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第二选择(近代现代)——好好吃饭

时间:2019-07-12 16:40:43  作者:好好吃饭

   《第二选择》作者:好好吃饭

 
  文案:别人田臻不管,但他绝对不做应川的第二选择。
  应川:你的意思是,你要包我?
  田臻:……你别误会,我就是想用一下你户口本里的配偶栏。
  一开始小少爷想烧木头,后来木头自燃了想烧小少爷,最后他们俩就烧到一起去了。
  应川&田臻。
  其实不算先婚后爱,算边婚边爱。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先婚后爱。
 
第一章 
  “喂,田臻,到哪儿了?不是说好了今天来给我哥们儿捧场吗,抓紧点抓紧点……”
  田臻困得说不出话,游昴火急火燎的催促他只听了一句就挂断了。闭着眼在蓬松舒适的枕头里转了个方向,拿着手机的那只手自然地垂在床边。
  没多久他又迷迷糊糊睡过去,手指一松,手机便掉到了厚实的白色地毯上,一点扰人的动静都没发出。
  “田家的少爷来了……”
  田臻的车改过,速度飙起来引擎的那声儿整条马路都听得见。他一个急刹,在Lever de soleil巨大的透明门前停下了车。田臻知道很多人的视线都集中过来了,但他并不怎么在意。低头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衣服,又摸了摸镶嵌着绿宝石的袖扣,一切都很妥当才漫不经心地打开车门,目不斜视地将手中的车钥匙向后方扔去。
  马上有人接了下来,替他停车去了。
  一个看着眼生的女孩子抱着几本册子快步迎上来。
  田臻怕冷,初秋的天气就已经穿上了长袖的衬衫,而对方却是一袭无袖的浅杏色真丝连衣裙,脚上还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露指凉鞋,完全一派盛夏打扮,清凉动人。
  女孩子笑颜如花地招呼田臻:“田臻少爷,我们大家都快对您望穿秋水了!”
  田臻扬了扬嘴角:“是吗?游昴人在哪儿?”
  “游总在里面,我特意出来等您的。”
  “哦?”田臻拖长了尾音,笑得一派天真:“特意出来等我这么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和办公室的联系方式,我刚来公关部没多久……”女孩子雀跃地递上了一张卡片,拢了拢头发,甜笑着说:“背面还有我的私人号码哟。”
  私人号码?田臻心里笑出了声,脚步却未停,冲女孩子眨了眨眼:“那我收下了。”
  “我……”游昴看着田臻手插着口袋一派闲适地走进来时,差点爆粗口,但马上想起这个场合他和田臻都算主人,只好勉强把我字后面的“热情感叹”咽回了肚子里,换上一副亲切温和的神色:“田臻,来啦!”
  田臻见他喊自己名字喊得脸部肌肉扭曲,就知道他忍着不骂自己忍得辛苦,当然了,要时刻端着小游总的架子更辛苦。
  田臻嘴角的笑意深了些:“来了啊,再不来怕你直接撤展以后不搭理我了。”
  游昴直想翻白眼,告诉你是十点的展,你他妈下午三点半才到,还好意思说。
  “哪儿的话,不搭理你我以后上哪儿办展去!”田臻走近了,游昴特友好地虚搂了他一下。两个人一起和几个业内比较有身份的人物寒暄了一会儿,等到周围的人三三两两地散了去各自看作品,确认没人再注意他们这边了,游昴才伸出胳膊给了田臻一肘子。
  “你是不是要我用八抬大轿来请你?”
  田臻也收起了人前那副笑脸,没精打采地一只手揉着刚被游昴偷袭了的肚子,一只手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那昨天晚上玩太晚,实在起不来啊。”
  “活该,又是跟孙望明那帮人在一块儿鬼混了一晚吧?”游昴的语气有点恨铁不成钢。
  田臻没有否认,他立刻就恨得更起劲了。
  “你明年就要毕业了,该收收心了。别整天跟他们混在一块儿,除了花天酒地,换车泡妞,能学着什么好……你看看你这穿的都什么?”游昴伸手挑了挑田臻衬衫领口那儿,本来应该打领带或者戴领结的,田臻却在那儿系了条有一定长度的细缎带,近看还是天鹅绒的。
  “什么泡妞,别诋毁我啊。”田臻捞回自己领口上的缎带,正儿八经道:“我从来都是泡男孩子的。”
  “你还骄傲上了?家里那么大个摊子,你也好学着管管了。”
  田臻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别教育我了行吗游总,年纪轻轻的,比我爷爷还能念。”
  “田爷爷就是太惯着你了,弄得你对家里的事一点不上心。”
  田臻懒洋洋地揉了揉耳朵,口齿含混地反驳他:“我怎么就一点不上心了?不上心今天这个场地谁提供给你的?没良心……哎,对了。你不是急吼吼叫着要给我介绍你那个好得能吹上天去的哥们儿吗?人呢,不出来见见这地儿未来的主人啊?”
  他不提这个也算了。
  提起这个游昴更是一肚子的火:“你再早来半个小时你俩就能碰着了。现在没得见了,应川被那个小害人精一个电话叫走了。也不知道你们俩是八字不合还是天生没缘分,这么多次了,没一次能见着面的。”
  游昴要给田臻介绍认识的人,应川,说起来田臻其实也不算完全陌生。
