的危险。”
  “亡魂如果被除掉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也会彻底的消失。”
  秦峰沉默下来。刚才偷听到两人短短的几句对话,他大概能猜到,小谨是谁,而他体内的那个亡魂又是谁,可是,就算知道了,又该如何抉择?
  思索了片刻,秦峰向长老问道:“能不能把他……能不能把亡魂,转移到我身上来?”
  长老想了想,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道理是一样的,你们两个注定要互相吞噬,直到有一方再也不会出现为止。”
  “我愿意,”秦峰点点头,用颇为乞求地目光看着长老,“拜托你,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愿意。”
  少年看着男人的神情,平生第一次感觉到心酸,他为了护那个亡魂周全,肯舍弃自己的安危不顾,而他呢?在男人心中,是什么位置?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位置?
  昨天,男人和他……也是因为那个亡魂的出现,他百般深情,都只付诸一人。
  思及此,少年咬着唇,走到长老面前恳切道:“长老,把我的记忆消除吧,让那个亡魂活着,好好地和主人在一起。”
  长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年,“你说什么呢,小谨,记忆消除了,你就等同于死了。”
  “嗯。”少年坚定地点点头,“我不在乎。”
  “别说傻话了,小石头。”秦峰从身后揽过少年,摸了摸他的脑袋,“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不许插手。”
  “可是,主人,我……”
  “乖。”男人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又看向长老道:“我叫秦峰。请问阁下?”
  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嘴角勾起淡淡的笑,“不需客套,叫我西禾就好。”
  秦峰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一身修身款花西装,气质样貌谈吐不凡,哪里像是长老,倒更像个时尚男模,但还是恭敬地叫了一声:“西禾长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