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在男主家里吃软饭(穿越重生)——大Z小z

时间:2019-07-14 09:37:28  作者:大Z小z

   《在男主家里吃软饭》作者:大Z小z

 
  文案:沈桐穿书的第一天就把男主苏烈送进了局子里,更因为即将成为苏烈的继父而被怀恨在心,从此,沈桐在老苏家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聚会官宣被这准继子当众灌酒,好心劝架又被当成武器扔出去砸人,出门遭小姑娘搭个讪还被神秘人绑架戏弄,最艰难的是,每每被逼迫滚回主卧履行职责,他都得挖空心思找借口,甚至不惜迎难而上钻进苏烈的房间求他收留……
  沈桐欲哭无泪,他刚大学毕业,对迎娶壕妇、住进豪宅、白捞一大帅儿子实在没兴趣啊。要不是破书的威胁指数太高,更兼苏烈这熊孩子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变得骚话连篇,时不时还又亲又摸又搂又抱的,好像实在离不开他这准继父似的,沈桐早跑路了!
  一点就炸忽狼忽奶的拳王年下攻*喝茶要吹沫的佛系呆萌受
  【食用须知】
  狗血穿书生子文;不涉及伦理道德,受没有和攻的妈妈结婚,只是先搬进家里住着培养感情;成年之后才亲热,沈老师戴上红袖章拿着小手电亲自排查。
  穿书,年下,生子,高糖,HE
  主视角并非受,攻受都有,一半一半
 
  内容标签:生子年下甜文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桐,苏烈┃配角:苏毓,许麓州,杨呈,南山,楚杭┃其它:视角是双方
 
