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烈日之下(近代现代)——心知杜明

时间:2019-06-19 10:36:00  作者:心知杜明

 《烈日之下》作者:心知杜明

文案:
孟玉成曾打算把自己藏一辈子,
活在阴暗里对他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是意外遇到了夏青,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青年,
活生生地将他拉到了烈日之下。
 
 
他快要被晒死了。
夏青说:“我会让你涅槃重生!”
 
【现实向】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玉成、夏青 ┃ 配角:孟玉娇、孟玉庭、夏珞、郝凡、张乔 ┃ 其它:现实向
 
 
  ☆、第 1 章
 
  桌上手机屏幕一直亮着,没有备注的号码不停的跳动,一遍又一遍,隔壁正在讲话的李总目光扫过来,孟玉成赶紧拿起手机塞进口袋,手机屏幕还在亮着。
  漫长的新项目展示会终于结束了,孟玉成长吁了一口气,快步走出会议室,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身后传来李总的声音。
  “小孟,你来我办公室,跟你聊聊。”
  孟玉成把刚拿出来的手机重新塞回去,转身跟着李总进了他的办公室。
  “还适应吗?”
  孟玉成还没有坐下,李总就问他。孟玉成打量李总,四十岁的男人目光如炬,仿佛已经看穿他。
  孟玉成压下心中的不安,镇定回道:“还行吧。”
  “最近怎么样,和学校那边接触得还顺利吗?”李总坐下后问他,扬手让他也坐。
  孟玉成坐到李总对面,对方依旧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今天开会展示的项目是公司花了三年时间研发出来的学校智能办公系统,将会弥补国内老师数字化办公的空白,甚至有可能颠覆传统的学校模式。公司对这个系统寄予厚望。
  但是系统的推广不乐观,教育部门不买单,公立学校进不去,私立学校也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
  孟玉成斟酌后回答:“不太顺利。”
  李总轻轻皱眉,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 
  孟玉成喉咙发紧,想要补救,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都知道,和政府单位打交道,可不能单纯地靠技术过硬,门门道道太多了。
  孟玉成一直没说话,李总问:“那你有新方向吗?”
  孟玉成摇头,他要是有早就提出来了。他刚到公司,试用期还有一个月,他也想做出些成绩。
  李总听到他诚实的回答,再度皱眉。孟玉成低头,避开他不满意的眼神。
  安静了几秒后,李总说:“你先出去忙吧。”
  孟玉成赶紧灰溜溜地逃离了李总的办公室,独自上了大楼天台,迎风抽了一支烟后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21个夏青的未接来电,自从孟玉成搬到他家同居后,他已经很久没这样打过电话了。
  还有三条他的未读微信。孟玉成先点开微信,连续三个小视频。他点开最上面的那个,视频里出现一个年轻女孩的脸,熟悉的面孔让他脸色大变。
  女孩半长头发,整齐的刘海,穿着暗红色的格子衬衣,半旧的粉色拉链运动外套敞开着,露出格子衬衣胸前的蕾丝花边,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怯生生地盯着镜头,一边啃着手指头一边含混不清地说:“我找哥哥。”
  镜头外的夏青戏谑地问着:“你哥哥是谁啊?”
  同样的语气,孟玉成已经听了十多年。他没有看完视频,匆忙地回了办公室,借口外出谈事情往夏青住处赶。
  夏青的公寓在这座城市最贵的地段,有着这个城市最好的视野,俯瞰黄浦江,遥望明珠塔。
  如果不是因为意外认识夏青,孟玉成这辈子都没法住进这样的公寓。他也从来没有妄想过,能够住进这样的公寓。他甚至做梦都不曾想过,会和夏青这样的人牵扯到一起。
  孟玉成开着他的二手马自达进了公寓大楼的地下车库,从A区绕到C区,停在了一辆红色复古宾利和一辆红色改装悍马之间,两辆红色车的车主都是夏青。
  孟玉成下车时太着急绊到了腿,狠狠地歪倒在悍马的车头处。他顾不得被撞疼的背部,锁好车后头也不回地冲向电梯。
  电梯的数字一路往上跳,孟玉成的心也一直跟着跳。电梯终于停在了21楼,电梯门还未完全打开,孟玉成已经冲了出去。
  整个21楼只有夏青一户,指纹锁的金色防盗门被走廊里的灯光照出幽幽的光泽。孟玉成的手悬在指纹锁的上方,犹豫了几秒按了下去。
