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温先生的溺爱公式(近代现代)——不戴套的键盘

时间:2019-07-14 09:39:08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温先生的溺爱公式》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文案:
自有记忆以来,温亦然就明白温亦尘是他的兄弟,他们之间注定了有无法跨越的鸿沟。
温亦然将爱意小心翼翼地埋藏,做一个恪尽职守的好弟弟,直到秦风的出现,彻底打碎了他所有的期望。
都说百无一用是情深,温亦然原来是不相信的,后来他才明白,情到深处,心不由己。
此文狗血高能,前期虐受,后期虐攻,伪兄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亦尘,温亦然 ┃ 配角:樊向阳,秦风,乔希恒,顾青,陆航 ┃ 其它:伪兄弟,狗血,HE
 
 
  ☆、【序章】
 
  碧蓝的海面波光粼粼,一艘纯白的豪华游艇上气氛如履薄冰。凶神恶煞的刀疤男站在船头,一手握着开膛的枪指着跪在一旁的青年男子,一手揪住匍匐在地奄奄一息的男人的头发。
  “温亦尘,你到底想好了没?要救哪一个?还是说他们俩,你一个都不想让他们活?!”
  血水渗透温亦然纯白的衬衫,被人打断的手指根本无法支撑地面,只能狼狈地趴在地上,任由刺骨的疼痛贯穿全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被刀疤男用枪指住脑袋的秦风向温亦然投去求救的眼神,在温室长大的少爷从未见过如此真枪实弹的场景,只希望能够早日脱离这场苦难。
  “郑海,你有什么事就冲我来,不要伤害他们。”温亦尘看着温亦然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心如刀绞却又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只为了不让对方有任何可乘之机。
  “啧,温大少这是想一个换俩?”郑海不屑地笑了一下。
  温亦尘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废话少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呵呵。”郑海阴沉的笑令人毛骨悚然,“我想看看,你怎么在这两人之间选一个活下来。”
  温亦然还未回答,突如其来的浪潮将游艇高高甩起,秦风一个重心不稳顺着光滑的船面下滑,温亦尘眼疾手快地将秦风拽到身后。原以为是老天帮忙,有惊无险地获救一个,熟不知秦风早已和郑海串通一气,要置温亦然于死地。
  巨大的海浪掩盖了盘旋在高空的直升机哗哗作响的声音,樊向阳神色紧张,询问身边手握□□的男人:“你有多少把握可以射中?”
  男人瞥了一眼樊向阳,轻轻一笑:“樊少这是不信我的枪法?”
  说话的男人叫陆朔,退役于英国皇家骑兵队,曾在2500米的距离上,用L115A3型远程□□击毙两名恐怖分子,他的枪法精准无比,可谓百发百中,从未失手过。
  “是我紧张了。”自从听说温亦然被郑海挟持,樊向阳的心一直吊在嗓子眼,这几日连眼睛都没合过。
  “别紧张。”只听子弹上膛,陆朔从容一笑,“很快就结束了。”
  人质逃走了一个,如今郑海的手上只剩下温亦然,这是他最后的底牌。郑海一把拽起温亦然,冰冷的枪口对准他的脑门,放肆大笑:”哈哈,温亦尘,看来老天爷已经替你做选择了!“
  温亦然勉强睁开被血水打湿的睫毛,他看到秦风仿一脸惊恐地躲在温亦尘身后,温亦尘高大的身躯像一堵高耸入云的墙,牢牢挡在秦风面前,随时能为那人抵挡千军万马。
  这样感人肺腑的场景□□裸地嘲讽了温亦然小心翼翼珍藏多年的爱意,他自欺欺人地以为温亦尘是爱他的,只是横加在他们之间的阻碍太多,让温亦尘无法决断。现在看来,温亦尘所谓的温柔从来不属于自己,这个男人会对他关怀备至,也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弟弟。
  那一夜的缠绵缱绻在血液里流淌,骨髓中都渗透着令人筋骨酸软的温暖,如今只剩下锥心刺骨的寒凉。
  从始至终,温亦尘都不曾属于他。
