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正经鱼在线破案(玄幻灵异)——荣小轩

时间:2019-04-13 09:29:48  作者:荣小轩
  作者有话要说:
  布偶猫:“食物!食物!食物!”
  虞七:“坐骑!坐骑!坐骑!”
  合:“我们就这样,擦肩而过~~~~”
 
 
第4章 第四条鱼
  周围的声音很嘈杂,还有其他人在采访解说。臧苗兰解说完现场,似乎没有更多关于现场的线索,于是话题一转。
  “半个月前,婴儿被热死在车中的新闻一爆发,各方都迅速采取了措施和行动,而安若素的家人顶着诸多压力,拒绝了警方调查,反而将事件调查权全权委托给十命九怀侦探事务所。但是显然,面对如此简单的事实,纵使卫十命天纵奇才,也无力回天,不能找到给安若素脱罪的证据,经过半个月的发酵,虽然安若素没有受到法律的之才,却终究逃脱不了良心的谴责,才会有今日的苦果。”
  “另外,根据独家消息,目前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婴儿的亲生母亲,只要婴儿的亲生母亲提起诉讼,要求警方干预调查,卫十命也无法继续拖下去,安若素以及安家最终都逃不过法律的惩罚。”
  虞七支着自己的上半身,小尾巴时不时向上甩一下。此时虞七终于知道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这个女记者的解说带有倾向性,在她的视角当中,似乎并不看好卫十命,而且对整个事件都有了自己的判断。
  镜头转回女记者所在的位置,臧兰苗带着公式化的得体微笑。“因为安若素跳楼一事,别墅区中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下面,我们将对现场群众进行随机采访,询问他们对于此事件的看法。”
  随着臧苗兰的移动,画面不断变换,臧苗兰找到了两个穿着睡衣的中年夫妻,将话筒递到两人面前。“您好,我是安都实时焦点的记者臧苗兰,方便采访二位几个问题吗?”
  中年夫妻面对镜头有些微愣,却没有丝毫局促,大方的点点头。
  “二位在这个别墅区住多久了?安若素平日里是个怎样的人?”
  回答问题的是妻子,中年女子有一种淡淡的书卷气,看起来十分随和,甚至可以称之为慈祥。“我们在这个别墅区生活了十多年了,至于安若素,平日里接触不多,看起来倒是很和气的一个人,只是他们夫妻两个一直没有孩子,前段时间才听说收养了一个孩子,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那您知道安若素平日里对这个收养的孩子是否有什么不满吗?”
  “这个没有听说,她还很喜欢孩子的,毕竟盼了这么多年,可能没当过妈妈,才会如此不小心……”
  中年妻子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臧苗兰带着几分笑意说道。“可是这不小心却要了一个孩子的命,而且据我所知,孩子的亲生母亲不日就会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安若素,我台也已经与孩子的亲生母亲取得了联系,并签署了相关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孩子生母的个人信息,不过安若素的行为就算不是故意杀人,也是过失致死,相信法律最后会给出公正的审判!另外,受理此案的卫十命,只怕也要初尝败绩,甚至受到一定牵连和质疑。”
  臧苗兰说完,又讲话筒递到刚刚采访的夫妻面前。“方便继续采访吗?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采访您一下。”
  妻子仍旧是那副和蔼面孔,优雅的笑着。“不好意思,不方便。”
  场面顿时十分尴尬,饶是臧苗兰也没遇到这种转折,脑海中正在构思问什么问题的臧苗兰有一瞬间的卡壳,下意识的看向女子旁边的丈夫。
  “我妻子不方便,我也就不方便,不好意思,先走一步。”
  深夜正在兴致勃勃追实时热点的观众瞬间被硬塞了一大碗狗粮,看着镜头里相携离去的中年夫妻,纷纷表示,这狗粮吃的很饱。当然,还有更多的人在斥责刚刚那对夫妻的态度,并且极为赞同臧苗兰的观点。
  臧苗兰迅速调整好状态,恰好别墅外的卫十命查看完现场,采访的记者瞬间涌了过去,将话筒递到卫十命面前,语速极快的询问着各种问题。
  “卫十命先生,请问您对安若素自杀一事怎么看?”
  “卫十命先生,您还会继续受理此案吗?”
  “今晚一事,您觉得安若素是想畏罪自杀吗?”
