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给你添乱(近代现代)——橘子甜不甜

时间:2019-07-12 16:39:08  作者:橘子甜不甜

 =================

书名:给你添乱
作者:橘子甜不甜
晋江2019-07-03完结
文案
三中校霸有点后悔自己期末考试抄了前面那位同学的卷子,最幸运的一件事就是他抄对了卷子。
面对一个总想当自己爸爸的学霸同桌,某校霸的解决方法就是乖乖听话。
面对一个不听话的校霸同桌,某学霸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对方变成他的小跟班。
·主攻,1v1,HE
·cp:腹黑不要脸小跟班攻X戏精炸毛占有欲爆棚受
·晚上九点双更
青春期的雨水疼痛和骄阳安抚,一边学习一边成长,我不只是给你的人生添乱,我还会对你的人生负责。
本文别名(校霸从良记/学霸想要小跟班)
文章慢热,三观正直,甜度适中,均无原型,谢谢食用,感谢建议。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添,余乱 ┃ 配角:同学,老师 ┃ 其它:暗恋,甜文
 
  ☆、第 1 章
 
  春天允许夏天睡了个懒觉,然后打着哈欠慢悠悠伸了个懒腰,夏天火辣辣的热情体现在了温度里。
  被太阳照耀着的红绿塑胶操场看起来特别醒目,花坛里树木的叶子绿得发亮,阴凉处的植物庆幸的躲过了一劫。
  工整得毫无特色的教学楼一栋又一栋,墙角的瓷砖有些已经开始脱落,垃圾桶的垃圾溢了出来,孤零零的在地上等待着值日的学生来打扫。
  教室门口都贴着考场字样的A4纸,走廊外的检查人员不断地在自己负责的那层楼来回的查看。
  教室里坐着的学生面对的是他们期末考试,高三学生的暑假比高一高二的来要早一些,这次的考试不只是检验学习的内容,同时也是高一学生的一个转折点,文科生和理科生的。
  头顶的风扇还在不停旋转,在夏天里特别容易催眠,考场里的学生睡了一大半,有不会做的,有一开始就来睡觉的,而被热醒的蓝添是两者都有。
  教室里的人少了,睡着的时候还有点安静,但是怎么睡怎么热。
  蓝添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前的汗水,小幅度的扭了一下睡僵的脖子,低头看着面前的试卷,看得懂字,却不想看懂内容。
  扭头看着周边的人,有几个比他还能睡,一看就没有做题,斜对面的看不清楚。
  蓝添无奈的拿着笔写了名字班级学号,与人不太一样的瘦金体,无聊的给题目最后的句号涂了色。
  打哈欠的时候,蓝添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怎么还有一个小时啊。
  托着下巴看着前面的背影,前面的同学坐得直直的,陌生的后脑勺长得还不错,欣赏的眼神向下,脖子细白细白的,他的一只手就捏得住。
  眼神很好的蓝添还看到了脖子右边的一颗小红痣,肩膀有点窄,好像能透过那层布料看到肩膀的骨头,挺瘦的,比例也不错,一看就属于那种不能打不能扛的弱势学生。
  白色的短袖,看样式,不用看前面蓝添也知道短袖是什么样的,前面还有个绿色的标志,那是他们学校校服的标志。
  他今天也穿的这件短袖,学校规定考试的时候要穿校服,会有领导来检查。
  蓝添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短袖,扯了一下领口,他穿校服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抬头的时候,前面桌上左边卷子的答案很显眼,蓝添反应迅速的在自己的草稿纸点了些黑点,这种高级作弊手法是他初三的时候自己摸索出来的。
  有老师在他旁边,他不能直接写答案,只有把前边同学答案用黑点存着,等监考老师走的时候他就可以填了。
  监控不确定会不会开,写上姓名的草稿纸会被回收,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简直是太聪明了,他都有点佩服他自己。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话,他现在考的应该是高二的试卷了。
  看着前面同学手臂还有移动着的笔尖,右下角的答案也被蓝添看到了,字还挺好看的。
  填空题的内容不多,看了几眼就能记住,看着讲台上坐着看书的监考老师,蓝添把那些数字照搬到了自己空着的答题区域。
  考试把握时机才是重要的,但是能不费脑力做题也是极好的。
  蓝添看着草稿纸上的黑点,填空题的ABCD归位了,试卷前面三页已经写好了,选择和填空是最省力气的,不同费笔也不费脑子。
  看着剩下题目,蓝添又有点想睡觉,后门那监考老师一直瞎转悠,也不怕影响了他们做题的心情。
  蓝添趴在桌上把玩着笔,看着解答题,这个会做就写,不管对不对,他相信自己的运气和批卷老师的眼神。
  听到前面卷子的声响,他等会儿可以继续借鉴一下答案,只写答案也是可以的,不抄白不抄,不交白卷是他妈妈对他最低的要求。
  上半学期他不听课都能看懂一点点,下半学期心情好就偶尔听一点,听了没几分钟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懂了,学习有点恼火。
