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初恋来迟(近代现代)——有时吃茶

时间:2019-07-12 16:40:00  作者:有时吃茶

 《初恋来迟》作者:有时吃茶

 
文案:“丘比特有时用箭射,有时用圈套。”
 
主攻;受追攻;白切黑掰弯直男。
·
裴浩的小弟贴心又懂事,为他鞍前马后毫无怨言,像抖m一样的由着他欺负,他已经把人当顶好的兄弟了,谁想小弟只是为了和他搞gay!
 
-老子不想搞gay!
 
-不,你想。
·
明凶暗宠直男攻x装乖卖惨白切黑
 
 
1 “你哪个高中来着?”
 
开学还没半个月,裴浩收了一个小弟,是他的新室友夏优。
四人间的宿舍,上铺下桌带浴室,裴浩和夏优睡一边,另外两个室友睡对面。那两个室友典型宅男,平时除了游戏就是漫画、番剧,裴浩对他们俩的爱好兴趣不大,平时也很少和他们一起活动。
夏优和裴浩都是本地人,但是夏优那种白净的好学生,一看就知道玩不到一块去。
为什么和他玩到一块去了呢,因为夏优在训练场上低血糖晕倒,教官问“谁和他一个宿舍的”,两个室友都缩着装没听见似的,裴浩义气的把人扛去了医务室,顺便逃了一下午的军训。
夏优挂葡萄糖,他在旁边吹风,没话找话的聊,“你哪个高中来着,上次说没听清。”
夏优说:“二中的。”
裴浩说:“那挺近啊,我七中的,拐个弯就是了。”
夏优笑道:“说不定什么时候见过。”
裴浩随口道:“说不定。”
第二天出门时间差不多,裴浩便慢两步等他一起,两人在楼下商店买早饭,夏优把手机拿出来说:“一起付。”裴浩听见了便没拿手机,总得让人家表示一下感谢吧。
到了训练场,方队昨天重新编过,没有了夏优的位置,可能是怕他再次晕倒,教官给他指了一个地方,他乖乖的上那边观训,嫉妒得一群人望断脖子。
今天的太阳格外猛烈,裴浩嫌麻烦没有带水,两小时下来干的嗓子疼。
训练场旁边有移动冰柜,是专门给新生买水的,不过那地方离方队太远,而且一休息就挤满了人,过去一趟估计赶不回来。
裴浩几次休息朝那边看,因为人太多没有过去。
再一次宣布中途休息,夏优不知从哪冒出来,给他一瓶水就回去了。
裴浩顿了半秒,接过水瓶拧开,一口气喝了大半。
他边拧着瓶盖边过去,把水瓶放在夏优旁边,汗水从下颚滴落下去,“你怎么知道我想喝水的?”
裴浩的背挡着太阳,那么个大高个杵在跟前,夏优说话得仰着脸,“我看你朝那边看了几次。”
裴浩笑说:“观训观得挺仔细啊,专门观我了是不是。”
这时候教官又喊集合,裴浩想了想又问他,“你可以提前走不?吃饭的点人太多了。”
夏优道:“应该可以。”
裴浩笑着说:“那我等会直接回宿舍等你的饭?”
夏优说:“好。”
解散之前也要整队点名,点到夏优时没人答应,毕竟给自己跑腿买饭去了,裴浩举起手给他打掩护道:“我看他好像脸色不好,应该是去医务室了。”
教官掀了掀眼皮,“不是都没让他训练了吗,哪来那么多叽叽歪歪。一个宿舍的是吧,你是叫他来,还是你替罚,三十个俯卧撑。”
裴浩顿了一下,从队伍里出去,“我替罚吧。”
裴浩常年跑步、打篮球,时不时也爬山、攀岩,身体素质自然是没得说的,三十个俯卧撑不要太轻松。
教官又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边做俯卧撑边回道:“裴浩。”教官打量着他,“还可以,以后你就是队长了。他不来你替罚,别人不来也你替罚。”
裴浩心里骂了一句“操”,很明显教官知道他扯谎,现在是故意折腾他呢。
其他方队陆续解散,路过的人朝他看,虽然不知是什么情况。
裴浩做完后起身,教官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和善得像个好人,“行了,吃饭去吧。”
裴浩抄近道回宿舍,夏优已经在等他了,打包的饭盒放在他桌上,夏优说:“我忘记问你吃什么了。”裴浩说:“没事,我不挑食。”去里面洗了把脸出来,坐下来拆开饭盒吃饭。
旁边夏优也拆饭盒,估计是在等他一起吃。
裴浩说:“为了这顿饭我可惨了。”
夏优投来疑惑的眼神,裴浩接着又说:“刚不是让你提前走吗,结果被教官给逮住了,罚了我三十个俯卧撑,还让我以后当队长,谁不听话就罚我。”
夏优明白过来了,他说:“不好意思,我以后不提前跑了。”
裴浩笑道:“没事,以后随便跑,我都当队长了,没点特权,谁给他干。”
教官是故意给他找事,他也不能由着人欺负。
下午夏优要去集合,裴浩让他老实待着,故意跟教官做对。
