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温先生的溺爱公式(近代现代)——不戴套的键盘

时间:2019-07-14 09:39:08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温亦然哭笑不得:“哥,这事不能开玩笑的。脑震荡怎么可能揉揉就好了,得去医院检查。”
  “你知道我不喜欢去医院。”温亦尘说得轻描淡写,“这也是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读医不是吗?”
  温亦然选择读医,确实大部分原因是为了温亦尘,但还有一小部分是因为他确实喜欢医生救死扶伤的样子。他的拇指恰到好处地按揉温亦尘的太阳穴,小声劝说道:“等会儿下去,你就和叔叔认个错,别再跟他犟了。”
  温亦尘哼哼了一下:“他不找我麻烦,我乐得清闲。”
  “叔叔也是为了你好。”温亦然和温亦尘提出交换条件,“我都答应你回温氏医院工作了,你就答应我,听一次叔叔的话,不行吗?”
  温亦尘忽然睁开眼,盯着温亦然看了一会儿,看得温亦然眼神都开始躲闪了,他才又闭上眼睛,轻声应答:“好,就一次。”
  第二天,温亦尘不情愿地把温亦然送到医院实习,陆航这次学聪明了,没在医院门口等温亦然。
  “你这黑眼圈怎么回事?昨晚熬夜了?”温亦然被陆航脸上两个深黑色的眼袋吓了一跳。
  陆航伸了懒腰,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昨天十二点才离开医院。”
  温亦然惊讶地问道:“你没找你爸来接你?”
  “我们进隔离室之前不是随身物品都被没收了吗?”陆航白了个眼,“怎么打电话叫我爸来接我?”
  温亦然有点想不通了:“我哥说是医院通知他,我出事了。难道医院没有通知你爸?”
  “我靠。亦然,你还真是傻白甜啊。”陆航揉了一把脸,一副‘我败给你’的样子,“艾滋病患者割腕放血这种事,医院怎么可能大肆宣传?还去通知家属?你哥肯定和医院的医生提前打过招呼,好好‘监视’你。”
  “你胡说。”听见陆航这么说温亦尘,温亦然当下就翻脸了,“我哥不会那么做的。”
  陆航心想,温亦尘到底怎么给温亦然洗脑的,怎么他说什么,温亦然都深信不疑呢?
  “不信就算了,反正谁都没你哥重要。”陆航挥挥手,不想再谈昨晚不愉快的经历,转移话题道,“这周六我生日,你记得来参加。”
  温亦然想了想,说道:“那我得跟我哥说一下。”
  陆航忍不住吐槽:“温亦然,你是三岁小孩吗?什么事都要和你哥报备?”
  “我哥会担心我的。”
  “你叔叔阿姨都不管,他一个当哥哥的,是不是把你看得太紧了?”陆航神经大条,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话说到了温亦然的痛处,“你都这么大了,他一个温氏地产的继承人,早晚也得结婚生子,还打算一辈子把你这样禁锢吗?”
  结婚生子。
  温亦然呼吸一滞,脸上血色尽褪。
  等了半天没等到温亦然的回答,陆航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比死人还惨白的脸。
  “亦然,你别吓我啊,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差?”陆航手忙脚乱地问起来。
  温亦然扶着墙,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呼吸。
  “喂,亦然,你到底怎么了?!”
  陆航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缥缈,温亦然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从脚底被抽走,眼前的事物也是模糊一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对温亦尘的感情不再纯粹,希望那个人眼里只有自己,甚至心甘情愿被束缚、被禁锢。
  陆航搀扶温亦然在附近的长椅上坐下,又从附近的医生办公室要了一杯凉水,逼着温亦然喝下以后,他的脸色才稍稍恢复了些血色。
  “抱歉,吓到你了。”温亦然轻轻喘息道歉。
  陆航真是被吓出一身冷汗,还好温亦然没出什么事,不然温亦尘能扒掉他一层皮。
  “确实快被你吓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打卡准时更新,求收藏,求留言=3=
 
