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近代现代)——鹤峥

时间:2019-07-12 16:34:45  作者:鹤峥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作者:鹤峥

 
  文案:身价百亿的贺总瞎过一段时间——字面意义上的,需要导盲犬的瞎,不仅瞎,还傻。
  那段时间,贺先生只能每天缩在医院的犄角旮旯,闻着隔壁大爷的饭菜香味。
  照顾隔壁大爷的小太阳顺手帮(投)扶(喂)残疾人,就看着贺先生天天扒拉着病床的护栏等他(的饭)。
  尔后,小太阳凭借着一手好厨艺成为了贺先生的人生挚爱。
  贺先生每天追着他求婚,小太阳害羞地答应了。
  民政局走了一趟,贺先生举着一杯奶茶就娶到了人生伴侣。
  他们的小日子过得热闹又温馨,可等到小太阳终于攒够了钱,准备带着贺先生幸幸福福地要去装修他俩的小婚房的时候。
  贺先生醒了。
  他松开小太阳的手,冷静淡漠:“如果对你造成了什么伤害,你可以要求任何你需要的经济补偿。”
  而仅仅半年后。
  胡子拉碴的贺总就成了小婚房的常客,挤着门怎么都赶不走:“我是你孩子的另一个爸,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家!”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预收文《我要揭穿这朵白莲花的真面目》 ┃ 其它:
 
  作品简评:Vlog博主凌粟在医院里捡到了流落民间的霸总贺先生,把霸总带回家照料了一段时日之后,却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两个人扯了证,和和美美地正装修新家的时候,贺先生却突然不见了。而与此同时,凌粟也发现,自己肚子的里揣上了一个小崽子。文章日常温馨,两位主角之间的相处非常甜蜜,日常的温馨小事平淡却温暖,在戏剧性的翻转过后还是会迎来非常甜蜜的结局。文风细腻,主角的心里变化过程很委婉,能让读者非常切实地一起体会故事的起承转合。
 