裴浩去集合整队,这时候教官还没来,他喊了一遍集合没反应,有反应的也磨磨蹭蹭,他脸一黑大声吼道:“集合!”
众人吓得一个激灵,立马低着脑袋站好。
裴浩在高中出了名的不好管,老师给他安了一个纪律委员的称号,因为只有他才镇得住后面的人,所以他最常干的事就是喊“安静”,或者“谁谁你他妈给我滚出去罚站”,久而久之训练出来的黑脸的能力。
裴浩看人安静了,继续黑着脸凶道:“报数。”
教官就是这时候过来的,对他的震慑力颇为满意。刚看他吊儿郎当的扯谎,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这种人用来当队长最好。教官扫了一眼,问道:“夏优怎么没来?”
裴浩回道:“报告,他在宿舍晕倒了。”
教官一脸“我信你个鬼”,但是新队长上任需要威严,教官没有当即拆他的台。训练和往常一样的进行,不过喊口号的变成了裴浩,教官只在旁边监督一下。
这个活真不是人干的,两小时下来嗓子快着火了。
裴浩回头想找水喝,看见夏优出现在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手里还拿着一瓶水。
裴浩休息时过去喝水,夏优贴心的拧开给他,他问:“你怎么来了。”
夏优说:“怕你一个人挨骂啊,而且你每次都忘记带水。”
裴浩道:“算你有良心。”
到了晚上还要拉歌,几个教官早就勾搭好了,谁队里漂亮妹子最多,一到晚上就跟抢肉似的。
裴浩按照教官的指令,把方队整好带过去,对面方队喊“向后转”,女生转过来引得一阵欢呼。
夜里温度也低了些,不过风还是热的,年轻学生的心更是燥热。借着路灯的光,男生在打量女生,女生也在打量男生,裴浩站在斜前面,接收的视线最多。
教官道:“男人得主动一点,裴浩你作为队长——”裴浩心里一阵无语,但也不得不出去。几排女生直勾勾的盯着他,好在他脸皮厚耐得住打量,教官问他,“随便表演个什么,我们当是抛砖引玉。”
裴浩是块砖,哪要往哪搬。
裴浩道:“那我唱个歌吧。”引得女生一阵欢呼,当然唱歌不是多新奇的节目,反响热烈归功于他长得不赖。虽然裴浩不在意好看不好看,但他长得怎么样自己还是有数的,从小到大都有女生送情书给他。
夏优坐在队伍的最边上,虽然裴浩说他不来也行,但他该来的都来了。
夏优仰脸看着中间的人,裴浩长得高、身姿挺拔,光是看背影就知道不凡,对面的女生笑得花枝乱颤,不知又多少人被他迷倒了。
裴浩唱完一首歌,对面齐齐喊道:“再来一个!”
裴浩摆手道:“不来了不来了,天天喊口号喊的,嗓子都劈了。”
刚开始就出尽了风头,虽然后面也有不少节目,但因为他那张的加分的脸,衬的其他人逊色了不少。
裴浩退下后,到夏优旁边,“有水吗?”
夏优拿出一瓶水来,反正只要裴浩想喝,他身上一定带着水。
裴浩喝完了水还给他,在他的旁边就地坐下,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是朋友喊他出去喝酒。
裴浩回:“喝个屁。老子现在是队长,想跑都跑不了。”
“当上队长了,浩哥牛逼啊!”
好不容易挨到了结束,裴浩和夏优正要回宿舍,身后女孩的声音传过来,“裴浩!”
回过头有好几个女生,其中一个上前问道:“可不可以加个微信?”
裴浩摸了摸口袋,睁着眼睛说瞎话,“不好意思啊,忘带手机了。”
夏优看了他一眼,明明刚才还在玩的。
但裴浩不想搭理人家,他觉得女生都很麻烦。
女孩们失望的走后,没两步裴浩手机震了,接起来那边就囔囔道:“裴队,完事了吗,来喝酒啊,就差你了。”
裴浩说:“行,等着。”
夏优回头看了眼,那几个女生听见了,不过裴浩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在意。
回宿舍换下了训练服,但是训练服只有一套,汗津津的明天没法穿,裴浩看了眼夏优,“夏优,你忙吗?”
夏优看了看他,又看看他臂弯的衣服,了然的伸手接过去。
裴浩笑道:“那麻烦你了,我明天早上回来,到时给你带早餐。什么时候洗都行,我抽屉里有硬币。”
夏优说:“好。”
等裴浩出去之后,夏优走到他书桌前,打量着这块地盘。
裴浩不怎么爱收拾,鞋盒随便丢在地方,书桌上的东西也乱放着,笔记本、平板跟不要钱似的。夏优在他座位坐下,拉开抽屉看了一眼,里面乱七八糟的都有,他把耳机线卷了一下,把里面的东西整理码好。
关上抽屉,又收拾了桌面,底下的鞋盒。
在夏优给他整理东西的时候,裴浩刚赶到酒吧和朋友汇合,隔天回学校没迟到就不错了,哪还记得给夏优买早餐的事。
作者有话说:
这篇写了大纲!应该问题不大。
 