  卫十命挡开话筒,面无表情的移向车辆所在,显然并不想回答什么问题。
  臧苗兰也在蜂拥的记者之中,眼见卫十命就要离开,臧兰苗突然提高嗓音,大声问道。“卫十命!枉顾一个孩子性命也要维护安若素,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卫十命的脚顿住了。
  场面一片死寂。
  卫十命的名气很高,十命九怀侦探事务所的威望也很高,在此之前,卫十命接手的案子从未有过失误和败诉,自卫十命成名,就没有人敢这么质问过他,众人下意识的望向臧兰苗,看清她身上佩戴的标识,心中也有了几分了然。
  安都实时焦点,同样一个近年来大火的节目,这个节目不但在电视上有一席之地,还与数个直播平台签署了直播协议,号称只要有焦点,可以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直播,在这个节目播出之后,连续曝光了多个行业的内幕信息,博得了大量粉丝。
  以安都实时焦点的人气,确实不必畏惧卫十命。如今两人针锋相对,众人都举着相机拼命按着快门键,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毕竟半个月来,卫十命接手案件之后,一直没有爆出什么进展,与安都实时焦点交锋,说不定会爆出什么大新闻。
  一时之间,只余下相机拍照的咔咔声,不断闪烁的闪光灯照在卫十命和举着话筒的臧苗兰身上。
  卫十命轻笑一声。“法庭见。”说完转身就走,动作看起来毫不迟疑。
  没有看到卫大侦探现场怼人,举着相机的众记者多少有些失望,毕竟与卫十命办事能力同样出名的,就是卫大侦探那张能怼死人的嘴。
  臧苗兰心中咯噔一下,思索卫十命是什么意思?不过纵然心中不安,脸上依旧镇定,面对着镜头,臧苗兰泰然自若。“看来这是卫十命先生下的战书了,我也很期待开庭的日子,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案件的始末……”
  卫十命离开了,现场也就没有了话题,大部分记者都陆续离开,也有记者如同臧苗兰一样留在现场找话题。
  虞七甩了甩尾巴,看着电视上的解说。在臧兰苗的讲述中,虞七了解了事情的大致经过。事件的发生起点是一对夫妻。安某即是安若素,也就是粗心将孩子遗忘在车内的那个女人。
  安若素与凉新之相识大学时代,毕业后很快结婚,当时也是一段佳话,毕竟郎才女貌,加上两人的名字恰好组成了一个成语,安之若素,众人经常调侃,凉新之就是安若素缺失的真命天子。
  但是婚后六年,两人都没能有一个孩子。三十岁已经到了法定可以领养的年龄,两人终于于今年年初收养了一个两个月大的男孩。
  但是生活却并未因为收养了一个孩子而平静下去,反而掀起了波澜,夫妻双方因为孩子的养育问题开始累积矛盾,争吵愈发激烈。
  半个月前,两人再次发生激烈争吵,争吵过后,安若素气愤开车离去,后将车停在了露天停车区,自己去了附近的商场购物。
  然而此时的安都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盛夏,正午十分,平均气温一度超过四十度,更何况阳光直射下的车内。
  两个小时后,一位在停车场的工作人员意外发现安若素的车内有一个一动不动的婴儿,于是立刻发动周围的人对车辆进行降温,并且寻找车主。
  安若素接到电话,慌忙赶到停车场,打开车门,但是孩子已经因为高温致死。因为当时知情人众多,加上安若素的身份特殊,这件事如同夏日的高温,迅速笼罩了安都,并且进一步随着网络,发展到了苍胥国。
  安家在安都享有非常高的地位,安家从政从商的人都有,也正是因为如此,安若素的事情一爆发,就引起广泛的关注。加上孩子并非安若素亲生,大量负面新闻和言论迅速占据主流,将安若素推向了公众的对立面。
  在这种情况之下,安家没有将事情的调查权委托给国家政法机关,而是将事件的调查权全权委托给了十命九怀侦探事务所,而十命九怀事务所也竟然接受了,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流言四起。
  半个小时之后,臧苗兰讲述完整个案件,虞七才反应过来这是直播,离开现场的卫十命很有可能在回家的路上。
  虞七扭头,伸着胖爪按在遥控器的红色按钮上,电视一暗,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宁静。虞七歪着小脑袋仔细倾听,果然片刻之后,就听到汽车驶近的声音。虞七不敢再耽搁,啪嗒一下跳下茶几,嘿咻嘿咻的拱到水族箱旁边,然后小尾巴蓄力,在地上试探的弹了两下,找好角度和力道,然后迅速一弹,飞跃而上。
  摆好入水姿势,咕咚一声,房间里再无其他声音。
  水族箱中,虞七已经恢复了鱼形态,金色的锦鲤沉在水族箱底,悠闲的摆着尾巴。
  很快,开门声响起,一个颀长的人影出现在门口,门外的路灯光芒将他的轮廓描绘,高大的人影几乎填充了门框。
  卫十命没有立刻进屋,而是杵在门口吸烟,香烟的火光时明时灭,缭绕的烟雾被吹散在屋外,抽完烟,熄灭了烟头,卫十命才踏进屋内。
  咔的一声轻响,屋内骤亮。
  卫十命随手关上门,换了鞋走到沙发前坐下,高大的身影摊开在沙发上,看起来格外慵懒,正在放松的卫大侦探突然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注视,而且就在自己的身后。
  卫十命猛地回头望向身后位置,却只看到墙壁式的水族箱,里面增氧器无声冒着泡泡,水族箱底,那条自己今天买回来的金色锦鲤正悠闲的来回游荡。
  揉了揉额头,卫十命觉得最近可能太累,神经过敏。叹了口气,卫十命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水族箱旁边,观察里面的小鱼。
  小鱼无知无觉,从南游到北,又从北游到南,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枯燥。弯腰的男人轻笑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所以哪怕在这小小的水族箱渡过一生,也不会觉得无趣。”
  难得感慨的卫大侦探下一秒就看到鱼缸里的金色小鱼吐了个泡泡,然后尾巴一甩,又变成了用尾巴对着自己的状态。
  卫十命也没多想,挑了挑眉。“还挺傲娇。”
  在客厅停留没多久,时钟已经指向四点钟,卫十命转身去了卧室,显然打算洗漱睡觉。
  客厅再次恢复了黑暗,鱼缸里的虞七甩了甩尾巴,慢慢落在水族箱底的白色细沙上,鱼鳍无意识的在细沙上划拉,似在思考什么。渐渐的,尾巴不再摆动,金色的小身子人性化的东倒西歪,最后一躺,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灵汐族早已在进化上无限趋近于人类,连生活方式也逐渐人性化,虞七已经很久没有以全鱼形态睡觉了,习惯之下,还是歪着小身子躺倒在水族箱底,甚至睡着之后,薄薄的鱼鳍还在四处划拉,似乎在寻找被子。
  作者有话要说:
  卫十命:“我家的鱼是不是生病了,总是对着我吐泡泡?”
