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正经鱼在线破案(玄幻灵异)——荣小轩

时间:2019-04-13 09:29:48  作者:荣小轩
  至于律法学院,内部根据不同的专业分为刑警、法医、法学等多个专业,不论哪一种,每年能顺利毕业的人都是其中的精英。
  私立事务所的案件受理,审核,调查,判决都必须遵从联合众国律法总纲,私立事务所不具备独立逮捕,审问,判决等执法权力,私立事务所在职人员必须取得律法学院相关专业毕业证书,私立事务所直接受联合众国及其所属国监督检查机构监督管理……
  纵使有着大量的约束条件,私立事务所还是逐渐兴起,并且占有了一定的市场,走到如今,私立事务所年度总案件受理量已经占了总案件的百分之二十,并且逐年增长。
  虽然将案件委托给私立事务所会有诸多条件限制,并且还要缴纳高昂的受理费用,但是仍旧有诸多人将事件全权委托给私立事务所。一方面是一些私人原因,不想引起太多社会关注,或者想要私下调节的,一方面也是因为私立事务所极高的破案率。
  就像如今卫十命的受理费用已经是六位数起步,而且这只是最基础的民事案件的费用。至于涉及秘密档案的刑事案件,基础受理费更是直逼七位数。
  卫十命在苍胥国的名望很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百分之百的破案率和从未输过的官司。是的,卫十命也是少有的拥有律师和刑侦双学位的天才,无数人想了解他的故事,但卫这个姓氏,在苍胥国并不简单,这么多年来,无人真正查清楚过卫十命的身份。
  带着诸多神秘光环和无尚荣耀,卫十命站在了众人仰望的高度,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如同工作狂一样的男人究竟为什么这么努力工作,他似乎在追寻什么,又仿佛在探寻什么?
  被人们定义为工作狂的卫十命此时已经驱车到了医院,熟练避开了徘徊在医院周围的媒体,进入医院。
  医院的顶楼是特殊区,这里专门供特殊身份,或者有特殊需要的病人居住,有效避免了外界的骚扰,安若素就在这一层。
  推开病房的门,房间里的安若素闻声望了过来,看清来人,眼中划过诸多复杂情绪,有失望,有了然,还有一丝解脱和释怀。
  “案件有什么进展吗?”安若素示意床边有椅子,同时随意开口询问。
  人如其名,安若素穿着病号服半躺在床上,容貌带着大家闺秀特有的婉约和温柔,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柔和的,如同优雅的古筝曲。此时的她,情绪平静,完全不似一心求死之人,若不是眉间始终没有平缓下来,看起来也仿佛真的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卫十命坐了下来,神色不带波动。“孩子的生母出现了。”
  安若素猛地抬头,随后又慢慢低下头。“收养牙牙的时候,说是父母都因意外去世了,家里也没有其他亲人。也对,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巧合。”说到最后,安若素有些嘲讽的轻笑了一声。
  “凉新之告诉你的?”
  “是,他说是他一个不经常联系的同学。”安若素停顿了片刻,接着问道。“孩子的生母叫什么?”
  “余秋叶。”
  听到名字,安若素的情绪并无太多波动,显然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沉默片刻还是开口。“牙牙的名字叫凉叶,凉新之取的,我还觉得不好听,吵过……”
  卫十命看着神色平静的安若素,更多的话也没有说出口,来医院的路上,他也查到了更多的资料。例如余秋叶所在公司在去年与凉新之的公司有了项目交易,例如余秋叶的出差记录和凉新之的出差记录地点重合率极高,更甚者,还有去年凉新之陪着余秋叶到医院做产前检查的就医记录。
  这些点点滴滴并不是一个安都时事热点能够隐藏的,事情只要发生,总会存在蛛丝马迹,抹去的只是最显眼的痕迹,遗留下的线索却是生动的细节,这些细节串联起来,将会组成一个一个不同的故事。
  “人何其复杂,一个之字又怎么能认定就是真命天子,安之若素,安之若素,现在念起来就是一个笑话,其实再多的证据都抵不过女人的直觉,在你说孩子生母出现的时候,太多的场景出现在脑海里,那些凉新之忙碌不归的日子,那些蹊跷的电话,短信,外出,其实都和怀孕,生产的时间吻合。”
  卫十命沉默不语,听着安若素的陈述,安若素可以在一根黏在衬衣内侧的头发上预料到很多,也可以在凉新之的频繁外出中猜到很多。“其实真正让我看清的是他突然改变的防备的态度,纵使隐藏的再完美,他终究害怕我知道真相,伤害牙牙,所以下意识的动作,言语都在传递这个信息,我们都对彼此太过熟悉了,一个语气,一个眼神,看起来无懈可击,其实不过掩耳盗铃。”
