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心瘾(近代现代)——阿喘

时间:2019-07-13 10:21:01  作者:阿喘

   《心瘾》作者:阿喘

 
  文案:死活都想被潜规则影帝攻X不想潜规则只想谈恋爱金主受
  双重生,渣攻重生追妻,没想到老婆也重生了的老套故事。
  攻重生后,觉得受实在是太好了,想要被受潜规则
  受重生后,觉得不能仗着有钱有势为所欲为,不想潜规则攻了
  (年下,年龄差20岁)
 
 
楔子
  镜子里的人陌生又熟悉。
  确实是他自己,只不过无端年轻了五十年。
  青春新鲜,混合着少年与青年的气质,清冷又甜蜜。
  是那个人喜欢的样子。
  心脏鼓动着,封桓如饥似渴的想起周阮。
  不是白月光,不是朱砂痣。
  比白月光隐晦污浊上不了台面,比朱砂痣暗淡浅薄难在心口熨帖。
  周阮是他的瘾,戒不了,赖以度余生。
  他们的故事不算复杂——
  十八岁时,封桓与家人决裂,只身闯荡娱乐圈。
  他想做演员,可公司为他规划了一条流量偶像的路。
  的确,他有做偶像的资本——年轻、英俊、名校在读,外语流利。学霸贵公子的人设很容易立起来。
  在公司的安排下,他与另外四名同样鲜嫩的男孩子组了一个男团,没有大爆的作品,唱跳实力也平平。只凭着出色的长相,维持着还不错的人气。
  仅仅是还不错而已,与行业顶尖相差甚远。
  年轻的封桓,野心勃勃。
  他急于证明,不管做什么,他都是最好的。
  在二十岁那年,他被经纪人带到了周阮面前。
  周阮的名字和娱乐圈不沾边,可这个总是出现在各种财经新闻里的人物,身后的资本权势足以让任何一个艺人的事业大开绿灯。
  他明白这道理,所以低头。
  可是,他和周阮的关系仅维持了半年。
  原因是他不驯服。
  在封桓眼中,周阮不过是个仗着权势迫人就犯的老男人。
  在虚弱自尊心的包装下,一桩你情我愿的买卖,成了单方面的强取豪夺。封桓在心里将自己塑造得很悲情,周阮成了他内心戏中的反派角色。
  所以,当周阮委婉表示,他可以做承受方时,封桓只觉得那是老男人恶心变态的爱好。恬不知耻的,喜欢让年轻英俊的男孩子干他。
  在这样的认知下,封桓恣意羞辱着周阮。
  每次做/爱前他都会当着周阮的面吃药。
  他告诉周阮,那是助兴的药,不吃的话,他对着这个年纪的男人硬不起来。
  很伤人的话,他用顺从温驯的口气说,像是在为周阮着想。
  每当看到那张脸上闪过失落,封桓觉得很得意。
  其实,他是骗他的。
  那不是什么助兴的药,只是维生素。事实上,他对周阮的身体很有感觉,可以硬很久,甚至很多时候,他都想再来一次。
  可他又必须厌恶周阮,唯有这样,才能让他觉得不算太堕落。
  有了强硬的后台,事业仿佛一夕之间有了起色。
  关注,赞美、金钱、毫不吝啬的向他涌来。
  连带着他所在的男团,成了业内的顶级流量。
  他知道,这是周阮的手段。
  可是,周阮对他的兴趣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把和周阮相处的每一秒钟当成煎熬,对方又怎么会觉察不到?如周阮那样细腻周到,恐怕早就发现自己驯良听话之下藏着不甘愿。
  凭周阮的身份,本就没必要做这样强人所难的事,多少人贪婪觊觎着他的床笫,要什么样的枕边人,向来由他挑。
  分手之前,周阮出面,为他修改了公司那一纸近乎压榨的演艺合同,将收益分成提高到一个合理的比例。
  周阮是真的喜爱自己,连分手都为他留够了体面。
  这之后,周阮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偶尔在某些场合遇到,也只是微笑颔首,生疏又客气。
  两年后的一件事,让他再次和周阮扯上关系。
  那件事情,对封桓来说,是他人生的转折。
  某天,警方接到匿名举报,在封桓的住所找到两袋大麻和若干吸食工具。
  完美偶像一夜成为涉毒艺人,苦心营造的形象,眨眼间化为乌有。
  公司几乎是立即放弃了他,停止一切活动,拒绝出面公关。
  这是划清界限的意思。
  封桓孤立无援,他失去了一切,几近崩溃。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配合警方调查。
  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一连换了三个律师,都告诉他:
  案子证据链很严密,几乎没有翻案的可能。
  封桓一度很绝望,他甚至想过用死亡来证明清白。
  直到,经纪人带着一名律师来见他。
  那名律师只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便立即为他办理了保释。
  这样手眼通天,他几乎立刻想到了周阮。
  经纪人也坦诚说,是周先生为他打点。
  很快,事件的风向变了,警方查到大麻的购买记录,购入那些东西的人是宁郁。
  宁郁是他队友,队里乖巧可爱的弟弟人设,和他很要好。
  封桓没想到,看似纯真的少年竟包藏着这样歹毒的心。
  处心积虑的嫁祸,想用这种无法翻身的污点毁掉他。
  一切真相大白,网上铺天盖地谩骂和诅咒的对象从封桓变成了宁郁……
  可封桓无暇去管。
  警方调查方向的转变,是来自周阮的压力。
  周阮为什么要帮他,答案不言而喻。封桓把自己洗干净了,打包送上门,却只见到了何秘书。何秘书很客气的送客,并告诉他,周先生不想见他。
  怎么会不想见呢?不想见,为什么要帮他呢?
  这个问题,后来困扰了封桓一生。
  藏毒事件之后,封桓如得新生。他找回了原本的演员梦想,在各个大小剧组沉淀了四年,终于凭借一部同志题材的电影在国际上拿了第一个奖。
  之后,他的演员之路很顺利。在息影之前,他已经成了几大电影节大满贯影帝,在荧幕上贡献出许多经典的表演。直到去世,他所出演的电影都还为人津津乐道。表演的片段,被许多学习电影的孩子拿来模仿,仔细琢磨。
  要说遗憾,封桓只有一个。就是在他三十二岁那年,周阮死在了一场车祸里。
  他永远无法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只有午夜梦回,他才能再次见到他,老男人躺在他身下,艳丽的喘息着。
  他们之间仅有几次称得上还不错的性/爱,在封桓余生中不断被想起,被美化,将本来羞辱的本质,裹上一层甜蜜的糖衣。
  到达人生的终点,走马灯在眼前一幕幕闪过,得失成败对于七十二岁的封桓已经不再重要。他近乎贪婪的,在那一帧帧岁月的片段里,执着寻找着周阮的影子。
  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他想把他的样子脸刻进魂里,即使来世也不忘记。
  “什么都想着来世,凡人果然愚不可及!”冷清的声音响起,走马灯的碎片里走出一个灰衣仙人,“你是他选中的人,我就给你一次从塑光阴的机会,如果再次错过,就会要你灰飞烟灭,你可愿意?”
  “我愿意。”封桓回答。
 
