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古代架空)——不问潘安

时间:2019-04-15 08:55:19  作者:不问潘安
  林星夜没否认,只道:“你的草很差,不会开花,我等你替我拿新的含羞草过来。”
  他说完这话便真头也不回地走了,背影如孤雪,像是习惯了独来独往,任谁挽留都不会停下。
  本来台下的弟子见最终还是内门弟子赢了,都要兴奋地围过去吹嘘一波,却生生败于林星夜目中无人的冷气下。
  他长发飘飘,身携利剑,去时同来时一样寂静。
  林星夜一走,宁隋也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自若,在执事长老那里登记了名字后,也赶回花圃。
  照理,他该立刻修缮自己的阵盘,再将五行生剑阵进行升阶重刻。
  宁隋的手落在阵盘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骨刀,为阵盘重新刻下一道道繁杂的阵纹。
  如果说林星夜是个一心向剑的剑修,宁隋就是个无趣呆板的阵修,平时一研究阵法就是一天,别人越觉得生涩难懂的阵法,他越专注于破解、融汇。
  今夜却不一样,宁隋的手沿着阵盘稳定刻画,他心中有谱,不需要完全将心神贯注在阵盘上,反而心思全飞到了一柄剑上,一双幽幽的冷眸里……
  原来那位师兄就是喜欢含羞草的林师兄,如果说之前的宁隋认为林师兄是故意以含羞草来为难他的话,现在宁隋只觉得那位师兄皎如天上月,一看便是追求完美之人。
  也不知道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含羞草……
  宁隋在五行生剑阵上落下最后一笔,阵盘已成,他却没像之前那样再去拿万叶朝生阵,而是垂手好一会儿,走到花圃中央的含羞草前。
  这些草都是以阵法源源不断输以最精准的灵力催长而成,其实品相都很不错。
  宁隋想起林星夜对含羞草的执着,忽然心里便热起来,他仍然面色沉稳,却动作迅速地将含羞草根部的阵盘拿出来。
  宁隋亲手为阵盘换上一块崭新的灵石,灵力在刹那间一涨,花棚里的十数株含羞草立马从顶端开出淡紫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摇曳曳。
  宁隋一把端起开得最盛的一盆含羞草,往棚外走去。
  之前为林星夜递花的弟子是这片花棚的负责人,他看见了宁隋,主动迎上来,热情地套近乎:“宁师兄,今晚你就要搬走了吗?”
  宁隋和之前一样客气地问他,“不是,我是为林师兄送花,不知他住哪儿?”
  递花弟子现在不会得罪宁隋,往内峰一指,将地址告诉宁隋。
  宁隋道谢后马上前去,他很快便见到了林星夜的院子,大门紧闭,绿草藤蔓蜿蜒于门墙,格外清幽雅致。
  宁隋此时没见到林星夜,便完全不像白天那般的青涩毛头小子,一身气度也不像个才从外门升上来的弟子,极为正气。
  他沉声,有礼有节地隔着门道:“林师兄,含羞草已经开花,就在门外。”
  林星夜本来刚沐浴完,因是夜晚,他便没穿归元宗的制服,而是着了自己的私服,宽袍广袖,腰肢纤细,因偏向寝衣的缘故,料子格外轻薄。
  他没想到宁隋那么快就送含羞草上门,一点也没多刁难,随手拿起碧空剑出去打开院门。
  他此时头发都没完全干,发尾还明显带着湿润之意,出现在宁隋眼前那刻,宁隋一腔的自信便全都化成了汤。
  “师、师兄。”宁隋尽力镇定,端的是一副尊敬兄长的好师弟模样,但是他的眼总不争气,往他师兄的腰间望,宁隋只能掩饰,“这么晚了,师兄也仍佩剑?”
  林星夜没怎么听他说话,满耳朵都是刚才听到的,“师兄的腰好细……”
  林星夜略微蹙眉,甚觉怪异,宁隋再崇拜他的长相,也不至于总在心里提及?
  修士的直觉都格外准确,在林星夜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就因本能而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含羞草呢?”
 
 
第6章 
  林星夜出生贵胄,从小自律,身上自有股浑然天成的贵气。
  因此,他身上再有如剑般的锋芒,也盖不了他骨子里养成的矜持有礼。
  他连出来见宿敌一面、拿含羞草都会不厌其烦地用灵力烘干头发,更别说当着别人的面整理衣襟了。
  宁隋眼见这位冷清的师兄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移到衣襟前,极优雅又极快速地将适才微松的衣襟整好,全程没有一点慌乱,也不见一点羞怯的小家碧玉之气。
  他的手不像在整理衣襟,反而像是在悠悠弄蝶,宁隋不想去望,也总挪不开眼,他暗道自己疯魔且不成体统,面上压下一切情绪,十分正常地拿出含羞草:“师兄,在此。”
  林星夜看向那盆含羞草,小巧孱弱,叶子根部呈深绿色,夹杂着嫩绿的叶尖儿,还有几朵淡紫色的小花,格外灵动。
  他伸手,去接那含羞草,手指险些和宁隋的触到一起。
  【春葱玉指,如削如琢】宁隋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悸,不由自主地想到此句。
  林星夜正好听到,指尖一顿,本欣赏草叶的幽幽冷眸微抬,直视宁隋。
  宁隋不知道林星夜怎么突然停止,他虽心里想法有些出格,但到底是个传统的正直之士,不可能真在行动上唐突林星夜,关怀道:“师兄,这草可有不妥之处?”
