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穿越重生)——小猫不爱叫

时间:2019-07-12 16:41:22  作者:小猫不爱叫
  人都有从众心理,虽然乍一听觉得早晨排队买中药饮这事儿太妈的智障,可另一方面感觉这么多人都在排队,搞不好还真是好东西。
  而程欢有真才实学,又善于琢磨人的心里。不管是谁来买,都能聊上几句。
  “我看您是感冒了?要不要号个脉看看?”
  “你还会中医?”
  “做这个的哪能不会?”程欢示意元益帮着装药膳,自己伸手给面前的客人号脉。
  也就几秒,他就心里有数,“脉浮紧,是风寒感冒。不严重,回去吃点辛温解表,宣肺散寒,清淡且易消化的就行。”
  “那是什么?”客人被程欢这一串给说蒙了。
  “就是弄点生姜糖醋茶喝就成。”程欢这头动作快,他今儿还真带了生姜过来,苏烨也是会来事儿的,听到程欢说,赶紧就把东西准备好了。
  生姜糖醋茶,听名字好像还不错,然而现实永远都是坑爹的。
  程欢动作的确利落,手起刀落,好好地生姜顿时就变成了清透的薄片。可接下来让人头皮发麻的操作就来了。之前程欢煮的那个苦丁茶闻着就苦的不行。可程欢竟然直接用它来泡生姜,接着,又在里面加了食醋和红糖。
  “好了!趁热喝。”程欢把茶饮递给客人,杯子里黑漆漆的液体充满了诡异的气味。
  客人手指颤抖的接过来,满脑袋都是“卧槽,这特么喝了会死的吧!”的弹幕。
  至于后面的更是对他表示无限同情。还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忽悠他“是爷们就喝下去!”“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
  mmp,你们行你们上!客人气得瞪了这帮人一眼,但也的确被激起了脾气,一捏鼻子,直接灌了进去。
  卧槽!这又酸又苦又辣又甜的到底是什么鬼!
  客人生无可恋,感觉自己喝下去的可能不是药膳,而是毒药。可下一秒,这种诡异的辛辣苦涩竟像是在身体里点了一把烈火,烧的他浑身发烫。之前身体里的寒气,也跟着被尽数驱散。就连有点昏沉的脑袋都跟着清醒了。
  “好厉害!”那人定定的看着程欢,半晌不知道说点什么。周围的都不是傻子,更加确定程欢这药膳,还真和之前的那些不一样。
  甭管好吃不好吃,最起码人家有用啊!这年头买个感冒药还要二十多块钱呢,花十块钱买杯能立竿见影的药茶喝还真不出格。
  程欢的生意顿时变得更加热闹,小小的摊子被人围得水泄不通。那边树下原本打算看程欢笑话的店员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狠狠掐了大腿一把,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可剧烈的疼痛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最后只能灰溜溜的跑走。
  而程欢这边的生意,也终于走上了正轨。
  一杯十块,转头二十杯卖出去,就是两百,不管别的,最起码本钱已经回来。苏烨和元益全都兴奋的不行。
  可紧接着,他们就遇见了一点小麻烦。
  程欢他们是用砂锅煮茶,一锅也就能倒个五杯,剩下的就要重新熬煮。但早晨来这买药茶的都是上班族,虽然是等班车,可那也有时间限制的,他们这么慢慢悠悠的弄,很快后面的客人就有等不及的了。
  “要不我给您抱个药包,您回去自己煮?”程欢脑袋转得快,很快就有了新的主意。
  “多少钱啊!”
  “八块钱一个,十五块钱两。都是中药房买的药用苦丁,我自己又简单的炮制了一下,和茶叶店卖的那种经过二次加工的苦丁不一样,回去您拿杯子接开水就能泡。一包可以泡五杯。”
  “倒也不是不行。”那人算了算账,觉得直接买苦丁倒是比买程欢煮好的茶更便宜。干脆利落的掏了钱。
  而后面的也如法炮制。就这么短短一个小时,又是一百多块进账。收钱的苏烨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只能感叹程欢的好医术。
  毕竟不是所有人卖苦丁都能卖出去,程欢这个与其说是卖药膳,不如说是卖药了。就这么一会,他们手里的药材就又下去了一大半。
  “程哥,咱们苦丁不多了!”元益一直盯着,看情况有变,赶紧告诉程欢。
  “没事儿,那就弄别的。”程欢说着,叫他们拿了一个新的砂锅。这次可不再是黑暗料理了,反而还多了一点小清新的味道。
  琥珀色的桃胶晶莹剔透,雪白的皂角米粉糯香甜,再加上在家里泡发好的雪燕,分明只是苹婆属树木的木髓分泌物,可在泡发之后,却有了燕窝的形态。这三样凑到一起,只加一把分量合适的红糖,就足以熬煮出一锅香甜可口的美味。
  “这也是药膳?”有排队的女孩眼尖的看到,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程欢简单解释,“是药膳,专门为女性调配的。喝了之后可以让皮肤变得光滑、水嫩。还可以调和人体肮脏的各项功能,静心补气,养心通脉,疏通肠道,提神驻颜。”
  “真的假的?这么神的吗?”