 
第一章 
  日历上显示的日期在封桓心里尤为深刻。
  他和周阮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一天。
  下午四点,经纪人的电话如期而至,殷切的叮嘱,要他打扮得漂亮可口一些。
  封桓清楚“可口”背后的含义,于是认真审视镜中的自己,评估价值般,盼望周阮能对这件商品满意。
  严苛的视线扫过眉眼鼻唇,继而是皮襄之下的骨骼轮廓。
  没有一处不好,年轻新鲜的脸,是让人有食欲的姿色。
  周阮或许会觉得可口。
  封桓忐忑,无端地,他怕周阮不喜欢自己。
  来接他的车准时到了,司机大概是公司的人,生面孔,很寡言。
  车内还有一名年轻女孩,非常漂亮,妆容也精致。裙子领口很低,露出大半雪白的胸/脯。封桓回忆着,认出她是最近一部热播偶像剧里的女三。
  女孩抬起眼皮看了看他,目光疲倦。细长的手指拉紧了搭在肩上的白色皮草,不动声色的遮掩着袒露出的肌肤。
  她靠在车窗上,插着耳机听音乐。
  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封桓也很沉默。
  太过安静了,车里似乎加装了隔绝噪音的装置,封桓只听得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行驶到月渡门口,黑色低调的轿车缓缓停下,司机下车为他们开门,恭敬又客气。
  来的不止他们,另外几个小明星早就进了包厢。
  推开门,封桓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周阮。
  男人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懒散的靠在皮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酒,摇晃着厚玻璃杯里的冰块。
  他兴致缺缺,与周围声色犬马的混乱格格不入。
  跟封桓一起来的女孩进门就脱下了皮毛外套,像一只白狐化成了人形,妩媚异常,在昏暗的灯光里晃了几圈,就坐到了一个男人腿上,喂他喝酒,抬手咯咯娇笑着,仿佛突然有了灵魂。
  别的男孩女孩都懂得调/情炒气氛,只有封桓呆愣的站在门边,近乎贪婪的望着周阮。
  这次之前,他没来过这样的局,是张很新鲜的面孔。站在门口踌躇不前的样子,落到旁人眼中,显得尤为青涩纯真。
  世人都贪新鲜,何况封桓不仅新鲜还很漂亮。
  很快,一名肥头大耳的男人端着酒杯凑过来,站在封桓面前,不怀好意的笑。
  “以前没见过你,是星河娱乐的艺人?”
  那人是远东国际的陈总,因为滥交,在圈子里名声很不好。
  封桓敷衍的点头,越过他径直朝周阮走去。
  他已经等了五十年,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再见周阮,封桓内心翻江倒海的疼着,可开口,却是这一句。
  和记忆中不一样。
  前一世,是周阮主动问他:“你想坐在我身边吗?”
  此前的忐忑又一次回到了封桓身上,他紧张又不安,手足无措的站在周阮面前。直到对方轻轻说“可以”,才恍惚着坐下。
  “想喝什么吗?”周阮问他,语气很温柔。但又不是对待情人那种细微缱绻,更像是长辈的包容。
  封桓感觉到,自己被他当成小孩子了。
  他不服气,又有些委屈,心智仿佛也跟着回到了二十岁,不懂事的耍赖。指着周阮手里的杯子,直视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这个,我想喝这个。”
 