  ☆、【第六章】
 
  
  一天的实习结束,温亦尘照常来接温亦然下班,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出神,似乎陷入了沉思。
  温亦尘忙着和回顾远扬的短信,没注意到温亦然的神情。等他发完消息,温亦然也收起了思绪,说道:“哥,这周六陆航生日,我要去参加。”
  “啧。”提起陆航,温亦尘不悦地皱了皱眉,“他不是刚过完生日吗?”
  温亦然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是去年的吧。”
  无关紧要的人,温亦尘自然不会劳神上心,他问道:“几点?”
  “他没跟我说,估计是晚上吧。”考虑到陆航往年的安排,温亦然心想今年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差别。
  陆航生日当天,温亦尘亲自把温亦然送到他家,陆航父母见了温亦尘,热情邀请他一起参加,最后被他万言拒绝了。陆航摸摸替自己捏了一把汗,幸好没留下来,不然今晚这生日派对可玩不尽兴了,他还准备给温亦然介绍几个漂亮姑娘呢。
  “几点结束?”温亦尘黑着脸问陆航。
  陆航小心翼翼说道:“十点?”
  “九点。”
  说完,温亦尘转身离开,似乎陆航的回答,在他这里并不重要。陆航翻了个白眼,搂过温亦然的肩膀,笑嘻嘻说道:“别说哥们儿我不够意思,今晚可是有好说美女在场,你看看哪个喜欢,就地解决了。”
  “我现在挺好,你留着自己享受吧。”温亦然断然拒绝了陆航的好意。
  陆航恨铁不成地骂道:“卧槽,温亦然,你出息点,行不行?你哥上过的人都快排长龙了,你他妈还是单身小处男,像话吗?”
  温亦然没答话,拿开陆航放在他肩上的手,淡淡道:“进去吧,大家都在等你。”
  生日派对上,大家尽情狂欢,大部分在场的男生都是左拥右抱,坐在角落独自喝酒的温亦然与热情似火的气氛格格不入。陆航随便叫了个姑娘,指了指温亦然坐的地方道:“今晚把他搞定了,我给你三倍的钱。”
  姑娘眨了一下眼,自信满满地说道:“交给我吧。”
  姑娘和温亦然聊上之后,就开始拼命给他灌酒。一杯,两杯、三杯……温亦然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他无力地摇着头拒绝:“不能,不能在喝了……”
  见时机成熟,姑娘赶紧屁颠屁颠扶起温亦然,柔声道:“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喝得烂醉如泥的温亦然真以为对方要送他回房休息,还傻乎乎地道谢:“谢、谢谢你……”
  酒吧里,温亦尘时不时看几眼手机,心神不宁地接过顾远扬递来的酒。顾远扬故意松开手,走神的温亦尘没接住,酒杯掉到了地上,他低声咒骂:“顾远扬,你搞什么名堂?没长眼睛吗?”
  “手机上长黄金了你一直看啊?”顾远扬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温亦尘拿过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擦被酒水打湿的裤脚,起身准备离开。顾远扬见他要走,赶紧阻止:“怎么今天那么早就走?店里来了很多好看的男生,好几个我看很合你口味,不玩玩啊?”
  “你自己玩吧,我要去接然然。”
  “你宝贝弟弟大晚上不在家,去哪儿了?”顾远扬知道温亦尘看温亦然看的紧,基本不允许温亦然晚上出门,除非提前报备。
  “今天是陆航的生日。”
  顾远扬忍不住吐槽起来温亦尘弟控的毛病:“不是我说啊,亦尘。你弟弟老大不小了,你成天把他当三岁小孩一样看着,不累吗?”
  “他是我弟弟。”温亦尘讨厌别人对他管教弟弟指手画脚,“怎么管是我的事。”
  顾远扬懒得说了,挥挥手道:“真扫兴,你走吧,我自己玩。”
  陆航没想到,说好九点来接温亦然的温亦尘,竟然八点就来了。
  目中无人惯了的温亦尘连进门都没打招呼,直奔生日会现场,扫视一周没看见温亦然,直接把喝高了的陆航一把拽起来:“然然呢?”
  陆航哪儿还认得出温亦尘,直接破口大骂:“你他妈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
  众目睽睽之下,温亦尘把陆航直接扔进了泳池,生日会上的人倒吸一口气,谁都不敢上前阻止。被迫吞了几口水,陆航狼狈地扑腾着摸到泳池边缘的瓷砖,温亦尘哪儿那么容易放过他,他抓起陆航的头发,将他重新摁回泳池。
  所幸陆航父母出现的及时,否则他差点被温亦尘弄死了。
  “温少爷,有话好好说,别动手!”陆父大惊失色地喊道。
  陆母心疼得不行,朝家里的佣人撒气:“都眼睛瞎了啊?还不快去拿浴巾过来?”
  “然然呢?”温亦尘看都没看陆航父母一眼,两眼死死盯着陆航,狰狞的样子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
  陆航喘着粗气,哆哆嗦嗦说道:“房、房间……”
  陆家虽不比温家大,但七八个卧室,找起来也挺费劲。温亦尘毫不客气地将卧室的门一个个踹开,当他踹开走廊尽头的卧室时,只见一个姑娘正在脱温亦然的裤子。
  看着这景象,无法遏制的怒火直冲脑门,温亦尘冲上前,将跪在床上前的姑娘拽到了地上。姑娘吓得脸色惨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不、不关……我、我的事。”
  秉持不打女人的原则,温亦尘没有出手,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温亦然身上。
  温亦然的呼吸绵长而平稳,他轻轻翻了个身,睁开眼,与温亦尘对视了一秒,微微一笑:“哥,你来啦。”说完,又睡了过去,仿佛刚才睁眼说话的人压根不是他。
  本来还气得咬牙切齿的温亦尘,看见温亦然这副温软无辜的模样,心口的活火山瞬间不见了。
  回家以后,温亦尘让保姆煮了生姜汤给温亦然解酒。因为生姜辛辣的味道,温亦然喝了几口就不愿意再喝了。温亦尘担心他后半夜醉吐,就把温亦然留在自己房里睡下了。
  成年以后,温亦然再也没有和温亦尘同床共枕过,所以当他后半夜醒来,想要上个厕所,却发现温亦尘睡在身边时,吓得差点叫出了声。
  皎洁的月光透过朦胧的纱窗散落一地,温亦然恍惚间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他低下头,情不自禁地吻上温亦尘的唇,微凉的触感让他瞬间清醒过来。温亦然踉跄着走下床,跌跌撞撞跑进楼下的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冻的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他到底干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温渣渣爆发
 