  应川是游昴的爷爷木雕大家游冠博老先生收的最后一个,据传也是最满意的一个弟子。
  游昴脑子聪明,但是木雕方面没有天分,一丁点没继承他爷爷的手艺。倒是应川学得有模有样,游老先生几次夸过他青出于蓝胜于蓝,还说等到应川可以独立办正式的个展了,就是自己要退休的时候。
  这些年游昴三不五时地就会和田臻谈起应川,应川学得好进步快,他比应川本人还开心。
  田臻听他夸得多了也问过他,你难道一点都不嫉妒应川吗?
  游昴一愣,挠挠头说,我爷爷老说我和我爸一样,小打小闹还行,要继承他的手艺就不够看的了。刚开始发现应川比我有天赋多了的时候,是有点失落。但后来想通了,手艺要是能在他自己满意的人那里传下去,是好事情。我搞木雕天赋不够,不代表不能往相关方向发展,我打算以后帮应川做推广做包装,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喜欢这门艺术,让它焕发出全新的生机嘛。
  田臻还没想过什么以后啊未来啊之类的东西,对他这番远大抱负也反应平平。
  游昴又说,应川这个人很好,话虽然少但特别靠得住,你和他认识了就知道了。
  于是接下来的十年里,游昴创造了各种机会要介绍他两个要好的哥们儿互相认识。
  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
  应川和田臻两个人是八字不合,天生没缘,每次临了临了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情,导致两个人的见面失败。
  要让这俩人见上一面简直比他妈的牛郎织女还困难。
  游昴这座鹊桥感觉心很累。
  “今天是他第一次有作品上展吧?”田臻拿过放在一边的小册子,随手翻了起来:“这种出道日都敢中途走人,你爷爷要知道还不得跟他急。”
  “肯定不能让我爷爷知道啊。唉,真是被你们气死,一个恨不得关门才来,一个电话一响就被叫走。”游昴虽然也很想给应川和那个整天状况一大堆的小害人精几拳,奈何这俩现在都不在他跟前,手长莫及,只好珍惜眼前人,拿田臻开刀了。
  “喂游昴你别趁我什么都没吃有点低血糖就打我……你再这样我还手了!”
  “我空手道带段的,还手就还手我怕你吗?”
  他俩此刻正在展厅最偏僻的角落里,别人从其他角度很难看到这里有人,他们便去了一致对外时的客套,言语动作间都放松下来。
  “……我来露过脸了,你们应川人也不在,没我别的事儿了吧?”田臻对作品展没什么兴趣,打着哈欠想溜:“没了我就先撤了。”
  “别啊。他不在归他不在,还有些别的新人的东西,你人都来了就全部过遍眼嘛,看看觉得哪个不错。”游昴拦住他。
  “木雕我哪有你懂?”
  “谦虚什么,搞艺术品的家学渊源我还能比得过你?反正你早晚也要吃这碗饭,今天就当实习了。走,看看去。”
  田臻无所谓地被游昴推着走:“我之前就想问你,这个展怎么问我要Lever de soleil,东郊那处仿古的地儿不是更适合吗?”
  “但Lever de soleil时髦。这次展的不是我爷爷他们那辈雕的吕布啊嫦娥啊的。都是年轻艺术家,作品年轻化,受众群体也年轻化,展出的地方当然得跟着时髦点了……哎有你看着不错的吗?”
  田臻没走近去细看,兴致不高地随便瞥了几眼,伸手点了其中一样:“那个手,雕得挺灵气。”
  游昴挑着眉笑了:“嘿,那是应川做的。我就说他特有天赋吧,你俩真的该认识认识。”
  “行啊。等今年七夕,你再给我们把桥搭起来。”
  两个人从主厅里出来,碰上了田臻进来时在门口遇到过的女孩子。
  不知道是真的巧合还是早就等在这里了。
  那女孩看见田臻过来,眼神明显一亮,走上前来甜甜地叫人:“游总,田臻少爷。”
  田臻瞧着她,也笑了:“是你啊。”然后偏过头,对游昴说:“游昴,这位小姐是新进你们公司公关部的。”
  游总日理万机,哪能什么新进公司的员工都认识?不明所以的哦了一声。
  然后他发现了田臻脸颊上的酒窝。
  田臻的酒窝不明显,平时笑得又都浅,所以很少人知道这酒窝的存在。
  但当它们出现的时候,那就代表,田臻肚子里的坏水要往外流了。
  “我觉得这位小姐人美嘴甜,能力又强,待在你公司太屈才了,不如……”田臻说到这里停了停,看到女孩子脸上流露出的表情里既有不解又有期待,才接着补充道:“不如把她开除,让她回家多等几通私人电话吧。”
  “那女孩子怎么得罪你了?”作品展结束后游昴带田臻回自己家去和爷爷吃饭,路上想起刚才那女孩子一脸错愕,好奇地问道。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看这种喜欢耍小聪明走捷径的人,发现自己如意算盘打错之后是什么表情而已。”田臻无所谓地撑着下巴在副驾驶位置上看风景:“而且我很不喜欢她口红的颜色……应该说主要是我不喜欢她口红的颜色。”
  游昴瞪了他后脑勺一眼:“你啊,真的是太任性了。”
  “你这总结不够全面,我不仅任性,还骄纵恶劣,目中无人,喜怒无常。”
  游昴被他这番落落大方的自知之明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干脆闭紧了嘴开车。眼角瞟着这小兔崽子坐没个坐相,歪着身子靠在车窗上,又长又翘的睫毛下一双看不出情绪的漂亮眼睛始终望着外头。
  忍不住在心中叹息,他的田臻弟弟,以前真不是这样的。
 
