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致施法者伯里斯阁下及其家属(玄幻灵异)——matthia

时间:2019-06-21 11:36:23  作者:matthia

   《致施法者伯里斯阁下及其家属》作者:matthia

 
  文案:耄耋法师伺候异界生物的温馨故事。
  半神不死生物x法师
  文案不会写,大概是这样吧:半神不死生物重回人间,尽情享受舒适生活;耄耋死灵法师开门迎客,意外之喜青春再来。
  CP是骸骨大君X主角那位法师
 
 
第1章 
  金属渡鸦绕着高塔盘旋而上,悬停在顶层房间的窗外。室内传来一句短促的咒语声,将窗前的无形的壁障打开了一角,渡鸦赶紧钻进室内,落在了书架高处。
  “导师,我来看您了,”它发出年轻女子的声音,“我在塔下,给您带了些东西。”
  死灵师伯里斯“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在羊皮卷里。金属渡鸦从原处飞了出去,徐徐下降,落在了一位金发女士的小臂上,她打了个手势,鸟儿变成了一枚银戒指,稳稳地戴在她的左手上。等塔门上的黑色符文全部褪去后,女子提起长袍拾阶而上,塔内有一台泛着蓝光的浮碟正在等待她。
  升到最高层,女子走下浮碟,在书房前礼貌地敲了敲门。屋里的人说了声“请进”,可女子却迟疑了,她轻轻攥了攥拳,在掌心准备好了一个攻击法术。
  “我说了,请进。你在等什么?见我不需要补妆。”屋里的声音催促道。
  女子一侧的眉毛抖了抖:“什么?难道您……”
  “觉得我的声音不一样了?”导师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你进来看看就懂了。”
  女子刚推开门。这间书房和她记忆中的没什么区别,依然宽阔而稍显凌乱,而且充满草药的味道。有区别的是坐在书堆之中的那个人,她的导师、高塔的主人——死灵师伯里斯。
  伯里斯今年已经八十四岁高龄,可是书桌前的人……却是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苍白青年。
  “艾丝缇,你需要吃惊这么久吗?”突然变年轻的导师问。
  女子很快维持住了端庄的表情,小心翼翼走进书房:“导师,您换身体了?”
  “嗯,换了。”伯里斯站起身,挪动到沙发上去,“事出突然,没来得及提前告诉你。”
  “您的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
  法师叹口气:“最近我的关节病越来越严重,心前区也一直不舒服,前几天我还突发了一次心绞痛……那把老骨头可能不行了,我随时有猝死的危险。时间紧迫,我就赶紧找了个尸体把灵魂移动上来……”
  艾丝缇坐到导师对面,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导师,恕我冒昧一问……您为什么要选择这具尸体?”
  伯里斯低头看了看自己:“他是个厨工,饮酒过量而死的,才十九岁。他来工作时签了协议,愿意死后把尸体有偿捐赠给我,他老家的亲人会收到报酬。”
  察觉到自己的学徒满脸纠结,伯里斯对她摆摆手:“你还想问什么,问吧,我又不是你那个死气沉沉的父亲,不会怪你冒犯的。”
  于是艾丝缇就实话实说了:“这身体倒是够年轻,但是难道您没发现……他没有耳朵吗?”
  伯里斯叹气:“我当然发现了。凑合着用吧,戴上兜帽勉强能挡住点。唉,这孩子是先天残疾。”
  “难道您也不介意他少一只手吗?”
  伯里斯举起右边的断腕:“他年纪轻轻,却在醉酒后把手插进了碎肉机,这只手只能截掉了,多可惜。”
  “您不介意……他甚至……没有头发吗?”
  法师沉痛地戴上了兜帽:“我当然早就知道。没什么,反正原本的我也几乎没有头发了,和耳朵的问题一样,戴上兜帽能挡一挡……至少这孩子的脸长得还比较端正,不是吗?”
  漂亮女学徒的目光中写满了悲悯,伯里斯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就主动解释道:“这只是暂时容纳我灵魂的容器。我自己的身体被保存在秘法精金棺中,将来我还会用到它。现在的身体只是个过渡,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他少一只手,不太方便。”
  “就算只是个过渡,至少您可以找个健康些的尸体……”艾丝缇说。
  法师摇摇头:“我这里有许多健康尸体,但我不能在这种小事上使用它们,至于它们的作用……你是知道的,艾丝缇。”
  学徒的眼睛一亮:“您是指……那支嵌合魔像军队?”
  “是的。”伯里斯递给她一面镜子,镜面上浮现出此时高塔地下的情景:空间法术将房间扩大成一个练兵场,场内密密麻麻地站着至少上千具血肉魔像,它们身上融合有数种不同生物的特征:人类、半龙裔、兽人、巨魔、半狼兽化人……而且它们每个都高大强壮,还配有精良的武器。
  看着这支军队,艾丝缇下意识地掩住嘴,即使身为死灵师的学徒,她也从未想过能亲眼看到嵌合魔像军队。
  她将镜子还给导师,说话语气都带了颤音:“三善神在上啊,这真是……令人惊叹……”
  伯里斯不满地说:“亲爱的,你是死灵师,请不要没事就呼唤三善神,那不是我们的神。”
  “口头语而已,毕竟平时我总得这样说话……”艾丝缇的眼神愈发兴奋,“导师,难不成您已经找到了异界亡者之沼的入口,所以才让这支军队全副武装地待命?”
  伯里斯的目光严肃下来:“对,我已经找到了入口。接下来我将打开一条通路,直接将入口召唤到法师塔门前。”
  艾丝缇激动地接话:“只要成功穿过异界亡者之沼,您就可以见到骸骨大君了!”
  “是的,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年轻”的老法师微蹙起眉,左手轻轻摩挲着身边的法术书封皮,“年轻时我曾经见过骸骨大君。他受到了诅咒,无法彻底离开亡者之沼,每隔一百年他才能获得七天的自由……六十多年前,我有幸在那七天内遇到过他。我和他交换了一个契约,如果我能在有生之年找到彻底解放他的方法,让他回到我们的世界,他就会成为我的盟友,与我共享力量与知识……”
