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复刻情人(近代现代)——clockwork

时间:2019-06-19 10:00:17  作者:clockwork

   《复刻情人》作者:clockwork

 
  文案:当野心家精心造出一个复刻品。
  两个坏蛋相互压制相互驯服的黄暴故事。
  狗血烂俗无三观,剧情简略无逻辑。
 
 
第一章 
  未来abo背景,微科幻
  Omega受是个政客,他的丈夫也是。
  两个人为了家族利益结合,各取所需,彼此之间感情不深,更像合作伙伴。
  丈夫是政界名人,交游广泛,人脉深厚,但实际上眼界和决策能力一般,真正的权柄握在受手里,在权力集团中,他是暗中的推手,幕后的掌舵人。
  两人合作的还算默契,受对这个名义上的伴侣基本满意,虽然对方身上不免存在一些缺点,比如在要求与受发生身体关系被拒绝以后,时常外出找不同的人过夜,需要他时不时为之善后以保持对方良好的公众形象,但这点麻烦对受来说也仅是微不足道而已。
  然而在两人结婚的第四年,丈夫却因为一起车祸意外身亡了。
  受第一时间封锁消息,冷静地把事情按在了可控的范围内,对外宣称丈夫受重伤去了国外修养。
  他追求的政治目标还没有达成,如果丈夫的死亡被外界得知,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超脱掌控,原有的政局被打乱,之前做的一切筹谋都将付之一炬。
  受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找一个复刻品,来代替他的丈夫。
  在这样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改变一个人的样貌并不需要花太大的代价,很快的,他的助理通过大数据检索比对,为他找来了一个身形与他丈夫高度相仿的Alpha。
  当Alpha被带到受的面前时,对方已经完完全全成了和他丈夫如出一辙的样子了。
  无论是俊美的五官还是深蓝的瞳孔,甚至是肤色身材,都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复刻品该有的样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Alpha的胸前有一道疤痕,不过没有关系,他完全可以解释为是车祸之后留下的。
  Alpha与他签了保密协议,销毁了从前的生存档案,以一份不菲的雇佣金,作为他未来几年以另一个身份存活的代价。
  受把他留在自己的私人别墅,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培训,让对方从言行举止到气质神态,都彻底转变成他丈夫的样子。
  这本该是一项十足艰难的任务,受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但这个Alpha出乎他意料的聪明和自觉,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完成了对自我的改造。当三个月后受带着他出现在公众视线里时,他的表现自然得找不出一丝模仿的痕迹。
  不仅如此,Alpha远比他的丈夫更省心和听话,一举一动都依照受的命令来进行,谨守本分从不自作主张,将该做的事执行的很完美。
  这是一个完全由他操控的,合心意的傀儡。
  看来这步险棋并没有下错,受心满意足地想。
 
 
第二章 
  Alpha既然要重蹈他丈夫生活的轨迹,自然也搬进了与受同居的住所里。
  受平时在外忙碌,很少回家,这段时间为了处理丈夫消失这三个月里留下的烂摊子更是分身乏术,等到抽出空来回到家里,已经是两周以后。
  晚上十点,当他略带疲惫地回到家里,看见站在客厅窗台前的男人时,一瞬间几乎有种恍惚错觉。
  Alpha闻声回过头来,对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受回了神,随即又想这不可能。
  他真正的丈夫,结婚一周以后,就从没在十二点以前回过这幢房子。
  于是他紧接着意识到自己的领域里闯入了一个外来客,这让他有点不太舒服。
  尽管相处了三个月之久,但他并没有对这个Alpha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他只需要一个完成任务的工具,对于顶着他丈夫这张面具的那个人本身,他并没有丝毫了解的兴趣。
  接过Alpha递过来的水杯,受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冷淡道:这栋房子里的东西你可以随意使用,但是不能进我的屋子,也不要随意来打扰我。
  Alpha答应了,并且也做到了。
  “丈夫”以伤势未痊愈的理由暂时留在家里,但受空不下来,依旧每天早出晚归。
  然而家里住着的另一个人并非隐形,时不时的还会在饭桌上打照面。
  过了一周,受开始感到无法忍受。
  某天早晨,他整理完着装后没有直接出门,而是去了餐厅。
  Alpha见到他有些惊讶,但还是为他端上了准备好的早餐,并问他:您有什么吩咐吗?
  他说这话时虽然态度恭敬,但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下意识地还原着他丈夫的样子,连咬字和停顿都一模一样。
  受皱眉: 以后在私下里,不用在我面前继续保持这个样子。
  这会让他觉得诡异,并且生出不该有的错觉。
  Alpha愣了片刻,然后笑道:好,听您的吩咐。
  这笑容和平时不太一样,并非精心捏造出来的弧度,是受没见过的样子,用这张熟悉的脸呈现出来时,却有一种截然陌生的魅力。
  不是他丈夫的,是属于另一个人的神态。
  受垂眸,淡淡颔首,然后起身离开。
  Alpha叫住他: 不吃了饭再走吗?
  受停住,看他一眼,又坐了回来。
  今天上午的行程安排不紧,他还有时间吃一顿早餐。
  味道不赖,受意外地想,毕竟他曾经的丈夫可从来不会做饭。
  吃到一半,他放下刀叉,抬眼: “别盯着我看。”
  “抱歉,”托着下巴的Alpha很快收回注视的眼神,歉意而真诚地解释,“是您的长相太吸引注意力了。”
  受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
  他现在有点后悔刚才下的命令了。
 
