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温先生的溺爱公式(近代现代)——不戴套的键盘

时间:2019-07-14 09:39:08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哥,你别闹了,我得起床了。”
  一晚上没睡好的温亦然,直到天亮才稍稍有了点睡意,要不是今天要去上班,他真想睡到天荒地老。
  温亦尘挠了一把头发,无奈松开温亦然,不耐烦地说道:“妈,我们都起了,你可以出去了吧?我们换衣服你也要看?”
  “那你们动作快点,然然要迟到了。”
  温亦然紧赶慢赶,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总算赶上了实习。
  今天周日,本来是不用实习的,但张医生说周日他没有门诊,正好要去住院部巡房,替几个手术后的病人检查,他们可以随行学习。
  温亦然来到张医生的办公室,没见到陆航的身影。平时陆航都来得挺早,难道昨晚喝多了,今天起不来?
  “亦然啊,你来了啊,那我们出发吧。”张医生把今天要检查的几个病人的病例复印件递给温亦然,“陆航请假,来不了了。”
  看来真是喝多了。
  温亦然接过病例,随张医生来到住院部。
  经过一个上午的奔波,温亦然又学到不少新知识,果然实践比纸上谈兵有用多了。
  “亦然啊,下午也没什么事了,你就回家休息吧。”
  “好。今天辛苦你了,张医生。”
  “哪里,都是我应该做的。”
  结束实习后,温亦然给陆航打了个电话,滴声持续了许久,对面才传来陆航萎靡不振的声音:“喂……”
  “陆航,你喝瘫了啊?”温亦然被陆航夸张的声音吓了一跳。
  陆航把手机开到免提,四脚朝天躺在床上:“我昨晚可是在鬼门关口走了一回,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
  “哈?”温亦然被陆航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鬼门关口走了一回?”
  “可不是吗?”陆航想起昨晚温亦尘一副要置他于死地的模样,就瑟瑟发抖起来,“我差点死在你哥手上。”
  “跟我哥有什么关系?”
  “他昨晚来接你,我他妈喝高了哪儿还认得出人,就随口骂了一句,他居然把我丢进泳池?!”陆航嗷嗷地阐述昨晚发生的事情经过,“这也就算了,最关键我好不容易摸到岸,他还把我往水里摁。幸好我爸妈来的快,不然我能要死在自家游泳池了。”
  温亦然知道温亦尘不喜欢陆航,但没想到温亦尘真有弄死他的心思。
  “对不起,陆航。这件事都是我的错。”
  “别别别,跟你没关系啊,别瞎说。”陆航从床上坐了起来,“都是你那个弟控哥哥太可怕。说真的,亦然,你不考虑搬出来住吗?”
  “目前没这个打算吧。”
  “哎,算了。”陆航觉得自己脑子坏了,才会给温亦然提这个意见,要是被温亦尘知道,恐怕他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反正时间还早,温亦然就去了趟父母的墓地祭拜。温绗和钟琳的墓地一直有专人每天清理,所以周边没有任何杂草,连摆放的花束都是最新鲜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温绗和钟琳的模样在温亦然的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唯一让他印象深刻的便是那场车祸。
  如果没有当年那场灾祸,他不会认识温亦尘,更不会对他产生别样的情愫。
  温亦然一次又一次告诫自己,不能爱上温亦尘,只是心不由己,情不由衷。温亦尘给他的温暖,是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离开墓园后,温亦然坐车回了家,温亦然难得没出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游戏。看见温亦然回来了,满脸惊讶:“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不是说好了我去接你吗?”
  “结束的早,我就自己坐车回来了。”温亦然换上拖鞋,走向客厅。
  “那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温亦然笑道:“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还能走丢吗?”
  “总之以后记得给我打电话。”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温泽对温亦尘说道:“下个月就是你25岁生日了,外面该断的都给我断了,那些狐朋狗友也别再联系了。”
  “还有一个月,你急什么?”温亦尘完全不把温泽的提醒放在心上。
  “你最好心里有点数。”话没说几句,温泽的脾气又要上来了,“别到时候惹出什么麻烦。”                        
作者有话要说:  炮灰受即将出场
 