  好几次提醒自己认真,没有两分钟就认真不下去了,木已成舟他也改变不了。
  蓝添拿起桌上不知道从哪里借的笔,手指头灵活的转着,转笔打发时间。
  笔掉在桌上,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试卷,越看越迷茫,试卷认识他,他不认识试卷。
  前面的同动了一下,试卷的答题纸被摆在了桌边,刚好能看到题目序号和对应的内容。
  看着讲台上坐着看报纸的监考老师,蓝添下意识扭头看向后门,连老天爷都在帮他啊。
  刚刚被转着的笔开始发挥它真正的的运用了,下笔如有神助。
  以前考试是懒得抄,这次不一样了,这次关系到他面子,吊车尾的十一班和十二班名字太长了,写班级的时候还要多写一个字。
  最关键的是他不想和那些混得比较低层次的人在一个班,中下游的班级就行了,最好来个什么八班或者九班,听名字就比较霸气。
  这两个班是他下学期期待的班级,如果没有熟人更好,那他可以平静的混完最后这两年。
  蓝添手里的笔停停写写,眼神左转悠右飘忽,左手撑着下巴欣赏前面同学做的试卷,挺不错的,一大堆东西看着挺像正确的,也只是看着像。
  教室里的广播提醒着考试最后的时间,蓝添看了试卷才发现,自己抄得差不多了,那些公式写得挺整齐的,不管对不对,反正他没交白卷就行。
  而且他是年纪倒数,那么坐他前面的同学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成绩不怎么样,写的字还是挺漂亮。
  他的年纪倒数只是个意外,在寝室睡过了,语文缺考,第二天的英语也缺考了,两科的分数都比较多的,他的零分看着的确有点辣眼睛。
  连续两天的考试,到考试就趴着养养神,蓝添的英语试卷是做得最用心的,其他的科目是他写得最认真的。
  语文试卷的诗句还有文言文,对他来说安全没有难度,从小记性就好,读个五六七八遍他就能记得个七七八八。
  作文写得有点恼火,但是他还是拼凑出了字数,毕竟能得好几十分。
  英文试卷的机读卡涂起来有点无聊,政史地他再次借鉴了前面同学选择题,后边的题要写的有点多,天气有点热,他不想写,但是又不能空着,最后只有凭着自己的理解写了一些简短精辟的答案。
  做理化生的时候,他又类比了一下前面那个同学的一部分答案,只类比了选择题,也不知道这个同学是不是故意的,每次做完题就把答题纸放左边,刚好能被他看到。
  想着下学期就要分班了,他果断选了理科,理科记的东西没有文科的多,而且不用写那么多字。
  而且选理科的男生多一些,没有那么多娇滴滴的女生,下课也不会有那么多八卦的声音。
  考试铃声准点响起,蓝添在教室外边扔掉笔和准考证,慢悠悠的回到自己教室,喧闹的教室等着班主任。
  蓝添在后门的柜子上拿了自己的书包就大摇大摆的走出教室,他彻底可以和高一说再见了,再也不用看见那个傻逼班主任了。
  同学s:“那个蓝添走了,真羡慕他。”
  同学t:“这种人有什么好羡慕的。” 
  同学a:“你们这是歧视。”
  同学r:“他人挺好的,就是成绩差了点。” 
  同学t:“好什么好,你们忘了他上次差点跟老师打起来,这种人就是死性不改。”
  空旷的校园不只有蓝添这么一个学生在晃悠,还有其他考完偷偷溜走的同学,大部分都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老鼠屎和坏学生。
  走在阴凉处,蓝添看着手机里的信息,感慨着真好,他的行李中午就放程凯那里了,一身轻松的回去,感觉特别棒。
  程凯他们不用换寝室,有点让人羡慕,而且还是六人间,想到他的八人间就头疼。
  最近考试,晚上都不会查寝,就算查寝,他那些室友会帮他蒙混过关,因为查寝没人扣的是他们的操行分,他的操行分可能没剩的了。
  学校后门围墙上的脚印大多数都是蓝添的,今天也被新添了几个。
  暑假在老师离开教室的时候就开始了,老师当然发现了自己班上缺少的同学,无奈的不去追究,反正下学期也遇不到了。
  夜晚的街道和白天是完全相反的,夜晚的热闹在白天消退,店铺关门的关门,休整的休整,只有少数几家店还没有关门。
  他们的顾客已经离开了学校,经济来源没有了,他们也给自己放了个暑假。
  余乱把两大袋行李寄存在了楼下宿管大爷的纸箱库房里,他不想把这些被子什么的带回家,然后过两个月又带回来,这样实在太麻烦了,还好超市宿管大爷心地善良,愿意收留他的行李。
  心情很好的提着自己的书包,他可以上个网再回家,好久没有摸键盘和鼠标了,他有点想念召唤师峡谷。
  沿里街有条小路,是去网吧的唯一捷径,阴凉又不用晒太阳,是条好路。 
  余乱还没有走到路口听到了一些声音,砸东西的声音,好奇的走到转角。
  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被围着的那个人穿的衣服跟他穿的是一样的,是个学生,单挑的学生。
  余乱不想多管闲事,想走另一条路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些人挑衅的表情,还有不善的眼神。
  为首的大花臂笑了声说:“哟,哪里来的小同学。”
  一边的寸头打趣道:“这位同学你也迷路了?这里不是你能走的地方。”
  灰毛看着余乱的书包流里流气的说:“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请哥几个喝点东西吧,正好有点口渴。”
  