  安若素和凉新之收养的孩子,就是凉新之出轨余秋叶的私生子,凉新之能取得如今的成就离不开安家的帮助,他不能和安若素翻脸,也无法给余秋叶名分,不过他想给孩子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所以以收养的名义将孩子带回了安家。
  只是凉新之终究不了解女人,也不够了解自己。安若素太喜欢孩子,而这种喜欢日渐让凉新之不安,恐惧,最后成了负担,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安若素发现真相,久而久之,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更何况,余秋叶看起来并没有真的放手,至少孩子的死亡,说明有人不甘于现状,想要打破平衡,从中谋取什么。
  最后,安若素轻叹一声,望着辽阔的窗外,蔚蓝的天空无边无际,阳光正好。“当你想看清一切的时候,一切都如此明晰。”
  “坠楼是怎么回事?”卫十命神色仍旧没什么波澜,一如最初。
  安若素感兴趣的回头看向卫十命,看了片刻,答非所问。“卫侦探,我好像明白你这么帅却仍旧单身的原因。”
  卫十命挑挑眉。“你看起来并不需要安慰。”
  安若素一耸肩。“确实不需要,反正被骗的最惨的不是我,这么多年没孩子,不孕不育的可不是我。”
  卫十命“……”信息量有点大。
  安若素掀开被子,有些缓慢的下了地,走到落地窗边,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的轮廓都模糊了几分,似乎要消散在温暖的阳光下,背对着卫十命,如古筝般淡雅温柔的声音传来。“至于坠楼的事,那别墅里被人放了东西,可能是扩音器之类的,半夜突然响起牙牙的哭声,我当时说不清是什么感受,整个人有些懵,那声音太凄厉了,后来慢慢减弱,就好像录的是那天车里的事,最后哭声消失的时候,我也崩溃了……”
  “放录音的人也许想要的就是我自杀,可惜还不够了解我,我怎么会选择跳楼这种死法,所以掉下去的时候,我醒了过来,抓住了缓冲物。”安若素的手在落地窗上划过,写下了两个看不见的名字:凉新之,余秋叶。
  知道了自己想要的,卫十命也没有多做停留,告别了安若素,准备前往安若素坠楼的别墅,找一找安若素所说的录音。
  病房的门咔哒一声轻响合上了,屋外传来了卫十命离开的脚步声,安若素没有回头,手指依旧缓慢的在玻璃上滑动,食指在她写下的两个名字上划下了一个大大的叉,只是那倒映在玻璃上的眼眸,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如同干涸的戈壁,一片荒芜,无一线生机。
 
 
第8章 第八条鱼
  中午十分,卫十命回到了十命九怀事务所,事务所里,除了张珂,其他人都还在,似乎没有任何下班的意识。不得不说,十命九怀事务所能取得今天的成效,除了老板卫十命是个工作狂,其余的四个人也都差不多,一有案子,恨不得长在事务所里。
  张珂外出调查安若素的关系网,寻找可能将孩子放入车中的人,此时还没有回来。
  卫十命将自己从安若素别墅发现的扩音器交给了罗芙若做检测,罗芙若立刻投入到自己的取证工作当中,平时的勘察中,罗芙若负责痕检和物证检测,罗芙若是著名的狼人杀高玩,在细节和逻辑推理方面都有着惊人的天赋,这也是她能进入十命九怀事务所的原因。
  罗芙若去了工作室,索司前也从复杂的表格中抬起了头,将自己整理的材料交给卫十命。“这是近两年内安若素和凉新之的经济变动,安若素的没有什么异常,凉新之的就比较特殊了,从前年五月份开始,就陆续出现了十几次的经济转移,这些变动都来自凉新之的个人账户,前前后后大约两千万,去年十月份,更是一次性转出了一千两百万之多,而这些钱的最终去向也是私人账户,不过此时已经被严密保护了起来,短时间无法获取更多信息。”
  说话之际,张珂也回来了,周易也闻声聚集了过来。卫十命翻看了索司前整理的材料。“孩子死亡时八个月,如此推测,凉新之那一千两百万应该是转到了余秋叶的名下,安都时事热点也知道这点,必定对余秋叶的账户进行了加密,以防我们从这点攻击余秋叶。”
  “哈?我错过了什么吗?怎么出去一上午,回来的剧情我就听不懂了。”张珂一头雾水,却发现其余三个人均是一脸了然加沉思。
  “上午我去了医院,了解了一些情况,死去的孩子应该是凉新之和余秋叶的私生子,不过凉新之患有不育症,所以孩子不是凉新之的,只不过凉新之不知道。”卫十命简单解释了自己与安若素的谈话。
  剧情的急转直下让张珂晕头转向,不过明智的没有打断。
  “离开医院之后,我又去了安若素坠楼的别墅,发现了扩音器,里面录制着孩子哭嚎的声音,声音来源极有可能是孩子热死当天的情景。”卫十命说完,其余人均是汗毛一竖。
  沉默许久,张珂才喃喃开口。“这么对一个孩子,多大仇,多大怨?什么人这么残忍。”
  “只怕真相会比残忍更让人难以接受。”周易若有所思的开口。“你上午查到了些什么?”