 
第一章 chapter1(修)
  雨已经连着下了一个礼拜了。
  凌粟站在窗边,一边搅和着锅里的骨头汤,一边伸手挠了挠自己坚强不屈往天上翘的一撮呆毛,叹了口气之后,垫脚伸手开了窗子。
  他院子里有的一树小山茶开要开不开的,暗粉色的花苞挂着点雨滴,娇得刚刚好。
  凌粟拿起手机刚想拍个照,姿势都已经拗到半路了,就听见自己手里的搬砖又震又叫,差点没把凌粟吓进旁边的锅里。
  他无奈地接起电话:“老哥哥,又咋了。”
  电话里的声音嘹亮得精气神十足:“今天吃啥啊!”
  凌粟就知道是自己爷爷打来的,无奈地地往锅里张望了一眼,安慰饿了的老小孩儿:“骨头汤,蛋黄南瓜和青团。”
  “好嘞!!”
  凌粟笑着应了两句,花也不拍了,挂了电话之后就任劳任怨地去拯救煮得已经开始顶锅的骨头汤。
  老小孩儿前几天摔了一跤,从老年大学的楼梯上咕溜溜滚了一路,把自己滚进了医院的住院部。
  凌粟作为全家唯一一个闲人,自然肩负起了厨子+保姆的重任。
  把早上做好的菜在饭盒里装好,最后把刚炖好的汤倒进保温壶里,凌粟吹着自己被烫得发红的手,拎上大包小包,把祖宗装进猫包里背上,这才出了门。
  海城的市三院是全城最不起眼的医院,医疗水平一般,硬件设施勉强,地理位置尴尬,就医环境聒噪,唯一的好处就是在老城区——离凌粟的小院子很近。
  凌粟有个院子里的咖啡店,不大,但很有名,平常没少在凌粟的vlog里出境。
  因为凌粟的手艺和他那张脸,和他小有名气的生活vlog,尽管这家小店的上班时间比店里小姑娘的大姨妈还要紊乱,但却每次都能排长队。
  最近凌粟要去陪床,已经快有小一周没开门了。
  他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声泪俱下的哭诉,说要是再不开店,粉丝们就该去街上贴广告单寻人了,凌粟这才找了咖啡师朋友应急,顺便把家里的祖宗放过去安抚安抚民心。
  哦对,凌粟养猫。
  ——他有一只缅因,叫祖宗。
  ——还有一只布偶,叫大爷。
  作为一个母胎solo至今的钛合金单身汉,凌粟全家就他一个底层被剥削劳动群众。
  吃的是剩饭,挤出来的是猫粮。
  可怜的要命。
  凌粟摇着头,从公车上下来,举着饭盒和保温桶,一路艰难地穿过堵在门诊门口的大爷大妈,淋着雨小跑着进了住院部。
  三院住院部的人不多,人数中的大部分也都是一些老人家,日光灯照着寂静又空旷的走廊,甚至显得有些吓人。
  凌粟胆儿小,把保温桶护在胸前快步进了电梯,在出了电梯听见自己爷爷穿透力极强的大嗓门儿之后才安下心来。
  凌粟他爷爷之前在单位里就是搞人事工作的,一张嘴叭叭叭叭叭叭简直是个被耽误的相声奇才,他们病房六张床位,凌爷爷一住进去就成了大家的宝贝,每天闹哄哄的跟开大会似的。
  凌粟笑着推门进去,一一和剩下几位爷爷打招呼。
  凌粟大学毕业没几年,一张娃娃脸和一头柔软蓬松的天然小卷毛更是让他看着显小。这会儿提了个小饭盒进来,活像是才下课了来给送饭的小朋友。
  “小凌来了啊,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靠窗有人问他。
  凌粟还没抬头,就听见自己爷爷有开始得吧得。
  “骨头汤!”凌爷爷晃荡着脑袋,“我们凌粟那炖的汤啊!!啧啧啧啧…”
  凌 粟低头给他掖了掖被子,从自己的拎着的袋子里拿出饭盒和保温壶。就在他低头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手边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有点窸窸窣窣的很小的动静。
  “哟,带这么大一锅。”凌爷爷的腔调瞬间不对了,“我才不要跟这些糟老头子分呢。”
  “得了。”凌粟把病床摇起来让他做好,毫不留情地戳穿,“这里明明你最老。”
  话说完,他就没管爷爷不满意的嚷嚷,径直走到旁边:“今天这帘子怎么拉上了?”
  凌爷爷的床位靠中间,老小孩儿每天闲不住躺着就够要他命了,要是连个窗子外的动静都看不了了他可能得抑郁。
  也还好凌爷爷隔壁那张床在他住进来之后就一直空着,给了他一点远距离眺望窗外头的几只小鸟的一点机会。
  “今天我院子里的山茶开了。”凌粟一边往旁边走一边挽起卫衣的袖子,回头跟爷爷说,“本来我还想拍给你看看的,谁知道刚拿起手机你就来催饭。”
  说着,凌粟伸手,在对面几个爷爷欲言又止的眼神下,坚决而果敢的,毫不犹豫地唰得一声拉开了隔着两张病床的帘子。
  如果说凌粟有幸在死之前能回顾人生的话。
  那么这一幕一定是他“最手足无措且有点小鹿乱撞但是尴尬如斯直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榜首。
  他单手还正扯着帘子,保持着极其僵硬的姿势,看着病床上被这动静吵醒的人。
  凌粟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半阖着的眼睛微微张开。那双眼睛深得像是海,瞳仁墨黑,平静而悠远,纤长的睫毛落了一道极浓的阴影在眼尾,像极了光影下振翅的蝶。
  浓眉深目,明明是极热烈的长相,但他整个人的气质却冷冽又淡漠。
  如果睡美人能性转的话,估计能长成这模样,凌粟想。
  他像一个中途打扰了公主午睡的麻雀,站在一旁举着帘子,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看着那人的没什么表情的脸,抿出一个卑微的微笑,疯狂眨巴自己的眼睛试图表现出自己的歉意。
  但毫无回应。
  “那个,小凌啊。”对面的爷爷看上去也有些尴尬,朝他努了努下巴介绍,“这个是小贺,今天刚来的。”
  “啊”凌粟朝他招了招手,“你好?”
  床上的公举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很久之后,才眼睛都没带转一下的掀了掀嘴唇:“好。”
  凌粟眼皮一跳。
  长得好看就这么□□吗!?
  长得好看就可以这么目中无人吗!!!
  凌粟颇为不满地皱起了眉头,狠狠地一把放下帘子。
  好吧,你可以。
  凌粟对长得好看的人向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那个小贺啊。”等凌粟走回窗边,凌爷爷才拉住他,让他弯下腰来听,“眼睛。”
  爷爷比划了比划自己的眼睛,很小心地比了个口型。
  “看不见的。”
  凌粟惊讶地半张着嘴,回过头去,隔着帘子看着那隐隐约约的一个影子。
  那么好看的一双眼睛,竟然看不见?
  “今天刚送过来的,也没个人照顾,怪可怜的。”爷爷叹了口气,从床头抱过自己的小饭盒,摇摇头,“问他什么吧他也都不要,电视看不了报纸拿不动,搁这儿冥想一天了。”
  说着,热心的凌爷爷还是没放弃,在准备喝汤的时候抱着保温壶问了一句:“小贺,喝汤吗。骨头汤,凌粟煲了一早上的。”
  凌粟双手放在膝盖上,等着旁边回答的时候乖乖巧巧得像是个幼 儿园的小朋友。
  但睡美人估计是不会要别家的吃食的。
  果然,凌粟等了半天都没个回应。
  也是,隔壁几个老爷子都是到挺多天以后才好意思吃凌粟带来的小零食,这个连腔都不搭一下的冷酷男孩,怎么可能对一锅骨头汤动心呢
  动心呢
  心呢。
  “你发什么呆。”凌粟沉浸在自己的回音里还没反应过来,就猝不及防地被自己爷爷给摇醒了。
  “啊啊?”凌粟低着头茫然。
  爷爷剜了他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要恰饭了。”
  凌粟恍然回过神来,赶紧盛了碗汤坐到爷爷旁边舀起一勺,细心地给他吹凉。
  凌粟的手艺是真的好。一锅都快成为骨伤科日常饭食的大骨汤都被他煲出了新水平。
  香味袅袅地从他们这儿飘出去,诱惑得对面几个刚吃完饭的大爷都不淡定了,直嚷嚷让老凌头给他们留点儿。
  凌粟一边笑,一边拿着小毛巾给爷爷擦嘴,一回头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中间那道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拉开了。
  美人儿一手攥着帘子,委委屈屈地探出了一点头。
  安静苍白,抿着唇大概是在饿了但也不敢说,想偷偷张望张望却又看不见。
  那修长的手指攥着雪白的被角的样子,委屈得像是老在凌粟家门口蹲着等一点剩饭剩菜的流浪狗。
  “…贺…先生?”凌粟端着碗踌躇了一会儿,不敢告诉他他这动静其实很明显,只好端着保温壶把整个病房分了一圈,最后才停在睡美人床边,装作不经意地问,“你也尝尝吧,我做的不难吃的。”
  美人没答应也没回绝,只是抬头根据着声源像是在找凌粟的方向。
  凌粟看着他没有光点的眸子和无措的样子,不知道哪个瞬间心就被戳中了。
  他拖过自己的小板凳,抱着骨头汤在美人的床边坐下:“我喂你吧。”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开啦
  辛苦大家,久等啦
  新文《我要揭穿那朵白莲花的真面目》求预收~
  坊间传闻,江夜他爸包了个明星。
  人美腿长身娇体软双商都高,他爸斥巨资给人买车买房买剧本。
  江夜听后,抱着自己妈的遗嘱,揣着一麻袋房产证,气势冲冲带着一帮人,准备收拾小妈、和他爸分割家产。
  结果门一撞开,说好的小娇娃却变成了气势逼人的冰山影帝。
  影帝穿着浴袍戴着金边眼镜,高冷得宛如岭上之花:“有事?”
  江夜秒怂:“我、我找错人了。”
  从此,曲寒之身后的砸钱名单里,又多了一个江小公子。
  买车买房买剧本,偶尔还会掺杂着一束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小野花。
  有人问江小公子怎么跟他爸一起沉沦了。
  小公子转头就喷:“你懂个屁我这是为了揭发这朵白莲花的真实面目!!!!”
  “白莲花?”夜里,影帝靠在墙上眯着眼睛问小公子。
  小公子满脸的汗,仰头几乎都要崩出泪来:”你是我爸爸行不行。”挑着眉“!”
  “不行。”影帝危险地眯起。
  “今天我教不会你微积分我不姓曲。”
  “不行。”
  “不做完这套微积分,我没你这个儿子。”
 