  “您可以试试。我们天天在这,要是觉得有效果,隔天过来买一次就好。对了,我也买药包,可以回去自己煮。也是隔天一次,空腹吃效果最佳。不过这道药膳有忌口,最好避免辛辣油腻的食物,同时要少食酸性的食物。避免引起消化道不适。另外孕期和月事期禁用。”
  美容养颜永远是女性不能抗拒的内容。再加上这道药膳清甜可口,比起苦丁茶来说可讨人喜欢太多了。
  而后面,程欢又加上了一道安眠的莲子甘草饮,和一道养心的酸枣仁猪心汤。这一下,摊子上的味道就更丰富了起来。
  药香伴着烟火气最终融合成令人食指大动的美味。至于最开始玩笑一样的苦丁和黄莲莲子茶,也很快被人遗忘在脑后。记忆里剩下的,只有程欢一手精妙绝伦的医术,和随口即来的药经。
  不到九点,程欢昨天准备好的东西就全都卖出去了。苏烨数了数,他们现在手里竟然有一千多块钱。
  “走!回去卖肉!”程欢笑着招呼苏烨和元益收摊。
  元益也兴奋坏了,一直嚷嚷着“程哥好厉害!”
  回去路上,程欢又去了昨天买药的那个中药店买明天要用的药材。这一次,程欢要的药材种类和数量都比之前的要多。
  看来是买卖成了。中药店老板一边给程欢算账,一边说了一句“恭喜。”
  “多谢。”程欢笑着回应,然后就带人离开了中药铺。
  而从程欢他们进来到离开,之前那个嚷嚷着程欢能卖出去药膳,就直播吃黄连十斤的店员却始终没有出来。没办法,脸都被打肿了,哪里还能出来见人?
  可老板并不同情他,反而还真准备了十斤黄莲给他放在桌上,内意思自作孽不可活!
  而此时的程欢他们也在回去的路上。日子终于有了盼头,三人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不少。
  中午吃饭,程欢果然像昨天承诺的那样给大家买了肉,一大锅鸡汤就着松软可口的馒头,七个人围在院子里的桌边热乎乎的吃着,只觉得没有什么日子能比现在更好了。
  吃过饭,除了要回去继续躺着休息的苏韶,剩下的人全都聚在院子里收拾明天一早要用的药材。
  程欢一边整理手里的东西,一边看着元益在那弄板车,突然好奇的问了一句,“元益,你原来是学艺术的?”
  在程欢看来,一般男孩不太会弄这些。
  然而元益的回答却出乎意料,“不是,是我妹妹喜欢。”
  提到妹妹,元益脸上就充满了笑意。可也就一秒,那笑容就变得黯淡了许多。
  “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担心他。”元益家庭特殊,他生母去世之后,父亲给他找了个后妈。
  元益这后妈是人真好,加上元益那时候岁数也小,后妈真的就把元益当成亲生儿子来养。等后来妹妹出生以后,家里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就更幸福了。
  “可后来我爸意外工伤走了。工地老板是个仗义的赔了不少钱。可就是这笔钱……”元益捏紧了拳头,恨得不行。
  赔了整整六十万,对于一个四线城市来说,那就等于一套一百平米的大房子!元益后妈的确是人好,可仗不住她有一个狼心狗肺的大哥!
  元益虽然就是个半大孩子,但男孩这岁数也能抗家了。更何况,那六十万是元益父亲的卖命钱。所以,最后后妈的大哥为了把钱哄到手,就用了两万块钱,便买通了人直接把元益送上了戒毒学校的车子。
  “我不在家,我后妈身体不好,妹妹还小,那不就是他们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程哥,我进去之后有无数次都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死了。可想想我妹妹,想想我妈,我就怎么都得活下去!我得活着回去替她们撑腰,收拾了那帮王八蛋!”
  “就是现在两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过的好不好……”元益说着,狠狠地抹了一把脸。
  至于其他几个人,也跟着红了眼圈。程欢伸手把元益拉到身边,安抚的抱了抱他。
  “放心吧,等挣到了钱,咱们就去找你妈和妹妹!”
