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在逃生游戏里捡到一只小恶狼(玄幻灵异)——西去的枪侠

时间:2019-07-12 16:35:29  作者:西去的枪侠

 

 
 
 
 
《在逃生游戏里捡到一只小恶狼》作者:西去的枪侠
 
文案
【中二病娇小恶狼X温润如玉大美人】
脑洞流悬疑解谜,年下,1V1,HE。
舞蹈演员兼电影男神王云之,意外进入了杀机四伏的恐怖世界。
“玩家王云之,欢迎来到死亡魔方,你面前的世界不止一个……请存活下来,解开线索,找到钥匙。”
被逼入绝境时,王云之才发现自己具备超出常人的解谜能力。
(同时明白了什么叫“养狼为患”)
贺凛:老师,我很坏。
贺凛:老师,我是大BOSS
贺凛:老师,我是邪恶大魔王……为什么你还不看我一眼?
王云之(无奈):嗯,嗯,知道你是个中二病了。
 
注:攻受不是师生关系,喊老师是玩笑。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云之,贺凛 
 
 
 
 
第1章 
  踩上红毯的一瞬间,王云之几乎被粉丝的尖叫声震聋了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云之哥哥!”
  “天哪他怎么这么好看,真人比电影里还好看,疯了疯了。”
  “仙尊仙尊,您下凡辛苦啦。”
  “……”
  王云之实在没有见识过这么热情的欢迎阵仗,当即愣了一瞬,反映了半秒钟,才微笑着对着女孩子们点点头。
  他这么一笑,又引来了新一阵的欢呼和尖叫声。
  “抱歉。”王云之低下头,对挽着他手臂的女明星说。
  女明星不为所动,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粉丝们打扰,只是挑了挑眉,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挽着他的手臂站稳,摆出一个杀气腾腾的姿势,还不忘对着摄像头露出一个妖艳中带着凌厉的笑容。
  摄像头咔嚓定格了一张照片——身穿酒红色晚礼服的艳丽女星,挽着一名身穿白衣的美貌男子,单从颜值上来说,这画面无比和谐,若从风格上来说,又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两个人走完了红毯,在红毯尽头的大展板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才步入了酒会现场。
  落座之后,终于有了说话机会,余丽打量着王云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呀呀,爆红的大明星待遇就是不一样,人气羡煞人也,那群小迷妹们,一个比一个会夸你,我刚刚还看到她们手里拿着牌子,上面写了句诗,好像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王云之被她取笑得很是窘了一下。
  他不常参加这种活动,实际上,这是第一次。王云之今年26岁,是个专业舞蹈演员,多年来一直在舞台上表演生僻文艺的舞剧,拿着国家颁发的奖金,生活十分低调。一年前,他受文艺圈的朋友所托,在一部古装仙侠大片里临时救了个场,饰演了一位仙气飘飘的仙尊角色,戏份并不多,但画面拍得极美,惊鸿一瞥震人心魄,一个月前电影上映,王云之始料未及地变成了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同人图不计其数,微博粉丝从十万暴涨到六百万,还被粉丝开玩笑地称作“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爆红的后果,就是不得不参与娱乐圈的活动了,这一次慈善酒会他是应邀出席,和各界名人都不算熟,和余丽也是这次才第一次合作走红毯,之前没什么交情,但接触不久,就大概了解她的性格了,有她在,自己可以不必多说话,落个清静。
  这场慈善酒会规模不大,二人进场后半个小时,各界名流主要是娱乐圈名人们也陆陆续续到场了。余丽挽着王云之一起在会场里转了一圈,和大佬们同僚们打了一通招呼,才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王云之今天穿的是一身复古风的白色西装,鼻梁上架了一副圆形的金丝眼镜,眼镜腿两边垂下长长的细金链子,越发衬得皮肤白皙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目光干净温柔,周身像是被人打了一圈柔光。在这种场合他话说得不多,言简意赅,一圈下来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余丽坐下后,目光仍然四处流转,突然间眼睛一亮,低声提醒道:“哎呀哎呀!那位小少爷也来了,快看快看。”
  “为什么要看?”王云之再一次被她八卦的样子逗笑了,什么小少爷?听这个称呼,似乎不用说出姓名,旁人就能知道是指谁,可他是真不知道。
  “因为千载难逢啊,听说他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的,不看可惜了,啧啧。”
