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穿越重生)——小猫不爱叫

时间:2019-07-12 16:41:22  作者:小猫不爱叫
  “可能是脑子的事儿,省城那头就没查出来!程欢简直脑子有病,连这种事儿都敢接着!”
  店长听完他的复述也胆战心惊。脑子的病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程欢第一副吊命的药方他看得懂,可后面治病治本的方子他就看不懂了。
  那孩子是省城医院都治不好的,只有去燕京那头的儿研所,还要花大价钱才可以。这种时候,他这药开不开都两难。
  这边店长还在犹豫,可苏烨已经跑回去了。
  “程哥,药开不出来。”
  “为什么?钱不够吗?”阿姨已经快哭了。就苏烨跑出去这几分钟,孩子的抽搐就变得越来越严重,眼看着进气多出气少,是真的不能再拖了。她急的恨不得给面前的人跪下。
  而程欢却立刻猜到了苏烨拿不回药的缘故,多半是老板怕担上责任。可救人要紧,程欢这么想着,一拉那阿姨胳膊,“抱上孩子和我走一趟。”
  这孩子已经不能再耽误了,程欢决定自己去找老店长谈,最起码要把吊命的药方开出来。
  夫妻俩抱着孩子跟在他后面。苏烨原本跟在程欢后面,可走着走着就停下脚步,往自家住的地方跑。
  那个店员他还有印象,最早第一次去卖药的时候看他们不顺眼,他怕程欢吃亏,打算把自己人都喊上。
  苏烨脚程快,又离得很近,不过一会就跑到了。
  “程哥有麻烦了,都跟我走!”苏烨进了院子就是一嗓子。
  里面元益几个听见,全都跟着跑出来。
  “去药店!苏韶你看家。”元益已经没事儿了,但是苏韶的心脏不行,苏烨生怕吓着他,还是把他留下了。
  而此时程欢那头也到了中药房。
  “求求您,您给开了药吧!”阿姨抱着孩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那老店长看着叹了口气,“我给您打120,这药不能乱吃!”
  “我们就是从医院回来的呀!医院已经救不了了。”
  “那你找我买药也没用。”老店长摇摇头。不是他不救,是真的没有办法。这孩子是头部神经的问题,西医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中医想要急救太难了。
  大起大落,那阿姨的心顿时就掉落到谷底。搂着闺女低低的呜咽起来。偏这会那女孩竟然又一次抽搐了起来,这一次,比之前哪一次都剧烈。
  “这得打120,不,不行,不得了了,章子你去开车,咱们这就把孩子送去医院。”
  老店长有点慌。他就是个开中药铺子的,生死这事儿他还真的没怎么经历过,这一下就乱了方寸。
  可就在这时,外面苏烨也带着人进来了。
  “程哥!”苏烨进门一嗓子,程欢趁机绕过柜台进了放药柜的位置。
  “你疯了!”店员伸手就要拦住。可立刻就被苏烨抓住了脖领,从柜台里扔了出去。
  “你要做……什么?”什么两个字被直接噎在喉咙里,旁边跟着的元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个纸团,直接怼到了这个店员嘴里。
  而程欢那头也张罗起来,“苏烨,找别人看着这小子,顺便请店长在旁边坐坐。元益去把火升起来。”
  “都过来帮忙!”
  程欢自己抓了药。
  “这……程儿我闺女还有救吗?”
  “看着药炉子,应该没问题。”程欢忙的不行。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然而就煎药这么一会,孩子的抽搐却越来越厉害。精神也越来越不好,就连眼瞳也开始涣散。这是濒死的前兆。
  阿姨和丈夫两人心都揪成了一团。
  “喂下去!”药终于熬好,程欢叫阿姨的丈夫压住孩子手脚,然后让阿姨给她喂药。
  可被挡在外面的店员和老店长看着已经快要疯了。
  “你在干什么!”
  “程欢你快出来!药不是乱吃的。”
  “报警吧!这可怎么办,程欢要闯大祸了!”
  老大夫吓得浑身冰凉,旁边的店员更是脸色难看的够呛。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二十分钟过去了,那孩子竟然抽搐停了!不仅停了,连意识也回复了清醒,看着父母小声的哭,喊着难受,喊着疼。
  “闺女……”这么多天了,第一次看到闺女这么清醒,阿姨顿时就激动地不行,赶紧对程欢说,“程儿,程儿你看我闺女醒了。”
  “我知道。”程欢伸手再次号脉,沉默了一会之后,转头又开了一张方子。
  生芪,山萸肉,当归,高丽参,附子……林林总总写了二十多种药名。
  他动作干错利落,这边写完方子,那头就起身去抓药,几乎用不上十秒就抓好了。
  假的吧!那药房的店员整个人都懵了。在他的概念里,程欢就是个靠着嘴炮倒买倒卖的。现在竟然真的可以给人看病治疗?