 
  ☆、第 2 章
 
  蓝添看着眼前的少年听话的从书包里拿了个钱包出来,几张红色毛爷爷很显眼,衣服也很熟悉,但是少年的眼神像在看什么宠物一样。
  余乱把书包放在看着比较干净的地面上,拿着几张红色毛爷爷走到了灰毛面前。
  “我就喜欢这种自觉的乖学生。”灰毛笑着伸手去接,手还没有碰到,手腕就被抓住,手臂扭着,整个人就被压到了地上,腿被踩着。
  “请你喝东西,脸挺大的,想喝水,你怎么不去喝你妈的洗脚水啊?”余乱说完踢开了地上的人。
  蓝添看到少年刚才利落的动作,他心痒痒,他好久没有动过手了,踹了身边的灰毛一脚,身边的几人加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混战。
  一个漂亮的侧踢,寸头的膝盖外侧受不住余乱的这一脚猛烈的攻击倒地了。
  余乱的速度有点快,出手也有点狠,踹了一脚大花臂的裆部。
  借着力气勾倒大花臂,然后狠狠的踩着大花臂的脚踝,使劲掰着大花臂的手指冷笑着问道:“还想不想喝水了?还想喝的话,我让你这辈子都放不了水。” 
  群殴的话,不管别人怎么打你,只要抓住带头的那个往死里打就行。
  看着大花臂蹭破皮流血的手,余乱身后的人偷偷移动着,蓝添顺手扯着旁边的一根桌脚,抡起来打向余乱身后想偷袭的人。
  疼痛撞击后的鲜血滴在了地上,大花臂头看着旁边的动静,冒着汗水忍着疼痛开口:“不喝了不喝了,小兄弟你放手,哥请你喝请你喝。”
  余乱放手,踢了大花臂的一脚,拿着地上的钱扔到刚刚偷袭他的那个人身边,撇撇嘴说:“有病就去治,哪来这么多黑社会,还不如老老实实读书。”说完拍了拍手,拿着自己的书包。
  看着面前有点无辜的同学,余乱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群一脸不甘心的人,然后善心大发的走到和自己穿一样校服的同学面前,没有犹豫的勾着对方的肩膀说:“走了,请你喝水。”
  蓝添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少年有点费力的勾着自己的肩膀,怂了一下背,让少年勾着不那么费力。
  走出小路,余乱有点嫌弃的放手了,小心的打开自己的书包,拿出钱包,纠结的问:“同学,你手干净么?帮我拿下书包。”
  蓝添看着自己有点灰的手,老实的说:“不是特别干净。”至少看起来比你的干净。
  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另一双手,余乱自然的把书包挂在了蓝添手腕上,然后拍了拍蓝添的肩膀客气的说:“反正比我手干净。”
  如果不是看着这个人帮了他,余乱才不会请他喝东西,而且他今天还损失了几百块,心情有点不好,浑身汗黏黏脏兮兮的,他只有回家洗澡吹空调了。
  两人走出小路,走到一家便利店,余乱买了两瓶矿泉水。
  冒着冷气的两瓶水塞给了蓝添,余乱伸手看着蓝添一脸呆呆的样子,自来熟的说:“来帮我洗个手,快点。”
  被指使的蓝添听话的拿着冰凉的矿泉水瓶,一只手夹着,另一个手拧开了盖子。
  瓶身倾斜,看着溅落在地上的的水花,蓝添不太正常的问:“凉快么?”
  余乱甩甩手:“透心凉。”
  看着面前的少年还有自己手里的水,蓝添总感觉不对,他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操,这个少年是不是有毒?还是说他有病……
  冰凉的水在余乱手上发挥了作用,地上一大摊的水是余乱洗手的一个证明。
  书包里的纸巾再次发挥了运用,余乱拿过蓝添夹着的那瓶水,拧开看着蓝添说:“该你了,洗完请你喝东西。”
  无奈的蓝添把手臂的书包甩到了肩上,学着余乱刚才的动作,双手捧着,等着水的到来。
  瓶里不断减少的水,蓝添的手也洗干净,有点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在大马路边用矿泉水洗手,突如其来的奢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