  老轩摸下巴思考。“大概它只是在吐口水。”
  卫十命:“……”
 
 
第5章 第五条鱼
  第二天,准确的说是清晨六点多,虞七还在熟睡,突然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虞七眨了眨眼睛,视线聚焦。
  只见一个人类婴儿正爬在客厅光滑的地板上,脑袋对着鱼缸,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更为诡异的是,这个人类婴儿浑身赤红,似乎身体温度极高,婴儿嘴唇干裂,还有轻微出血,眼底也有诸多血丝,看起来极为不正常。
  虞七一个打挺游了起来,然后迅速贴在身后的玻璃壁上,人类婴儿看起来不大,他似乎刚刚学会站立,颤颤巍巍的扶着鱼缸站了起来,脑袋贴在鱼缸上,好奇的盯着里面的虞七,嗓子里无意识的发出啊啊哦哦的声音。
  虞七贴着玻璃壁游到角落里,婴儿也扶着鱼缸挪了过去,虞七又换了地方,婴儿也紧跟着挪动,甚至还兴奋的啊啊叫了两声,大概以为虞七在跟他玩。
  半个小时之后,虞七终于发现,面前的这个诡异的人类婴儿并不具备伤害他的能力,而且夏天亮的早,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照在婴儿身上,竟然没有在地面留下影子。
  虞七划拉了几下鱼鳍,摆了摆尾巴游到婴儿面前,婴儿似乎很高兴,探着脑袋就要凑上来,结果扶着鱼缸的短胳膊一划,一下子失去着力点,砰!的一声,脑袋狠狠撞在了鱼缸上,虞七瞬间受惊,吓得一下子游出去很远。
  婴儿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额头哇哇大哭,结果哭了没两声就停了下来,似乎疑惑一点都不疼。
  同时,卧室里的卫十命被客厅的动静吵醒,来到了客厅中,大概分辨出了那砰的一声来自鱼缸,所以走到水族箱前。
  虞七就这么看着他的大长腿穿过了婴儿,地上坐着的婴儿如同一个幻影,卫十命根本看不见,也碰不到。
  卫十命伸着修长好看的手指敲了敲鱼缸,看着里面似乎有些木呆呆的金色小鱼。“干什么坏事了?”
  莫名背锅的虞七“……”
  鱼缸的鱼对着他吐了个泡泡,然后优哉游哉的游走了。
  卫十命又检查了一下客厅,没有发现声音的真正来源,虽然疑惑,却还是转身洗漱去了。
  卫十命一走,虞七就摆着尾巴游到了水族箱边缘,好奇的看着地上的婴儿,地上的婴儿同样瞪着他,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虞七“……”
  举着鱼鳍在玻璃上划拉了两下,地上的人类婴儿再次顽强的站了起来,举着肉肉的小巴掌啪的一下拍在了虞七的面前。
  虞七吐了个泡泡。
  小婴儿“啊啊啊……”
  虞七的鱼鳍和婴儿的手掌相隔玻璃贴在了一起,虞七惊讶的看着婴儿的身体逐渐实质化,那种虚幻感迅速消失,同时,婴儿那双懵懂的眼眸逐渐清醒,似乎觉醒了智慧和记忆,纯净的眼眸逐渐深邃,与此相伴的,婴儿的眼白彻底消失,眼底被血红颜色浸染,而婴儿那赤红的身体也越发高热,看起来下一秒就要炸裂一般,极为恐怖。
  卧室里传来脚步声,虞七还来不及反应,面前的人类婴儿突然稳稳的站了起来,似乎一瞬间成长了许多,然后在虞七呆愣之际,凑上前来,吧唧在鱼缸上亲了一下。
  虞七瞬间后退,实在是婴儿的样子有些恐怖,就连不是人类的虞七都心中发毛。
  在卫十命迈进客厅的前一秒,客厅中婴儿消失无踪。卫十命一无所觉,走向厨房准备早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