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越之家有壮夫郎(穿越重生)——朱二笨

时间:2019-04-20 11:21:26  作者:朱二笨

 

 
 
《穿越之家有壮夫郎》作者:朱二笨
 
文案
本人文案渣,大致意思就是出生现代书香世家,大学毕业美术系男生宁靖,一朝穿越古代,在古代娶哥儿,平步青云的故事,不过他这个哥儿的身份有些大啊……
 
小剧场:
宁靖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要壮实的哥们儿,心情复杂,这就是他要娶的媳妇儿?
穆星宸抬头,嘴角露出微笑:“嗯,是的,我是你未过门的夫郎?”
“为什么比我还高?比我还……嗯……壮实?”
“因为我比你吃的多,比你练得多!”穆星宸笑的特别的妩媚!
宁靖:……
 
本文一对一,架空,内容瞎掰,逻辑无,不虐甜文,不喜勿入!谢绝考究党,不喜点X!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平步青云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靖穆星宸 ┃ 配角:很多 ┃ 其它:一对一
 
 
 
第1章 穿越前(改错)
  宁靖今年二十一岁,因为上学上的早,所以今年已经本科毕业,在开学就要攻读研究生了,学的是中文,又生在书香世家,成绩还不错。
  外公外婆都是大学教授,教的就是中文,爷爷奶奶是中医大家和画家,父母的职业就比较意外了,是军人,所以常年不在家,他是从小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长大的,被两家的老人教育的很好,君子六艺样样精通,而且学校已经说明,只要他研究生毕业之后,就可以留校任教了,这让他很高兴,毕竟现在的工作都不好找,他能够找到份不错的工作,很开心。
  今天一大早,他吃过早饭就和爷爷奶奶打了招呼,背上画架,准备去西山脚下出画摊,赚些小钱,那边的寺院不少,来烧香的人也很多,这都是他多少年的习惯了,这画工也是这么练习出来的。
  对于这个孙子,宁爷爷和宁奶奶都很骄傲,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只是嘱咐他出门别忘了带上雨衣,天气预报说是有雨,他答应的很好,也拿了雨衣,然后就骑车走了。
  宁靖是个帅气的男孩子,个头也不错,过了一七八了,这在北方也不算矮了,唇红齿白的,不过就一样让他不满意的,那就是他长了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这在当下的社会是十分讨女生喜欢的,为这他还苦恼来着,因为他有个不能够言说的小秘密,那就是他喜欢的是男生。
  打上中学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有这个毛病,而且要说明的是,他是攻,绝对的一号,所以接触的女生不多,到了大学的时候都是刚刚成年的孩子,那些女同学看到他长的这么帅,家庭条件也好,就总是往前凑,为此让他很烦恼,没办法就戴上了一副平光装饰镜,明星同款的,他不近视仅仅是为了挡住脸上的桃花眼,不过有次他骑车回家的时候,不注意把一副很贵的眼镜给弄掉了,镜片摔碎了,为此他再次配镜的时候,就干脆加上了一条金色的链子,这让他的书生气更上一个档次了。
  今天他就这么一副当下年轻人都喜欢的造型,格子衬衫,白体恤,六分牛仔短裤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出门了。
  到了西山脚下的时候,时间还很早,他就去了经常摆摊的地方,打开遮阳伞,摆上样品和画架,然后就等着客人上门了。
  半上午就来了一个客人,要的是素描画,也不用那人等着,他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示意客人可以自由活动了,等到游览完了到这边来取画,不过得收一半的钱,如果画的不像的话,可以把钱退给他,刚刚客人还犹豫来着,后来一想才二十块钱的押金,这人是靠画画讨生活的,也不会为了这二十块跑了的,然后就走了,不过还是在宁靖不注意的时候偷着拍了张照片,实在是宁靖长得太帅了,即便他戴着眼镜也无法阻挡他干净,帅气的外表,是当下比较受大众喜欢的小鲜肉类型的人。
  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画好了,这不是在撒谎,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下手极其精准,在众多的画法中,他最喜欢的是素描,当然别的画种也画的很好,打小就得过许多的奖项,现在都在家里他的小书房里面摆着那!
  还没到十点这天就阴下来了,眼看着就要下雨了,他看到这里本来想立刻收摊回家的,不管怎么说到家还得半个多小时呢,要是回去晚了的话,非得挨浇不可,不过想到那位客人还没回来,就想着在等等吧!
  这一等就等了大半个小时,这雨点就落下来了,好在那位客人紧赶慢赶的是回来了,给了钱取了画,就立刻走了。
  宁靖没办法就赶紧的收拾摊子,然后扛起太阳伞准备骑车回家了,山道上很多的私家车在他身边呼啸而过,他骑车很小心,就怕被这些车给碰到了,这大雨天的路太滑,在把他给撞下山去,那就不妙了。
  在一处拐弯的地方,他减速慢骑,见到雨越下越大,就想着找个地方避避雨,想等到雨停了在走,有些后悔今天出来了,就为了五十块钱,把自己浇了个落汤鸡,眯着眼睛看到前面有棵大树长在山道边上,他想反正也没法子就过去躲雨了,不想这棵树不配合,他停好车,把那些用防雨布装好的画具往身上紧了紧,往树下一站,结果不站还好,他这一站正好天空一个大雷就劈下来了,他听到雷声就抬头去看,正好看到那道雷奔他这边过来,吓得他往旁边一跑,也是寸了,一辆私家车从他身边就飞奔过去了,他就看着自己的身体离开地面了,然后他就不知道了,估计知道也晚了,所以说,亲爱的朋友们,下雨天千万别往树下站,真会遇到雷的!!
  而那辆私家车根本就没停,逃之夭夭了……
 
