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在末日捡垃圾(近代现代)——一点一尤

时间:2019-05-18 07:11:21  作者:一点一尤

 《我在末日捡垃圾》作者:一点一尤

 
文案
丧尸病毒狂潮席卷全球,幸存下来的人只能屈居高墙之内残喘而生。
余歌,一个末日拾荒者,每天的日常就是捡垃圾、卖钱、捡垃圾、再卖钱……
他,莫得抱负,莫得感情,莫得钱!
因为……他是个向导,一个为了自由只能翻垃圾的向导。
直到某天,他捡到了一个比他更莫得抱负,莫得感情,莫得钱的男人。
一个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的身为哨兵的男人。
莫得感情任务机器哨兵攻X隐忍干练口是心非向导受
末日丧尸文,哨兵向导设定,有微量二设。
内容标签: 强强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歌,编号1029 ┃ 配角: ┃ 其它:哨向、末世、丧尸
第1章 第一章
风还是和往常一样。
风中夹杂着湿冷泥土的臭味和机油浸泡的铁锈味,睡袋里阵阵散发出来的潮热的湿气,时梦时醒,若有若无还飘过一阵令人恶心的恶臭,这些交杂的味道沉积在战壕中分分钟能让人吐得肝肠寸断,但他们却早已适应,遗忘异味,贪婪的呼吸着,因为每一次呼吸的都可能是最后一口空气。
“喂,小子,别睡了,快起来。”
余歌睁开眼睛,揉动惺忪的睡眼从睡袋中爬了出来。旁边一脸胡子拉碴的大叔正趴在战壕里,用着高倍的军用望远镜瞭望着远方的一切。其他的人也全部从疲惫的睡眠中苏醒,迅速进入准备状态。
“出什么事?”
余歌蜷身弯在战壕里,脸上睡意迷茫,似乎还没法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但手上的动作驾轻就熟,非常流利。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余歌趴在战壕上,小心翼翼的露出一双明眸望着远处。
远处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影,他们赤手空拳,没有任何武器装备,浩荡的人群望不见边界,步行大军所过之处扬起一阵阵黄沙。只是他们行进的速度实在是过于缓慢,缓慢到连刚学会爬行的婴儿都比他们快,尽管如此,那使人闻风丧胆的名声却不减分毫。
那是丧尸。
一群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末日丧尸。
余歌缩回脑袋,趴在战壕的土坑里不住发抖:“那,那就是丧尸吗?!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多!”
“切,小子,你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身旁的大叔拍了拍余歌的肩膀,淡定的放下了望远镜,从干扁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支旧得发黄的烟,点上之后抽了一口,呼出的烟味一点不比丧尸散发的恶臭好闻。
“别怕,那些不过是些死不掉的尸体,你看他们身上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剥皮见骨的无非看着吓人,除了一天到晚无意识的游荡,发出点吓人的声音外什么都干不了。” 
“可是他们会吃人,数量还那么多,”余歌咽了口唾沫,小声呢喃,“而且被赶到高墙之内存活的……不是我们吗。”
“是啊......”
大叔抽着烟,望着越来越近的僵尸群,掸了掸掉在身上的烟灰:“就是为了能从高墙内出来,为了夺回我们人类的领土,我们才出现在这里。”
余歌抬起头望着大叔,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手指手掌被土壤染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称得上干净的地方。
“你在这呆多久了?”
“我啊,”大叔的指尖敲击着战壕里湿冷的黑土,想了会儿,说:“差不多三年吧,也不知道家里那不争气的小子又长高了多少?”
“你还有妻子和儿子?”
“对呀!”
大叔笑了笑,一谈到自己的妻儿,疲惫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就住在高墙内,虽说我不在他们日子过的苦了点,但是好歹是安全的。毕竟有哨兵驻扎的军营在,我就可以放心的守着这为数不多的安全区了。”
大叔吸了口烟,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远处渐进的丧尸群,随后小心翼翼的将烟头掐灭,把剩下的半根未抽完的香烟捋平放回了口袋里。
“好啦,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赶紧准备,他们马上就进入攻击范围了。”
“哦,好。”
余歌搬起壕沟里面的木箱子,用发黑生锈的撬棍撬开钉死盖板,里面是整整齐齐码放好的填充弹药,其他的人也纷纷准备好了各种火器□□,全神贯注紧盯着越来越近的丧尸群。
“全员注意!”大叔微微举起手,另一只手夹着望远镜,死死的盯着前方,“听我指令不要着急!”
丧尸群逐渐逼近,空气中腐败的恶臭越发浓烈,掩盖了所有的味道。
大叔的手还在空中僵持着,余歌死死盯着丧尸潮,手边的土壤已经被汗水浸透。
他们身处一片旷野高地,除了壕沟,唯一的保障就是一层单薄的铁丝网和零散的弹药。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极度的疲惫,蜡黄的脸庞,凹陷的眼窝,明明困顿饥饿得不行却又不得不在丧尸潮不断逼近的境地下打足十二万分的精神。
这种安全区,到底安全在哪?
