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秀爷渡劫失败后[星际]——桑飞鱼

时间:2019-04-20 11:23:17  作者:桑飞鱼

  [你不是在荆棘森林伤了脑袋吧?]兰斯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元羲:“……”
  他又从容的恢复到了原来的姿势,手还是不自觉往后腰处摸了摸,没有紧绷感,也没有疼痛,这要换成是人类身体,估计已经去地府喝孟婆汤了。
  [你……]兰斯刚想说什么,倏地神色一凛,银色鱼尾摆动,整个人如离弦的箭射了出去,鱼尾只在海水中闪过一抹银色亮光。
  元羲也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一方是在兰斯去的方向,还有……
  元羲没动,很快他就看到了全副武装的人影,不止一个两个,足足有十二个,他们在鲁瑟兰的海水中游动速度并不慢,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类似鱼枪的东西,他们快速的游到了元羲附近,将他包围。
  攻击。
  巴掌长的黑色短箭如入空气,在海水中发射仿佛毫无阻力。
  元羲一尾巴拍下了黑色短箭,然而第一支箭仿佛只是开始攻击的讯号,紧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箭矢。
  人鱼的鱼鳞坚固异常,但是人鱼的上身却仍是皮肉,尖锐的器物能够划破他们的皮肤。
  兰斯没回来,显然也是遇到了围攻,在确认这些人的目的是自己且不论生死后,元羲不再犹豫,看准了目标飞快而去。
  那人似乎早有防备,快速后退的同时又射出了一波短箭。
  兰斯说过,人鱼的鱼尾是他们速度的保障,同时还能改变水流的方向,驱赶猎物。
  元羲虽然今天才正式学习用人鱼的身体战斗,来人也是有备而来,可是,他在修真界待过三千年,无论是躲避对手的攻击还是寻找对手的破绽,他游刃有余。
  而此刻,他没有法力傍身,却也并非毫无办法。
  即使并不大乐意再举起双剑,可如今的情势让他只能妥协。
  剑神无我!
  剑神无我是七秀冰心诀心法下一个群攻技能,能对多名目标造成持续性伤害,没有了系统的束缚,也无需名动四方触发的剑舞状态,剑神无我是最佳的攻击技。或许剑神无我的伤害并不大,却足够让他将数以百计的短箭击落。
  围攻他的人并没料到元羲有如此神技,一时怔忪,下一秒,一道剑气化作利刃,穿透直面元羲那人防御极强的防护服,直刺其眉心。
  江海凝光,一招致命。
  元羲并未停手,他微微蹙了蹙眉,他有技能傍身,兰斯可没有,而且……
  短箭上抹了毒。
  元羲用技能反击时并非一点伤都没受,短箭太过密集,且数量之多,纵是他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挡下所有,因此身上或多或少添了一些伤口。
  人鱼伤口的愈合能力很强,止血速度也快,可是元羲分明感受到了一瞬间意识的模糊和血液流速的加快,伤口处的血也在飞快外流。
  元羲给自己用了一个跳珠撼玉,跳珠撼玉是云裳心经心法下的一个技能,可为友方目标驱散不利效果,在修真界时,元羲已将它发展为解毒技。
  围攻者看到元羲受伤后竟还行动自如,无不大惊,他们特制的武器数量有限,如果连一条人鱼都捕捉不到,损失可谓惨重。
  他们遇上了两条人鱼,如果只有一条——
  领头人飞快做出了决定,围绕在元羲身边的人迅速撤离,齐齐朝着另一个方向退去,那个方向,恰恰是兰斯前去的方向。
  元羲立时去追,倏地,一张大网拦在了他面前,网面的绳结上有冰冷尖锐的刺棘,如果元羲停下的速度慢一些,他会一头撞上那些刺棘。
  他看着那些人迅速的离开,微微眯起了眼睛。
  相比起元羲这边,兰斯那头却不大好,围攻他的足有二十多人,他们每个人都装备精良,俨然有备而来。他们知道人鱼的声波能够让他们无法使用热武器,因此带来的都是冷兵器。
  鲁瑟兰水压高,可星际人的装备已然能够到达下到海底万米处,鲁瑟兰的水压对他们构不成威胁。
  纵是如此,兰斯也没有露出一丝怯意。
  即使如今的他还未成年,无法使用人鱼的天赋本领,但他依然无所畏惧。
  人鱼,从来不是胆小懦弱的种族,敌人,都要死。
  然而,兰斯还是小看了这些星际人的卑鄙程度,他们宁愿牺牲同伴,也要用布满细密刺棘的网将他困住。兰斯不惧疼痛,但刺棘和短箭上的毒却让他身体麻痹,行动变得迟缓。
  伤口越来越多,血液也迅速从他伤口中流出,又飞快融入海水,只余一丝丝腥甜的味道。
  他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跟元羲提起格斗练习,后悔把他带来鲁瑟兰,不知道元羲现在有没有恨死他。
  即使在生命遇到威胁之时,兰斯竟然还分了一下心,等意识到自己在危险关头还有空想元羲恨不恨他时,不免自嘲一笑。
  [兰斯。]意识陷入昏迷时,他仿佛听见了元羲的声音,他好像还挺担心自己?