 
第2章 穿越初(改错)
  宁靖是在一阵疼痛之中醒过来的,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此时他在一处半山腰的草地上,身上除了肌肉的酸痛,骨头倒是没断。
  试着坐了起来,左右看看,窝草这他们是到哪里了,掉山崖下面了?看那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山峰,他决定得想着法子出去,不然在这里在遇到毒蛇猛兽就糟了,拿出手机拨打了救援电话,发现没信号,他就嘟囔了一句:“不是说移动信号是无处不在的吗?果然都是骗人的。”
  站了起来,把手机放到口袋里,然后顶着浑身疼痛下山了,一边走一边发誓,等到山下他一定报警,把撞他的人和车都给抓住,而且非得揍一顿出出气不可。
  结果好不容易到了山脚,才发现这里是个荒山,根本就没有公路可言,他看着天越来越暗了,就着急了,这要是露宿荒山的话,这一晚上非得冻感冒不可,就加紧了脚步往山下走去,就是身上的疼痛也不顾了,只要能够下山就好。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累的都喘不上气了,喘息间发现不远处有间寺庙,有钟声传来,他就凭着最后的一口气挪到了寺院门口,也没看到底是什么寺院,就敲了门,然后人就靠在庙门口了,昏过去了!
  等到宁靖再有知觉的时候,发现此时在一间屋子里,四周没什么现代家居,都是古色古香的物件,他就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昏迷前他在一座寺院门口,如果没意外的话,这就是那家寺院的客房吧!
  这时候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小沙弥,手里端着木质水盆,见到宁靖醒了,就放下水盆走过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你醒了?”
  宁靖点头:“嗯,小师傅这是哪啊?”身上有些酸痛,但是没有发烧,这让他很庆幸。
  “这里是大觉寺,昨天晚上施主在庙门前晕倒了。”
  宁靖在那边琢磨,“大觉寺?”作为经常在西山这边画画赚钱的他来说,有这个寺院吗?宁靖不解,此时他还不知道他这会儿是被雷劈到哪了?
  想到这里,他就坐了起来,然后准备自己去洗漱,还得找个地方给家里打个电话,现在天都亮了,他一晚上没回去,估计家里的老头老太太该担心了。
  下了床,看到衣服在床边放着,看样子是被洗过的,很干净的样子,就立刻穿上了,那边的小沙弥就过来给他整理被褥,宁靖见了急忙阻止:“小师傅,您别动手,我自己来吧。”作为一个大好青年,怎么会让一个孩子给自己收拾床铺呢,他可干不出这事。
  收拾完了,又好好的洗漱了下,转身就跟着小沙弥走了出去,不过转身又回来了,找寻自己的手机,打算先打个电话给家里,结果还是没有信号,就叹了口气,把手机放进背包,然后跟着小沙弥去见方丈大师了,毕竟在这边逗留了一晚上,怎么的也得跟人家领导见一面,在给些资费,感谢人家收留自己不是。
  小沙弥见到他的手上拿着个东西,但是没问,他不是爱打听的人。
  往主持的院子走去的路上,宁靖就发现了不对头,寺院里来来往往的香客很多,一水的男香客,而且很多人都穿着中性化的裙子,额头上还有红痣,而且还都有意无意的往他的身上看,弄得他也往自己的身上看,就怕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
  可是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就发现不对了,这些人的穿衣打扮和自己不一样,他们都穿着古代的长衫,而只有他穿着现代的衣服,突然他叫住了前面的小沙弥:“小师傅,咱们这有剧组过来拍戏吗?”
  那个小沙弥被他的问话给问愣住了,就看了他一眼:“阿弥陀佛,施主什么是剧组,剧组是什么?”
  ……
  听到小沙弥的话,宁靖的心里就一震,然后就什么也不在说,还是先找到人家主持大师在说吧。
  小沙弥带着沈宁在一处处所前停下,小沙弥叫他稍等片刻,宁靖就四处观察这里,发现这的建筑很是恢弘,可是为什么一个现代人打扮的都没有,这让他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可是那不都是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吗?他不会那么‘好命’吧!
  正在他多想的时候,就见到小沙弥走了过来,一施礼:“施主方丈有请。”
  宁靖放下心中的焦躁,跟着进了僧寮,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家具摆设也不多,正门对着的大罗汉床上端坐一位得道高僧,就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胡子,眉毛都已经花白,看来年纪也不小了,对于老者他十分尊敬,像这样的大师他也如是。
