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正经鱼在线破案(玄幻灵异)——荣小轩

时间:2019-04-13 09:29:48  作者:荣小轩
  虞七晕晕的在鱼缸里面壁,思索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在人类婴儿实质化的时候,虞七同样感觉到自己毫无波动的灵力终于松动,并且迅速增长,说明这个世界也存在着能量,只是吸收和转化方式有些特别。
  虞七在水族箱里游来游去,迫切的想要看一看婴儿热死在车内的追踪报道,因为他有种感觉,刚刚客厅里出现的那个,应该就是被热死的婴儿的魂魄。
  而此事很有可能关乎着自己日后的修炼,最直接最简单的推测就是自己可以促进这个世界灵魂的增长,而这个世界的灵魂同样可以增加自己的灵力。
  当然,这只是最直观的推测,是否准确,其中是否还有其他规则都需要进一步验证。
  在小鱼热切期盼的目光中,卫十命慢悠悠的洗漱,准备早餐,吃饭,甚至吃过饭还抽空将昨天送的几颗睡莲种子和水草洒了进去。
  在小鱼你怎么还不走的目光中,卫十命悠闲的拿起了鱼食,捻了一些撒在小鱼上空,结果卫十命就困惑的看着小鱼尾巴一甩,飞速游开了。
  卫十命摸了摸下巴,难道是换了新环境不适应?这样想着,又捻了一些鱼食撒在小鱼所在的水域,小鱼再一次飞速游走了,甚至甩了甩落在身上的一粒微小鱼食,那模样嫌弃的不行。
  卫十命不由得将鱼食凑近自己的鼻子,想要闻一闻鱼食是否有什么问题,结果自然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奇怪的味道,看向鱼缸,却发现鱼缸里的鱼正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
  卫十命顿时黑线,这鱼不会以为自己要吃吧,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一晃神,再看过去就发现鱼缸里的鱼悠哉悠哉的游着,刚刚那个嫌弃的眼神也仿佛错觉。恰好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卫十命的深思。
  “喂。”
  “好,我知道了。”
  “嗯。”
  极为简约的应答之后,卫十命挂了电话,换好衣服,出门了。
  看着房门咔哒一下关闭,鱼缸里的鱼不禁活泼的跳跃出水面,翻腾了两下,化成人鱼形态,趴在鱼缸边缘支着小耳朵仔细倾听,很快,车辆启动的声音响起,然后慢慢远去。
  虞七一跃而出,啪嗒落到地板上,翘着尾巴抖了抖并不存在的水珠,一拱一拱的到了茶几旁边,然后一跃而上,精准的落在了遥控器旁。
  熟练打开电视,仍旧是安都频道,不过上面正在播放电视剧,虞七有些失望,在茶几上来来回回拱了两圈,又重新抱起遥控器研究。
  于是,明明没有人的房间里就传出了电视的声音,而且经常切换,声音不断变换。
  外出找猫的邻居还微微有些疑惑,没想到卫侦探现在还有时间和心情看电视,不过也没前来拜访,继续找自家猫主子去了。
  房间里,虞七很快掌握了电视机的使用方法,对于灵汐族而言,成神化仙都算不得困难,过目不忘更是与生俱来,一个电视机自然难不住虞七。
  通过不同频道的切换,虞七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更为全面,虞七暂时将婴儿一事抛在脑后,感兴趣的在国际频道、科技、人文、地理、法律频道切换,快速汲取这个世界的信息。
  虞七很快了解到,这个世界相比较完美时空而言有相似也有差别,这个世界并没有修炼成仙一说,一切都以科学为依据,将科学作为解释一切的基础,尽可能将所有事物具象化,明朗化。
  这里以星球为单位,分为星外宇宙和星内世界,对星外宇宙的探索还处在一个萌芽期,虽然建立了空间站,也可以发射探测器,但并没有发现任何星外文明,甚至连外星生命存不存在都是一个争议。
  而星内世界处在一个开发星球的阶段,开发程度远远大于维护程度,人类站在生物链顶端,对外物的开发优于对自身的开发,平均寿命不超过一百岁,武力值的高低也同样依赖于外物,自身差异并没有本质上的飞跃。
  沧行星就是这颗星球的名字,星球表面覆盖着大量的水资源,为碳基星球。了解到这里的时候,虞七不免悄悄松了口气,这些目前至少都和他曾经生活的世界很相似,同时也对辽阔海洋有了几分向往,毕竟他不能永远呆在那小小的鱼缸里。
  虞七自然渴望回到完美时空,但是关于时空节点,哪怕是他所在的本世界尚且不能掌握,更何况是这个科技时代。虞七不得不将自己的目标缩减,例如先赚钱养活自己,例如找到吸收灵力的方法。
  看了一天的电视,虞七最终得出结论,在这个世界,无论要做什么,都必须有钱,也就是交换货币。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灵力,也没有修为一说,这个世界上,金钱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衡量一个人能力和地位的标准,虽然不是绝对,但是必不可少。
  至少现在,作为一条正经鱼,自己就要赚钱交房租,水电,食物等费用,虞七的将目光转向鱼缸,听说房租的费用与居住面积成正比,不知道自己的鱼缸一个月要交多少钱,虞七皱着小眉头思索。
  而此时,在外忙碌的卫大侦探完全不知道,自家的鱼已经心心念念的开始想赚钱交房租了,甚至不久的将来,小鱼还会一本正经的趴在茶几上和自己签合同按手印,当然,现在的卫十命还在因为安家一事忙的不可开交。
  作者有话要说:
  卫十命敲敲鱼缸“这个月房租该交了。”
  虞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以等等吗?缓我两天。”
  卫十命“没钱,肉偿!”
