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古代架空)——不问潘安

时间:2019-04-15 08:55:19  作者:不问潘安
  崇拜也得有个度!曾经的宁隋好歹知道他是不夜城少君,凶名在外,不敢造次,到现在,居然敢将形容女人的话拿来安在他头上,当真无礼之极!
  但林星夜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他说:“宁师弟,师兄的长相同你无关,你不用时刻惦记。”
  这般像朵低俗的水仙花才会说出来的话,林星夜是断不会说的。
  宁隋还在想着安抚师兄:“今日本就是师兄胜了。”
  林星夜面色仍是不好,宁隋再次低头,恳请道:“其实,今夜我来寻师兄,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入内门需得学习内门心法和礼仪,需要一名师兄从旁指点,如若师兄不弃,可否为我良师?”
  指点宁隋心法、礼仪?林星夜当然不会拒绝,他和宁隋间的仇比海深,有任何能光明正大折磨宁隋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我答应。”
  林星夜本以为,接下来的几天都是他折磨宁隋的日子,没想到反而惹了一身腥。
  “师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如果内门心经以此句为结语,会否显得太过空泛死板,不若改成产在坤,种在乾,但至诚,法自然?”宁隋抱着学术探讨的心态,去问林星夜。
  林星夜不好这些理论,他天资极高,再晦涩的功法都能看懂,更别说入门级别的心法,因此完全没有任何改进它的欲望。
  “随你。”林星夜冷冷道,比起心法,他更关注宁隋的心里动态。
  果不其然听得,【师兄的声音真如环佩清鸣,更胜落雪寒泉,可惜又只和我说一句话,仅仅两个字。不知为何,他总是不爱说话,但他一静静坐在那里,我便总想逗他说话……】
  这已经是林星夜今日听到的第几十句堪比骚扰的话,他几乎都要怀疑他是走进了哪个酸儒的课室,而不是阵修的教习课。
  林星夜无法想象一直以来和他势同水火的宁隋,暗地里居然这么想他。
  他见宁隋又要借故问问题,不给宁隋机会,也不敢再坐着,起身练剑。
  剑影如龙,杀气凛然间,林星夜听到,【师兄剑意精妙,模样如天月,以他如此风姿,又何须如此剑法,以他如此剑法,又何须如此风姿】
  便是林星夜练剑完毕,衣服微乱,他也听得,【师兄的衣襟有些松……脸颊也比之前稍红,唇色倒是如之前一样淡,怎么办……现在只有我和师兄两个人,我现在不敢过去,我是否该提醒师兄……】
  如此一天下来,林星夜的脸彻底黑了。他再看一脸正气,专心修习的宁隋,便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劲。
  之前他还觉得宁隋是崇拜他的长相,可这一天下来,宁隋都在想些什么?想逗他说话……看他的衣襟……甚至连唇色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正常人该有的想法?
  这些大逆不道的想法,是对师兄应该有的态度?宁隋究竟想对他怎样?
 
 
第8章 
  宁隋究竟想对他怎样?
  这个问题一出,林星夜满腔的怒火都被冰块浇灭,四肢百骸都泛起凉意。
  林星夜根本都不需要思考这个问题,便能得到答案:宁隋是想打败他,迫使他承认他不如他,承认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再打败他第二次、三次,反复折磨他,以此来扬名立万的目的。
  至于现在宁隋心中所想,也不过是一时被皮相所迷,等他渐渐成长为之后那个阵法鬼才宗师,他便会重新开始对他的欺辱。
  怀着这样的仇恨,林星夜便将刚才身上升起的危机感都压下去。潋滟的桃花眼重新冷淡地看向宁隋,将碧空剑收起:“你的礼仪练好了?”
  宁隋根本不敢走过去看衣襟微敞的林星夜,端的是君子自持,垂头道:“师兄,还差一礼。”
  林星夜因为心里恼宁隋,宁隋做什么他都觉得不顺眼,当下便看不惯宁隋隔他那么远,是瞧不起他吗?
  他声音极冷:“并不只差一礼。”
  宁隋虽不知哪儿差了,也虚心请教:“还请师兄明言。”
  林星夜盯着他看:“你我既为师兄弟,以伦常秩序来看,便是我为尊,你为卑。现在我教你心法,授你课业,问你话时你却隔我三尺,这可叫有礼?”
  宁隋不知该如何答话,他并非不尊重林星夜,相反,他正是因为太尊重才不过去。
  宁隋骨子里极传统,他自认本来一对上这位师兄便心神激荡,何况眼下这位师兄刚练完剑,眼角都还带着运动后的润意,气质却如冰雪之原……宁隋光是想到此,都觉得心肝要跳出来,他暗下决定:
  【师兄衣襟不理好,更加引人遐思,我绝不能过去,以免我再多思,玷污了冰清玉洁的师兄。】
  引人遐思……冰清玉洁……林星夜死死捏紧碧空剑,本来屡次听到宁隋这般“恶言”,他心里的警觉早已当啷作响,差点控制不住转身就要走。
  但林星夜被仇恨蒙了眼,他想,这也只是宁隋变相地侮辱他罢了,他要是因此就懦弱地后退,还报什么仇,修什么剑?