  宁靖过去深施一礼:“大师您好,多谢昨晚收留,这是香资费。”说完将手中的毛币送到大师面前,他这么做也是另有用意,就看老和尚怎么说了。
  明远大师,看着面前的汉子,将两张印有图案的纸张接过来,就笑着接过仔细的看了两眼,然后就还给了宁靖:“施主不需如此,既来之则安之!”
  宁靖不傻,听到老和尚这么说,就知道这老和尚知道些什么,毕竟自己穿的这身在这里可以说是特立独行了,在加上外面的一些违和之处,他就想了想问道:“请问大师,我可有在回去故乡的可能?”
  明远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既然到了这里,何不放开心性,我观施主不是等闲,这个世界说不定是施主的乐土呢!”
  宁靖在这里听老和尚在那边说话留半句的绕着他,无非就是要他留下而已,可如今他两眼一抹黑,根本就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于是就继续问道:“大师,请问这里是哪里?”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宁靖算是知道了原来他被车撞到了这个架空时代了,一个只有男人的世界,而这个世界还分为两种人,汉子,小哥儿,也就是汉子负责挣钱养家,而小哥儿负责生儿育哥儿,而他还好是个汉子,这让他放下了心。
  知道这些之后,宁靖想他也不能够在寺院里待一辈子,怎么的也得到外面的世界去走走看看,要不然他就跟这些和尚没什么两样了,但是目前他有个难事,那就是户籍问题,于是又问道:“大师,我想问这里办户籍可好办?”
  明远点头,转身递给他一个信封,还有一封银子,“你拿着这封信,去山下的赵家村,将这封信直接交给村长,户籍自然会有人为你办了。”
  宁靖看着老和尚,在看着那银两,心里过意不去,没有接过银两,只是将信封收下:“多谢大师,他日小子若是出人头地,定当报此恩德。”说完对着老和尚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去。
  看到宁靖的背影,老和尚笑着摸着胡子:“小子,我会等着你的。”
  ——
  且说宁靖离开明远大师的僧舍之后,就随着等候的小沙弥回了自己的客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临出门前还把剩下的一块德芙送给了小沙弥,多谢他的帮助,然后去了前面的大殿,在那里恭恭敬敬的给大殿中供奉的佛祖磕了个头,并小声祈祷希望佛祖保护他在现代的家人,希望能够给他们托梦,转达自己在这边过得很好,不要惦念,如有机会他会回去的,然后站起身转身离去。
  在一边看着他的一众香客,都忍不住的往他身上看去,毕竟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像宁靖这么穿衣打扮的,他也算是‘西洋镜’了。
  宁靖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离开了大觉寺,和送他到门口的小沙弥告别之后,就转身的走了,一路上看到不少香客陆陆续续的往山上来,他想这里的香火不错,以后他可以来这边出摊画画,挣钱。
  宁靖顶着众人的目光到了山下,和路人打听之后,在转角处看到离着山脚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小村子,他就往那边走了。
  进了村子,发现此时有很多的老人在村子口的老杨树下说话,就走过去,对着一位看着很精神的老头,然后施了一礼:“打扰一下,请问老人家,村长家怎么走?”
  那老人家看着宁靖几眼,又看了身边的几个老人一眼:“你找村长有什么事?”
  宁靖不傻,他知道古代的人都是很排外的,他这个刚刚过来投奔的,被人多问两句也没什么的,就说:“我是山上大觉寺里明远大师让我来的。”
  那些人一听是明远大师介绍过来的,就立刻站了起来,然后说道:“你跟我来吧。”身后还有几个老头也跟着起身,然后随后跟着。
  宁靖是个非常尊老的人,就赶紧的跟在众位老人家的身后一步远,慢慢的往前走,身后还跟着一众看热闹的人,其中额头上有红痣的人居多,宁靖知道他们都是哥儿,不过好在年纪不大,不然他一个现代小伙,被一群古代老哥儿围观,身心有些受创。
  村长家住在村子的正中间,是一处三进的院子,听到带着宁靖过来的几位老人的说法后,他就坐在主位上仔仔细细的看着宁靖,那几位老人则坐在两边的椅子上,宁靖感觉自己像是在受审,不过为了户籍,他就不得不忍着了。
  几位老头看着宁靖对于他们这样的对待都不感到生气,就都互相看了看,然后就笑了,尤其是村长哈哈大笑着说:“小子,还不错,说吧你找我老人家有什么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