  虞七瑟瑟发抖“夭寿啦!有人要吃鱼啦!”
 
 
第6章 第六条鱼
  沧行星上,除了大片的海洋,还有六个大陆,大陆除开南北两极的无人区,面积广阔的还有东大陆和西大陆,除此之外,还有被海洋环绕的中大陆,以及一片由各种岛屿构成的群岛大陆。
  陆地就是人类居住的主要区域,虞七如今所在的位置就是东大陆最为强盛的一个国家,苍胥国。而安都则是苍胥国一个内陆城市,距离海洋还十分遥远,地处南北交界点,自古就是交通要塞,因此发展的不错,也是苍胥国的一线城市。
  安都中兴街东段路北,十命九怀侦探事务所。
  卫十命正在逐一查看近日收集的关于安家事件的资料,事务所的人不多,法医周易,律师罗芙若,外勤张珂,会计索司前,加上卫十命,整个事务所不过五个人,然而就是这五个人在短短几年之内让十命九怀侦探事务所闻名苍胥国。
  “老大,接到法院传票了,安都实时焦点为代理人,起诉安若素故意杀人,原告名叫余秋叶,一位公司高管,二十八岁,未婚,也就是孩子的生母。”房间开着门,张珂直接走了进来,一米八的个子走起路来都带风,手里拿着一个纸袋,虽然接到法院传票,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还带着点兴奋。
  张珂担任外勤,事务所杂七杂八跑腿的活都归其负责,出身国内著名刑警学院,刚刚毕业一年,二十四岁,身上还带着大学生特有的朝气和活力,虽然在事务所处在一个打杂的职位,但是仍旧不减其对工作的热情。
  其他人也在张珂的大嗓门下听到了消息,好奇的张望着。
  卫十命平静的接过传票,淡淡的扫了一眼,幽深的瞳孔里闪烁着锋利的暗芒。
  张珂显然没有卫十命的淡定,兴奋的问道。“老大,这么多天都没什么进展,安若素还在医院躺着,这孩子的生母现在出现,情况不妙啊。”
  恰逢周易走了进来,听到张珂的话,拿着报告在张珂的头上拍了拍。“你把你脸上的兴奋收敛一下,才能稍微加一点说服力。”
  周易比张珂年长三岁,张珂初到事务所,就是周易带出来的,张珂很高,但是周易比他还要高一些,加上职业原因,为人有些严肃,而且极为认真。面对周易,张珂总会不由自主的犯怂,于是刚刚还咋咋呼呼的人瞬间安静如鸡。
  “二次尸检,肾脏内检测出极细微的唑吡坦,也就是第三代镇静安眠药,相比较第一代第二代镇静安眠药,唑吡坦售价高,口服吸收效果极佳,无成瘾性,安全性高,更适合长期服用,半个小时达血液浓度高峰,经肾脏代谢,代谢率极快,若小剂量的话,不超过四个小时,就会代谢完全。”
  周易将尸检报告交给卫十命。“虽然检测到了安眠药,但并不能直接证明孩子是被别人放到车上的,也无法得知是谁给孩子喂了安眠药,不能作为直接证据。检测到的唑吡坦已经无法准确测算含量,浓度,不能确定生产批次和药品来源,但这类药需要医生开具处方,只能来自医院。”
  安眠药的发现使案件的性质发生了本质的改变,故意杀人和过失致人死亡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弄不清楚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是怎么到车上的,另外一个就是开车过程中,婴儿为什么毫无反应,安若素没有察觉到车内有孩子,这才停车锁车,导致婴儿高温致死。
  “排查一下与本案有关人员患有失眠症的,还有医院的就诊记录,是否有人服用第三代唑吡坦类安眠药。”卫十命看不出多少意外,神色十分平静。
  张珂挠了挠下巴。“可是三天后就开庭了,而且安都实时焦点对余秋叶保护的很好,调查起来有难度。”
  “不必调查余秋叶,臧兰苗这个女人不简单,只怕现在就等着我们去调查余秋叶,就目前情况而言,余秋叶如今是受害者,若是贸然调查,就是将舆论点送到了臧兰苗手上。”说道臧兰苗,卫十命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老大!我没看错吧,我竟然从你脸上看到了厌恶两个字,这臧兰苗究竟是何许人也?”张珂顿时大呼小叫,显得好奇不已。
  卫十命挑了挑眉,微微一笑,有几分意味深长。“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
  张珂顿时有些惴惴不安,同时也越发好奇。关于卫十命这个人呢,在他没进入事务所之前就如雷贯耳,进入事务所之后也了解到,自家这个领头人好似一台机器,一台高智商,无情绪,无弱点,强悍的无懈可击的完美机器。无论经历怎样的案子,他仿佛都尽在掌握,游刃有余的处理着各类悬案,无论怎样令人发指的罪行都不能让他产生情绪波动,而现在,他竟然毫不掩饰的对一个人流露出厌恶的神色,瞬间点燃了张珂的好奇心。
  不理会张珂发光的写满八卦的眼睛,卫十命继续说道。“调查事发前后与安若素夫妇有接触的,而且是熟悉的人,安眠药作用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也就是说这个人确信,在给婴儿服用安眠药四个小时之内,安若素会与凉新之发生争吵,并且会驱车离开安家,将车辆停放在阳光直射的路边。这个人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出入安家不会引起他人警觉,外在表现十分温顺,与安家关系很好,与余秋叶也有接触,交友层面中上,大概率单身,独居。”
  还在被好奇心撩拨心脏的张珂顿时目瞪口呆,不明白一个看似断裂的线索怎么就突然圈定了嫌疑人范围,而且范围圈极小,晕头转向下意识的反问。“为什么是单身,独居?”