 
第三章 
  虽然原来的丈夫在他的计划里扮演的是一个近乎“花瓶”的角色,但在错综复杂的政局里,即便是个花瓶也必须摆在它该放的地方。
  换言之,Alpha不可能永远留在家里,他得出去接手丈夫留下的职位和任务。
  受做好了万全准备,将Alpha每天的工作规划详尽到分钟,具体到动作表情,并且全程旁观监督。
  在这样的周密掌控下,就算是一个智力低下的蠢货也没有搞砸的道理,以Alpha的能力,自然只会完成的更好。
  受每天和他同乘一辆车来到工作地,在Alpha会晤来客和接受采访的时候坐在他的左手边,寸步不离。
  他在政界公开露面的不多,有些客人并不认识他的脸,理所应当地把他当做Alpha的助理,谈话的间隙支使他去泡茶。
  受操作着手里的通讯器,连头也不抬。
  客人一时十分尴尬,向Alpha投去不满的眼神。
  Alpha道:“抱歉,但这是我爱人。”
  客人愣住,更尴尬了。
  受皱眉,但没说什么,伸手按了下铃,立刻有真正的助理端茶送了进来。
  客人面色稍缓,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令夫人,失礼了。”
  Alpha温和地笑:“他不放心我的身体,所以留在这里,您不用介意。”
  客人感叹:“你们感情真好。”
  受轻咳一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Alpha看他一眼,把话题自觉地引回了正事上。
  送走客人以后,受接到秘书发来的通讯,有一件紧急要务需要他赶去处理。
  他收拾好东西离开,Alpha送他到办公室门口,受开门前回身交代:“我以后不亲自过来了,会有助理替我留下。”
  “好的,”Alpha道,“还有什么吩咐吗?”
  “下次注意点分寸。”
  受交代完就要走,Alpha这次却没有直接说好,而是追问:“您是说什么分寸?”
  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真的疑惑,诚恳地求教:“是作为丈夫的分寸,还是……作为替代品的分寸?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受抬眼看他,表情略显不耐烦,似乎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
  “作为我手里的人的分寸。”
  “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下,不要说多余的废话。”
  Alpha看着他眨眨眼睛,表情真挚而温顺:“好,听您的吩咐。”
  Alpha的音色和他原来的丈夫很相近,说话时只要微微上扬些许,就能以假乱真。
  丈夫家庭出身优渥,无论神态还是语气,总带着一点掩不住的傲气,Alpha能把这一点倨傲表现的恰到好处。
  只有在和他说话时,放缓了语调,音色显得更深沉一分,露出平和无害的表象,仿佛那些表演出来的毕露锋芒都不曾存在过一样。
  受在离开的车上回想起他的档案。
  某著名艺术大学表演系研究生,业务能力果然很不错。
  当初助理就是出于这点考量,在众多备选中挑中了这个Alpha。
  现在想想,是否有点巧合的过分?
 