 
第1章 1. 穿成男配
  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一辆出租车像无头苍蝇似地横冲直撞,见着路口就拐,见着巷子就钻,也不管有没有走了回头路,反正是把一出警匪戏演到了极致。
  沈桐坐在后排直冒冷汗,问:“师傅,你们这儿不限速的吗?”
  司机:“限!待会儿你得多付钱!”
  沈桐:“别怪我多事啊,现在这情况恐怕不是钱能解决的,你得被扣十二分了吧!”
  司机:“哈哈哈!没探头!哈哈哈哈!”
  “……”沈桐正想好好劝劝这位师傅,就瞥见车窗外有暗影笼罩,一道阴鸷的目光从侧面投射进来,他大喊,“我付你三倍!麻烦再快点儿,他追上来了!”
  司机:“糟糕啦,下面那段有探头,不能再快啦!”
  沈桐无奈,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喂,警察同志我举报……嗯对……有一个未成年人骑重机车在闹市区乱窜,对对我确定,违规上路还超速……在什么地段啊,师傅这条是什么路?”
  司机:“云弧街道,刚过江河路交叉口!”
  几分钟之后,那辆狂拽酷炫一骑绝尘的重机车终于被交警拦住,骑车人脱了头盔,眼睁睁看着沈桐的出租车跑远。
  沈桐喘息未定,打开手机翻找万年历,想看看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是忌穿越吗?
  没错,就在片刻之前他还是一个老老实实伏案写曲的佛系青年,一个瞌睡之后就……
  拿着书站在云弧大厦下面了。
  沈桐仰望穹宇,佛出了新境界——他穿越了,也接受了。
  除了身份尴尬以外其实也没什么好吐槽的,不就是男配么,不就是男主他后爸么,不就是注定要被虐成渣么,跟谁还不能逃跑似的。
  “嘀嘀——嘀嘀嘀嘀——”
  来来往往的车辆肆无忌惮地在商业街上鸣笛,沈桐颇为无语,这书中世界虽然繁华,人民群众的素质却有待提高,这种地段也能鸣笛?啧!沈桐摇摇头,终于抬步从马路中央转至人行道上。
  正当他考虑该何去何从时,裤兜里骤然发生一阵激烈的震动,沈桐慌忙掏兜,一看手机的来电显示,是苏毓——《臆乱情谜》世界的真大佬,云弧集团现任董事长,也是男主亲妈,他沈桐的……咳,老婆。
  他犹犹豫豫地按了接听键,听筒中传来一个爽朗干练的女声。
  “喂,小桐,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又迷路了。你到哪儿了?小烈马上就到,你待会儿看见一个拿着头盔的就是他。回头碰了面你们先在公司楼下的那家咖啡馆里等我一会儿,我签完这堆文件就下去。”
  “……”沈桐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答,“那个,你打错了。”
  他听见对方质疑地“嗯”了一声,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心脏扑通跳,像做贼似的。苏毓的这通电话来得太及时,沈桐一下就看到了希望,合着他现在还没跟男主碰过面,也就是说苏毓还不是他老婆,还有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沈桐并不知道该去哪里,掏了掏兜——得,除了手机别无他物。没有身份证就不能住宾馆,在这样的地段想找个青年旅舍肯定比穿回去还难,可怜他站在大马路边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东张西望无计可施。
  忽地一辆摩托车从他身边经过,张狂地带起一阵风,吹得沈桐手里的书页“哗啦”了两声,于是沈桐急中生智,打开《臆乱情谜》看了一会儿。
  仔仔细细翻找了好几章,果然在一段不起眼的白话里看见了出租屋的位置——十八环外的贫民窟,名为“丽景秋庭”的安置房小区,无数耗子洞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行吧,聊胜于无。沈桐拦了辆出租车,谨慎地询问了一下司机:“师傅,请问你们这里可以手机付款吗?”
  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反问:“你说呢?”
  沈桐:“我不知道呀。”
  司机:“现在什么年代?”
  沈桐愣神,心想着莫非这司机大哥也是穿越来的?!
  然后司机把付款码举给他看了:“当然可以啊!”
  “哦。”
  沈桐放心了,原主的手机账户里还是有钱的,且能够通过指纹解锁来确认付款。看来这《臆乱情谜》世界和他自己的世界差别不大,作者“小蛮腰”还是比较写实的。
  沈桐上了车,看见后视镜中的自己还是那张招恨的脸,莫名还有点生气,怎么就不能丑一点了!俗话说得好,人丑一圈,祸少三千,他前二十二年已经把这真理的反面实践得透透的了。
  就在关车门的瞬间,沈桐看见刚才那辆飞驰而过的重机车又拐了回来。他正纳闷这里怎么不禁摩时,那戴头盔的小伙就朝他抬了下巴,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名字?嗬!
  沈桐认定这小伙是想跟他交朋友才来搭讪的,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碰上。他这人没别的突出优点,就是颜值高。高到什么程度呢,无论什么时候放到什么样的人群里,他永远能凭着精致的五官和一身白皮儿鹤立鸡群。
  但就是这样长相优秀的人,偏偏选择了埋没自己,要靠才华吃饭。
  他也知道《臆乱情谜》里的沈桐跟他不一样,虽然只来得及看了几个章节,但从文案中已经知道了这个男配的结局——靠脸吃软饭,吃得很成功,哄得苏毓团团转,两手空空套得大半云弧股份,甚至在苏毓死后还野心勃勃想要吞了苏烈的那一份,可惜兵败垂成了。
  沈桐只能看见骑摩托小伙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暗藏凛凛之光,是双好眼睛。再看身条儿,板正,结实,腿长,是个大高个儿。但,即便这样也不能随意就接受陌生人的好友申请,于是沈桐答:“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
  小伙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来,听着沉闷闷的,似乎没什么耐心:“我问你名字,你说不方便?”
  沈桐友好地笑笑:“抱歉,我不会随便把名字告诉陌生人的。”
  小伙:“那好,我跟你交换,我叫苏烈,你呢,是不是叫沈桐?”
  苏烈,苏烈!是男主苏烈!
  沈桐抓住驾驶座的椅背冲司机喊:“师傅开车!”
  司机:“你还没告诉我去哪儿。”
  沈桐:“先开!甩掉这个骑摩托的!”
  司机一听顿时鸡血灌体,忽地一踩油门,蹿了出去。沈桐被闪了一下,抓着车顶把手才堪堪坐稳,朝后头看了一眼,苏烈果然在穷追不舍!
  于是就有了先前那一幕,英勇无畏的出租车司机给自己平淡的人生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给沈桐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下车之后沈桐差点吐了,司机欢畅地听着钱款到账的提示音,冲他招手:“谢了啊,加个好友吧,下次有这种情况再找我!随叫随到!”
  沈桐的脸都绿了,慌不择路地钻进丽水秋庭小区的侧门,直奔出租屋。
  云弧街道上,苏烈还在跟交警掰扯。
  “干什么拦我?”英气逼人的脸上散发着年轻人的蓬勃生机,苏烈稍有些不甘心。
  交警:“有人举报你违规上路,还超速,这路段不能骑摩托车不知道么,叫什么名字?”
  苏烈:“刚刚前面那辆出租车也超速,怎么不去拦?”
  交警:“我们人手有限,普通的超速自然有电子眼抓拍,不用你操心。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出来看看。”
  苏烈气不打一处来,那家伙竟然敢打电话举报他,简直找死。他拿出了身份证递给交警,交警一看,果然还未成年!于是这张身份证就和他的机车一起被扣了。
  交警一边登记一边说:“摩托车我要拖走,你也跟我走一趟吧,打电话叫家长来交罚款。”
  苏烈满不在乎:“用不着那么麻烦,我现在就能交。”
  交警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也不行,未成年就得叫家长,走吧!”
  衰透了,苏烈自打会骑摩托车之后还没遇到过这种状况。拜沈桐所赐,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进交警大队的经历。
  苏烈现在读高二,是个学生混子不假,但他算不上刺儿头,平时乖张任性一点儿那是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大半都会有的特征,一旦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得乖乖叫家长,总不至于跟交警打一架,再驾车潜逃什么的。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周明翰的助理赵安东就赶到了派出所。他撂下东西就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打开手机开始订机票,头也不抬地说:“交警同志不好意思,该怎么处理您直接说就行,需要交多少罚款?要拘留吗?”
  交警还没说话苏烈就先开口了:“表哥怎么没亲自来?”
  赵安东订完机票又开始订酒店,说:“我的小少爷啊,他哪有时间跑这儿来管你,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你叫女王陛下亲自来行不行?别什么事情都找你表哥,他很忙的。”
  苏烈避重就轻:“我看你比他还忙。”
  到了哪儿都不忘办公,这人还真是得了他表哥周明翰的真传。当然,要是换了他家女王陛下过来,只怕不是持续办公那么简单,她还得在百忙之中抽空给苏烈来一腿训儿踢。
  交警拿来各种交规条款给赵安东看,一边讲解处罚的依据一边对苏烈例行训导遵守交规的重要性,听见苏烈嘀咕:“那条街都是我家捐款修的,我竟然还不能在自家街上骑车了,什么道理......”
  交警哼笑,心想这小伙真是,青春期,什么大话都敢讲。“啪”地一声按了三张纸在桌上,交警冲他道:“仔细读读,读完之后做个测验,过关之后在纸上逐个签字确认,然后就可以走了。”
  苏烈拿起来展开看,一张是《未成年人交通规则常识测验题》,另一张是《未成年人遵守交规倡导协议书》,最后一张是《关于开展未成年人违反交规口头教育工作的实施办法》。
  “……这什么鬼东西,交警大队什么时候也搞这一套了?”苏烈深表不屑,“签了这个并不能代表下次就不会再违反交规,净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交警:“嗯,但至少能代表你已经接受过组织的训导了,以后再犯就从重处罚。快做题吧!”
  赵安东也在一旁催他快做题,说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做完题赶紧回去。苏烈无可奈何,恨恨地拿起了笔。
  作者有话要说:小可爱们喜欢的话请收藏哈!
 