  “猜的,去干活吧。”卫十命说完也起身准备离开。“我去趟医院。”
  目送卫十命离开,张珂不禁感叹。“男人的直觉,真可怕!”
  周易看了看张珂,不禁怀疑这货是怎么在刑警学院毕业的。“能做出谋害无辜婴儿这种行为的人,心理本身就不健康,极大可能缺乏依赖感,安全感,单身的人除非拥有极为丰富的自我生活,否则通常缺少感情寄托,而且与家人居住的人,亲情感更重,很难做出这种极端行为,单身,独居,缺乏沟通,精神压力大,失眠,负面情绪累积,精神濒临崩溃,应该很好找,中午前回来。”说完,拍拍张珂的肩膀,也离开了房间。
  张珂耸拉着脑袋,感觉自己的智商再一次被碾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斗志,一路带风的出了事务所,决定在中午前调查清楚。
  看着张珂离开的身影,正在吃早餐的罗芙若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收获了其余同事关切的问候眼神。毕竟这事务所里,除了刚毕业的张珂,就罗芙若最小了,二十五岁,业余主播,有房有车,可以说事业有成,能在二十五岁做到这个程度的,别说女人,男人都不多,而这位新时代女性,也摆脱不了如今大部分女性头疼的一个问题,相亲。
  索司前推了推眼镜,目光转回到面前的电脑屏幕,问道。“家里又催你相亲了。”
  罗芙若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一边斯文的吃包子,一边滔滔不绝的介绍自己相亲的奇葩经历。“我是第一次碰到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借钱的,而且可能是听我妈说我自己有一套房子,竟然一脸欣慰的说现在的女孩能自己买房的不多,以后结婚,我们两个可以省去买房的压力,我就服了,这是打算直接住到我自己买的小窝去呗,我呸!想的太美,我就泼了他一脸酒,让他醒醒!哎你说,现在的男人都是怎么回事?”
  索司前。“我也是男人。”
  罗芙若。“哦,我忘了。”罗芙若不在意的吞掉最后一口包子。
  索司前???
 
 
第7章 第七条鱼
  另一边,虞七已经开始了解苍胥国的相关法律了,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天道一说,尤其是科技时代来临之后,随着人类对星外世界的探索,信仰逐渐被科学取代。
  了解到这里的时候,虞七表示有些莫名,肉眼可见的东西毕竟有限,星球能孕育出高等生命,大部分情况下都会诞生星球意识,以便引导生命的进化路程。但是星球意识,哪怕是完美时空的生命体,都无法感知,无法预测,更无法判断。
  人类尚且无法辨识探测到人类自己的意识,又怎么能探测到更为高级的世界意识,甚至是宇宙意识?
  沧行星没有天道一说,因此人为制定的法律就处在一个绝对的高度,相对而言,也十分完善。法律的执行机关不受个人控制,不受人情约束,经过一代一代的演化完善,近乎无懈可击。
  六十年前,除了公立的国家律法机构,诞生了私立的事务所,从最初的民事案件,到后来的刑事案件,再到如今更为完善的,全能的私立理事机构。
  能诞生这样的机构,也是得益于这个世界极为严苛的律法学院,这些学院的成立不单单是一个国家自己的批准,而且要经过联合众国的批准,并且学员的录取和进修都有着令人发指的苛刻要求。
  这个世界上,虽然国家不同,文化不同,甚至文字也不同,但是律法却是相通的,而且有着独立的律法机构,连接着不同国家的律法系统,根据相关人员的级别,划分了不同的资料保密程度,是这个世界上首个实现信息共享的大数据平台。也就是说,跨国犯罪者无处可逃,律法获得世界范围的通用之后,律法机构连接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