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恋人患了忧郁症[快穿]——漱己

时间:2019-04-20 11:17:48  作者:漱己

   《恋人患了忧郁症[快穿]》作者:漱己

  文案
  -------------
  攻受戏份相当,非攻控文,前期攻宠受,后期互宠
  治愈系小甜文,会涉及忧郁症、迎合型人格障碍、弗雷格利妄想综合症、酒精依赖症等等。
  闻燃手捧玫瑰,怀揣戒指,正准备向恋人求婚,却亲眼看见恋人从天台一跃而下,恋人流出的血较他手中的红玫瑰要扎眼许多。
  后来,他才知道恋人患了忧郁症,恋人为了不让他担心一直独自忍受着。
  为了让恋人回到他身边,他必须去各个世界收集恋人魂魄的碎片,但各个世界的恋人都患了不同的心理疾病,他要做的是接近、保护、纵容、治愈,重新让恋人爱上自己。
  原世界为现代架空,同性可婚
  第一个世界迎合型人格障碍:有钱人x小可怜
  第二个世界酒精依赖症:影帝x歌手
  第三个世界嗜睡症:人类x棕熊
  第四个世界赤面恐惧症:编辑x漫画家
  第五个世界弗雷格利妄想综合症:大学教授xIT工程师
  第六个世界边缘型人格障碍:西点师x学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燃,孟眠冬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他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吃着一只三明治,饮着温牛奶。
  由于他全然不觉得饥饿的缘故,他吃得很慢很慢,进食于他而言,甚至变成了一项折磨,好似他吞咽下去的并非是三明治与温牛奶,而是刀子与硫酸。
  他的恋人闻燃天还没亮便出门上班去了,出门前,闻燃为他做了三明治,里头放了煎得刚刚好的金黄的荷包蛋,一口咬下,温软的蛋液即会没入他口腔当中,除了荷包蛋还有煎得边缘微微有些焦的培根、酸甜可口的番茄以及新鲜嫩绿的生菜,所有的食材皆是按照他的喜好来的,这些食材上面还抹了满满的沙拉酱,因为他喜欢沙拉酱。
  闻燃一向以他为先,从来不会忘记他喜欢什么,所以他在闻燃的关键时期,一直努力地掩饰着自己的不安,以及自己患上了忧郁症这件事情。
  是的,他患上了忧郁症。
  最初的最初只是工作不顺利罢了,后来在闻燃的建议下,他辞了职,回学校进修。
  学校相较于社会,原本该是能让人相对放松的地方,但他却越发认知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他毕业已有五年了,与同学们并没有什么共通话题,他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游离于群体之外的存在,更是因此遭到了欺凌。
  闻燃一直很忙碌,他不想让闻燃担心,因而每一次闻燃问及他在学校里的情况,他都会笑着编造些趣事。
  为了避免闻燃起疑,他编造几句,便会缠着闻燃抱他。
  ——他喜欢闻燃抱他,惟有在被闻燃抱时,他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昨晚亦是如此,闻燃将近午夜才下班,一回到家,他先是假装睡着了,不久,仍是忍不住主动引诱了闻燃。
  闻燃满面倦容,却并不拒绝他,温柔地抱了他之后,又温柔地为他洗澡。
  被闻燃抱回床上的时候,他昏昏沉沉着,很快便睡着了。
  这一觉十分安稳,他什么都没有梦到,如同他每回被闻燃抱过后一样。
  他醒来时,体内还残留着充实感,身上染满了闻燃的气味,后脑勺枕着的鹅毛枕与身上盖着的鹅毛被亦沾染了闻燃的气味,清新好闻。
  今天是星期一,满课,他在床上赖了一会儿,便起床洗漱了。
  洗漱完毕,他去了厨房,流理台上的碟子里头放着闻燃为他做好的三明治。
  三明治上面闻燃用沙拉酱写着:冰箱里有牛奶,牛奶和三明治都要热过才能吃。
  “吃”字的后面还画了一颗爱心。
  他爱着闻燃,闻燃也爱着他,为了自己,也为了闻燃他必须尽快把忧郁症治好。
  他将三明治与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去热了,热好了,抓在手中,手稍稍被烫了一下。
  堪堪咬上一口三明治,还未咽下,他便去厕所吐了一通。
  他厌食已经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他吃了吐,吐了吃,每天逼自己吃下以前两倍的食物,才勉强没有暴瘦。
  他冲了马桶,漱过口后,便怔怔地立在洗脸台面前,盯着洗脸台上面的圆镜。
  圆镜当中的那张脸令他陌生,这是谁?
  他这么想着,自杀的念头猝然从心底冲了上来。
  他拿着三明治与温牛奶上了天台去,天台上北风呼啸,将他过耳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间或覆上双眼,将他眼前的世界切割成无数光怪陆离的碎片。
  他随意地一坐,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道:我该剪头发了。
  剪头发?