 
第四章 
  受个性谨慎,一旦心里起了一点怀疑,就立刻付诸行动,把Alpha过往的档案又彻彻底底地翻查了一遍。
  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这个Alpha出身清白,父母双亡,收养他的叔叔一家破产后背上了巨额债务,因此在被助理找到时他很干脆接受了这份工作。
  档案里有他曾经的照片,是个高大帅气的青年,光看那张陌生的脸,很难把他和现在的Alpha联系起来。毕竟是完完全全地换了身份和外形,和从前截然不同了。
  一切都没什么可挑剔的。
  受在事发当初就把消息封锁的很好,就算是政敌想要借机安插人到他身边,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快。
  之后他一直保持着对Alpha的高度监视,甚至明里暗里试探了几次,对方始终表现得很正常,尽忠职守且一丝不苟,于是受终于暂且放下了戒心,打算日后再慢慢观察。
  这天傍晚,受开完会,坐着车到了Alpha的办公大厦门口,等他下班。
  对方比预料的时间迟了五分钟,他放下文件,抬头时却透过车窗看见Alpha站在大厦门口,旁边是个身材娇小的omega女性,正拉着他的手臂说话。
  受皱起了眉。
  他伸手要开门下车,就见Alpha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避开女人的接触,向对方说了一句什么,接着就大步甩开对方走了过来。
  女人还想追,被旁边的大厦保安拦住了。
  Alpha上车,听见受冷冷地问:“那是谁?”
  Alpha表情无辜:“我不认识她。”
  “这位……omega小姐跑出来拉住我问为什么最近不去找她,是不是不要她了。”
  受思忖过后面色微沉。
  这大概是他丈夫从前的某个情人。
  丈夫死后他接管了对方的通讯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把那些多余的社交对象全都做了完善的清理,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受问:“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说她认错人了,我已经结婚了。”
  事实上他说的是“我已经有自己的omega了”。
  不过意思相差不大。
  Alpha见受的脸色微愠,立刻反省:“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受看他一眼,表情略微和缓:“没有,是我的疏忽,你做的很好。”
  看来回去还要让人再做一次清查工作,好在大厦门口没有人经过,如果被有心人拍到就麻烦了。
  受这么想着,却听一旁的Alpha突然问:“做的好,有什么奖励吗?”
  受:“你还想要什么奖励?”
  “我想要的话,您会给吗?”
  Alpha不像丈夫那样私下里喜欢懒散地靠着,他的坐姿笔直而端正,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习惯使然,侧头盯着他时目光专注,好像不是在讨要一件奖赏,而是什么无比重要的承诺。
  “奖励?”受停顿片刻,微微一哂,难得地浅浅勾了一下唇角,说出来的话十足冷酷,“没有。”
  “做的好,我会如数给你报酬。”
  “做不好,你就完了。”
 
 
第五章 
  回到家里,受洗完澡打开通讯器看秘书发来的邮件时,才想起傍晚原本有件事要告知Alpha,因为意外的打岔而差点忘了。
  他先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然后去找对方。
  这间房子是私人住所,并不接待来客,因此只有两间卧室,他丈夫曾经住的那间上了锁,Alpha则住在由书房临时改造的另一间房里。
  客厅里的灯已经熄了,书房门虚掩着,里面亮着但是没有人。
  受站在门口,听见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转身发现Alpha站在他身后。
  对方刚洗完澡的样子,浴袍松垮地披在身上,黑暗和光亮将他的面容分割成模糊的两部分,衬出胸前那道突兀的疤痕,像一条暗色的蛇。
  “您找我有事?”Alpha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惊讶。
  受点点头,让开一步。
  “要进来说吗?”Alpha撑着门问。
  “不用了,”受毫无波动,“我在客厅等你。”
  “换好衣服再出来。”
  说完他转身走进黑暗里。
  打开顶灯,受坐在沙发上等了片刻,Alpha就走了出来。
  对方换上了衬衫,在他对面坐下,受直接开口:“后天跟我去个地方。”
  “哪里?”
  “你家。”
  Alpha诧异地看向他,过了一会反应过来:“您是说……”
  他丈夫的家族要举办一场晚宴,庆祝老家主的生日,按理他必须和丈夫一道出席。
  受的本意只为通知Alpha提前做准备,却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难得的迟疑。
  “怎么了?”
  “我要和他的亲人见面吗?”Alpha问,“我不确定会不会露出马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