  林星夜天生骄傲,绝不愿意被宁隋心中三言两语吓走,他反而被激起了傲性,偏要跟宁隋作对,“你愣着做什么,过来。”
  宁隋为难,“师兄,我……”
  林星夜不想听他敷衍,将剑尖抵在他脖子上“我不想再多说一次。”
  【师兄怎么这样霸道……】宁隋的心怦怦地跳,【他衣襟都不理好,为何就一定要让我过去?之前也一直爱看着我,连含羞草也指定我给他种……难道,师兄一直在蓄意接近我?】
  他再不抵抗,沉默地走到林星夜面前。
  林星夜的确是蓄意接近宁隋,但他总觉得宁隋这个蓄意接近的意思和他的本意不一样,“你抬头。”
  宁隋挣扎半晌,抬眼看面前的林星夜。衣衫将乱而未全乱,执剑的样子轻狂风流,让人骨头一酥,极寒的表情又将人拉回现实,宁隋便想到了他在比试台上,最后破开竹土刺那一剑,也是这样冷冷淡淡,剑气却猖狂如龙。
  【师兄别这样……快把衣襟理好,你这般衣襟半开,锁骨半露……我,我会……我不能这般……】
  “你会什么?”林星夜听完宁隋全部想法,冷冷问道,他中途还不自在地低头看自己的衣着当真如此暴露了不成?结果他的衣服只是因衣料太软,稍微往旁边挪了点,精巧的锁骨也只露出了一丁点,哪里有所谓的衣襟半开?
  他分明是个正经人,到了宁隋心底,倒成了那些不自好的狐狸精不成?
  “师兄,我会阵法。”宁隋心中所想是感性所至,全不是理智所为,因此他的回答十分正常。
  林星夜却没被安抚到,他被宁隋几次三番的‘挑衅’弄火,倒怀念上辈子的宁隋,至少恶心人的套路他很熟,不似现在这样的轻浮。
  林星夜本就铁了心要和宁隋结仇,他再也不想听到宁隋再在他的容貌上做文章,干脆想趁此和宁隋划下道来,将他打得以后只想着找他报仇,再也想不起什么引人遐思之类的混帐话。
  因此,碧空剑刺开和平的空气,如星光般滑向宁隋。
  宁隋没料到他突然动手,往后面退去,林星夜冷着脸封死他的去路,“你会阵法,那么,入宗门后,你的师尊是荣虚真君?”
  宁隋还未问师兄怎么知晓,林星夜眉眼便闪过一丝冷色:“他的规矩是入门后百天内必须做出他满意的东西,于你来说便是做出阵法,你说,若是你的手伤筋动骨一百天会如何?”
  他说完便不留情,当真招招向着宁隋的手刺去。
  以宁隋现在的造诣来说,根本打不过林星夜这般的顶级剑修,左支右绌地闪躲,心底也当真无暇再去肖想这位师兄。
  林星夜松了口气,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不怕宁隋反击,反而怕宁隋那些轻浮又奇怪的话。
  林星夜不会选择此时杀宁隋,他要等宁隋真的成了一名阵修,再杀了他。
  所以,他此时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再次打败宁隋,让他尝到落败的滋味。第二,让宁隋瞧清楚他真正的实力,并予以相应尊重,再不敢拿他的长相说事。
  林星夜其人,孤僻自傲,行事皆剑走偏锋。他要做一件事,便要做好,既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给对方留退路。
  因此,他见宁隋毫无反击之力后,便冷着脸,左手执剑攻击,右手伸到衣襟旁,像是觉得战斗太火热,像要透气一般,指尖一动,将衣襟给分开些许——真真正正的锁骨半掩,精致无双,露出一片毫无瑕疵的雪肤,明晃晃地招人眼。
  做完这一切,他冷冷地盯着宁隋,眼睛眨也不眨,碧空剑剑势更强。
  宁隋不是喜欢在心底夸奖他的容貌?不是想看他的锁骨?他今日便给他看,然后将他打到半残,看之后他还敢不敢那般乱想!
 
 
第9章 
  林星夜曾一剑动九州,天下的星光璀璨曾都聚集在他剑尖,一己之力使得万剑朝宗,所有的荣耀都曾匍匐在他剑下。
  因此,他极为自信。在他的剑术倾轧下,宁隋只会疲于保命,心中污浊的想法也很快会被生死忧惧冲淡,此后,再不敢在心底胡乱想他。
  林星夜解衣襟的动作极优雅,冷淡得不像在解衣,左手碧空剑仍然极稳,像是能一剑将水中月分开,一份静卧在水底,一份高挂于深空。
  宁隋又被剑气划了一道口子,他却满腹惊讶,完全感受不到手臂上的痛感。
  冷冰冰的师兄,一边剑招如虹,招招致命,一边又冷着脸弄乱衣襟,风情潋滟地撩人,还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宁隋呼吸一窒,完全不知这漫天的剑气是折磨还是勾引。甚至于他拿出五行生剑阵,也不知该不该防御。
  要是师兄只是在和他玩闹,还故意弄开衣襟……他再反击,岂不是不解风情,白白伤了师兄的心?