  当然不妥,林星夜冷冷想,他握剑的手,怎能被形容成一听就柔弱得像女人的什么春葱玉指,即便是宁隋再崇拜他的长相,也不能这么乱想。
  林星夜冷着脸,心中已生薄怒,他抽回手,声音如落雪:“这草不合我的意,我不要。”
  宁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很想让林星夜收下这盆含羞草,“师兄,哪里不合你的意?”
  这盆含羞草无论是叶子的品相,还是花蕊的新鲜度,都保持得刚刚好。
  林星夜光从外貌上,也挑不出这含羞草的毛病。不过他做惯了上位者,最擅长的除了剑法,便是发号施令,至于挑刺更是信手拈来。
  他想到宁隋适才心底的孟浪之语,倒是和之前那株不要脸的含羞草一模一样。
  林星夜是个行动派,他不喜欢多费唇舌解释,直接抬手,碰了一下盆中的含羞草。
  照理来说,含羞草其名为含羞,就该将叶子蜷起来,躲避林星夜的手指,然而现在这盆含羞草不止不躲,反而将叶片大大地张开,等到抱住林星夜的手指后,用力卷住,怎么也不放开。
  林星夜脸色更差,只觉物似主人形,宁隋的含羞草就跟他本人一样不要脸。一个欺辱他,一个纠缠他。
  林星夜抬眼看向宁隋:“现在可知道我为何不要这草了?我既然要含羞草,就是切实需要会害羞的草,它这般主动的行径,我绝瞧不上。”
  林星夜白皙的手指上缠绕了一枝新绿,宁隋知道他这师兄不好惹,现下见他明明一副冷酷之色,却静静地任含羞草挨着他,俨然外冷内柔,宁隋心中一片悸动,既莫名地妒忌那草,又被美景给吸引。
  可他一听到林星夜说瞧不上主动的行径,心就冷了半截,赶紧从朦胧的深渊挣出,正色道:“抱歉,师兄,这草或许因受了灵气,产生了些变异。师兄不喜欢,我下次换了便是。”
  “尚可。”林星夜道。他极为受用宁隋此时的道歉,正要抽回手指时,发现那含羞草无论如何也不放手。
  林星夜桃花眼微低,冷冷地看着含羞草,周身剑气如有实质。若是这草是个人,早都骇得躲远了,偏偏它只是株草,不只不躲,反而无耻地抱得更紧。
  宁隋眼见他们一人一草对峙,觉得这师兄当真可爱,明明是个骁勇善战的剑修,却连草也不怕他。
  林星夜何等的骄傲,前世他最辉煌时,连讨人厌的宁隋都不敢太过惹他,他已经被这没眼色的草给激怒了,单手抚上碧空剑。
  宁隋见状:“师兄,我来替你解。”
  他真的是纯粹地想帮忙,没夹杂一点二心,但是不善言辞,只能道:“含羞草未开灵智,不通人性,但若挥剑伤了它性命,却也太过可怜。”
  而且要是剑气伤了你自己怎么办……
  林星夜听这话极为刺耳,不由刺道:“宁师弟‘心善’,也要要求我同样心善?”他本来真想砍了这草,但懒得在砍了之后突破心魔,也就顺着宁隋的话,“若你解不开,这草的命便算你头上。”
  宁隋应道:“是。”
  他深吸一口气,谨慎地靠近林星夜,轻轻地去拨动含羞草叶片。
  林星夜自认是个恶人,其实也真不觉得刚才宁隋那话怎么了,因此他的生气都是装出来的,修长手指十分直接地伸到宁隋眼前,“把叶片弄开,另外,少碰到我。”
  宁隋自然应是,林星夜内心有些得意地看着昔日欺辱他的宁隋现在谨小慎微地伺候他。
  当师兄的感觉真不错,宁隋这样乖顺,即使之后翻脸,他也能考虑给他留一个全尸。
  结果渐渐地,他便听到一篇长篇大论,尺度之大,堪比调戏:
  【他的手指真好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完全不像剑修的手。而且一看就很细,很滑,为什么我在想这些?为什么明明隔着叶片,我的手指都那么热……】
  林星夜发誓,他一个字都没听错,也确实是宁隋的声音。
  但是他看向宁隋,宁隋明明很专注地在解含羞草叶片,根本不像在东想西想的样子。
  林星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当真听这些话听得头皮发麻,牙齿发酸,而且总有种比被冒犯还奇怪的感觉,让他想一脚把宁隋踹出去。
 
 
第7章 
  林星夜前世有个诨名,叫做“天下第一剑”。
  他能有这个称号,自然也是胜了无数剑术大能才得来的荣耀,其间不乏多次惊险的战役,胜则生,败则死。
  然而无论是再惊心动魄的战役,再九死一生的比斗,都没此刻宁隋心底的混帐话带给他的不适那么大。
  什么叫做隔着叶片都感觉得到手在热?林星夜周身气质偏冷,剑气更冷,他不认为他能给宁隋带来温暖。