 
第二章 chapter2
  凌粟说出这话来的时候确实没觉得有啥不对。
  凌粟照顾人习惯了,最近又天天训练,这喂饭的动作一天一天比一天娴熟,直逼着高级护工去。
  但看着自己身下——哦不,手下,脸突然唰得红了一片的冷酷男人,凌粟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不是说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贺先生?”等了半天没有个答案,凌粟在被瞪的边缘小心翼翼地试探了试探。
  病床上的人尽管消瘦,但棱角分明的脸和高大的骨架却仍旧撑出了一个非常英俊的模样,抿唇侧头的时候流露出了十分有威压的样子,让凌粟并不太敢放肆。
  长得好看还不够,气质怎么还带外挂呢。
  凌粟动作熟练地把他的床摇起来,自己端着小板凳再往前凑了凑:“要是烫了说一声。”
  靠坐在床上的贺先生很轻地点了点头。
  他低头的时候,一双眼睛映在清澈的汤里,把一锅大骨汤硬是衬出了米其林的高级感。
  “不用凑那么近。”凌粟给他拿了个枕头垫在背后靠着,“张嘴,啊。”
  美人红着脸乖乖张了嘴。
  那矜持的一条缝,连个勺子都危险能塞进去。
  凌粟端着碗举着勺子,叹了口气。
  哥哥,您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儿?要不是你腿也断了手也伤了眼睛的硬件也跟不上了,我至于给你喂饭呢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