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鬼王(玄幻灵异)——晓风浮月

时间:2019-06-19 10:38:09  作者:晓风浮月

 《鬼王》作者:晓风浮月

 
文案
 
 
我在花田中洒下黑色曼陀罗的种子,盛开的却是向阳花。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无间的爱和复仇。
 
向阳花:爱慕、光辉、忠诚,沉默却又灼烈的爱意。
 
 
喜欢作者的话可以关注一下作者专栏/wb@晓风浮月
 
 
1v1,HE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前世今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朔;胥君 ┃ 配角:正派配角;反派炮灰 ┃ 其它:
 
 
 
 
  ☆、鬼城门开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内容:
1.修了一下结构
2.改动了些细节
3.凑了一些字数
【主要内容没变】
  虽然各个专家都在宣传全球变暖问题日益严重,但今年的冬天却比往年都要冷上一点。
  昌阴山是蜀城的一处旅游景点,以夏季全山上下都凉风习习绿树成荫,作为一处避暑胜地而出名。而冬季的昌阴山呈现出的,则是与夏季截然不同的景象。
  而此时在昌阴山脚下的一片荒林中,一座古城静静矗立在其中。
  古城门前一侧,熙熙攘攘的站着许多人,这些人三五成群在小声议论着什么,而古城内则静悄悄的,像是一座死城。
  这些人身上穿戴的衣着服饰各不相同,从古代到现代的各个时期的服饰都能在这群人中见到。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样物品,绝大多数拿的是刀枪剑戟这类冷兵器,其余则是瑶琴玉笛等乐器,偶尔有几个例外的拿的是一节缎带、一支毛笔、一柄折扇等物。
  单看这群人的衣着服饰,像是在一场cosplay展会的现场。
  当然并没有哪场cosplay展会的承办方会想不开跑到一个位于荒山野岭的古城前面举办。
  所以眼前的场景概括一下就是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不明人士——其中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管制刀具,聚集在一片荒郊野岭不知在密谋些什么。这时候如果有人举报这里有人组织不法活动,绝对一抓一个准。
  而在古城门的另一侧则站着一名青年,这青年和人群泾渭分明的用城门隔开。
  这青年生的相貌极好,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眼尾微微上翘,看起来约有二十五六的样子。青年休闲衬衫的袖子被挽到肘部,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衬衫外套着一件羽绒背心。下半身则是休闲裤配军靴,凸显出了青年的腰细腿长。
  青年手持一柄折扇,扇面上有着隶书的“静心养性”四个字,无论与谁对视总是笑吟吟的。
  这幅扮相十分混搭却奇异的与青年周身的气质相合,使得青年的面相和扮相都显得相得益彰了起来。
  过了约一炷香的时间,人群中突然传出一男子的声音,这声音盖过了众人。
  “诸位仙君先静一静,我们已经到了鬼城门前,应该先跟胥君打声招呼才是。”
  随着男子话音落下,人群中的议论声才终于渐渐停下。
  人群中有一男子走出人群,向着青年走了两步,站定后双手抱拳朝着青年微微鞠一躬。
  待复又站定,男子才开口说道:“胥君殿下,此次鬼城开门仙道共派遣了五十名上仙。在鬼城开门事毕前,上仙们皆供胥君随意差遣。”
  听这声音,应该就是之前在人群中发声的男子,他身穿一件散花锦鹤氅,腰间绑着一根苍紫色蛛纹宽腰带,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玉冠束住,看起来大约有三十出头。
  男子说的话从字面上看不无恭敬,但说话的语气、神态和之前的动作却处处透露出一股轻蔑之感。
  被称为胥君的那名青年依然是一幅笑脸,回敬一礼,言语中一派气定神闲:“仙君客气了,此次鬼城开门是否会有鬼王出世尚未可知,即便是有新的鬼王出世,我一人处理亦可。”
  还不待那名上仙开口,人群中就传来一人的声音:“胥君,虽说你是当今世上仅存的一名鬼王,但这次鬼城开门的情况不同以往,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如何担得起责任?”