  张珂似终于回过神。“我查了一圈,最后锁定了两个人,一个是安若素的发小,一个是安若素的表姐,孩子出事那天别墅区停电,监控空白了半个小时,不过安家别墅区是安都有名的富人区,我联系了一些朋友,最终在一个人的行车记录仪中看到了安若素的这个发小从别墅区离开,奇怪的是,在安若素的叙述中,那天这个发小并没有出现在安家,还是她主动联系了发小,两人约在购物中心,也是发小陪着安若素逛街……”
  张珂所说的发小,卫十命几人也有些印象,毕竟孩子出事,安若素当天的一切行动他们都进行了了解,其中自然也包括这个陪着安若素在购物中心购物的发小。
  找出之前调查的信息,张珂将信息发到了微信群里。“徐思思,女,28岁,与安若素关系很好,无恩怨记录。幼年时家境很好,不过后来渐渐没落,徐思思嫁过人,后离异,没有孩子,独自生活,与家里来往并不密切,反而经常出入安家。不过呢,今天上午我又查了一遍,发现徐思思与余秋叶是大学校友,这也符合老大之前的推测,徐思思应该就是余秋叶和安若素之间的牵扯点。”
  张珂修长的手指划着屏幕,将几份就医记录发到了群里。“这些是徐思思的就医记录,她的失眠症五年前就有了,我特意去找了徐思思的前夫,了解到两人之所以离婚,就是因为徐思思脆弱的仿佛一碰就碎的神经,她的丈夫受不了如此高压的生活,争吵之下,两人离了婚。离婚之后,徐思思的失眠症更加严重了,并且于一年前开始服用唑吡坦类安眠药。”
  索司钱拍了拍张珂的肩膀。“干得不错。”
  难得听到前辈夸奖,张珂稍稍有些窘迫,咧嘴一笑,有些傻气。
  “这些还不够。”卫十命靠在桌子边,思索理顺线索。“还有我们没查出来的人,事情最初的爆发点和转折点我们还没有找到,徐思思是否真的将孩子放入车内,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余秋叶是否无辜?别墅里的扩音器究竟是谁放的?凉新之?这不可能,凉新之若知道扩音器的内容,估计会先一步疯掉。周易,能不能进一步明确尸检中唑吡坦的含量和浓度,确定批次来源,与徐思思服用的安眠药进行比对,确定同一来源?”
  周易摸了摸下巴。“我联系一下我的同学,有专门从事药物检测的设备和知识,或许可以一试。”
  卫十命点点头。“有结果告诉我,张珂联系刑警队,申请搜查令,协同搜查徐思思的住所,进行取证。”
  “好!”张珂点头应答。
  “余秋叶我们暂时动不了,那就查一下孩子真正的生父,查一下十八个月前余秋叶的动向,不要惊动安都时事热点。我一直奇怪事情的转折点在哪里?是什么促使这一切的平衡被打破?孩子的死亡究竟是谁获利?”
  “这个就交给我吧。”索司钱推了推眼镜。“人的大部分行为都离不开消费,无论衣食住行,都会伴随消费记录,保证不惊动安都时事热点。”
  “老大,那你呢?”其他人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反而是一贯的工作狂卫十命本人没有什么任务,张珂顿时有些奇怪。
  卫十命一挑眉。“我?回家。”
  其他人的目光顿时聚集了过来,直到卫十命真的走出事务所,张珂才好奇的开口。“老大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周易和索司前的目光转向张珂,张珂顿时有些无奈的一耸肩。“我又说错了?我也就随口一说。”
  却不曾想,周易和索司前竟然齐齐打断张珂的话。“你说的很有可能。”
  张珂顿时咧嘴傻笑又随口补充了一句。“有男朋友了也说不定。”
  周易,索司前“……”聪明不过两秒。
  工作狂之所以回家,则是突然想起,自从买了鱼,自己家的鱼就没有吃任何东西,不知道会不会饿死。
  卫十命住所,虞七窝在两个沙发靠垫的夹缝里,舒舒服服的摊在沙发上,姿势是标准的咸鱼摊,时不时抱着遥控器换一个台,突然一则电视广告进入了虞七的视野。
  广告是那种时间很长的推广广告,推广的还是家庭K歌设备,号称有身临KTV的顶级享受,从话筒到点歌设备一应俱全,甚至兼顾了直播,录歌,唱歌辅导,学歌,音乐教程等多个功能。
  而最吸引虞七的,则是广告最后那句,送货上门,免费适用一个月,一个月后不满意无条件退货的声明,此时的虞七并不知道,广告的真实度如同天气预报的准确度一样只有百分五十,反正抱着遥控器的鱼是信了。
  虞七不由得又想起了某某主播月入百万的社会新闻,虞七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窝在沙发缝隙里的他仿佛都看到了小岛在向他招手。
  而且对于唱歌,虞七可以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保证,灵汐族的歌声世间无任何生灵可以抵御,这倒是和这个世界人鱼唱歌很好听的传说不谋而合了。虞七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人鱼,不过他倒是打算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定居在海洋,买一个小岛,到那时候,在找找沧行星上有没有人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