  而且程欢这抓药也太随便了点。老店长看着心里也更慌了。
  中药有严格的定数和配比,一些从以多年的老大夫或许也可以不用秤,直接用手估量,可程欢才几岁?
  一时间不管是店员还是老店长,都觉得这是真的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翠翠:胡说!我分明活的可好【试图蹦迪】
 
 
第7章 豪门抱错(7)
  可程欢却像是一点感受不到一样,慢慢悠悠的扇着手里的扇子等那药熬好。
  生死攸关的时候,这就和钝刀子拉肉没有区别。老店长和店员全都死死的盯着程欢的手,感觉程欢那手里就跟拿着把匕首,一下一下剐着他们心尖上的肉。
  “灌下去!”程欢把药碗递给阿姨。
  “好勒!”阿姨赶紧小心翼翼的把闺女抱住,把药吹凉喂进去。
  而程欢当一副药喂进去之后,就直接起来了,同时把手里写好的方子放在柜台。“这方子你照着开七天的药,孩子先不要动,七天之后,带着来找我复查。”
  说完,程欢站起身,示意苏烨他们回去了。而被放开的店长和店员却全都忍不住看向屋里父亲抱着的小女孩,却意外发现,在那碗药灌下去之后,小孩不仅不抽搐了,就连脸色和嘴唇上的青白都变得好了很多。
  “妈,我想尿尿。”她小小声的喊着自己的母亲,虽然气息不稳,但说出的话却很清楚。
  这是真的好转了。
  那店员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之前他打听得那么清楚了,这孩子下了病危,省城这头根本没法治。可程欢却给救活了,还说七天后找他复诊。
  难不成程欢是什么神医?心里这么想着,店员还真一不小心念叨出口了。
  旁边元益听见,理所应当的回复了一句,“当然了啊!我们程哥可厉害!”
  “你就帮我吹吧!”程欢伸手糊了元益后脑勺一把,然后走到老店长面前,“对不住,方才事情太紧急了。”
  “胆子太大!”老店长是真的吓出一身汗。
  然而程欢却回答了他一句话,“医者父母心,救人如救火。”
  品了品程欢这几句话,老店长抬头看他,“你真的是大夫吧!”
  程欢笑了笑,想起原身混日子混来的那张从医资格证,“是大夫,有从医资格证那种。”
  说完,他指了指药方下医生签名,“不过是燕京那头的医院,可查,不会给您添麻烦。”然后就真的带苏烨他们离开了。
  那老板半晌没说话,最后拍了拍店员的肩膀,“你总是看他不顺眼,现在怎么样?”
  “是我错了。”那店员十分愧疚,看着程欢背影的眼神充满了敬重。
  程欢最后的话让他感触颇深。他虽然不是大夫,可却是从事医药相关。他不能保证下一次再有类似的事情他到底是选择自保,还是选择拼一把救人。但是他佩服程欢既有救人的勇气,又有救人的能力。
  医者仁心这四个字,说出来简单,可想做到真的太难。
  药店这边还有后续的善后要做,而程欢那头也在回去小旅馆的路上。
  又一次亲眼看到程欢救人,元益几个都非常兴奋。一路上都在感叹程欢好厉害,同时这次救人,也给他们心里添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与其说是佩服,不如说崇拜。
  “程哥,你说我以后能当大夫吗?”元益凑到程欢身边问他。
  “可以啊,不过要先考上医学院。”程欢看了元益一眼,突然想起来之前他们聊天的时候元益提过一嘴,说自己学习很好,被抓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收到重点高中录取了。
  “想念书了?”程欢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考虑一下教育问题。
  可元益却立刻改口,“呃,也没有,就随便一说。我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程哥你别放在心上。”
  元益说完,赶紧示意别的兄弟帮忙,话题很快就从念书转到了别的地方。可话题是转了,这帮少年们的心情却是真的受到了影响。
  上学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也不能再给程欢添麻烦了。
  他们都有前科,档案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即便他们里面有人是被陷害的那又如何?不管他们以前怎么样,在进了戒毒学校之后,都已经脏得不行。
  更何况,换位思考,谁家家长会愿意自家孩子和有吸毒前科的瘾君子在一起上学?
  所以他们不能再做不切实际的梦。现在能像个人一样站着活着已经是奢侈,学校那种地方,他们不配!