  温亦尘眼见温亦然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完全不顾自身安危想上前与郑海来一场殊死搏斗,可从天而降的子弹突然穿透郑海的后脑勺,滚烫的血液猝不及防地飞溅满地,不少还溅落在温亦尘冰凉的面孔上。
  郑海的双眸瞪得如铜铃一般大,仿佛眼前的一切多么不可置信,他的身躯缓缓向后倒去,最终掉入了大海之中。直升机上的陆朔收起枪,转头问樊向阳:”有烟吗?“
  樊向阳愣了一秒,随即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替陆朔点上烟。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樊向阳还没反应过来,陆朔射出的子弹已经穿过郑海的脑袋,瞬间令他命丧黄泉。
  陆朔将枪丢到座位上,重重吸了一口烟,缓缓呼出烟圈:”这种场景樊少见过不少吧?“
  杀人对樊向阳这种混黑道的家族来说是家常便饭,他自认枪法够快够准,可刚才陆朔的枪法却让他大开眼界。直升机距离船面差不多有2500米,之前听徐枫称赞陆朔的枪法还以为吹嘘的成分居多,若不是今天亲眼看到,樊向阳是绝不会相信的。
  郑海一死,温亦尘像疯了似的冲上前,脱下身上的外套牢牢裹住温亦然衣衫褴褛的身躯,不停安慰以为受惊的人:”然然,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温亦然无视一脸焦急的温亦尘,缓缓举起那只被郑海废了的右手,怔怔地出神望着。温亦尘的心在半空狠狠跳了一下,只听温亦然轻声道:”扶我起来。“
  温亦尘小心翼翼地将温亦然搀扶起来,两人还未完全站稳,温亦然用尽浑身的力气将温亦尘推开,用仅能活动的左手抓住栏杆,一只腿跨了出去,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上面看着一脸慌张的温亦尘。
  秦风想要搀扶温亦尘,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拍开,眼前的温亦然已经没有了对生的期待,连眼底炙热的爱恋都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温亦尘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他不知道温亦然想干什么,但又不敢惊动眼前心思脆弱的人,只能放低声音,轻柔地诱哄对方:”然然,你不要坐在那里,很危险的。有什么话,你下来说,好不好?“
  温亦然双眸含泪,唇角勾着浅笑,依稀回到了年少时的模样。那时候,他还没有爱上温亦尘。
  当郑海将他和温亦尘的电话录音播放给温亦然听时,温亦然是不相信的,他不信温亦尘会如此果断地选择秦风,更不相信自己在温亦尘心中没有一席之地。因为温亦尘的选择,郑海打断了他的右手,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几次昏死过去,又被冰水浇醒过来。
  原来爱一个人,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温亦尘……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没遇见过你。”
  温亦然看着温亦尘,缓缓张开双臂,摇摇欲坠的身体微微后仰,仿佛彻底解脱一般。
  “不要——”
  温亦尘如困兽般的嘶吼声响彻天空,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可一切为时已晚,温亦然的指尖滑过他的手掌,紧接着扑通一声,坠入汪洋大海。
  这一刻,温亦尘的心随着温亦然一起跌入了海底。
  温亦尘爬上栏杆,也想一同跳下去,好在秦风反应够快,他冲上前死死拦腰抱住温亦尘,大声叫喊那几个目瞪口呆的保镖:”还不快把他拦下来!“
  保镖闻声上前,其中两个抓住温亦尘的手,另外两个拽住他的脚,好不容易将温亦尘拦了下来:”温少爷,你不要激动!“
  “然然!然然!你回来!回来啊!”
  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得到了却不知珍惜,温亦尘犯了一个天下人都会犯的错。只是有些人的错误可以弥补,而他的错误却需要用余生忏悔。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今天开新文,么么哒。
仙女们久等啦。
 