  ☆、【第七章】
 
  温亦尘翻了个身,手臂垂落的地方一片冰凉,他睁开眼,发现温亦然不在身边。
  难道回自己房间了?
  温亦尘有点不放心,来到隔壁房间查看,里面空无一人。这大半夜的,温亦然不睡觉,跑去干什么了?
  温亦然赤着脚踩在厨房冰冷的瓷砖上,丝毫没有注意身后正在靠近他的温亦尘。他拧好矿泉水瓶盖,转过身,直直地撞进了温亦尘怀里。
  “呜。”温亦然揉了揉脑门,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人。
  温亦尘双手插在胸前,身体倾斜地倚靠在冰箱上,问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干什么呢?”
  “喝水。”温亦然一边回答,一边晃了晃手中剩下的半瓶矿泉水。
  “正好我也有点渴了。”说完,温亦尘直接拿过温亦尘手里的水。
  “诶,等——”
  温亦然正想说让温亦尘开瓶新的,这瓶他喝过了。可惜,温亦尘压根没给他这样的机会,直接把剩下的半瓶水咕咚咕咚喝完了。
  温亦尘将空瓶子扔进可回收垃圾桶,问道:“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想说那瓶我喝过了。”温亦然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应该开瓶新的才对。”
  温亦尘挑眉问道:“你有病?”
  “我怕你有病。”温亦然难得打趣道。
  这玩笑换作别人开,温亦尘可能已经动手了。不过,开玩笑的人是温亦然,温亦尘也就一笑而过,不在意地摸了摸他的头:“回去睡吧,你明天还得上班。”
  两人上楼后,温亦然走向自己的卧室,温亦尘上前拉住他的手,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
  幸好卧室没开灯,温亦尘看不到温亦然脸红的样子,他怔了一下,声音再度扬起:“我还是回房吧,我都那么大了。”
  “再大你都是我弟弟。”
  温亦尘的态度强硬又霸道,他抱着温亦然躺进被窝,温热的呼吸扑在温亦然白皙的后颈,气氛里掺杂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这一晚,温亦然没睡好,而温亦尘却睡得意外沉。
  早晨,童筱去敲温亦然的房间,敲了几下都没人应答,以为他没听见,便推门走了进去。
  床铺叠得整整齐齐,一点褶皱都没有,完全不像有人睡过。
  童筱带着疑惑敲了温亦尘的门,敲了几下也是无人应答。这一个两个的都怎么回事?难道温亦尘也不在房间?
  “亦尘,亦尘,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哦。”童筱一边说,一边开门走了进去。
  宽敞的大床上,温亦尘两只手搂着温亦然的腰,下巴靠着他的肩膀,这样的画面童筱见过无数次,只当他们兄弟感情好,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童筱拉开卧室的窗帘,刺眼的光线让床上的两人同时扯起被子盖上脑袋。
  “亦尘,然然,该起床了!”
  温亦尘懒洋洋地说道:“妈,你好烦。”
  “你自己偷懒就算了,别带上然然,他今天还得去实习呢。”童筱一把拽下被子,强迫两人起床。
  温亦然揉揉眼睛,想要起身,又被温亦尘拽了回来:“迟到就迟到,那种破医院,有什么好去的,咱们家又不是养不起然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