眼看着丧尸潮就要逼近安全区外的铁丝网,丧尸哀嚎喊叫如山般袭来,呼吸在空气中凝结,高度的紧张是保持理智不被恶臭腐化的最后一道屏障。
“大家准备!”
丧尸靠近铁丝网的瞬间,平地突然崩塌,一道深邃的沟壑猛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将丧尸潮一口吞没。
“点火!”
随着大叔一声令下,几个人飞速按下了引爆器,沟壑里面顿时迸发火光,丧尸被炸得血肉横飞,哀嚎和嘶喊充斥在耳边,碎尸肉块四处都是,黏腻发愁的血渍四溅将大地染上一片污浊。
“□□!汽油桶!准备!放!!!”
燃烧的□□从战壕里飞跃而出砸向掉进沟壑里的丧尸,从高低里滚落的汽油桶一路跌落进深壑之中,熊熊烈火沿着整条沟壑燃烧而起,吞没丧尸,形成一道炙热的防护线。
但丧尸感觉不到痛,也感觉不到火焰的烧灼。
他们嘶喊着前仆后继的不断往沟壑中直扑进去,一批接一批,如同送死一般,一股股烧灼的汽油味和焦土味弥漫,还有浓烈的燃烧着的丧尸恶臭。黑烟污染了原本灰蒙蒙一片的天空,倾刻之间有如黑夜降临,不见一丝阳光。
余歌望着燃烧的沟壑,心有余悸的开口:“这,这样就行了吗?”
“如果真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东西,人类也不用与之对抗近百年了,你看。”
不知何时,深壑被丧尸群填满,燃烧的火焰也逐渐熄灭,后方的丧尸群踩着被填满的沟壑轻而易举挣开了铁丝网,疯一般朝它们奔涌而来。
“怎,怎么会这样!”
“别慌,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大叔架起重机枪,对着身后的兄弟们大喊:“打!瞄准这群怪物都给我狠狠地打!”
枪炮轰鸣在安全区响起,余歌不停帮大叔更换着填充弹药,枪管不断喷射火舌,弹壳‘哗哗’如下雨,子弹一颗一颗钻进丧尸体内将他们的身体击穿打碎,残肢四分五裂。
枪林弹雨不止却不伤丧尸潮的攻势分毫,丧尸接踵袭来,没有腿就用爬的,没用手就用身体在地上蹭的,只要不死就一直朝高地袭来
“妈的!一群狗日的!这都打不死!”大叔暗骂一声,哑着嗓子朝着身后喊,“打头!都给老子瞄准头部打!”
此时,深邃的沟壑已彻底被填满,燃烧的火焰也被密密麻麻的丧尸群熄灭,丧尸群的损失还不到最初的一半!
再多的枪林弹雨也是徒劳,他们已深陷死局。
 “大,大叔怎么办?弹药快打完了!他们马上就要上来了。”
“没事,不要慌!再坚持一会儿!只要等高墙里面的那些人,等哨兵们过来就行了!”
“可,可他们什么时候到?已经没时间了!”
“不许说这些丧气话!男子汉大丈夫,勇敢一点!丧尸还没上来!拼死也要给我守住!”
“……守不住的,已经结束了。”
余歌望着已经奔上高地的丧尸,迷茫不谙世事的脸换成了一副冷漠无情的面容。
“他们不会来的,他们保护的从来就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我们的生死也不碍他们分毫,他们那群耳尖爪利的黑皮狗只会听他们主人的命令而已。”
“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大叔看着突然变样的余歌,眼里满是惊异。
“没什么,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余歌收拾好自己的睡袋背包,漫不经心的从战壕里面爬起来,准备离开:“节省一点子弹吧,如果不想比死还难受,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变成丧尸的场面,就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着自己。”
“回来!危险!”
大叔放下枪去拉余歌,此时丧尸已经爬上了战壕,坏死萎缩的牙齿狠狠咬进了一名幸存者的手臂。
“啊!!!”
“不好!”
余歌看见那人手里的火箭筒脱落,浑身汗毛顿时树立,身体下意识扑向大叔,大喊:“小心!都趴下!”
击发的弹头在战壕里炸开,突如其来的冲击将最后的战壕炸的四散纷飞,不少幸存者陷入昏迷,有的甚至已经死在了战友的这枚火箭炮之下。
“小子,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大叔急忙翻身,拍了拍余歌的脸,却不得不重新架起机枪击杀战壕里的丧尸:“小子!你怎么样!回句话啊!”