  宁隋抱着这般想法,生生避开最紧要的杀招,抗了几波揍,就是不还手。哪怕阵盘在他手里已自动发出预警的黄光,他也只捏住阵盘,不做任何反击。
  林星夜见状,眼中冷色大动,碧空剑疾斩,近乎是瞬间就贴到了宁隋跟前,提了他胸前的衣领,冷声质问:“你还不动手,是觉得我不敢杀你?还是觉得我无能杀你?”
  林星夜何等骄傲,他和宁隋动手,宁隋只避不攻,他便认为是极大的侮辱了。
  宁隋闻言,可真怕这师兄又误会生气,解释道:“师兄,我并非觉得你无法杀我,而是我们之前从不相识,并无仇怨,你还叫我送花给你,根本没有杀我的动机,我当然不怕,也不用还手。”
  林星夜仍是不松开宁隋的衣领,冷冰冰地反驳他:“之前不相识,就不能想杀你了吗?”
  林星夜这都是跟宁隋学的,昔日宁隋和他头一次相识,两人连话都没说过一句,宁隋便跟他是他杀父仇人一般,远远跟踪他三千里路,直到打败了他,迫使他认输。
  宁隋现在完全不知道他得罪林星夜的前情,只觉得面前的师兄是在发小脾气,否则的话,师兄要是真想杀他,他早都成了剑下亡魂,又怎么还能好端端地站着呢。
  尤其现在林星夜挨宁隋挨得极近,他自己又将衣襟扯开了好些,只要宁隋目光稍稍往下,就能透过微松的衣襟,看到里侧雪般的皮肤,若隐若现,似露非露,最是磨人。
  宁隋不愿唐突林星夜,既不敢看他的衣襟,也不敢看他的脸,只能将眼神挪移到别处。
  【师兄为何要把衣襟拉开?他模样这般冷淡,剑招也如此凌厉,可为何对我这般热情,还假作是要杀我,当真可爱。】
  林星夜因为挨宁隋挨得近,宁隋的心声就像贴在他耳边说的一样,低沉醇厚,将林星夜的耳尖都染得通红。
  他是来教训宁隋的,他希望宁隋心底害怕、恐惧,独独不要爽。
  明明宁隋没有看他的衣襟,林星夜现在也觉得衣襟裸露处有些热,像是被宁隋时时注视着一般。
  他的手在衣袍里握紧,强忍了想重新整理好衣襟的冲动,不愿因宁隋几句混帐话就落下风,提剑道:“催动你的阵盘,和我打。”
  他一抬手,动作间扯动衣襟,衣襟处空隙更大。
  宁隋虽然不刻意去看,但剑尖都搁到他喉咙面前了,他要注意剑尖,便也连带着晃到了一眼林星夜似松非松的衣襟。
  宁隋的眼一下子飘了,师兄的皮肤怎么这么白,他终于忍不住,假装不在意地提醒:“师兄,你的衣服是否需要整理?”
  林星夜握紧剑柄,终于忍不住清斥:“宁师弟,你在想什么?我是你师兄,你不惧我的剑招,却来关注我的穿着?”
  还有长相,唇色,若非他前世就和宁隋相识,他定然会认为宁隋是个登徒子、变态。
  林星夜从来没经历过那些事,可不代表他一点也不知道。修真界作风开放,断袖之癖蔚然成风,有些男人也喜欢男人……
  幸好,宁隋没有那种怪癖,林星夜心底稍微松了口气。
  他希望宁隋被他的话点醒,少在心里想那些乌七八糟的,没成想宁隋因惧怕说实话会惹得林星夜再生气,面色平静地撒谎:“师兄,我……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偶然看到,担忧师兄出剑会受影响,才提醒师兄。”
  宁隋平时十分沉默寡言,就连之后他修为有成,成了那个说一不二的阵法宗师,他也醉心于阵,很少关注一般的琐事,这样的人,林星夜即使觉得他针对自己实在太恶心,也从没想过他居然会连一点小事都要说谎。
  而且说谎时气定神闲,要不是林星夜刚才将他的真实想法听得一清二楚,也会被他骗过去。
  宁隋……人品真是低劣。林星夜眼中暗色涌动,轻声道:“是吗?我还以为宁师弟是认为师兄衣着不庄重,不、敢、看、我。”
  他说到最后几字时,语速刻意放慢,读音微重,直击宁隋的心灵。
  宁隋心中本就有鬼,捏紧拳:“未曾。”
  他这下更不敢看林星夜,还是坚持道:“那师兄可要整理衣服?我好暂时回避。”
  “不必。”林星夜本身就有些怕刚才听到的那些宁隋的想法,他因为自己害怕,便觉得要是真整理好了衣服,就是在向宁隋示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