  因此,林星夜明明好端端地站在这儿,宁隋也恭恭敬敬地在面前站着,完全没有像前世一般一点行动上的欺辱,林星夜也偏偏觉得心底一点一滴地泛起古怪的危机感,让他连继续站在这都不愿意。
  这种危机感很奇怪,不是忧于性命,而是关于别的什么。
  林星夜感情经历为空白,他完全想不出来原因,只以为是自己太过厌恶宁隋。
  他也不是甘愿委屈自己的性子,无论什么原因,只要让他感到不舒服,他便要走。
  林星夜见最后一片含羞草叶子被解开,马上抽回自己的手指,才觉得心里毛毛的感觉消除了好些:“等师弟再寻到真正的、懂得矜持的含羞草再找我。”
  宁隋指尖触感消失,心中便抑制不住地失落,他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好,“是,师兄。”
  原来师兄是喜欢像他自己一样的草……在宁隋看来,这个冷冰冰的师兄很是矜持了,经常定定地看着他,既不说话,又不行动,总让人想主动和他交流。
  林星夜等宁隋回答完,转身便要走进院门。
  宁隋真不想看着他走,又苦于没有挽留的理由,最后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师兄,今日比武,你觉得我的阵法如何?”
  宁隋平时是个内敛的人,只爱阵法不爱俗物,他也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现在这样急于求得别人的肯定,还是头一遭。
  林星夜的脚步戛然而止,本清浅得如盛满碎冰的眸子里浮上几丝晦暗。
  宁隋又开始问他阵法了。
  这是第几次了?前世,林星夜每一次落败,宁隋都会问他两个问题。
  “少君,今日败于我,你可认?”
  “少君,你看我这阵法如何?”
  仇人之间询问对方阵法如何是什么意思,除了炫耀之外,还能作他想吗?
  林星夜心底的仇恨浮上来,对宁隋更是远了几分。
  他瞥向宁隋,淡色薄唇轻启,声音极冷:“不过尔尔。”
  宁隋闻言,心里便如针扎一般,他最得意的就是他的阵法造诣,师兄居然连他的阵法都看不上……不过确实,他的阵法目前是不如师兄的剑招。
  但一日不如不代表一生不如,宁隋对自己的阵法有着长足自信,阵法以五行规律为依托,以相生之势相克之力进行攻防,之后即使不能胜过师兄,也不会败在他手上。
  “师兄,我定会努力,今日的阵法还有很大的改进。今日倘若我灵力够足,身法够快,将乾方位的灵石撤下,一并放在坤位,这样竹土剑抛却攻击,全加防御,那么……”宁隋一说起阵法之事,便滔滔不绝。
  林星夜打断他:“那么我便会输,对吗?”
  他面无表情,薄唇抿得更冷,艳色更显无双,同时袍袖里的手紧紧攥起,将心里一切翻江倒海般的波动都压下,杜绝在人前失态。
  宁隋闻言顿住,林星夜是个不知风月的剑修,感情经历一片空白,宁隋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阵修,同样也同样一窍不通。
  没有任何恋爱技巧,不懂怎么跟他很喜欢的师兄说话,一不留神就会把人惹生气。
  宁隋只是没有相关经历,不代表他很笨,他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师兄在生气,急忙补救:“师兄,我并非此意……”
  “是吗?”林星夜冷冷道,语气不知是信还是不信。
  林星夜早就习惯了宁隋的虚伪,宁隋前世便是这样,目的被他戳穿,便会虚假否认,等他多戳穿几次,他才会认。
  到了这世,宁隋那股讨厌的性格还是没变。林星夜握上自己的剑柄,保卫自己的自尊心:“战斗之后经过反思,当然会寻找到对阵时的不足,甚至找到应对之法。可若人人都以战斗后假想出来的结果为准,世上可还有胜负?”
  林星夜克制着自己,从侧面说了这么一大段话,终究还是忍不住,冷冰冰总结道:“今日,是我胜了。”
  ……好骄傲的师兄。宁隋将林星夜的一切表现尽收眼底,心肝乱颤。
  【师兄,为何这般可爱……】
  林星夜说了胜利宣言,原本还以为同样心高气傲的宁隋会在心底反驳,没想到又双叒叕听到一句不成体统的混帐话。
  他一个剑修,屡次被这般形容,怎么忍得了?林星夜宁愿宁隋和之前一样,跟他大打出手,也不乐意被他这般腹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