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浪江湖(古代架空)——光影之天

时间:2019-04-20 11:17:00  作者:光影之天

   =================

  书名:浪江湖
  作者:光影之天
  文案:
  游戏人生浪荡子,经纬盘上一赌徒。
  孤舟停困情渡口,泥潭深陷为哪般?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晋千帆舒俞 ┃ 配角:逐云意凤泣梧武曦元百川 ┃ 其它:
  ==================
 
 
第1章 白衣胜雪游京都一
  夜阑疏雨,铅云密布。
  如龙神行云布雨至此故意掺了滴墨汁,黑色包围住了这里的一切。
  雨落树叶的声音渐渐变小,悄然变得寂静的夜更添悚然。
  大宅的门紧紧的闭着,唯檐下挂了一盏灯火昏暗的白灯笼。
  半响,空气里传来踩着水花的凌乱脚步声。
  夜色里隐约是一人摇摇晃晃走来。
  他手里提了壶酒,不时的仰头灌两口,然后把酒壶往后随意一扔。
  酒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酒浓烈的香气和雨后土壤的气味混在一起,他轻笑着伸了个懒腰,悠闲的迈着步子走到了灯下。
  伸手大力敲了三下,门随即打开,露出一豆蔻少女的半边身子,少女衣着整齐,额前却散落着一捋头发,借着微弱的灯光离近了可以看见脸上有一条很粗糙的疤痕。
  “将军,您来了。”少女的声音有些畏惧,极其恭敬的往旁退了几步。
  将军长手一揽,压上了少女的肩膀,半是醉意半是故意的抱住了她。
  少女身体猛地颤抖起来,脸色一瞬间惨白,但还是紧紧扶住了将军的身体。
  雨止月明,明月和灯光辉映,院内亮如白昼。
  将军勾唇一笑,眼中精光闪过。
  因为少女始终低着头,因此她恰恰错过了这一幕。
  “小雯”。将军突然低声唤道。
  温温热热的呼吸夹有呛人的酒气喷洒在脖颈上,小雯忍不住缩了缩头。
  “小雯......”
  小雯终于把人扶上床,飞快的撤了手道,“将军!您吩咐!”
  无人回应,抬头去看,将军竟四仰八躺的睡了过去。
  小雯试探的轻唤了两句,“将军,将军......”
  还是没动静,小雯松了口气,蹑手蹑脚的推门走了出去。
  门合上的前一刻,屋里的人突然出声道,“小雯......”
  僵硬从手一直蔓延到整个身体,小雯低着头瞪大了双眼问道,“将军?”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了许久,等屋里的打呼声渐渐高昂,小雯轻轻的关紧了门。
  手指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抬头,女孩儿面上却是冷若冰霜。
  小雯匆匆离去,本应熟睡的人却睁开了眼睛。
  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宛如有九天星河流动。
  他悄悄的坐起身,打量了屋里一圈,然后把屋里的摆饰甚至墙壁都摸了一遍。
  掀开棉被,一个四方的痕迹赫然出现于眼前。
  他抠开来看,里面有一机关和一沓账本信件。
  他随意看了两眼,骂了句禽兽,塞进了怀里。
  打开机关,咕隆一声,墙上立时现出一个一人高的洞口。
  他拿了个烛台,打起十二分谨慎走了进去。
  通道不长,没几步就到了尽头。
  尽头是个牢房,关了十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个个尽是虚弱无力,面无血色,衣不蔽体的模样。
  还有一个厨娘模样的人,正骂咧咧的一手捏着少年的下巴一手把粥往少年嘴里倒。少年被呛得喘不过气,眼睛里尽是泪花,她却好似没看见般,碗见底了才停手。
  “咳咳咳”一碗粥灌下,少年却似死了一般。
  厨娘看他进来,立刻停下手,谄媚笑道,“将军......”
  少年看见他,都害怕的颤抖起来。
  他捏紧了手指,一拳打上厨娘的鼻子,厨娘还来不及惊怵就立刻昏了过去,他勉强平静的问道,“谁是康家欣?”
  没人回答,他却眼尖的发现一个少年抿紧了嘴唇,急忙快跑几步过去握住了他的下巴。
  一条血丝从嘴角流下,腥红的鲜血,苍白的肌肤,鲜明的对比。
  忽略少年凶狠的眼神,他细心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伤到根本,才松开了手。“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
  手指在耳边摩擦了小会儿,然后停下咬着牙把假面皮撕了下来。
  “嘶......真疼......”
