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穿越重生)——小猫不爱叫

时间:2019-07-12 16:41:22  作者:小猫不爱叫
 
 
第2章 豪门抱错(2)
  “程哥,那你家人还有可能联系上吗?”有一个人小心翼翼的问了程欢一句,可紧接着就被旁边的同伴拦住,暗示的摇摇头。
  这问题太扎心。能把孩子扔到这种地方,程欢的父亲还能对他有什么爱?
  更何况,如果真能联系上,刚才程欢叫苏烨买药也不会摘了耳钉让他去金铺卖。他们和程欢住了一周了,也听他说过,那是米兰一个饰品大师的手作高定,据说全华国只有十个名额。拿到大城市挂奢侈品二手网站卖,没有个天价下不来。哪里是小金铺两克普通金子的价钱。
  可即便如此,能碰见金铺也是谢天谢地。同时也得庆幸程欢进学校时闹得太疯,那帮人怕闹出人命不敢真的上手搜身,再加上耳钉很小,藏在头发下面所以才没有被抢走。否则他们现在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然而程欢并没有过多关注他们的小心思,反而转头问苏烨,“还有多少钱?”
  “三百七十八。”
  有零有整,可他们足足有七个人,眼下这个小仓库不能久待,还带着一个病人,这点钱根本不足以他们逃到最近的H省会。
  “程哥,咱们怎么办?”经过方才的变故,这帮少年下意识把程欢当成主心骨。
  “药还有几副?”
  “还有一副。”苏烨碰了碰身边的药包,心里的忐忑更重。弟弟的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好,这药也不知道能吃多久。小两百一副药,他现在手里的钱是程欢弄得,如果程欢不想供了可怎么办?
  程欢也同样皱起眉。钱不够,光是今天就至少要吃三副药。眼下苏韶只是暂且稳住了病情,想要完全治愈怕是最近一阵子这药都是不能停的。
  “和我去药店,至少要再抓四副药。”
  “钱可能不够了。”
  “去了在想法子。”
  苏烨看了一眼程欢的耳垂没言语。那里,原本带着耳钉的地方光秃秃的。至于另外一边的,藏在头发里,他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可就算程欢还能卖掉一只耳钉也没有什么用。光是他弟弟的病,就能把大家拖累死。
  然而程欢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带着苏烨一路往药铺走。在路过金铺的时候,程欢果然把另外一只耳钉摘下来也按照之前金子的价格卖掉。
  “和方才的是一对?”金铺老板拿在手里看了半晌。
  “嗯。”程欢点头。
  老板不着痕迹的打量他。
  方才苏烨走了之后,那老板就发现这耳钉的牌子十分眼熟,再一查,竟然是个小有名气的奢侈品。当然了,他看不出是高定,要不然肯定不敢直接收。原本以为苏烨是偷来的,现在看到程欢,却又生出另外一种想法。
  即便脸色不好,衣服也十分狼狈凌乱,可却依然掩盖不了程欢的精致的好模样。然而左半边脸有多精致,右脸脸侧那倒长长的伤口看着就就有多可怖。
  可惜了,倒像是个落难的公子哥。
  “爸,你说会不会……”那老板的儿子有一些猜测。他们这是距离那个地方最近的小县城。程欢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却一分钱没有,还真的挺让人怀疑的。
  “别多说话。”老板皱了皱眉,默不作声的给程欢拿了钱。比方才的多一些。
  程欢也不多问,谢过之后直接带人就走。
  然而老板儿子却觉得不妥,在人走了之后对老板说道,“爸,他们要真是从那地方逃出来的,你给他们钱做什么?”
  “那个学校就是造孽的地方。能活着出来估计也没有家了,一千块钱而已。你别管!”老板说完,将程欢那对耳钉放起来。
  真是好东西,可惜太扎手,卖不出去。
  而程欢那头脚步也没有停,拿着钱先买了药之后,转头就去农贸市场雇了一辆专门拉牲畜进城的卡车。
  那司机十分憨厚,还真信了程欢那句“送朋友去省会治病”的说法,直接让他们把人抬上了后座。
  应该万无一失了吧。
  卡车后车厢里,七个人坐在一起,心里都十分忐忑。可更多的还是充满希望。因为他们明白,只要能顺利离开小县城的地界,到了省城,就可以彻底逃脱戒毒学校的追捕。
  他们的手,还远远伸不到这么长。
  然而在路过小县城唯一的火车站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少年却发现那里正徘徊着几个十分眼熟的身影。
  “是教官!”他一下子蹲下了身体,开始瑟瑟发抖。“他们是要把咱们抓回去的吗?”