  可和他们的自卑想法不同,程欢心里却琢磨着另外一种打算。
  程欢记得燕京那头有专门收容特殊类型学生的私立学校。学费是贵一些,但是环境和教学质量并不差。这几个小的岁数也差不多,倒是可以一起送进去念书。
  实在不行,说明情况找那种合适的老师在家里学也可以。至于钱这个问题,程欢根本并不担心。
  一行人心里都装着事儿,后半段路程就显得有点清冷。但是等进到小旅店之后,又很快放松下来。
  他们一进门,就闻到了排骨的香气。再抬头一看,苏韶正守在院子里,慢条斯理的看着面前的那锅药膳排骨汤。
  见他们回来,赶紧招手喊他们吃饭。
  “今天的汤炖得好,程哥辛苦了,一会要多喝一碗。”苏韶熟练的蹭到程欢身边要了一个抱抱,结果却被苏烨拎着脖领子给拽开。
  “让程哥歇会,可折腾好半天呢!”
  “那程哥快去换衣服,回来汤就好了!”苏韶赶紧催着程欢去休息,顺便叫苏烨他们去拿碗准备开饭。而原本有点低落的其他人也因此重新恢复了精神。
  自从手头宽裕了之后,程欢几乎每天都给他们做点药膳。程欢说他们身体都亏得厉害,好吃不好吃,也要当药吃进去。要不然等老了该难受。
  可程欢配好的药膳怎么会不好吃呢?哪怕是苦的吃进去都感觉甜。
  因此这头苏烨和其他几个也赶紧收拾桌子端碗拿筷子,程欢换好了衣服没事儿干,就站在房间门口看他们忙活。小旅馆的老板娘正好出来,看程欢在就好奇打听了几句方才救人的事儿。
  程欢简单和她说了一遍。
  “程儿你这本事比医院老大夫都厉害了。”
  程欢没言语,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落在了老板娘身后的电视上。上面正好插播了一条新闻,说是程氏制药投资了华国医科大学的研究项目,好像和抗癌有关。
  “你说这医术好的怎么都姓程呢?听说负责这个项目的就是程氏制药新找回来的大少爷……”老板娘絮絮叨叨的和程欢说着八卦。
  程欢面上听着认真,心里却在琢磨后面的安排。这条新闻一出来,就代表着齐未明那边的医学报告会已经开完。齐未明手里新药预想初步得到了业界肯定,这才有资金不够程氏制药投资的后续。
  原世界里,程父是在这条新闻播出后的两周回到的燕京发现原身不见。不过那次,原身人还在戒毒学校,那表弟自然有恃无恐,反正他能找到人,原身又是个五毒俱全的,送去教育反而能讨好程父。
  可现在不一样,程欢跑了。从程父作为许愿人许下的愿望来看,他对原身是爱着的。所以,这一次程父回来之后,只要找不到他,第一个要查的就是表弟和戒毒学校。
  为了避免惹火烧身,表弟那头肯定已经心急如焚,拼了命的要把程欢找到。而戒毒学校那头,恐怕承担的压力也一样不小。
  毕竟程欢是不是程家少爷,从来都不看血缘关系,而是看程父是不是拿他当亲生儿子。
  程欢算计着时间和手里的钱,觉得是时候离开省城了。只是下一步去哪,他还得在仔细规划。
  程欢这头心里有事儿,就难免有点心不在焉。苏烨见他神情不对,细心地问了老板娘一句,很快也听到了程家的消息。
  程欢是程家少爷这件事他们其实都知道,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铤而走险的答应和原身一起逃跑。可冲着这新闻内容,和他们逃出来之后程欢联系不上程家的这些细节,苏烨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程家古古怪怪的。
  他回去把这件事和其他五个人说了。
  苏韶脑子快,“那个新找回来的不会是私生子吧!”
  “不应该。就算是私生子直接抛弃程哥也不对啊!程哥这么有能耐。”
  “我也觉得不对,你们记得程哥那耳钉不。全华国就十个名额,程哥能拿到肯定很受宠了!”
  “会不会程哥不是程家人?”元益想起棒子剧里常见的场景就是两家孩子抱错的那种。
  不会这么狗血吧……
  六个人面面相觑,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接着心里就替程欢委屈起来。
  “这帮眼瞎的!程哥这么好,他们不要咱们要。”元益嗓门也大,这话刚嚷嚷出一半,程欢就从外面进来了。
  这下几个人都懵住了。
  “说我什么呢?”程欢还真没听到他们之前的话。
  苏韶反应很快,立刻就凑过去抱住程欢蹭蹭,“元子说你这么好以后要认你当亲哥呢!我们不同意,说程哥是大家的。”
  “就胡闹吧你!”揉了苏韶头发一把,程欢脸上的笑意格外温柔。小孩最近养的精细,娃娃脸大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程欢忍不住又捏了捏,得,这下苏韶直接长在身上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