  ☆、【第八章】
 
  时间就像捏在手心的沙,你捏得越紧,它逃得越快。在极度不情愿的情况下,温亦尘迎来了二十五岁生日。如果在这一天,他可以预测以后发生的事,那么温亦然不至于心如死灰,他也不至于追悔莫及。
  美其名曰生日宴会,温亦尘明白这背后隐藏的商业利益不可估量。为了迎接宾客,温亦尘已经在门口足足站了两个钟头,脸上的假笑都快撑不下去了。那些今晚对他点头哈腰的人,未来都有可能在他背后捅上一刀。
  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束缚在领口的窒息感令温亦尘有些烦躁,他松了松系得过紧的黑色领带,不耐烦地问道:“我到底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给我站好,松松垮垮,像什么样子?”温泽皱眉训斥,“你以为今天是什么场合?你和狐朋狗友的派对吗?”
  “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狐朋狗友?”
  自从高中叛逆期以后,温亦然和温泽的父子关系不断僵化,现在话不到三句就能干起来。温泽看不上温亦尘平日里一起鬼混的富家子弟,温亦尘也看不上温泽介绍的那些虚伪面孔。总之这两人,谁都看不上谁。
  怒火涌上温泽心头,他正要发飙,姗姗来迟的另一位贵客秦硕携带妻子李映雪和儿子秦风缓步而来,一触即发的战争戛然而止。
  “温总,抱歉,我们来迟了,路上有些堵,希望您不要介意。”
  秦硕和温泽年纪相仿,但他的眉宇间不似温泽凌厉,架在鼻梁上的半边框眼镜将他衬得温润儒雅。温亦尘的目光不偏不倚落在秦硕身后的秦风身上,这人皮肤白皙透亮,两条柳眉似弯月,睫毛黑而密,唇角依稀挂着浅笑,模样说不出的好看。
  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低着头的秦风似乎感受到陌生的视线,缓缓抬起头,恰好与温亦尘直勾勾的目光撞上。他微微一怔,随后勾唇浅笑,温亦尘也点头示好,眼前的一切都如细水长流滑过心底。
  “没关系。”温泽看了一眼秦风,向秦硕问道,“这位是您的儿子吧?”
  “对,这是我的儿子,叫秦风。”秦硕招呼身后的秦风走上前,“小风,快跟温叔叔打招呼。”
  秦风的嗓音和温亦然有几分像,如果不仔细听,还可能搞错。
  “您好,温叔叔。”
  “好好好,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孩子。”温泽笑着说道,“小风看起来和我们家然然差不多大。”
  秦硕说道:“快大学毕业了,今年最后一年了。”
  “那比我们然然小一岁。”
  秦硕确实听说过温家还有一个孩子,不过不是温泽的儿子,而是他弟弟温绗的儿子。众所周知,温绗与其夫人在多年前那场人为车祸中丧生,肇事司机至今逍遥法外,而那场车祸中唯一的生还者温亦然被温泽收养了。
  外面有传言,比起温亦尘这个血骨相连的亲儿子,似乎温泽更偏爱温亦然。今日一见,看来所传不假,温泽三句不离温亦然,想必温亦然在他心里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有人到齐后,温泽吩咐下人关闭温宅大门,随后分派了五六个保镖在门口站岗,一概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秦硕在离家前,特别嘱咐李映雪,要和温泽的妻子童筱搞好关系。童筱虽从不插手公司事务,但她和温泽是圈内出了名的模范夫妻,她说的话在温泽面前绝对有分量。
  李映雪为了能给童筱留下好印象,准备将母亲过世前留下的鸽血红宝石项链送给她作为贺礼。要知道,鸽血红是红宝石中的极品颜色,十分罕见。先前很多收藏家踏破秦家大门,想要以高价回收这条鸽血红宝石项链,李映雪连拿都不肯拿出来,今天却拿出来送给童筱,明眼人都明白秦家打的什么算盘。
  “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童筱婉言拒绝,她虽然不是什么宝石专家,但李映雪手上这条价值连城的鸽血红宝石项链,她还是听说过的。
  “温夫人,您误会了。”李映雪很聪明,她立刻换了个方式将礼物送出去,“这条项链是我送给亦尘25岁生日的贺礼,退礼物不太合适吧?”
  温亦然不太习惯穿西装,总觉得有点束手束脚。今晚场合特殊,他必须正装出席,即便觉得不舒服,也只能忍耐到宴会结束。温亦然喜欢淡雅的服装,所以童筱特别为他挑了一身纯白的西装,很符合他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
  温亦然在镜子前转了两圈,确定没什么问题,才走下楼。
  温泽看见楼道口的温亦然,向他招招手喊道:“然然,你到这里来。”
  秦硕看见温亦然的瞬间,大脑似乎被什么钝器敲中,疼得头晕眼花。秦风见状赶紧搀扶秦硕,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药瓶,倒出几颗药片,对温亦尘道:“能不能帮我拿杯水,我爸爸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身边恰好经过一个服务生,温亦尘顺手从托盘上拿了一杯水递给秦风。秦风道谢后,立刻让秦硕服下药,李映雪紧绷的脸色从见到温亦然起就没放松过。
  “您……没事吧?”温亦然低头看了看自己,似乎没什么毛病,怎么秦硕看到他就昏过去了?
  秦风解释道:“我爸爸有头疼这个病很多年了。”
  听到和自己没关系,温亦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秦先生,您要不要去休息室坐一会儿?”温泽有点不放心。
  秦硕挥挥手,面色苍白:“没关系,这毛病吃了药就好。”
  虚惊一场过后,温泽上台致辞,宣布温亦尘自下周起将担任温氏地产总经理一职。台下掌声如雷贯耳,每个人的心思却各不相同。绝大部分人都对温泽的这个决定存有疑虑,虽说温氏早晚需要温亦尘继承,但他年纪轻轻就担任总经理一职,是不是有点太虚了?
  温亦然发现,轮到温亦尘上台说话时,他的目光一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秦风。那种欣赏又带暧昧的目光,让温亦然有点心烦意乱,难道温亦尘看上秦风了?不对,不可能的,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就算温亦尘喜欢他,也不会是认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打卡更新,炮灰出场。
 