  众人口中的鬼城即是眼前这座古城,这座鬼城是在仙道众人联合凡人以及部分鬼的出谋划策下共同修建而成。
  彼时三界中的轮回并未构成,凡人最终的结局不是飞升成仙就是身亡成鬼,能飞升的都是极少数,大多数人最终只有一死,而在一般情况下,鬼都是属于不死不灭的存在,因此日积月累的这世上的鬼就越来越多,尤其每逢天灾乱世鬼界都要人口爆炸一次。
  鬼既然是人死后所化,总会有生前作奸犯科之人死后化作恶鬼。
  仙道修仙,修的是天道,而凡人作为天道所青睐的对象理所当然的成为仙道需要保护的对象,鬼界如果动乱凡人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因此仙道平日里不仅需要管自己,还要照顾人界,连带着连鬼界都要管,武将们整日忙于捉拿恶鬼,
  官们则呕心沥血的为剩下的那些不作恶的鬼规划“下岗再就业”,以免阴气过盛祸害到凡人。
  正所谓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终于到商朝时期仙道受不了了。
  于是仙道众人找当时的人界帝王开了个会,共同探讨如何解决鬼界人口过剩的问题,会议期间有几个鬼也偷偷参与了进去。
  具体的会议过程与内容已不可考,但那次会议最终讨论出的结果便是这座鬼城的落成。
  鬼城从外观上看只是一座普通的城池,但其中蕴含着十分复杂的阵法。
  这阵法凝聚了三界的智慧,在阵法的作用下平时鬼城都会隐于地下,每隔一千年或当阴气比阳气浓重时便会升上地面开启一次。
  每当鬼城开启都会将百万恶鬼引入城内,其余鬼则可自行选择是否进入城内,若是在七七四十九日内城中只剩下一鬼,他将能获得城内所有鬼的修为并承受雷火淬炼,淬炼后即可获得实体成为鬼王拥有统领众鬼的能力。
  鬼城建成后由于当时鬼界人口众多阴气过盛,当即开了两次鬼门。每次开门都有鬼王处世,连着出来了两任鬼王。
  鬼城开了两次门后,天地间的阴气总算是比阳气低了,于是鬼城沉入昌阴山下。
  而到了西周时期又逢战事,死伤无数,于是不到千年鬼城又开一次,这次从里面出来的就是胥君。
  从鬼城落成至今已将近四千年,而在胥君之后的这三千年至今,鬼城按照一千年开一次的规律开了三次。
  在这期间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件事情就是另两位鬼王的魂飞魄散,胥君成为了鬼界唯一的掌权者。
  第二件事情是人界的轮回道构成,几乎所有的鬼都去了轮回道排队,重新投胎做人。
  第三件则是胥君在轮回道又额外构筑了阿鼻地狱用来处理世间厉鬼,后来衍生出了阴曹地府用来判新鬼生前功过。
  由于这三件事的缘故,这三千年内鬼城每次开门都是空城,所以再无鬼王出世。
  因此胥君不仅是这当今世上唯一的鬼王,还是一名拥有肉身、修炼了三千年的鬼王。
  倘若这次鬼城中诞生了新的鬼王,是否会作恶尚不可知。就算是恶鬼炼成的鬼王,刚经受雷火获得的实体一开始定然是用不惯的,绝不可能会是胥君的对手。
  更何况,鬼城开门造成的事故为什么要胥君来承担责任?说白了,鬼城出现意外会祸害的只有凡人,而鬼界在这件事情上完全可以置身世外。胥君只不过是尽了个情分而已。
  因此人群中那名上仙的话可以说是相当无礼,而在场的人却无一变色。
  这么简单的道理说话的那名上仙会不知道吗?若是知道那这话无异于挑衅,若是不知……稍有常识的上仙都不会不知。
  但其实知道不知道并不重要,也没人在乎。
  毕竟这话是对着胥君说的,那个与仙界交好、以性子读作“好脾气”写作“好欺负”而闻名仙界的胥君。
  果不其然,如同在场诸位上仙预料的那样,听了这话的胥君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但若是细心观察便会注意到胥君摇着折扇的手稍微顿了顿,之后扇的频率比之前稍微快了些。
  好在站出来说话的那名上仙终归是讲究脸面的,及时开口打圆场:“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胥君不必客气,这三千年来仙道与鬼道交好,胥君功不可没。虽说以胥君的实力定然能防止出现意外,但多做些准备也是好的。”
  “也对,是我思虑不周,那若是真出现突发情况,就请上仙们在一旁辅助吧。”胥君依然是之前那般气定神闲的语气,顿了顿又说道,“诸位仙君刚到,但鬼城已开启了三十七日。这三十七日我一直守在这里,若真有什么特殊情况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这个决定显然是符合仙君们的心意的,那名仙君退回人群中后有不少仙君找他交谈,显然那位是这次的领头人。而胥君始终安静地站在城门那边,不动声色地听着他们聊天,一边在思考着什么。
  众人一直在鬼城门前等待,就这样等到四十九天的最后一天。
 