 
第2章 2. 穷凶极恶的书
  沈桐按照指示找到了出租屋,到了门口他又遇到问题了——钥匙在哪儿?
  他赶紧翻开《臆乱情谜》查找细节,竟然还真有介绍:沈桐掀开门口脚垫下藏着的一把备用钥匙,吹了下灰尘打开了门。房间已经有一段日子没人住了,一股霉味儿直冲脑仁,沈桐皱了眉,住进了豪华别墅的人已经没办法适应这种恶劣的环境了。
  写得还挺细致的。
  沈桐本人并没有住进豪华别墅的好命,但他原来的小屋还是很整洁很温馨的,通风也不错。他做好了霉味儿扑鼻的准备,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不得不说,这屋子,还真是家徒四壁。也难怪原版沈桐会变得那么极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一旦得到过天降的横财,再想把这横财夺走就难了,那就相当于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会像惹毛了疯狗一样严重。
  既来之则安之,沈桐打开衣柜找出一身干净的衣物,洗了个澡之后又点了份外卖,决定先好好休息一晚,其余的事明天再说。
  然而睡到半夜,墙上的摆钟突然敲响了,沈桐猛地惊醒,打开床头灯坐了起来,听见摆钟又敲了十一下。半夜十二点摆钟会报时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家人竟然会有这么具有年代感的物件。
  沈桐下床穿鞋,忽然就停住不动了。
  他看见桌上的书自己翻开了。
  沈桐的心脏猛然收紧,忍着逃跑的冲动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的文字,只见第一章 写着:苏烈在咖啡馆见到了沈桐,出乎他的意料,这沈桐的长相并不妖冶,相反的,他眉眼温和顺从,皮肤白皙到近乎脆弱,看起来年龄比实际要小,与人丝毫不会构成威胁的模样。苏毓笑着向他介绍……
  这一章是沈桐看过的,但接下来的内容却看不了了,因为那些字迹正在奇异地消失,像是有一支看不见的消除笔正在一段段擦拭。
  沈桐脑中一片空白,他认为自己是被摆钟惊吓到神智失常了,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幻觉。但少顷之后发生的状况再次让他认清了现实——《臆乱情谜》的内容正在变化!
 
 
第一章 的文字开始慢慢恢复,只不过排列顺序变了,大致就是说由于沈桐的举报导致苏烈进了交警大队,他表哥周明翰的助理来交罚款之类的,后面写着:苏烈跟随着赵安东出了交警大队的门,司机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然而他们今天走背字,赵安东因为忙着看手机而被托运违停车辆的大卡车蹭了一下,肩膀见了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