  为什么要剪头发?
  他咬了一口三明治艰难地吞下了。
  他又喝了一口温牛奶艰难地咽下了。
  太阳早已出来了,但被密云遮住了大半,几乎看不见。
  过了很久,久到他以为自己会被冻死在天台的时候,他终于成功地把三明治与牛奶吃完了。
  他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走到天台边缘,纵身一跃。
  这一刻,他没有想到闻燃。
  他只是自私地想要解脱。
  但他却在跃下天台后,看见了闻燃,他看不清闻燃的神情,但却能看清闻燃手中抱着的那束火红的玫瑰花。
  他后悔了,后悔来得这样轻易,但却来不及了。
  闻燃,我爱你。
  闻燃,再见。
  再接下去,一声巨响后,他的身体重重地坠落到了地面上,最后的一缕意识扫过满地的鲜血以及脑浆,最终落在了闻燃身上,闻燃向着他冲了过来,玫瑰花被遗弃在了一边,火红的花瓣四散开去,瞧来有些可怜。
  他似乎听见闻燃在对他说:“我们结婚吧,眠冬。”
  他好想好想与闻燃结婚,但是他马上就要死了。
  浑身好像很疼,又好像一点都不疼,他动了动手指,覆在了闻燃的手背上,之后便阖上了双眼。
  闻燃不曾想过眠冬会自杀,眠冬明明昨夜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却自杀了?是他疏忽了什么?
  他天还没亮就出门去了公司,将余下的工作收尾,然后,他去了珠宝店,为眠冬买了戒指,眠冬的指围他早已了然于胸了,但挑选戒指的款式却费了他不少的时间,再然后,他去了花店,买了九十九朵红玫瑰。
  他向来稳重,戒指与红玫瑰却将他变成了情窦初开的少年,又忐忑又欢喜,兴冲冲地往家跑,连车忘在了花店都没有想起来。
  未料想,他还没到家,远远地却瞧见有一个人从自家所在的大楼的天台上跳了下来。
  他忽然心脏一疼,不祥的预感将他笼罩得结结实实,他的双手不觉失去了力气,红玫瑰随即从他手中跌落。
  他拼了命地奔跑了起来,没多久,他停下了脚步,双眼告诉他自杀的正是他的眠冬。
  他眼睁睁地看着大片大片的血液从眠冬身体里流淌了出来,眠冬的后脑勺不幸磕破了,脑浆亦流窜了出来,和血液混在一起,极为扎眼,较他用来求婚的红玫瑰都要扎眼许多。
  他蹲下身去,轻柔地将他的眠冬抱在怀里,含笑着对他的眠冬道:“我们结婚吧,眠冬。”
  孟眠冬将手指覆在了他的手背上,挣扎着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来,旋即便断了气。
  他的眠冬不在了……
  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显得可笑至极,泪水陡然从眼眶中奔涌了出来,污了眠冬的脸,他用手指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渐渐地周围的人多了起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不知道是谁报了警,警察将他拉了起来,又将眠冬的尸体从他怀中抢走了。
  眠冬身上穿着他为眠冬买的小熊睡衣,料子是厚厚的珊瑚绒,他还曾打趣眠冬穿上了小熊睡衣像极了一头要冬眠的小熊。
  他与眠冬一切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然而,他的眠冬却不在了。
  眠冬的侧颈隐约从睡衣里泄露了出来,上头印着他昨夜留下的吻痕,那吻痕还鲜明着,然而,他的眠冬却不在了。
  他仰起首来,望着天空,太阳出来了,灼热的阳光从四面八方逼近,继而照在他身上,他却直觉得连骨头缝里都满是寒气,他的眠冬应该也很冷吧?
  作者有话要说:  忧郁症有时候就是无声无息的,表面开朗不一定代表内心就真的很开心,如果发现周围有人有忧郁症的倾向,小可爱们要好好关心ta哟
  这篇是治愈系小甜文,下章开始快穿,主攻,但不是攻控文,攻宠受
 
 
第2章 迎合型人格障碍·chapter1
  听闻母亲死讯的时候,孟眠冬正在上课,孟眠冬学的是英语,贸易方向,这节课是《外贸实务》。
  他原本要学的是心理学,他想要更了解自己一些,以便做出正面的改变,但哥哥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的大学志愿改成了英语。
  哥哥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家里从事的是外贸生意,他如果改学英语,一毕业就能入职了。
  他很清楚哥哥这么做不是替他打算,而是想将他人尽其用。
  当时他小心翼翼地问哥哥为什么不问过他的意见,哥哥却板着脸责问他是不是不想为家里的公司工作,是不是巴不得公司早点倒闭?