  ☆、鬼王出世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内容:
1.修了一下结构
2.改动了些细节
3.凑了一些字数
4.补充了奚朔、胥君的部分心理活动
【主要内容没变】
虽然这名仙君自称路人甲,这几章也会用路人甲来指他,但他并不是路人甲,以后会拥有姓名的。
  十二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如果是像仙道众人那样,插科打诨有说有笑——或是聊鬼界八卦或是吟诗作对或是欣赏丝竹管弦之盛,更有甚者在一旁支起了牌桌,那这十二日定然是如白驹过隙。
  而如果是像胥君一般,孤身一人站在鬼城门前,时时注意着鬼城的动静,十二日或许就不那么短了。
  但其实对于胥君而言,这十二日也不长,毕竟从胥君成为鬼王的那一天起到现在过了三千余年,而他独自度过了近百万个日夜。
  热闹总是别人的,他已经习惯了做那个看风景的人。
  现在是鬼城出现的第四十九天,这四十九天内鬼城始终静悄悄的,就好像胥君当上鬼王后那三次鬼城门开一般。
  但这反而是不正常的,因为这次开门距离上一次还不足千年。
  在胥君成为鬼王后不到一年,轮回便已建成并生成了阿鼻地狱。所有放下执念想要投胎的鬼都进入了轮回,而在他的治理下恶鬼也都根据所犯罪行的不同投入了相应的地狱。
  虽然不再需要鬼城用来处理鬼界的人口问题,但出于某些仙界不愿意透露的原因,鬼城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并一直藏在昌阴山山脚下。
  所以那三次鬼城内没动静,根本原因是当时在胥君、人界修士和仙道众仙的共同努力下人间已经没有了恶鬼徘徊,而胥君手下的鬼没有一个想横空变成鬼王和胥君抢地盘,故而那三次的鬼城均是空城。
  一个空城,当然不可能有动静,可眼前的鬼城绝不可能是空城。
  胥君记得很清楚,四十九天前的零点,是刚过三九的晚上。
  那时候是十一点三刻,是一天之中阴气最盛的时间。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这种感觉在此之前他仅体验过三次但绝不陌生——这是鬼城将要开门的预兆。
  鬼王是从鬼城内出来的,因而每次鬼城将要开门鬼王都会有所感应。鬼城甫一浮上地面,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胥君就到了鬼城门前。
  胥君赶到时城门已经被封上,原地却还残留着大量阴气的痕迹,整整过了一夜才散尽。
  突然打开的鬼城、不到十分钟就关闭的城门、原地残留的浓厚阴气,这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一件事情——有一只实力堪比鬼王的鬼在这诞生,那只鬼身上过于浓厚的阴气直接激活了鬼城。
  而现在,四十九天快要过去了。如果在零点之前还没有鬼王出世,这座鬼城就会杀掉城内所有鬼并沉入地下。
  太阳已经西斜,有一缕阳光透过树枝打在胥君的侧脸,照着他高挺的鼻梁和浓密的眼睫,让他半张脸都沉浸在黑暗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样的胥君看起来有些沉重。
  胥君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这次鬼城不同寻常的出世给他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不安。
  他想过并且期待着这次能有新出世的鬼王,他或许能让这位新鬼王成为他的助力,但鬼城直到现在马上就要到四十九日的期限了还没有动静,或许这次依然没有鬼王出世也说不定,而这次的异动要是让仙界察觉到了什么,会给他带来些麻烦。
  突然,鬼城城门发出吱呀声,这声音仿佛按下了什么开关,让众仙突然闭了嘴。
  所有人,包括胥君,都注视着那扇紧闭的城门。
  众仙各个神情紧张,都捏紧了手里的仙器。
  而胥君的脸上虽然紧张,眼神中却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城门缓缓打开,有一个少年走了出来。
  那少年约十五岁的模样,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稍微有点长,额前细碎的刘海快要遮住眼睛,但却遮不住眼里的凌厉和警惕。
  看到鬼城里走出来的这名少年,在场的人脸上都满是惊愕。
  少年鬼并不少见,衣着破烂的鬼也不少见。
  大家都知道从鬼城出来的鬼王能够拥有实体,实体穿的衣物都是由鬼王阴气所化,所以从鬼城里出来一个乞丐装鬼王,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很震撼的事情——毕竟前几年人界还挺流行这种衣服。
  真正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名少年有呼吸。
  鬼王获得的实体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受伤会流血、摸起来有体温,但却并不会有心跳和呼吸。
  虽然眼前的这名少年大概是出于对众人的警惕,已经尽可能的放轻呼吸,但还是不能掩盖一阵阵呼出的白雾以及他那一致频率微微起伏的瘦弱胸膛。
  这场景大大出乎仙君们的意料,每个仙君都愣住了,久久没有动作。
  而胥君在看见少年时也怔愣住,但他怔愣的原因却和仙君们的有所不同。
  在众人打量少年的同时,少年也在打量众人。
  他先是打量右手边的那一群人,虽然各个都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有个别人的法咒都已经捏在了手里。但除了其中一位对付起来或许会有些麻烦,其他人的实力都不足为惧。而他左边手边站着的那名青年,实力深不可测,他那张好看的脸上的表情和众人有些许不同,虽然没有表现出要动手的意思,但决不能放松警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