  王云之被她催得不好拒绝,只得抬起眼睛望了一眼,只见不远处一张位置更重要的桌子前,坐了一个身穿暗色系服装的男生,他身材高瘦,气质华贵,一张脸也是无可挑剔的好看,即便身处这场大牌明星云集的慈善盛会,他也是众星捧月的焦点,他看起来还不到20岁,笑和谈话的时候嘴角会露出一点少年人的活泼,但那一双眼睛却让人看不透猜不透,眸子深处是远超过他实际年龄的成熟。
  “你不会是不知道他吧?”余丽恍然大悟,急忙解释:“这是贺氏的小少爷,名叫贺凛,他家兄弟姐妹各个都是名人,只有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听说他刚满20岁,现在还在北欧读书,偶尔回国。”
  贺氏王云之还是知道的,在全国乃至整个华人圈都响当当的富豪家族。
  余丽明明说得十分激动两眼放光,却丝毫没有去贺凛面前凑热闹的意思,会场里其他女明星也是,全都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偷偷看贺凛一眼,最终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话。
  “为什么没人去……”王云之看不懂她们的表现。
  “谁敢呢?”余丽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没人敢轻易接近贺凛,除非她不要命了。”
  “?”
  “关于贺凛的传闻很多,真真假假分不清,但全都够恐怖的。”余丽神秘地笑了笑:“你知道他的宠物是什么吗?狼,最凶狠的极地冰狼,而且不是一只,是一群,就养在他家在北欧的庄园里。几年前,有个演艺圈的风流浪荡子和贺凛的二姐谈了一场恋爱,后来那浪荡子背叛了她,做了不少对不起她的事情,还偷走了她手中的机密信息……你猜后来怎么样了?没多久,那浪荡子就被一群狼活生生咬死吃掉了,尸骨无存。”
  “……”王云之实在判断不出来这传闻的可信度有多少,听起来和电影、舞台剧也差不多了,既然众人都噤若寒蝉,说明这样的传闻不止这一条。
  “提到贺氏……”余丽若有所思:“我看前几天的新闻了,贺家最小的那位小姐不是喜欢你吗!还在微博上公开转发了你的视频,说你是她最想嫁的男神!”
  那条微博,早就被身边爱打趣的人转发给王云之无数次了。据说那位贺家小妹今年才16岁,正是爱追星爱花痴的年纪,最近王云之红到刷屏,贺家小妹自然也没有落伍。
  “云之呀云之,你可要认清形势,小心一点,多多保护自己。”余丽叹道:“自从上次那事之后,他们家的人都不会和娱乐圈的人谈恋爱的。”
  言外之意就是——小心贺凛也把你杀了。
  她说话从来都是口无遮拦大大咧咧,王云之脾气好,也不会真的生气。
  “别开玩笑了,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王云之说。
  在微博上说想嫁男神什么的,就是开开玩笑,追个网络流行而已,这得多禽兽不如的人才会当真,继而对一个未成年小姑娘有非分之想啊?更何况,王云之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他不会对女人有任何想法。
  自己这边是坦坦荡荡了,难保贺凛那边不会起疑心,为了避嫌,还是不要与他接触为好。
  ……
  “哥哥,哥哥……”
  王云之刚刚走了一下神,就听到有两个甜甜的童音在叫自己。
  他从酒桌边低下头,发现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小女孩。
  两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8岁的样子,长得像BJD娃娃一样漂亮,而且可以说长得一模一样,都留着黑色的齐刘海长发,小脸粉嘟嘟的,可能是为了区分彼此,她们一个穿了白裙子,一个穿了红裙子。
  怪了,刚刚怎么没有注意到她们呢,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也许是她们个子太小,被桌子挡住了。
  “这是成森影视公司董事长的两个女儿。”余丽见他愣了,便低声提醒道:“穿白裙子的叫林雪儿,穿红裙子的叫林彤儿。”
  “你们好。”王云之笑着回答。
  “什么啊,就不能叫我的名字吗?”林彤儿明显很不满意他这个敷衍的回答,嘟起小嘴来,随即她又很快恢复了笑容,眨眨眼睛问:“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我能亲你一下吗?”
  “对呀对呀,哥哥,我们能亲你一下吗?”林雪儿也不甘示弱地说。
  “啊……?”王云之实在不想跟更小的小女孩离得太近,一个犹豫,就被两个小女孩一边一个扯住了衣服,扯得他不得不低下头,两个小女孩得意地笑了笑,使劲踮起脚来,响亮地在他脸颊两边各自亲了一口。
  “噗。”余丽看得十分开心。
  双胞胎亲完了之后,仍是不肯走,一边一个拽着他不放,林彤儿从她的红裙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玩具魔方,塞到他手里,眨眨眼睛问:“哥哥,你会玩这个吗?”
  王云之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好对付,他把魔方拿在手里转了一圈——是个很漂亮的经典三阶魔方,用彩色塑料做成,每一面都被打乱了,内部隐隐约约还有光芒透出来,看起来又精致又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王云之摇了摇头,把魔方还给林彤儿,抱歉道:“不好意思,哥哥对这个一窍不通。”