  “该怎么办?”
  一时间众人又有点慌张。然而程欢却很快稳定了他们的情绪,“别怕,他们不会想到咱们是坐卡车走。”
  “什么意思?”
  “咱们有七个人又没有什么钱,正常人的思维里,你觉得咱们应该怎么逃跑?最便宜的方案是什么?”
  “火车或者大客车?”
  “对,火车票从这里到省城每个人只要二十五块钱,客车稍微贵一点是五十。虽然身上没有钱,可县城人也算多,但凡找到机会抢一比或者偷一比都有可能凑到这些钱。所以他们拦截多半是在火车站和客运站这两个地方拦截。”
  “那高速路口……”
  “不会的。他们就是个上面有关系的戒毒学校,做不到一手遮天。火车站和客运站就已经很出格了。最多会在距离高速路口最近的客车站点拦截一下,咱们做的是货车,他们又不是交警没有权利搜查,也多半想不到咱们能弄到这么多钱。只要大家不慌,多半不会引起注意”
  程欢的解释让车上几个少年都冷静了不少。可即便如此,忐忑的心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平复。
  不过很快,路上的细节就证明了程欢猜测。果不其然,这些人就在高速路口最近的那个公交车站拦截。甚至一些用作黑车的小型面包车也拦下问了问。借口更是找得很好。
  “我们学校的学生意外丢了,这当老师的也没法和家长交代啊!”
  “青春期的孩子不好管啊。”
  可去他妈的青春期孩子不好管!想到在里面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在看看满身的伤口,有一个算一个都恨不得一嘴巴抽在他们脸上去。
  然而谁也不敢。因为一旦被抓回去,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为了逃出来付出多大的代价?更何况他们面前还躺着一个刚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
  “再忍忍,等离开这咱们就揭开这个戒毒学校的真面目。”程欢小声的安慰着几个少年。
  “嗯。”他们狠狠地点头应下,眼睛恨得通红。可心里却十分清楚,程欢说的不过都是美梦。这和当初的网瘾学校不一样,那些网瘾学校的很多人都只是学习不好,不是大众意义上的优秀罢了。可即便如此,这些所谓不够优秀的人里面甚至有真正的计算机天才,电竞高手,那都是未来的人才。
  然而他们却不是,五毒俱全,在外人眼里就是无可救药的垃圾。真闹大了没准还要被反打脸,骂一句“瘾君子去死!”“丑人多作怪,恶心!”
  甚至偏激的,没准觉得那戒毒学校是在做好事,帮助清理社会蛀虫。
  可即便如此,眼下的他们也只能紧紧抱住这个名为“必定能够复仇”的美梦。哪怕卑微到了泥土里,也要继续活着。
  程欢深吸一口气,心里堵得难受。
  就戒毒学校这件事,他根本无法准确评判到底是谁更可怜。
  错了就是错了,自然有法律判定。可戒毒学校的私刑却并不可取。重点是,根据系统给出的背景介绍,被送进学校里的那些多半是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其中有百分之七十根本就不是什么瘾君子,而是被恶意陷害或者遗弃。
  而和他一起逃出来的这几个基本上都是这种情况,所以他们才会对戒毒学校有这么大的恨意。因为他们当中有三个,根本就是进入戒毒学校之后才染上的毒瘾!
  戒毒学校才是染上毒瘾的真正源头,那些所谓砸锅卖铁送孩子来这里求未来的家长们,是有多么可悲且可笑?
  从客运站到出高速路口,一共只有短短五分钟的路程,可却像是过了一辈子。当货车开出高速路口的瞬间,几乎所有少年的心里都松了口气。
  又过了半个小时,确定了不会有人追上来之后,终于有人直起身子抬头往后面看了看。
  空荡荡的公路上,县城也好,高速路口也好,都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点。
  他们终于逃出来了!
  “太好了!”几个少年激动地抱在一起。
  程欢看着他们傻笑,任由他们暂时发泄,而自己却始终忙碌的熬着药。
  苏烨弟弟的病还很麻烦,程欢当初配的那服药是根据《伤寒论》里的四逆汤类方、四逆汤衍生方、参附龙牡救逆汤还有张锡纯氏来复汤作为参考,同时破格重用附子,山萸肉和麝香定下的。
  其中附子剧毒,程欢破格重用也是一步险棋。
  不破不立,历代用伤寒方,计量过轻,然而可实际上,附子虽然剧毒,却为强心主将,其毒性正是起死回生药效的所在。
  《黄帝内经》有云,阳来则物生,阳去则物死。苏韶当时性命垂危,非破格重用附子这种纯阳之品大辛大热才能挽回。
  因此即便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也不能掉以轻心,这药必须一直喂着。这一夜,至少要用三副。
  果不其然,就像程欢推测的那样,当第三副药喂进去之后,苏韶终于睁开了眼。
  “苦……”他小小声的抱怨。
  可周围所有人却不约而同的红了眼。
  “醒了醒了!你可要把我们吓死了!”