  ☆、【第一章】
 
  前往伦敦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上,一场车祸夺走了温亦然父母的性命,被母亲护在身下的温亦然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干涸的血迹凝固在温亦然稚嫩的面庞,他瑟瑟发抖地蹲坐在手术室门口,脑海里不停闪过父母血流不止的模样。
  接到医院通知的温泽和童筱带着温亦尘马不停蹄地赶来,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温亦然的父母因抢救无效而宣布死亡。
  温泽看到弟弟温绗冰冷的尸体,眼泪猝不及防地滑落,童筱承受不了这样生死离别的场面而紧紧抱着温亦尘,哭得泣不成声。
  这一年,温亦然五岁,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温亦尘。
  温绗当年执意与钟琳结婚,导致父亲一气之下将他赶出家门,往后五年他从未踏进家门半步,以此来向父亲抗议。
  虽然离开温家的生活大不如前,但好在温绗和钟琳恩爱有加,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温泽本来想等过几年,父亲气消了,便把温绗一家接回来。
  谁都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温泽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走到温亦然面前,缓缓蹲下身,这是他第一次见温亦然。相比温绗,温亦然长得与钟琳更为相像。
  “然然。”温泽心中说不出的懊悔,如果当年他能够阻止父亲,温绗也不会落得这样凄惨的结局。
  温亦然从未见过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仔细打量发现这人眉宇间与父亲有几分神似,无端多了许多好感。
  “是我对不起你父亲。”温泽一边忏悔,一边将温亦然搂入怀中,“还好你没事。”
  温泽的怀抱宽厚温暖,不经让温亦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每当自己受伤委屈时,父亲总会给他一个拥抱,安慰他不会有事。
  温绗和钟琳下葬以后,温泽即刻办理了收养温亦然的手续,并向警局施压尽快找到肇事者。因为死者是温氏地产的小公子,警局方面相当重视,很快确定了肇事司机的身份,可惜的是,那人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温亦然回到温家第一天,温泽便将大他两岁的温亦尘叫来嘱咐:“亦尘,从今天起,然然就是你弟弟了,你要好好保护他,知道吗?”
  向来在家像个小皇帝的温亦尘突然多了个弟弟,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他不想承认不知从何而来的温亦然是他弟弟,但迫于温泽的威严,他又不得不服从。
  温亦尘生得精致漂亮,完全继承童筱的美貌,但漂亮归漂亮,连半分女气都没有,绝不会让人错认为女生。孩子通常对漂亮的人或事物没有多大抵抗力,温亦然先前在医院见到温亦尘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靠近他。
  “你好……”被温泽护在怀中的温亦然颤颤巍巍地伸出手。
  温亦尘讨厌温亦然,这个从天而降的弟弟无端夺走了父母对他的关爱,尤其向来不苟言笑的温泽每次见到温亦然,总是柔声细语,还会将他抱在怀中,逗他开心,这都是自己没有的特权,凭什么温亦然可以?
  温亦尘极面无表情地和温亦然握了握手:“你好。”
  这是一个不愉快的开始,温亦然在温亦尘的面孔上没有读到半分喜悦,他明白自己在这个家是多余的。
  温亦尘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和温亦然一直相安无事地共处到他上了高中。
  两人同在一所学校,温亦然在初中部,温亦尘在高中部。他们每天一起出门,由司机送到学校,进校以后,便互不相干。
  温亦尘有意疏离温亦然,他自认能够像现在这样平心静气对待一个横空降临的弟弟,已经实属不易。好在温亦然擅长察言观色,他知道温亦尘不喜欢他,即便自己很想靠近对方,也只能保持适当的距离,以免惹得温亦尘对他更加厌恶。
  当温亦尘以为,他和温亦然的关系会这样不瘟不火地持续到分道扬镳,一次小事件却在他心底激起了水花。
  那天是温亦然十五岁生日,出门前童筱特地嘱咐温亦尘,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去温亦然班级接他,给他一个惊喜,如果可以,最好趁午休出去买个生日礼物。
  温亦尘讨厌形式感的东西,更讨厌无论童筱还是温泽都把温亦然当成温室里的花朵一样守护,小心翼翼得仿佛一不留神他就会枯萎。
  因为受不了童筱狂轰滥炸的念叨,温亦尘在学校附近的精品店随手挑了支钢笔作为礼物,他知道无论自己送什么,温亦然都会高兴地接受。
  到了放学的时间,温亦尘无奈推掉同学邀约,跑到初中部去接温亦然。来到教室,温亦尘发现里面早已空无一人,正觉得奇怪,一个学生迎面慌慌张张跑来。
  “温学长!”学生见到温亦尘活像见到救星,“亦然,他被高年级的几个流氓抢劫了!”
  “什么?”温亦尘面色瞬间变得凝重,“他现在在哪里?”
  “就、就在学校操场后面的花园。”学生脸色被吓得脸色惨白,连说话都带哆嗦。因为他乖乖交出口袋里的钱,高年级那几个没多为难他就放他走了。
  温亦然平时看着糯软好欺,关键时刻脾气竟然那么犟,死都不肯把钱交出去。
  虽说温亦尘不喜欢温亦然,但也没有别人欺负温亦然的道理。他一路狂奔来到后花园,果不其然温亦然死死抱着书包倒在地上,几个身强体壮的男生对着他瘦弱的身躯拳打脚踢。
  温亦尘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打破混乱的场面,严肃禁欲的面孔透出一股戾气:“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人齐刷刷转过头,他们先是无谓地窃窃私语几句,随后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拽起温亦然的头发,毫不畏惧地向温亦尘挑衅:“哟,这不是温大少么?来救你弟弟?”
  温亦然脸上、身上都是伤口,他被迫仰起头,剧烈的疼痛几乎逼落盛满眼眶的泪水,为了不让温亦尘担心,温亦然死死咬住牙,将疼痛的哽咽声吞回肚子。
  “你们还知道他是我弟弟?”
  温亦尘的脸长得太过精致漂亮,以致于对方根本不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当回事,把他当作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温大少这是想替代你弟弟?”男生恶狠狠地揪了一下温亦然的头发。
  温亦然双眸中跳动着红色火焰,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直线,紧握的双拳指骨咯咯作响,像是随时准备出击:“放了他。”
  “那就要看温大少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男生向站在一旁的两个人递了个眼色,那两人瞥了一眼温亦尘瘦弱的身板,扭扭脖子,一步步朝他逼近。
  温亦尘微微勾起嘴角,轻松自如地应对凶猛的攻击,转眼之间两个男生嚎叫着倒地,一个紧紧抱着被扭断的胳膊,一个紧紧抱着被踢得无法动弹的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