 
2 “有这个事吗?”
 
 
第二天,裴浩匆忙赶回宿舍,他的训练服洗好晾干,叠好放在他凳子上,他的书桌焕然一新,整齐得像走错宿舍,看到夏优才知道没走错。
裴浩站在寝室中间,脱了衣服往身上套,边换鞋子时边问夏优,“你去点名吗?”
夏优看着他,毫不避讳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夏优说:“去。”
裴浩道:“那快点。”
夏优等他换了衣服,在他后面锁好宿舍门,一路小跑追了上去,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小弟。
裴浩也没有吃早餐,喊一会口号就饿了,自己饿了才想起来夏优,他趁休息的功夫过去,“不好意思,忘记给你买早餐了,你吃了吗。”
夏优表示没关系,“我吃了一点饼干。”
但是裴浩肚子饿,“其实我也没吃,现在快饿死了。”
夏优了然道:“那我现在去买。”
裴浩催促道:“快去。”
教官在后面喊了,裴浩又得回去训练,期间无数次看边上,终于等到夏优回来。
夏优两只手背在身后,乖乖坐着被教官打量。
教官知道他们俩小动作多,但还要使唤裴浩不好翻脸,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到宣布休息,裴浩跑去找夏优,教官的视线跟着他,夏优看着他背后,小声道:“教官在看你。”
裴浩回头,教官又不看了,但有别人在看。上次拉歌之后,他算是出名了,隔壁几个方队都认识他,他找夏优的次数又频繁,不引人注意是不可能的。
裴浩说:“没事,我挡着了。”
他站在夏优正前面,把人笼罩在身影下。夏优把三明治拿出来拆开,刚递上去裴浩低头咬一口,这一口就去了一大半,他接着撕底下的包装,边喂给裴浩吃边说:“你慢点吃。”
裴浩说:“我饿死了。”
夏优又拿出一瓶果汁,刚拧开瓶盖递给他,教官在后面喊集合,又喊他:“裴浩。”裴浩道:“来了来了。”匆忙的喝了一口,塞给夏优就走了。
刚走过去,教官训斥他,“你别太嚣张啊。要别人都学你,军训变成野餐了。”
裴浩口不应心道:“知道了知道了。”
下午辅导员来巡视,因为裴浩是队长的缘故,活儿自然又落在他身上。
四点在阶梯教室集合,开新班级的第一次班会。
平时训练男生女生是分开的,大家也是第一次见到异性的同学,两个方队混在一起闹哄哄的。女生那边也有一个队长,她喊了几遍“安静”没人理,最后被裴浩一拍桌子都闭嘴了。女生感激的朝他看了一眼,两个队长各自点各自的人。
辅导员来时教室很安静,对此辅导员表示了表扬,她对正要下去的裴浩道:“裴浩是吧,教官跟我提过你,号召力很强,也很有责任心,那么你想当班长吗?”
教官凶他凶得要死,背地里居然这么夸他,搞得裴浩受宠若惊。
但裴浩不想当班长,他一副谦虚的样子,“老师,这个我当不来。”
他在下面看了一圈,目光落在夏优的脸上,“我给您推荐个人吧,我觉得夏优很适合。”
辅导员翻了翻名册,第一个名字就是“夏优”,入班按总分高低排序,夏优入班成绩第一名。辅导员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个清秀干净的男孩子,“那夏优,你来试试?”
夏优站起身,走上了讲台。
裴浩推荐他没别的意思,他当班长他不能旷课迟到,但夏优当班长的话他就可以,因为他知道夏优会偏袒他。
夏优上了讲台转过身,辅导员示意他说点什么,他站在讲桌前顿了会,“不好意思,我没做竞选班长的准备,因为我不知道他会推荐我。”
说着朝裴浩看了一眼,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但我想,和这么优秀的人成为朋友,我多少也该有点长进才是。所以我想尝试一下,我想挑战新的自我,和大家一起变成更优秀的人。”
这种虚伪的话,裴浩是说不出来的,但夏优说的跟真的一样,并且顺利当选了班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