  “幸亏程哥懂医术,要不然你就没命了。”
  “幸好没事儿,我和你说,咱们逃出来了!逃出来了!”
  苏韶刚醒,还有些迟钝,听着他们一句一句的,下意识转头看向程欢。
  程欢过来号脉,“还要再吃两副药,等到了省城,我给你换方子,没事了。”
  苏韶眨眨眼,有点听不明白。
  程欢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再睡一会。”
  “嗯。”掌心的温暖让人十分留念,苏韶忍不住蹭了蹭,还想再说句什么。
  程欢手上微微用了点力气,“听话。”
  到底是刚醒,苏韶很快就睡着了。至于其他几个,在得知不需要守夜之后,也横七竖八的挤在一起睡着了。
  他们太累了。
  然而程欢却没有休息的意思,依然十分警醒。而苏烨也一样。
  “谢谢你。”苏烨嗓音格外低哑,可其中全是迷茫和彷徨。他的心思还在弟弟的病上。程欢说到了省会再给弟弟换药,可钱又在哪里?没有一技之长他们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
  苏烨其实挺小就出来干活了。他父母双亡,亲戚抢走了父母遗产,就不在管他们。一开始是吃百家饭,等稍微大了点,苏韶靠着能打和能吃苦在歌厅给人当打手,赚钱养活自己和弟弟。可后来父母留下的房子拆迁,这笔意外之财却换来了极品亲戚的觊觎。
  他和弟弟被送进戒毒学校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在里面生不如死的过了两年。原本以为逃出来就能从头再来,可现实却截然不同。
  小时候即便被撵出来,也好歹有热心肠的邻居给一口饱饭。但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苏韶还患有重病。
  苏烨第一次觉得活着这两个字这么艰难。
  程欢看在眼里,心里也有点不落忍。
  “别怕,哥有法子。”摸了摸他的头,程欢语气难得温和。
  苏烨从小就没了爸妈,亲戚都觉得他和弟弟是拖油瓶,没少受欺负。这是第一次有人说要承诺要帮他扛着天。就像是冰天雪地陡然落在掌心一盆热碳,还没感受到热度,就先烫得想要扔掉。
  那苏烨几乎第一时间就避开了程欢的手,粗声粗气的来了一句“谁怕了?”
  到底还是孩子,程欢也顺着他,“嗯,你没怕。”
  “你这人……”苏烨一时语塞,干脆低头假装专心照顾弟弟,可心里的感觉却越发酸涩。
  程欢再次伸手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这次苏烨没有避开。
  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当早晨来临的时候,他们也终于站在了省城农贸交易市场的门口。
  苏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已经能够站立了。
  “你们同伴这病还是很严重啊!快点找车去看吧!”货车进不了市中心,司机就在这里和程欢几个人分开。
  而程欢一行人先是往大马路那头走,确定司机不会在关注他们之后陡然换了方向,进了一条没有什么人注意的胡同。他们得先商量一下后面的安排。
  程欢想了一会,先问了苏烨“咱们还有多少钱?”
  作者有话要说:  苏烨:是一个你并不想听到的数目_(:з」∠)_
 
 
第3章 豪门抱错(3)
  苏烨下意识从口袋里把剩下的钱拿出来,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都只剩下三百二十三块六。
  他们一共有七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药不能断的病人。没有身份证无法找工作。重点是,三百多块钱,就连找个民宿租单间的钱都不够。而且不仅是住宿,还有食物。
  他们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足足一天一宿没有吃东西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年肚子突然应景的叫了一声。
  “……”小孩脸皮薄,一下子就红了脸。原本还觉得情况危急的其他人都绷不住笑了出来。
  “没事儿,别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大家也都饿了。”程欢一边笑,一边安抚了小孩一句。
  “走,甭管别的,咱们先找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收拾收拾吃饭。”他简单的把剩余的钱精打细算的一遍,对于之后的安排,他心里也多少有了打算。
  只是具体的还要等安顿下来之后再说。
  ——————————————
  虽然是省城,可也只是个三线城市。苏烨是在市井间混迹过的,程欢不过提醒了一句,他就反应过来,很快就在远郊这头打听到了一个既便宜又能让他们这么多人同时住下又不显得扎眼的地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