  清脆的“叮”声后,孟玉成旋动门锁,抬脚进去。刚踩上玄关地毯,便听到夏青的声音。
  “蛋糕好吃吗?”
  “好吃。”后面跟着孟玉娇满足地回答。
  夏青突然笑起来:“你说你哥哥叫孟玉成?”
  “嗯,还有孟玉庭。”孟玉娇嘴里含着东西,说得含混不清。
  “啊,你家里人还挺多。”
  孟玉娇抬高声音辩解,清亮的女声里带着天真的语调:“不多不多,一共5个,爸爸,妈妈,哥哥,我。”
  夏青又笑了:“那是四个。”
  孟玉娇急了:“五个!”
  “你说的是四个啊!”
  “五个!”
  “你是个傻子吧,你说的就是四个啊!”
  孟玉娇被成功惹恼了,大吼道:“我不傻,你才傻!”
  孟玉成听不下去了,赶紧快步走到客厅,孟玉娇已经站起身来,脸上沾着黑色的巧克力酱,手里抓着蛋糕正准备往夏青身上扔,而夏青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嘴角挂着孟玉成最熟悉的嘲讽笑,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
  孟玉成急忙呵斥道:“孟玉娇,你干嘛?!放下蛋糕!”
  恼怒的孟玉娇看到他,马上喜笑颜开,举着蛋糕就要跑过来,结果绊到桌子角,劈头盖脸的摔扑在地上,手里的蛋糕都抹到头上。
  夏青指着她哈哈大笑:“孟玉成,你看你妹是不是个傻子!我刚在楼下看到保安也是这样,把她逗得满地打滚,傻子真好玩啊!”
  孟玉成狠狠地瞪他,咬着牙什么也没说。夏青无视他的眼神,继续旁若无人的大笑,边笑边说他是怎么把孟玉娇带上来的。
  “你们兄妹长得可真像,尤其那眉眼,一模一样。我一见她就知道她是你妹妹。”夏青故意凑近了打量孟玉成,手指在他眼睛上方打着圈:“一模一样,一个傻,一个更傻——”
  孟玉成沉默地绕开他把孟玉娇从地上扶起来,抽了纸帮她擦头上的蛋糕。孟玉娇鼻子都摔红了,特兴奋地抓着他,一个劲儿地喊:“哥哥,哥哥。”
  孟玉成边擦边问她:“你怎么来这里的?”
  孟玉娇瞪着大眼睛回答:“坐车。”
  旁边好不容易停住笑的夏青再次爆笑:“你这妹妹傻得还真好玩儿!”
  孟玉成咬牙,把孟玉娇拉近了,帮她擦掉脸上的巧克力酱,手上力气有点大,孟玉娇被擦得咧嘴喊疼。
  他再次问道:“你怎么来这里的?谁送你来的?”
  孟玉娇看着他严肃的脸色,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才答:“哥哥,孟玉庭,他说了,短信,电话。”
  孟玉成皱着眉头掏出手机,这才看到孟玉庭发来的微信,就在他看完夏青微信后发来的。
  “哥,大娘要把玉娇嫁给村头的刘瘸子,日子都定好了,就下个月,他们没跟你说,我也是回去才知道。我偷偷把玉娇带出来了,送到你上次寄快递的那个地址了,小区不让进,楼下保安人还挺好的,我先让她待那儿了。你回来把她接走吧。”
  孟玉成骂了一句“操”,给孟玉庭打电话,连打了两次都被挂断了。
  这时,止住笑的夏青跟孟玉娇搭话:“你要吃糖吗,很大很甜的棒棒糖?”
  孟玉娇露出渴望的神态,刚准备应声,被孟玉成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她摇头说不要。夏青失望地叹气:“你这哥哥怎么这样!”
  孟玉成盯着他看了很久,从他脸上看到了很多,好奇、嘲弄、讽刺、不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永远装着对他的看不起。从两人认识开始,夏青就是这样的,明明就看不起他但偏偏又不放过他。
  夏青从来没有被孟玉成这样看过,他被看得很不舒服,阴沉着脸起身走开了。
  孟玉成发微信问孟玉庭:“你呢?你人在哪儿?”
  “我在动车上,准备回学校了。” 孟玉庭微信回得倒是挺快,不接电话应该是怕挨骂。
  孟玉成刚准备发语音骂他怎么能把孟玉娇一个人留在陌生地方,孟玉庭又发来微信了:“哥,对不起,我知道这样会给你添麻烦,但我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玉娇嫁过去没有好日子过的。”
  孟玉成一声长叹,心口的酸水一阵接一阵地往上涌。孟玉庭也不过十九岁,却要承担比同龄人更多的东西。他深呼吸后,调整语气问他:“你钱够吗?来回车费花了不少钱吧?”
  孟玉庭回:“够的,哥就别操心我了。”
  “缺钱跟我说,少打点工。你才刚大一,学习任务重,不要耽误学习了。打工时注意安全,别遇到坏人了。别干那些又脏又累的话,多不了几个钱。”孟玉成有点啰嗦地叮嘱他,他们哥俩一样,不自己挣扎着往上爬,就只能等着被溺死了。
  孟玉庭听了回复:“哥你自己也要好好的。”
  孟玉成这才把注意重新放到孟玉娇身上,她正低头抓着地上的蛋糕,像捏泥巴一样,刚刚擦干净的手又弄脏了。