  昏暗的灯光下,褪下华丽的衣服,他此刻才现出自己的真实面貌:面若冠玉,肤若凝雪,明眸善睐,白衣浅发,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
  少年们还没从这一幕里回过神来,就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支香,插在地上点燃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有人吼道,深受迷香之苦的少年们实在是怕了这东西。
  “能解你们身上软筋香的,静等片刻你们就能恢复体力了。”他继续问康家欣道,“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叫康家宁?”
  听到这个曾以为永远不会出现的名字,康家欣竟红了眼眶,然后倔强的别过头去道,“我没有姐姐。”
  闻言他点了点头轻声道,“嗯,应该没错了,你姐姐也说过你大概是恨透了她。”
  康家欣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像只愤怒的狮子,一字字吼道,“我都说了,我没有姐姐!”
  “家欣?你能动了!”身旁的小伙伴惊喜道。
  康家欣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姿势竟是站立着的。
  原地走了走,又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已经活动自如。
  其他的少年也都恢复了过来,围在康家欣身旁,对莫名其妙的男子还保持着疏远的距离。
  十几双眼睛盯着他,有怀疑有希冀,带头的康家欣警惕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他手指扣了扣自己的太阳穴上几寸,动用了整个大脑组织着言语可还是干巴巴的说道“事关隐秘!我反正不会伤害你们就是了!”
  “我姐姐......不是......你怎么认识那个人的?”康家欣问道。
  “你姐姐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委托了我去寻找你,我一直从江南寻到京都,鞋都磨坏了好几双。”他止住自己带偏的话题急切道,“好了!等你们都出去了再审问我吧!我的时间可不多。”
  小伙伴们相互看了两眼,大抵是选择暂时相信这个男子,如果能逃脱险境自然是大好事一件,如果不能逃脱也不过是进了另一个炼狱罢了。反正也不会有比让那人渣糟蹋更可怕的事情了。
  “你真能带我们出去?”康家欣不确信的问道。
  男子抬头挺胸自信的说道,“当然!”
  康家欣道,“那好吧!暂时信你。”
  他微微一笑,忽变了脸色,紧皱眉头道,“不好!”。然后立刻将厨娘扛了起来。
  “怎么了?”问话的人问道,但他只说了三个字就赶紧止住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问题。
  洞口传来焦糊的难闻的烟味。
  跟着男子快跑出去,众人一看,果然屋子已经被大火吞噬了。
  熊熊烈火挡在门窗前,亦是挡住了他们的唯一生路。
  有好几个少年已经绝望了,消极的哭诉着自己的悲惨生活。
  “完了,这次是彻底完了。”
  “我不过就是贪嘴去买了支糖葫芦,怎么就遇到了这事。这是不是是场梦啊!是不是梦醒了我就回家了?”
  “我娘亲早早死了,继母不喜欢我,把我卖给了人贩子,人贩子天天打我,把我卖给了大官,大官给我洗澡给我漂亮的衣服穿,还以为大官能对我好些。可没几天就把我送给了这个变态。我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们别说了!”康家欣呵斥道,视线转到男子身上“看他!”
  男子正闭目运功,周身围着白茫茫的一团水汽。
  几人住了嘴,愣愣的看着男子,离他近的少年出口道,“是冰!他生出了冰!”
  少年们退回到通道里,静静的等着男子运功完毕大显神通,已没了消极的神态。
  唯康家欣低着头,神情黯然。
  这个男子是受他姐姐的委托来救他的,可是,明明是她亲自把自己送进来的啊!
  姐姐嫁了大官,大官的上司喜欢美少年,大官为了讨好他的上司,姐姐又讨好大官,把自己送了出去。
  然后,大官的生活更好了,姐姐的生活更好了,只有他......
  男子睁开眼睛,寒冰瞬间覆盖住了火焰。
  男子捂住胸口,用力踹开大门把厨娘扔出去,咬牙道,“快走!”
  少年们推挤着跑出去,康家欣却一动不动。
  男子知道他心里憋着气,踉跄着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腕,沉声道,“快走!”
  康家欣惊讶于他的虚弱,伸手扶住他问道,“你怎么了?”
  近看之下,男子的脸色苍白,眼神也不再刚才那般澄澈。