 
第二章 
  田臻弟弟,以前是什么样呢?
  田臻弟弟有张天真的娃娃脸。
  这张线条柔和的娃娃脸上,挂着像画上去一样的漂亮眉眼。只要他扬起一个略深的笑容,左边脸颊上藏着的那颗酒窝就会如期出现。
  白糯甜软,像个雪米糍一样的孩子,生来就会招人喜欢,惹人宠爱。
  只是偏偏这样的雪米糍,在世上,竟有一模一样的两枚。
  一枚是他,另一枚则是他的双胞胎哥哥田然。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完全公平,不偏不倚,质量相等的两份爱呢?
  如果要田臻回答,田臻一定会告诉你,没有的。
  同一个人对自己左右手的喜爱程度都可能不一样呢,更不要说是对另两个人的爱了。
  任何事情都能分出轻重缓急,任何关系都能区别出亲疏内外。田然比田臻被医生从妈妈的肚子里早取出来仅仅几分钟,可他们之间,永远就要差出这几分钟的喜爱来。
  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同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有人忍不住惊叹,然然真漂亮啊,哎哟,那个是弟弟吧,弟弟也漂亮的。
  他们剪着同样的头发,穿着同样的小衣服小鞋子,手牵着手一起出现,可是先被看见的总是田然。
  而田臻呢,甚至像没有自己的名字一样,被说起来时也不过是田然的弟弟。
  爸爸妈妈挽着手笑着接受别人对孩子们的赞扬和夸奖,春风一样和煦温暖的目光轻柔地散落在田然和田然的弟弟身上,他们说,是呀,然然真可爱,弟弟也可爱。
  漂亮的,可爱的,这些话都是好的,带着善意与爱的,但是到了田臻身上,就要加一个也字,加了这个也字,不知怎么的,就显出一份大人没能察觉到的无处可去的勉强来。
  田臻的好,只是夸田然时被顺带着想起罢了,如果没有田然的好,田臻的好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像是促销时,被红色胶带贴了一圈,谁看了都知道是多送的那份赠品。
  很难说清,这种偏爱是如何产生的。
  看起来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两枚雪米糍,不是吗。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虽然田然是哥哥,体质却要比田臻差一些,感冒发烧等一系列的小病小灾更容易缠上他。田然一生病,爸爸妈妈都会急得不行,妈妈更是整夜坐在田然的床上,抱着他哄着他,小声唱着歌安抚着他。最初田臻呆愣愣的,见哥哥有妈妈抱着,咕噜咕噜地滚过来,伸出小手攀在妈妈的膝头,眨着圆圆的眼睛,也想讨一个抱抱。
  妈妈,抱抱。
  妈妈忙着安抚因难受而哭闹不停的田然,分不出手去,就对田臻说,弟弟乖,自己睡觉觉啊,然然生病了,弟弟要乖一点。
  田臻咬着手指看着在妈妈怀里一直哭的哥哥,点点头,又咕噜咕噜地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去,动手给自己盖好小棉被。
  田臻想,哥哥真的比较可爱吧,所以连感冒都更喜欢找哥哥。如果他能可爱一点,感冒也会来找他,那妈妈也会这样一整晚的待在他的小床上,抱着他哄着他,小声唱着歌陪他睡觉吧。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虽然田臻是弟弟,两个人里却是更乖巧,更安静的那一个。与他相比,田然要更聪明更活泼,也更爱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