  “别弄了,玉娇。”孟玉成没控制住,语气有点重。
  孟玉娇马上扔了手上的东西,抬头怯怯地看着他。
  孟玉成知道吓着她了,缓了脸色拿了纸巾重新帮她擦手,盯着她的大眼睛再次教育她:“玉娇,地上的东西脏,不要再碰了,知道吗?”
  类似的话他已经说了几万遍了,从孟玉娇开始能听懂话起。可是,作用不大。只有五岁智商的孟玉娇,就是个孩子,还是个傻孩子。夏青说的一点都没错。
  对于他的话,孟玉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孟玉成帮她把外套的拉链拉好,这才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的长绳子,绳子下方挂着一个外表生锈的圆形吊坠。
  孟玉成捏着吊坠摩挲,这是他们母亲生前唯一的首饰,还是个铜做的。之前说丢了,也不知道孟玉庭哪里找到的。
  孟玉娇看孟玉成有点难过,摸着他的头说:“哥哥,孟玉庭给的,不能丢。我没有丢,你别难过。”
  孟玉成无奈地轻笑,捏开吊坠,里面贴着纸,用很小的字写着他的电话号码。孟玉成想了想,又给孟玉庭发了条微信:“你不该把玉娇一人留在那儿的,她脑子不好,要是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这一次孟玉庭没有回他。孟玉娇还在摸着他的头安慰他:“不难过,不哭,不要哭。”
  夏青在厨房转了一圈,又出来了,拿了一罐啤酒,边走边喝。他走到两人身边,忽然从背后拿出一根彩虹棒棒糖,在孟玉娇眼前晃:“要不要?”
  孟玉娇马上伸手去抓,嘴里喊着:“棒棒糖!”
  夏青故意把棒棒糖举高,让她够不着:“你喊我哥哥我就给你!”
  孟玉成瞪夏青,夏青假装没看到。他只好低声呵斥孟玉娇:“不准喊!”
  他话音未落,孟玉娇已经脆生生地喊出口:“哥哥!”
  夏青笑眯眯地递给她棒棒糖,孟玉娇还没接到手里,就被孟玉成抢过去了,捏着棒棒糖质问夏青:“你什么意思!”
  夏青无辜地耸肩:“我能有什么意思,想给你的傻妹妹吃糖呗。”
  孟玉娇抓着孟玉成的手,哀求道:“哥哥,糖,要吃糖。”
  孟玉成把糖狠狠地砸进垃圾桶里,掰着孟玉娇的肩膀吼她:“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不要随便跟不认识的走,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孟玉娇被他突然的怒火吓得嚎啕大哭。
  孟玉成心里又后悔又难过。换谁有这样一个傻妹妹,都不会好过。
  偏偏夏青还是一副看热闹的嘴脸,唯恐天下不乱地火上浇油:“你这妹妹哭起来还挺好看的,看外表不像是个傻子!”
  “你闭嘴!”孟玉成瞪他。
  夏青歪倒在沙发上:“你这么凶,好怕怕哦,我也会哭哦!”
  耳边是孟玉娇停不下来的哭声,眼前是等着看热闹的夏青,孟玉成想,不管他怎么努力,他这辈子都注定正常不起来。不正常的妹妹,不正常的性取向,还放纵自己惹上了不正常的夏青……他的生活正一步一步脱离正轨。
  他得把自己拉回来。哪怕只有一点点都好,总好过越走越偏。
  孟玉成没有理会夏青的阴阳怪气,拉起蹲在地上哭个不停的孟玉娇,轻声跟她道歉:“对不起,哥不该凶你。待会儿我再给你买糖吃好不好,我们还去吃肯德基。”
  孟玉娇眨着泪眼问:“真的吗?”
  孟玉成揉揉她的头发:“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夏青插话:“对啊,肯德基,哥哥我请你吃。”
  孟玉成回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不用了,谢谢你。”
  孟玉成突然如此客气,夏青瞬间有点晃神,脑子里嗡嗡的,听见孟玉成对孟玉娇说:“你在这儿等会儿,哥去拿点东西,拿完我们就去吃肯德基。”
  他看到孟玉成进了两人同床共枕了两个月的卧室,没过几分钟他就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小行李箱。
  夏青看到行李箱,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你要走?”
  孟玉成轻轻点头:“嗯,这两个月来,真是麻烦你了。”说完他转身环视了一周,最后目光定在落地窗方向,蜿蜒的黄浦江,耀眼的明珠塔,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这里,能看到这个城市最耀眼的那一面。他转身面对夏青:“谢谢你,让我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景色。还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