  他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哥哥陡然发起了怒来,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通,便不再理会他。
  他顿觉是自己做错了,拼命地向哥哥道歉,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哥哥才勉强原谅了他。
  他很害怕别人生他的气,纵然不是他的过错。
  他希望与每一个人都和睦相处,从而得到每一个人的认可,获取存在的价值,故而他本能地去迁就爸爸,迁就哥哥,迁就妹妹,迁就同学,迁就任何一个需要他迁就的人,并努力地讨好他们。
  念高中时,他偶然看过一本心理学的书,里面提及了迎合型人格障碍,他想他应当患有迎合型人格障碍吧。
  但他不知道该怎么改。
  他要是不迁就别人了,别人就会生气,别人一生气就不会理睬他了,那他该怎么办?
  惟一不需要他迁就的只有他的母亲,母亲总是摸着他的头对他说:“眠冬,你要多为自己着想一些,那些要求你时时刻刻顺从他们心意的人,永远不会真心对你好,你也不用在意他们。”
  母亲还因此同父亲、哥哥、妹妹吵过几次架,使得母亲在家庭中的地位一度岌岌可危。
  在课上了不过十分钟的时候,家里的司机敲响了教室的门,将他从教室叫了出去。
  这个司机虽然一贯受哥哥驱使,但有时母亲也会托司机来为他送些亲手做的食物、日常用品、零食之类的。
  他以为司机是送东西来的,满怀期待,轻快地走到了司机面前,没想到,司机一开口就是:“夫人走了。”
  “走了?”他本能地反问了一句,却听见司机直白地解释道:“夫人出车祸死了。”
  “死了?”他木着脸在原地发了会儿怔,良久,才哭了出来。
  “走吧,大少爷让我带二少爷回去送夫人最后一程。”司机说完,便往前走去,他顾不上请假,慌忙跟上了司机。
  A大离家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但今天由于堵车堵得厉害,足足花费了三个半小时,他才到家。
  家里的大厅被布置成了灵堂,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母亲的遗照以及满满的供品,桌子正对着一口冰棺,冰棺插着电,走近些能听见“轰隆隆”的声响,冰棺里躺着他的母亲,母亲应该已经由入殓师整理过遗容了,化了淡妆,整个人瞧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母亲穿着她生前最喜欢的连衣裙,脖子上戴着她生前最喜欢的珍珠项链,无名指上是她与父亲结婚三十周年那天父亲送她的钻戒。
  他忍不住抱着母亲的冰棺哭了起来,耳侧除了自己的哭声,还有一群尼姑的念经声,以及些前来吊念的亲朋好友发出的声响。
  冰棺很冷,寒气一点一点漫进了他的四肢百骸,他却不愿意离冰棺远一些。
  这是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死了。
  “妈妈……”他呜咽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冰棺里的水汽,亦或是因为他的泪水,他登时看不清母亲的样子了。
  他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突然有什么东西朝着他砸了过来,他下意识地偏过头去,唇角却是一疼。
  他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怒气冲冲的哥哥,而砸向他的是一本书,书页在他的唇角至下颌划开了三公分长的一条口子。
  血液簌簌地流了下来,他没感觉到疼,低下头去,将书拾了起来。
  这本书凹凸不平,上面满是暗红色的血迹,想来之前应该被鲜血浸湿了,干了后,才会凹凸不平吧?
  这是一本全英文的心理学著作,国内极难买到,他曾经同母亲提过他想要买这本书。
  所以,这上面的血迹是母亲的么?
  所以,母亲是为了帮他买书才会出车祸的么?
  他心思紊乱之际,哥哥居高临下地道:“孟眠冬,妈妈是被你害死的!”
  “我……”孟眠冬将书抓在手里,书页立刻嵌入了掌心当中。
  哥哥侧过首去对司机道:“把他拖出去,妈妈不会想看到害死她的凶手的。”
  司机拿的是哥哥发的工资,理所当然听从哥哥的指示,一下子就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拖了出去。
  不远处的父亲正抽着一支烟,脸上烟雾缭绕,他不清楚父亲是什么表情。
  父亲身边的妹妹在与表妹说话。
  他十分熟悉的亲戚们亦无人理会他。
  而尼姑们则兀自念着经。
  似乎他从来就不曾存在于这间灵堂,他是多余的。
  是的,害死了母亲的他确实是多余的。
  想到这,他停止了挣扎,任由司机把他拖出了大门。
  他在大门外,抱着书,向着母亲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
  现在是十二月中旬的上午十一点多,因为是阴天,地面上结的冰还没有彻底化掉,化掉且没有蒸发的液体立刻透过他外面穿着的长款羽绒服,没进了里面的牛仔裤里,膝盖以下很快便湿润了。
  但远远没有抱着冰棺的时候冷。
  ——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还能感觉到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