  他对魔方没有任何研究,偶尔会随便转几下,最多只能集中一面的颜色,再多就不行了。
  双胞胎失望地耸耸肩,林彤儿不甘心地转了几下魔方,发现自己也不怎么会玩,只好转头离开了,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哟,简直是少女杀手嘛。”余丽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使劲打趣。
  “别说我了。”王云之转移话题:“刚刚那个魔方,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
  “嗨,不就是会发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玩具店里有的是,现在什么新奇玩意儿没有。”
  没那么简单,而且不止是发光的问题。
  王云之忍不住一直回想——就在刚刚,林彤儿转动魔方的时候,她转的第一下,右边第三张桌子上的一个茶壶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第二下,不远处的一个端着酒的侍者摔倒了,第三下,大堂里的某个窗帘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
  他常年在大舞台上表演,很擅长观察周围的环境和同伴的动作,因此,这些全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也许只是巧合而已,酒会现场哪有不摔的。
  可是……这三次,和林彤儿转动魔方的动作,都完全对上了节奏,一拍不差。
  难道这个魔方有控制周围物体的能力?
  王云之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忍不住去用目光追那个魔方的踪迹——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张桌子旁边,贺凛正拿着魔方,面无表情地把魔方交还给双胞胎。
  那魔方已经变得整整齐齐,六个面六种颜色,不再杂乱无章。
  远远的绿光一闪,是贺凛手指上戴着的一枚祖母绿男式戒指,光芒十分迷人,甚至盖住了魔方的光芒。
  王云之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自己刚刚只是和余丽说了几句话,用时连一分钟都不到,再减去双胞胎走到贺凛那边的时间……原来贺凛是个魔方高手。
  而且,贺凛转动魔方的时候,并没有东西再掉到地上,也没有人再摔倒,看来刚刚自己是想多了,一切就是巧合而已。
  晚上20点的钟声敲响了,大堂里响起了舒缓的音乐,身穿黑西装的主持人走上了台。
  名人们渐渐停止了互相聊天,一致把目光投向主持人,礼貌地鼓了鼓掌。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第13届路易斯慈善酒会。”主持人名叫陆波,现年四十岁出头,在电视台从业多年,是个经验丰富的专业主持人,很有名气,他梳着复古的分头,往台上一站便是风度翩翩,他一边调整话筒架,一边宣布酒会开始:“今夜,我们……”
  就在他这句话才吐出一半的时候,话筒中突然传来一阵杂音,紧接着,音响也变了,原本舒缓的音乐,骤然变快,音调十分刺耳。
  陆波皱着眉头,果断关闭了话筒,然而杂音却没有停止。
  王云之看到,工作人员也在紧急检查音响,然而音响没有任何问题,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即便关闭了,音乐声也是照样在不停地响。
  大堂内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气氛中,人们没有说话,保持死寂,音响却在发出很吵的音乐声。
  陆波打算讲几个笑话来救场,没想到,话筒和音响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没过几秒钟,一个尖锐高亢的女声响彻全场,没人知道这个声音是从话筒里传出的,还是从音响里传出的:
  “地狱魔方厂倒闭啦!地狱魔方厂倒闭啦!”
  女声的音调,和网络上常常恶搞的那些街边喇叭播放的广告声很像,配着尖锐的音乐,造成一种奇异的和谐感,然而,喊出来的内容却让人摸不到头脑。
  地狱魔方厂是什么鬼东西?
  “地狱魔方厂倒闭啦!地狱魔方厂倒闭啦!王八蛋地狱之主撒旦吃喝嫖赌欠下了一万条命,跟着天使私奔啦!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就地解散,只能就地解散!所有的魔方统统扔去人间,统统扔去人间!不管是能杀死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的魔方,统统送给人类,统统送给人类!”
  大堂内一片死寂,人们开始觉得这只是一个奇怪的玩笑。
  女声广播还在继续,她念完了那堆疯疯癫癫的广告词,开始点名了:
  “林彤儿、林雪儿、王云之、余丽、贺凛、张中敏、陆波、杨雨晴、王燚、华如颖、徐超、李明、张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