  ☆、【第九章】
 
  
  秦风对温亦尘的名字早有耳闻,原以为他是个吊儿郎当的败家子,可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似乎与外面的传言没有半点关系。
  温亦尘和秦风聊得很投缘,谈笑风生的画面无疑刺痛了温亦然的心。他从未见过温亦尘露出那样的神情,双眸专注,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人,像是生怕错过了什么。
  “哇塞,和你哥说话的人是谁啊?”陆航塞了一口蛋糕进嘴巴,嚼了一会儿觉得口干,顺手拿了一杯香槟喝了一口,这才咽下了肚子。
  温亦然双眸微垂,晃了晃酒杯,淡淡道:“不认识。”
  “这是高人啊。”陆航丝毫没有察觉温亦然低落的心情,咋咋呼呼地八卦道,“你哥除了对你,没给什么人看过好脸色吧?那个人居然还能和他谈笑风生,明天太阳是不是要从西边升起来了?”
  温亦然抿了抿嘴唇,眸色幽暗深邃,不待陆航反应过来,他已将半杯红酒一口气饮尽。
  “我的天!”陆航一边叫一边招呼经过的服务生,“你赶紧给我去倒杯苏打水过来,快点!”
  今晚参加生日宴的人非富即贵,服务生绝不敢怠慢了,他赶紧去吧台倒了一杯苏打水给陆航送过来。陆航抢过温亦然手里的空酒杯,硬塞给他一杯苏打水:“你酒量那么差,还敢喝那么猛?你今晚可别再喝了,否则你那弟控哥哥又得以为是我搞的鬼。”
  “他不会在乎的。”温亦然勾了勾唇角,散落在额前的碎发遮挡了他忧伤的神情。
  陆航只当温亦然有些喝醉了,并未往心里去,自顾自说道:“我看你有点醉了,不如和你叔叔阿姨打声招呼,回房休息吧。反正今晚的主角是你哥,不是你。”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弟弟,刚才还没正式介绍过。”
  说完,温亦尘抬头在人群中搜索温亦然的身影,视线扫过某个角落时,便发现温亦然和陆航站在一起。他皱了皱眉,手不由自主紧握住酒杯,眼底的温和被阴冷逐渐取代。
  秦风一怔,顺着温亦尘的视线看过去,温亦然正和一个年轻男人在攀谈,这样的场景再普通不过,为什么温亦尘会生气?
  “抱歉,等我一下。”温亦尘将酒杯放到一旁,朝温亦然和陆航走去。
  陆航瞥见温亦尘气势汹汹朝他们走来,聪明地后退了几步,和温亦然保持适当的距离,以免战火又烧到他身上。他可不想再被温亦尘摁着头,埋进泳池,经历一次死亡边缘的徘徊。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陆航大概早就被温亦尘千刀万剐过无数回了。
  “然然,你怎么了?”温亦尘见温亦然气色不好,也没心思和陆航计较。
  “没事。”温亦然摇摇头,“可能喝多了,有点头晕。”
  温亦尘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要不你回房休息吧,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
  “对对对,我就是那么和亦然说的。”陆航在一旁点头附和温亦尘,希望能借此缓和两人的关系。
  想不到温亦尘根本不买账,他冷冷剜了一眼陆航,转头看向温亦然时又是不同的面孔,切换起来毫不费力。
  “你回房前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温亦尘要介绍的人是谁,即便他不说,温亦然也能猜到是谁。温亦然不想扫了温亦尘的兴,咬了咬内唇,低声道:“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