 
第二章 
  周阮眨了一下眼睛。招手示意服务生再来一杯一样的。
  很明显的纵容,就是不够亲近喜爱。
  封桓慌了:“这杯就好,可以给我喝吗?”
  伸出手,封桓轻轻覆在男人拿着杯子的指尖上,小心翼翼的,运用着自己的青春貌美。
  只是手指轻轻接触,完全称不上调/情,可撒娇讨好的意思却很明显。
  封桓举动大胆,引起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包含着各种意味的目光纷纷朝他投来。
  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
  不懂规矩的小明星妄图攀上周阮一步登天、他们好奇周阮的反应,也想知道封桓的下场……
  周阮笑了笑,有些无奈的,将杯子递给封桓。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玩得很开,连嘴对嘴喂的都有。同喝一杯酒,实在算不上多么高超的手段。
  “谢谢。”小口抿着杯子里的酒,封桓幻想着和周阮接吻的滋味。
  思绪很灼热,比口中的烈酒更烫。视线不自觉地移动到男人的唇上。
  唇形很美,颜色比平常人更淡一些,看起来干净柔软。只是唇角紧紧绷着,像是……正感到不自在。
  这时,封桓才察觉到,此前还懒散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从自己坐到他身边开始,就将背脊挺得笔直。
  他在紧张。
  封桓几乎是兴奋的意识到这一点。
  “小朋友,用周先生的杯子可不能只喝这一点哦。”
  搭讪受了冷遇,又没等到封桓在众人面前丢丑,陈总此刻站出来为难。
  因为摸不准周阮的态度,他的话说得很刁钻。
  不像带了多大恶意的样子。
  可有心人都能听出轻贱,送上门的小明星而已。
  啧。
  封桓望了望周阮。
  男人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的打算,长而且细的手指搅在一起,用了力,指节都泛白。
  陈总招来服务生,吩咐他把封桓的杯子倒满。
  对方灌酒的意思很明显,封桓不想给周阮惹麻烦。仗着自己酒量尚可,递过了手中的酒杯。
  金黄的液体注入到一半时,周阮抬手制止:“好了,就这么多吧。”
  服务生听到吩咐,训练有素的抬起瓶口,端着托盘退到一边。
  周阮看向陈总,嘴角噙了一抹笑:“老陈就不要为难人了,一会儿把他吓跑了,我就没人陪了。”
  周阮这样说,给足了陈总面子。以他的身份,对于这样敢当着他面耍花枪的人,并不需要多么的和颜悦色。
  封桓还端着杯子,又惊又喜的望着周阮。
  他还护着自己,他在为自己解围。
  心底柔软又激荡,封桓恨不得立刻凑上去献吻,好好的亲一亲他。
  “你不用都喝完,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周阮微微倾身,凑到封桓耳边小声说。
  靠近时,封桓闻到了他口中淡淡的酒味,混合着衣服上干净的气息,交织出一种复杂难言的性/感。
  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喉结滚动着,封桓仰头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周先生,我敬您,希望您能玩得愉快。”
  周阮愣了一下,随即微笑:“你都敬我了,那我也喝一杯吧。”
  说完,抬眼示意服务生过来为自己倒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