余歌没有受伤,但爆炸时巨大的冲击震得他大脑里嗡嗡作响,眼前的景象不断闪烁却无法分辨看到的是什么。
“守住!大家守住!千万不能让丧尸跨过安全区!”
耳边大叔的声音格外迷幻,忽重忽浅,仿佛隔着一层厚实的玻璃。
他的话没有丝毫作用,弹药阻止不了丧尸,人类绝望的悲鸣一声声响起又被瞬间淹没,枪声渐小,耳边处处是丧尸张狂的嚎叫。
刚才,要是不傻乎乎的救他就好了……
原本可以脱身的,
原本可以安全离开,
现在,连这条命都要搭上了……
余歌微微动了动嘴角,忽然觉得眼前好像有一道炫目的光芒。
在光芒的照耀下,他第一次觉得轻松了,不用忍饥挨饿,不用殚精竭虑,不用在这看不见希望的世界里苟延残喘。
这样,或许也挺好的。
只是,
不甘心啊……
突然,眼前的光芒消散,一道黑影如闪电划过。
下一秒,战壕里传来一声声刀刃切割尸体的声音,丧尸的嘶喊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兴奋的高呼:“来了!他们来了!停火!快停火!”
来了?
他们来了!
紧接着那道黑影,又是几道黑影迅速划过卷起狂风,挥舞的利刃顷刻间将汹涌的丧尸潮席卷殆尽。
余歌扶着脑袋,靠着被染黑的焦土从战壕里爬起。
短短数秒,丧尸群濒临瓦解,无一不是身首异处沿着高地滚落,没有任何一只丧尸能踏上高地半步。放眼望去,丧尸堆积成尸海覆盖大地,如席卷的浪潮汹涌退去。
这就是哨兵。
丧尸战争中最锋利无情的杀戮机器。
余歌惨笑一声,抬头的瞬间意外对上了一个哨兵的目光。
那人矗立在尸海之上,一身黑色的军装,眼中是孤冷的杀意,手上的两把军刀散发着凛冽的寒光,身处人间地狱却不沾污浊。
风中夹杂着焦土和丧尸的味道比之前还要猛烈,可余歌闻到了恶臭和腐烂以外的气息。
划破一切,宛若重生。
却又比丧尸还危险,一旦靠近,便会腐骨蚀心。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更新(~ ̄▽ ̄)~ 
哨兵向导设定,不懂可以自行百度,本文也会对设定进行一定程度的说明,可以放心食用哦ヽ( ̄▽ ̄)?
第2章 第二章
“队长,丧尸已经全部肃清完毕,没有漏网之鱼。”
“好,辛苦了,凌香。”
队长克劳斯摘下防护眼镜,看了眼自己的精神体—一只金毛雄狮,随后清点小队的其他队员。
小队成员一个个身着黑色的紧身战斗服,没有多余的饰物,装备是清一色的冷兵器,简洁而极度讲究效率。
“幸存者呢?”
“看过了,无人生还。”
凌香擦掉□□上的污血,解开发带,取下防护镜,露出姣好的面容,她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舞动,隐约可见盘踞在她肩上一条鳞光闪动的黑色长蛇。
“好,知道了,”克劳斯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大剑绑回背上,“任务完成,全员返回都城,后续工作交由后勤部队就行了。”
克劳斯说完,队员们陆续返回作战车,他身旁的狮子抖动了一下鬃毛,站在较高的焦土上往下方望去,没有离开的迹象。
“队长,你的精神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应该又是1029。”
克劳斯朝狮子注视的方向望去,尸横遍野的战壕上站着一个跟他们衣着相同的高大男人,他身边的黑色豹子围绕在战壕四周徘徊踱步,有些异常,却不像发现敌人的样子。
这个编号1029的男人是三个月前空降调入他们小队的。
在此之前,没人事先知道这个消息,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名字是什么,原本隶属于什么部队,在哪接受培训,有没有上过战场,执行过什么样的任务。
在丧尸席卷全球的末日环境下,士兵之间讲究的不多,个人私事也没有非说不可的要求,依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的想法,自己的小队能多一个人手绝对是件好事,何况他还是哨兵。
之后的事情却没能按克劳斯所想的发展。
这个男人在军营中看似与大家和谐,实际跟他们根本没有交流,他训练跟他们分开,饮食跟他们分开,住所也跟他们分开,好像他只是一个挂名在队里的编外人员。
他每次行动虽然是跟小队成员一起进行,但任务指令是单独下发,身为队长的自己都无权过问。在战场上,他也不受任何一个人的指挥,完全以自我意识行动,唯一能让大家容忍他存在的理由,就是他执行任务的效率极高,即便同样是拥有以一敌百实力的哨兵,在他们当中,这个男人也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
可在一个团队中,擅自单独行动是绝对致命的行为,尤其是丧尸遍地的世界,胡乱的个人行动迟早是死路一条,何况他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向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