  “嗯!”元益点点头,很快就收敛了情绪。可到底心情起伏太大,接下来的小半天,元益一直没有什么精神。
  然而谁也没想到,吃晚饭的时候,元益却突然出事了。
  先是手不停地打颤,接着脸色也变得惨白,额头细细密密的渗出许多汗珠。
  “砰”的一声饭碗落地,元益双手抱紧自己的身体,整个人都开始不停地发抖。
  不,不会吧!饭桌上除了程欢以外,其他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他们都是过来人,他们都明白,元益的毒瘾发作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元益:哥,我难受。
  程欢:不难受,哥抱抱你。
 
 
第5章 豪门抱错(5)
  怎么会是这种时候?原本还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冷凝,众人纷纷把碗放下去看元益。
  元益自己也很毫无准备。
  元益是戒毒学校里毒瘾最小的那一批。他一开始是因为使用吗啡阵痛才会在血检中被误诊。虽然进去之后也的的确确染上了毒瘾,但并不严重。
  再加上他本身就是极其厌恶毒品的,所以除了一开始的几次会有戒断反应,后面毒瘾几乎就没有发作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现在这个时候。
  “程哥……”干呕了几声,元益满脸惊恐的看着程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可紧接着从身体深处爆发的痛苦就让他难以自控的摔倒在地上。
  “先抱他进屋!”程欢反应很快。
  对于吸毒者来说,最难熬的不仅仅是对毒品的心瘾,还有难熬的戒断反应。仅是肌肉疼痛抽筋还有胃肠痉挛就够人一梦。
  元益紧绷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砰砰砰的心跳更是快的吓人,可他连张开嘴喘息都不敢,生怕一开口就是痛苦的呻吟。
  “没事吧!”这会是饭点,和程欢他们同屋的几个打工的也已经回来了。他们见元益脸色难看的吓人,都关切的问了几句。
  毕竟程欢这几个看着就像是大孩子,又带着病人,他们也算是照顾。可没想到,这才一天,竟然又病了一个。
  “不要紧,我就是胃疼。”元益勉强回答。而其他人看到他这么忍耐,心里也难受的不行。恨不得找戒毒学校那帮畜生拼命!
  他们都懂,不只是元益,就包括他们自己也有顾忌。他们睡的是大通铺,这屋子里除了他们七个还有另外五个人。元益不出声,大家可能会觉得他是病了。如果出声,一旦有讨要的意思,等待他们的就不一定是什么结局了。
  好不容易逃出来,程哥又想到了挣钱的法子,眼看着日子就好起来了,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能挺住,我一定能挺住!元益死死的咬住嘴唇,身体蜷成一团。好像这样就能减缓身体上的疼痛。
  可这不过是自我欺骗。疼痛非但没有减缓,反而变得更加剧烈。
  “程哥,怎么办。”苏烨眉头皱的死紧。
  “不要紧。”程欢让其他人先冷静下来,然后给元益号脉。“苏烨,去抓药!”
  “好。”
  程欢赶紧拿笔把要用的药物写下来。
  一般常用的戒毒药物美沙酮,阿片酊、右丙氧芬,环唑星、丁丙诺非这几种,但是程欢却没有办法叫人去买。因为这些药名都太出名了,但凡和医生这两字沾边,就知道是做什么的。
  而程欢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怕被人发现。不过好在戒毒不是只有西医一条路子,中医也同样有应对的法子。
  程欢很快敲定了自己需要的药材,“川芍、钩藤、羌活、延胡索、附子……洋金花,就买这几样。”
  “买多少?”
  “每样三百克,不要在一家买。快去!”程欢在现实世界里曾经参与过一个金三角卧底回来的老兵的戒毒过程。具体要用什么药,他比谁都清楚。可即便如此,程欢不敢赌,他怕有熟悉中医的看出这方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按照原世界的时间线,程父还有一个月才能回国,在这一个月里,程欢他们不能有半点差错。毕竟那个送他进戒毒学校的表弟可还在呢!
  想必这会燕京那头已经得到他失踪的具体消息,再加上他们这帮人根本见不得光。一旦被抓住,就包括程欢他自己,血检都是通过不了的。所以程欢才叫苏烨分开抓药。未雨绸缪。
  苏烨也激灵,出门就做了改装。并且还去了和他们买药膳原料时完全不同的另外两家中药铺。
  苏烨跑得快,等抓药回来的时候,程欢这头已经给元益施针完毕了。疼痛稍微得到了控制,可更加难受的肠胃反应也随之来临。
  元益的胃里早就吐空了,再呕出来的都是苦涩的胆汁。被子也裹不住,满头满脸都是难受的汗水。
  “去煎药。”接过苏烨拿回来的药包,程欢顺手就从里面挑出需要的分量。那头炉子已经生好,药很快下了进去。
  “再忍忍,马上药就好了。”
  “程哥,我没事。”元益咧了裂嘴,朝着程欢露出一个难看的笑。
  “好孩子。”程欢摸了摸他的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药很快好了,苏烨扶着元益起来,程欢把药吹凉了一口一口喂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