  元羲的声音中自然带上了几分担心,因为当他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周身已经被血雾笼罩的兰斯,他的出血量太大,海水亦没有完全血液其吞噬。
  元羲的眸中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管你们出于何种目的,你们的命,今天必须留下。]
  元羲自问不是恶人,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他也不会滥杀无辜。但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仍不计其数,并非他嗜杀,他杀人,不过是出于自保罢了。
  兰斯是他来这个世界后第一个对他表达了善意的人鱼,在他的心底,已经将兰斯当成朋友,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重伤兰斯后还将他带走。
  藏在他元神之中的杀意绽开,接下来,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元羲将属于人鱼的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限,曾经被他一度厌弃痛恨的七秀技能此时成了最佳的攻击技,更是胜过他自身的武器。
  锋利的指甲撕破了坚韧的防护服,刺破了大动脉,但他却不是死于大出血,而是被生生拧断了脖子。
  三十六个人,无一生还。
  他们之中有人试图求饶和交谈,然而回应他们的,只有冰冷的剑气和锋利的指甲。
  元羲扯开了困住兰斯的网,将已陷入昏迷的兰斯抱起,给了他一个跳珠撼玉,人鱼会不会失血过多而亡他尚不清楚,可他能感觉到兰斯的生气在流逝。
  犹豫了下,还是再给兰斯补了个翔鸾舞柳。
  没什么比活着更好了。他心情复杂的想。
 
 
第9章 一个……美男
  兰斯觉得非常热,鳞片非常干燥,好像有人将他用烧烤叉插上,放在碳架上烤。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头顶刺目的太阳,他下意识抬手遮挡住光线。
  大量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兰斯猛地睁大眼睛,坐起身来。
  人类的世界?
  不,不对。
  此时的他躺一块比较平滑的礁石上,四周依然是蓝色的海水,空间里是独属于鲁瑟兰海域的腥咸,他还在鲁瑟兰,那群可恶的偷袭者没将他带走?
  兰斯检查了下身体,他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愈合,只是还留下了很多的伤痕。
  他的鱼尾在阳光的炙烤下已经严重缺水,光泽都暗淡了几分。
  哪个缺心眼的把他放太阳下烤?
  翻身下了海,上层海水的温度并不比礁石上的温度低,兰斯也没犹豫,直接往下游去。
  [咦,兰斯,你醒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兰斯下游的速度一滞,他猛地转身朝那熟悉的声音看过去。
  [元羲?]他有些不敢置信。
  [是我。]元羲应声,边朝兰斯游去,关心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兰斯摇头,看到他手里一大团“海藻”,一眼认出海藻不是海藻,而是海藻鱼,到嘴边的“是你救了我”变成了[你去找食物了?]
  [是啊。]元羲回答的有些无精打采,[鲁瑟兰的食物太少了,你还昏迷着,我没敢去太远的地方寻找食物,只在鲁瑟兰外面。]说着,他将海藻鱼递给兰斯。
  兰斯沉默两秒,接过了海藻鱼。
  指甲撕开海藻鱼鱼腹,去掉内脏,轻车熟路的剥皮,连同鱼身上的海藻一同撕下丢掉……前后不过两分钟,一条半米长的海藻鱼已被处理干净。
  兰斯又将处理好的鱼递到了元羲面前,元羲愣了下才道:[你吃吧,我在外面吃了来的。]虽然他吃的那条鱼被他用一种相当残忍的手段分尸了,可好歹他还是填了肚子的。
  兰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收回手,将鱼肉撕成条,动作快却又带着几分优雅进食。
  元羲还是第一次看到现场版人鱼手撕鱼生吃,不由脑补了下他被送上餐桌,去鳞抠鳃剖腹……快停下,那场景太可怕了!
  短暂的脑补后,兰斯已经解决了一整条海藻鱼,他昏迷了足足十八个小时,昨天中午的那一顿早已消化,自然会饿。
  [为什么不带我回陆地?]兰斯回味了下海藻鱼,才将问题问出口。
  元羲脸上闪过一抹可疑的尴尬,他并不想告诉兰斯,他之所以没把人带回陆地,不是不想,而是……不认路。
  身处海洋之中,四周都是海水,初做人鱼的他根本没法分辨方向。不光是他,原主也是个路盲,他印象中还有过将下游当成上浮的经历。
  [你是不是……又找不到回陆地的路了?]兰斯迟疑问。
  元羲:“……”
  原主你还敢更矬一点吗?