  艾丝缇更激动了,这简直是传奇级的见闻,恐怕连奥术联合会的老人们都没经历过。“导师,您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伯里斯微笑:“就是今天。我已经组建好了军队,以应对穿过亡者之沼时的危险。艾丝缇,我需要你与我一起进入异界亡者之沼,我掌握了为骸骨大君解除诅咒的方式,这过程需要别人协助……而你是最好的助手人选。”
  说完,伯里斯向学徒伸出手,艾丝缇主动靠过去,搀扶起了没有右手、没有耳朵、甚至没有头发的导师。两人到门外站上浮碟,徐徐降到高塔最底层。
  伯里斯先打开法师塔大门,又用法杖指向地下室,地下室的门扉随之化为透明气体薄膜,魔像军队列队从气体中钻了出来。几只带有巨魔特征的高大魔像负责打头阵,后面还有亡灵战马和骑兵,以及数量众多的弓兵步兵。
  军队从法师塔大门鱼贯而出,在空地上肃整待命。两个法师登上战车,被军队保护在中间位置,两侧还有几个魔像专门负责近身护卫。艾丝缇发现战车上载着导师提过的秘法精金棺,棺材上部有个水晶窗口,从中能看到伯里斯的原本身体。
  “您……”艾丝缇特别想说:您竟然还给自己化了个遗容妆啊,而且技术竟然挺好的……当然,她没说出这些,而是换了个更有意义点的问题:“导师,您带着自己原本的身体,是打算让骸骨大君帮您做点什么吗?”
  伯里斯说:“是的。骸骨大君的力量是超于亡灵法术之上的,也许他能帮我强化这个老态龙钟的身体……我还不太想完全放弃它,毕竟身体和灵魂的同调问题还是挺重要的。”
  说完,伯里斯举起双臂,开始对着空气咏唱。细如发丝的咒文从他掌心溢出,随着他的咒语而起舞,他以指尖的轻微动作操纵着咒文,让它们彼此纠缠交织,渐渐形成一张细密的平面。
  平面越织越大,越积越厚,形成了一扇立于空地上的拱形大门。伯里斯放下手,伸出法杖做了个勾取的动作,吱呀一声,门扉打开了。
  门的另一边就是青灰色的异界亡者之沼。那世界没有日夜之分,天穹上夕阳与夜空分立于两端,地面上则永远烟尘密布,寸草不生。
  伯里斯一声令下,魔像军队开始穿过大门,向异界进发,艾丝缇有些紧张,双手紧紧握着战车的扶手,伯里斯体贴地安抚她:“别怕,会很顺利的。”
  艾丝缇咬了咬嘴唇:“导师,我事先不知道今天就要执行这个计划,所以……我准备的法术并不完善……”
  伯里斯笑起来:“没事的,我不需要你准备什么法术。你这孩子真是太老实了,你也不想想,如果我打算让咱们俩拼了命地作战,那我为什么还要花那么长时间制造这样一支军队?”
  艾丝缇皱眉:“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会遇到敌人?”
  “是会遇到敌人。我们会遇到原生于这个位面的阻碍,它们是亡灵能量集合而成的生物,没有心智可言,会对外来者格杀勿论。不过这是个很小的位面,原生生物不算多,我们的军队够用了。”
  正说着,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支骑兵队。骑手身穿枯骨色全身甲,骑着漆黑如影子的战马,一现身就向魔像大军全速冲刺而来。距离近些之后,法师们发现这些骑手的武器竟然是长在其身体上的,在冲锋过程中,它们的右臂伸长出几英尺,顶端长出了锋利的巨镰。
  伯里斯在战车周围设置了一个壁障球,至于战斗,他打算让魔像军队自行解决,他的魔像军队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如果是人类之间的战事,也许数量并不等于胜利,但魔像和无心智死灵就不一样了:它们不惧死亡,不知疼痛,不会投降,也不会管什么计策骗局,它们的使命就是杀敌,只会执行任务,根本不会被其他事情左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单体生物的能力相近,那么群体数量上的优势就相当重要了。
  在魔像们作战时,亡灵马仍在拖着战车前进。过了一会儿,壁障外彻底安静了下来,魔像军队起码折损了半数,而巨镰骑兵已经一个都不剩了。有壁障球的保护,法师们不但没有被战斗波及,甚至连衣袍都干净如初。艾丝缇知道导师的法术持续时间很长,只要他不主动解消,估计这个球能持续到天荒地老。
  “这样下去不行,”艾丝缇望向四周,“导师,您带了修复术卷轴吗?只靠我们两个人修不完这么多魔像……”
  “为什么要修它们?”伯里斯看向她,“消耗品就是这么用的。”
  “但是……我们损失太多魔像了!这一波袭击算是扛过去了,可如果再来几次……”
  伯里斯笑道:“傻孩子,没事的。我不是说了吗,这个位面很小的,我们已经找到想找的地方了。”
  他抬起法杖指向前方。前方的云雾更加浓稠,形成了一道完全遮蔽视线的圆柱形墙壁,有点像缓速版的台风眼。伯里斯说那就是骸骨大君的栖身之处,他住在死亡之雾构筑而成的黑色高塔里,既是主人,也是囚徒。
  伯里斯在学徒的搀扶下走下战车,用法术浮起棺材,让它缓缓跟在自己身后。站在死亡之雾筑成的塔下,他敬畏抬起头:“从这里开始,我们就得抛下军队自己进去了。对了,艾丝缇,你做我的学徒有多长时间了?”
  艾丝缇想了想:“刚认识您的时候我大概十三岁吧?已经过去十一年了。您为什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伯里斯说:“有一句话……我问过别人,但还从没问过你。现在我要问——艾丝特琳·帕西亚殿下,请问你愿意为魔法付出多少?面对无限的神秘未知,你是否愿意在奥法之神面前奉上一切?”
  他们已经走到了雾墙前,再走一步就可以钻进塔内。艾丝缇停在原地,困惑地看着导师。她不明白伯里斯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些,为什么突然称呼她的全名和敬称。
  艾丝缇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导师。我还年轻,眼界还太窄,我不能草率地回答这个问题。”
  伯里斯叹了口气,示意艾丝缇继续向前。两人并肩迈入云雾,艾丝缇用余光扫过伯里斯的侧脸,导师面带平静的微笑,她却感到一阵战栗。
 