  可男子抓他的手力气却又大了一分,几乎是强硬的把康家欣往外拖。
  康家欣咬了咬牙,转而扶住男子,步伐打转的走了出去。
  近距离的接触了,这才发现,男子身上竟然散发着淡淡的梅花香。
  冰克火,但薄冰也抵抗不了多长时间。
  他们刚刚走下台阶,就听身后砰的一声,大火挣脱桎梏又冲上了云霄。
  康家欣未及反应就被男子给压在了身下。
  康家欣的心里很复杂,被男子拉了起来还是一副呆呆的模样。
  这世上真的有仗义到不顾自己的人吗?
  男子没空关心康家欣的不对劲,腰杆挺直着正视前方。
  前方站了一个小姑娘,男子刚才还见过她。
  小雯。
  “你们是谁?卢司阁呢?”小雯面容愤怒的问道。
  卢司阁正是这间宅子的主人,当朝二品大将。
  这宅子是他的私宅,除了卢司阁会不时的来一趟,这里就只有一个丫鬟和一个厨娘。
  男子问道,“你要做什么?”
  小雯的声音中裹挟着浓浓的愤怒,“报仇!”
  “难道?”男子瞥了眼旁边的少年,道“为谁报仇?”
  “我哥哥!我哥哥不忍他的□□自杀了!今天正是他的忌日。自哥哥死后我无时不想着杀了他为哥哥报仇,我隐忍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一刻!你们为什么要捣乱!”
  男子叹了口气道,“你看我们这样子,还不明白吗,他们正是遭受了和你哥哥一样的折磨。而你......仆杀主,杀的更是二品大将,你就没想过报完仇之后如何?为那个人渣赔命?还是说一世逃亡?就为了杀一个卢司阁,不值啊!”
  小雯向前两步冷声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卢司阁为我哥哥偿命!否则你们今天别想离开这儿!”明明是威胁人的话,可女孩儿竟带了哭腔。
  而事实上,她也确实无任何威胁力可言。
  否则,她不会等待了一年才找到机会放火报仇。
  还是个假机会。
  男子挠了挠头,无奈道,“咱们明明应该是一个阵营的人,你......你别哭!”男子吼道,他最见不得人哭了,一哭他就毫无办法了。
  康家欣朗声道,“小雯姑娘!我们都恨不得把卢司阁生吞活剥了,你一个人势单力薄的,为何不与我们一起。这个人的厉害你也看到了,他肯定会帮助你的。”
  “我与他无亲无故,他凭什么帮我!”小雯抿着嘴巴,使劲的擦了擦眼睛道。
  康家欣不等男子说话抢先道,“我做主,这个人答应你了,他会为你报仇的!”
  男子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康家欣道,“你凭什么做主啊?”
  康家欣瞥他一眼咬字清晰道“哼!你若要我去见那个女人,你就必须要答应她!”
  “......”这个主做得了。
  男子放下手臂直腰挺胸的看向小雯坚定道,“我答应你了!我发誓我会让卢司阁受到他应有的代价!”
  小雯想了想后点了点头,沉声道“你记住你说的话!”
  男子道,“若做不到,你连我的命一起拿去吧!”
  小雯走过来道,“你有什么计划?”
  男子摸着下巴想了想,道,“首先,离开这里。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月淡星稀,东方发白。
  小雯重重的点了点头,朝阳打在小姑娘的脸上,照出一片坚毅。
  康家欣这才有机会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这个问题不会也很隐秘吧?”
  男子笑道,“我名字自然是可以说的,我叫晋千帆,叫我千帆吧!”
 
 
第2章 白衣胜雪游京都二
  趁着街上没有行人,晋千帆敲开了一家酒馆的大门。
  酒馆的名字叫,王元客栈。
  王元,玩者也。
  店家兼店小二王元从懒散着打开门始就不停的抱怨。
  “你说让我等一两个时辰,结果我等了你一夜!你明明说就带一个人回来结果你带了一打人!我这刚打个瞌睡你又把我吵醒了!我顶着个大黑眼圈,这生意还做不做了。我又不像你做回生意拿大笔银子,我可都是小本生意,要精打细算的!你说说这一打人怎么办!我要养活你本来就够不容易的了!你还给我增加负担!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付,我付总成了吧!”晋千帆投降道。
  “这不是应该的吗!这事不说,就说你在我这儿喝的酒,我就存了三坛忘忧酒,方诸水来时给我偷了一坛,聂晓风给我骗了一坛,我就还剩一坛连点味还没闻呢!本来是想送给贺擎天的,结果你又给我喝了!你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从竹叶山庄搞来的吗!从江南运到京都不谈,就说我从武林盟主嘴里抢这三坛......”
  “我帮你把贺擎天诓来,成不?”晋千帆插嘴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