  兰斯扶额,[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鱼。]
  元羲心说我也第一次见。
  [今天已经是14号了吧?]兰斯问。
  [嗯。]
  [今天的文化课还没补习,你明天就要补考了,我们先回去?]兰斯提议。
  元羲看着他,忽然笑了:[兰斯,你不想问昨天你昏迷后发生了什么?]
  被看穿心事兰斯也不慌张,只是挑挑眉,反问:[我问了你会回答?]
  [为何不会?]元羲也反问,[其实我也有问题想问你。]
  他想知道为什么他和兰斯会被围攻,而且看起来对方是一心想将他们置于死地,人鱼和星际人早已达成协议,在海蓝星必须尊重海蓝星的规矩,无故不得对人鱼出手,他和兰斯此前并未得罪过星际人不是吗?
  兰斯用一种“你真是天真”的眼神看他,倒是很快给出了解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管是在哪个时代那个世界,总有一些人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为利益所驱使。
  人鱼在星际人的眼中是强大的存在,但同样也是具有研究价值的半人生物,除此之外,人鱼外形条件优越,上百亿星际人口中不乏好这一口的,种种因素促成了某些心思不纯的人来到海蓝星捕捉人鱼。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偷猎国家保护动物是违法行为,可为什么每年还是有很多团伙组织个人罔顾法律偷猎呢?他们不知道偷猎违法吗?不,他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同样的道理,人鱼也会成为某些星际人的“猎物”。
  [他们没法轻易杀死我们,会使用一些毒,就像我们昨天遇到的,他们的武器上抹了毒,会让我们身体麻痹,行动变慢,流血不止。]说到这里,兰斯别有深意的看了元羲一眼。
  元羲表情没丝毫变化:[还有吗?]
  兰斯移开视线,继续道:[通常他们会寻找落单的人鱼猎杀,昨天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们可能觉得准备充足,所以想将我们一起猎杀。]
  元羲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他们会选在鲁瑟兰?鲁瑟兰的水压并不会让他们好受。]
  [因为去鲁瑟兰的大多是未成年的人鱼,一旦人鱼进入成年期,我们就能将海水凝成冰,他们不敢轻易招惹。]兰斯回道。
  那是一种类似于异能的天赋本领,人鱼生来有之,正因如此,人鱼才会成为偌大海蓝星上的霸主。
  可是只有成年人鱼才会获得那种天赋,至于人鱼成年时间,则是在第一次发情期到来时,这个时间因人鱼而异,但起码得在二十岁往上。
  [你想知道的我说了。]兰斯停了下来,游到元羲面前,目光深邃的看着他,[元羲,昨天我们是如何获救的?是你救了我吗?]
  元羲缓缓一笑:[杀了他们。是。]
  简短的五个字,两个问题的答案。
  兰斯到嘴边的话突然又卡在了喉咙里,他实在太疑惑了,昨天的他切切实实体会到了生死一线,准确说,他以为失去意识后海蓝星从此再没了一个叫做兰斯的人鱼,他会死亡。可再度睁开眼,身上未愈合的伤口,熟悉的海洋都向他昭示着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被二十多个准备充足的星际偷盗者围攻,他没有死,这个事实让他惊喜又疑惑重重。
  与他在一起的只有元羲,武力值在平均水平之下,十一年格斗课程无论是陆地还是海中都没有及格过的元羲,他想象不出对方是如何击退敌人,救下两人。
  [兰斯。]元羲轻轻唤出他的名字。
  [嗯?]兰斯与他对视。
  [每个人都有秘密,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心甘情愿将我的秘密分享给你。]元羲一字一句,缓慢而平静的说道。
  无论是人鱼还是星际人,恐怕都不会想到在他们身处的物质世界突然冒出一个来自修真世界的灵魂,他不怕让兰斯知道自己和原主不同,身体是原主的,去检测基因序列也不会查出异常。
  可让他真正跟兰斯解释吧,他们远没亲近到那个份上,他也不可能真傻白甜将一切和盘托出,即使和盘托出了兰斯说不定还以为他是蛇精病。
  兰斯定定的看着他,两人对视了足足三分钟,元羲依然神色平静,叫他看不出任何端倪。
  兰斯幽幽道:[你所谓心甘情愿将秘密分享给我,该不是意指和我成为伴侣吧?]
  要不是还在海中,元羲差点一个踉跄。
  饶是如此,他的表情也变得相当奇怪。
  兰斯似乎被他的表情取乐了,唇角挑起好看的弧度,声音里夹着几分愉悦道:[我是不介意你这么快移情别恋,不过我年纪还小,暂时还没考虑找伴侣。]
  元羲额头挂下三条黑线,无语道:[你想多了。]
  就算他当了三千零二十五年的单身狗,就算他性别男,爱好男,也不至于饥不择食。
  如果没有修真界那清心寡欲的三千年,兰斯这种妖孽款也不是他的菜,他更喜欢长相清秀可爱一些的……
  元羲:“……”
  为什么他又想起在地球时的自己了?
  以及,原来他喜欢长相清秀可爱的男孩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