 
第2章 
  雾塔从外看是竖长形,内部却是平直向前的宽阔大路。法师们沿路深入,穿过一道双开大门,来到了一间宽阔得不可思议的拱顶大殿中。
  骸骨大君的王座立于大殿深处的高台阶上,台阶是黑曜石铺成,王座由累累尸骨造就,一具巨龙骸骨盘踞在王座上方,颅骨上空空的眼窝里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伯里斯缓步靠近王座,在足够礼貌的距离停下,对久未谋面的故人施了一礼。
  王座上的人和伯里斯一样穿着黑色斗篷,用兜帽盖着脸。看到伯里斯,他慢慢站了起来:“吾友?是你吗?”
  “大人,是我,”伯里斯回答,“我遵守了当初的承诺,我来了。”
  骸骨大君走下台阶,慢慢摘下兜帽。
  看到他的容貌后,站在伯里斯身后的艾丝缇吃了一惊。在她的想象中,骸骨大君的模样大致和巫妖们差不多:干瘪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浑身骨头里嵌了不少宝石什么的……而此时向他们走来的生物,却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他的头颅确实有巫妖风格,眼眶里也有常见于巫妖和死灵骑士的那种幽火,但他比那些东西多了一对恶魔般的长角,四对野兽般的獠牙,他暴露在外的皮肤上覆有黑色的鳞片,鳞片带着红色偏光,远看犹如血的涟漪。
  骸骨大君径直走到伯里斯面前,伸手挑掉了他的兜帽。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旁观的艾丝缇更吃惊了:骸骨大君先是沉默,然后竟后退了几步,用布满鳞片的手捂住嘴,眼中的幽火闪烁个不停。
  “伯里斯·格尔肖?”骸骨大君用低沉而充满威严的声音说,“不,这不可能是你……在我的记忆中,你有着迷人的灰绿色眼睛,柔软的亚麻色头发,灵巧漂亮的手……但是现在这个……这不可能是你!我眼前的法师相貌平平,没有耳朵,少了一只手,甚至竟没有头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